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神兵 第五集 六臂人梟邪教亂

 

飛蟲門的門主血螳螂使出鐵臂劍指攻擊醉刀大遊龍,可是醉刀大遊龍似醉非醉,輕鬆應付,飛蟲門門人死傷無數。

醉刀大遊龍:「朋友,閒閒罔研究,茶前飯後一起笑。」

血螳螂:「醉刀大遊龍,你給我記住,請!」離開。

醉刀大遊龍:「看起來這班人比我還醉,嗝…酒醉心頭定,酒瘋沒生命,酒稱一流人一流,人稱一流酒一流。」

 

宇良心推著茶車急急而奔。

宇良心:「趕快呀!華山那邊很熱鬧,這攤沒做到不行啊!茶車推來去,快啊快啊!」

涼心茶宇良心推著茶車欲趕往華山,背後黑白郎君駕著幽靈馬車跟蹤,正當他們二人漸漸接近時,一道氣功擋住幽靈馬車。

黑白郎君:「何人有這種膽量敢來阻擋幽靈馬車?」

如意生:「哈哈哈…朔風、掠雲就有這種膽量。」帶著朔風、掠雲來到。

黑白郎君:「喔,原來是如意生請來的刺客。」

如意生:「黑白郎君,這是你逼我的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你的意思是你已經將挑戰的日子提早了?」

如意生:「也可以這麼說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你是提早走上失敗的命運。」

朔風:「黑白郎君你休得猖狂,朔風掠雲出道時,你只不過是一名無名小卒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可是你們三個人連一個無名小卒也勝不了。」

朔風:「誇口!」

黑白郎君:「信不信由你,今天是風逝雲散不如意。」

朔風:「交手便知!」

黑白郎君縱出馬車,如意生、朔風、掠雲三人各施展絕招對付黑白郎君,四個人交手,塵沙四起,猶如萬馬奔騰,朔風散人施出「吸風成掌」,掠雲散人施出「聚雲轉雷」,連續攻擊黑白郎君,黑白郎君南宮恨輕易避開他們的攻擊。

黑白郎君:「朔風、掠雲,試試黑白郎君的『昊陽貫宇』!喝!」

朔風、掠雲雙雙中掌,身負重傷,現在輪到如意生上陣。

如意生:「黑白郎君南宮恨,果然有來歷!」

黑白郎君:「沒來歷就不敢誇下稱霸武林的大言。」

如意生:「注意來!」

如意生與黑白郎君交手數十回合仍無法取勝,內心起了恐慌。

黑白郎君:「中魁如意生,這是一招令你含恨的絕招啊!」

如意生被黑白郎君的絕招打敗。

黑白郎君:「武林五魁的威名從此消逝紅塵,哈哈哈…別人的失敗就是我南宮恨的快樂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朔風:「如意生,對不起,我們兩人的功夫不是黑白郎君的對手,道友,回山養傷吧…」

朔風、掠雲離開。

如意生:「我完了…武林五魁也完了,想當年,武林五魁對付藏鏡人是何等威風,今天卻變成這種下場,是不是我如意生當初選擇錯誤?在黑道一旦失敗就無法繼續生存,趕快找一個隱密的地方從此退隱。」

中魁如意生受傷之後,拖命來到中途,終於體力不支,昏倒在地。

 

如意生:「醜女白瓊,過去我三番兩次要殺妳,為什麼妳還想要救我?」

醜女白瓊:「過去是過去,現在是現在,救你跟你要殺我,這完全是兩回事。」

如意生:「真慚愧,過去我竟然對妳下得了手。」

醜女白瓊:「過去的事,你就不必再提起,把握現在才是最重要的,如意生,以往你是受武林的尊重,可是你不珍惜,貪圖名利,甘願受黑道利用,才會造成今天這種下場,可見名勢與罪惡所得到的報酬是不同的。」

如意生:「我知道我過去錯了,可是我要如何彌補我過去的罪惡?」

醜女白瓊:「只要你重頭開始、棄邪歸正,別人就可以原諒你。」

如意生:「醜女,謝謝妳,如意生猶如惡夢初醒,我一定會照妳的話去做,告辭了。」離開。

醜女白瓊:「君子改節不及小人自新,是啊,可以同情別人,千萬不可同情自己。」

嚴八一來到:「人有縱天之志,無運不能自通,馬有千里之行,無人不能自往,時也命也運也,非吾之所能也。這位姑娘的見解與我之相同,可以同情別人,千萬不可同情自己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君子尊姓大名?」

嚴八一:「軟骨漢嚴八一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原來是嚴君子。」

嚴八一:「正是,我們命運的遭遇可說是相同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是啊,恨命莫怨天,半點不由人。」

嚴八一:「有人說妳是蝴蝶谷的白蝴蝶。」

醜女白瓊:「這是謠傳,可能是白蝴蝶與我的命運相同,是一名不幸的女性。」

嚴八一:「可能是,不過也有人說妳是女超人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女超人的武功高強,我怎能與她相比?嚴君子,你好像對白蝴蝶還有女超人之事很有興趣。」

嚴八一:「喔,呵,我只不過是隨便談談而已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像你時時刻刻關心武林,可能也是一位神秘人物。」

嚴八一:「姑娘請別誤會,我是個半身殘廢無用的人,哪會是什麼武林神秘人物?不贅言,我要到光明府去了,告辭。閹雞翅大飛不如鳥,蜈蚣百足行不如蛇,時也運也命也,非吾之所能也。」離開。

 

(華山)

正當各路英雄會集華山時,突然間雷聲霹靂,風雲變色,出現了神秘的六臂魔像。

六臂人梟:「各位聽著,即刻解散此會,三天內向霹靂門行齊,否則死無葬身啊。」

鐵靴真人:「哼,讓我鐵靴真人茅結打破這尊魔像為武林除害!」

六臂人梟:「該死!」發出異光打死鐵靴真人。「順者昌,逆者勞,抗衡生命無。」離開。

壯士:「好驚人,這不知到底是什麼神秘的絕招,魔像的內中傳出很多人的聲音,我看…我們眾人還是歸順…」

眾人喧嘩著。

歐陽策:「各位各位,不需要懼怕,只要我們團結起來,相信一定可以對付六臂魔像。」

壯士:「這嘛…我們還是回山考慮看看。」

壯士:「對啊對啊,回山考慮看看,生命問題啊…」

大家一轟而散。

歐陽策:「唉…各大門派懼怕六臂魔像,紛紛走避,照此情形看來,想要消滅邪惡難矣…」

怪老子:「魁老歐陽策,你別煩惱,還有我們三個。」

歐陽策:「憑我們四人的力量恐怕太單薄。」

大憨祖:「勇敢的四個勝過怕死的四萬個啦,你沒聽人講,一人敢死,萬人不敢當,不過這六隻手的妖怪功夫實在很讚。」

歐陽策:「不知六臂魔像是何方魔頭?」

聞世先生:「照我猜測,與霹靂門一定有相當的牽連。」

遠方傳來宇良心的聲音:「茶喔茶喔!涼心茶喔!」

怪老子:「那個賣涼心茶的又來了。」

宇良心走來:「可口退火的涼心茶。」

怪老子:「你現在才來這裡是要賣給誰?」

宇良心:「哇,怎麼剩你們四個?」

大憨祖:「其他的都下班了啦。」

宇良心:「那我太晚來了,聽說華山今天有盛會,結果這趟也是白走。」

怪老子:「誰叫你手腳不快一點,現在來要賣誰?我看你那涼水要推回去自己喝。」

宇良心:「哪有辦法?生意就是這樣難做,是說大家怎麼這麼早就解散呢?」

歐陽策:「千核洞六臂魔像鬧動,很多人怕惹來殺生之禍,所以才紛紛離開。」

宇良心:「這樣說起來,你們四個最有膽量囉?」

怪老子:「現在你才知。」

歐陽策:「各位,今天發生的事我會負一半的責任,我應該到千核洞調查六臂魔像的秘密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我看我們三個陪你去。」

歐陽策:「不用,太多人去反而不方便。」

聞世先生:「那你去著小心。」

歐陽策:「我會謹慎。」

宇良心:「老兄弟啊,你也別這麼急,喝一杯涼心茶再去也不遲呀,免費招待。」

歐陽策:「多謝你啦,請。」離開。

宇良心:「啊,這人真是急性子,今天這攤生意做不到,剩下這些茶如果沒賣掉會賠錢吶,不如到萬層魔火梯賣看看,撿一點本錢。」

怪老子:「萬層魔火梯你又沒地圖,你知道位置嗎?」

宇良心:「像我這種流動攤販,沒一條路我不熟的,我來去了,茶喔茶喔,口渴就來喝可口退火的涼心茶!」離開。

怪老子:「這個涼心茶的越看越像秦谷鱉。」

聞世先生:「秦谷鱉已經死在火坑,你可能是想老朋友想過頭。」

怪老子:「我一想到秦谷鱉,我的鼻頭就一直酸起來…」

大憨祖:「我一想到東魁跟南魁,心裡就很難過啦…」

如意生跑來。

怪老子:「如意生!」

如意生:「三位,我有話要向你們說。」

大憨祖:「說什麼!今天被我遇到,絕對把你打死啦!」

聞世先生三人將如意生包圍。

如意生:「三位聽我解釋!」

大憨祖:「不用說了,說再多都沒用啦!」

聞世先生三人攻擊如意生,如意生不想還手,任由被打的份,這時女超人的聲音傳來。

「各位請住手!」女超人來到。「方才我在樹林有聽見如意生與醜女談話,此人已經棄邪歸正,你們就讓他把話說完吧,告辭。」離開。

怪老子:「女超人說了,你有什麼話快說!」

如意生:「我知道我過去錯了,現在我已經脫離黑道,我願意將身上的如意秘笈獻出。」

怪老子:「你那如意秘笈有什麼用?」

如意生:「你們有所不知,我身上的如意秘笈再配合東南西北魁所創造的四本秘笈,就可以練成五絕神功,將來可以打敗黑白郎君以及霹靂門惡徒。」

怪老子:「真的嗎?」

如意生:「我所說是事實。」

怪老子:「那五絕秘笈練成五絕神功,有辦法贏過六臂魔像嗎?」

如意生:「五絕神功是非常厲害,一定有可能打敗六臂魔像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可是東南西北魁這四本秘笈不知在哪裡啊。」

怪老子:「啊,我知道,一定在秦假仙的身上。」

聞世先生:「為什麼會在秦假仙身上?」

怪老子:「我跟你說,那東魁南魁西魁北魁他們四人都是秦假仙埋葬的,秦假仙他有個壞習慣,加減搜,所以一定在他身上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嗯,有道理,大憨祖。」

大憨祖:「怎麼?」

聞世先生:「你趕快去找秦假仙來。」

大憨祖:「好,我馬上去把他抓來。」離開。

過一段時間。

大憨祖:「快點啦!」抓著秦假仙過來。

秦假仙:「啊…黑白抓四處抓,騙你唷。不然你們是沖犯到魔鬼天神嗎?」

大憨祖:「你再裝瘋就吃拳頭。」

秦假仙:「啊…」

怪老子:「秦假仙,拿出來拿出來喔。」

秦假仙:「是什麼東西拿出來?」

怪老子:「哎,你還裝蒜,就東南西北魁那四本啊,那四本啊。」

秦假仙:「你們怎麼知道我身上有那四本秘笈?」

怪老子:「這邊過去是搜查組的,專門在注意你們這些有案底的,快點拿出來喔。」

秦假仙:「喔,若遇到你,我實在耍不出花招,在這啦在這啦。」交出四本秘笈。「其實吼,我是看他們四位先覺都死了,這四本秘笈留在他們身上也沒用處,我才會收起來,改天如果有機會,不一定我會練成五絕秘笈的功夫,比那個黑白郎君更嗆。」

怪老子:「好了,別人我是不知道,如果是你喔這輩子別作夢了。」

秦假仙:「那是不一定喔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如意生,現在東南西北四本秘笈已經到齊,下一步要怎麼做呢?」

如意生:「這五本秘笈會齊,必須由一個人來鍛練。」

聞世先生:「那要由誰來練?」

如意生:「我看還是由我來練。」

大憨祖:「什麼啊?你不知又在搞什麼鬼,聞世啊,我們不要被他騙了。」

如意生:「各位,你們聽我說,無論如何一定要由我來練,如果由你們來練恐怕會走火入魔,請你們相信我。」

怪老子:「好,既然你說你是誠心的,那你先發個誓。」

如意生:「如意生向天發誓,如果練成五絕秘笈而心懷不軌,願受五雷殛頂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如意生,你可以開始練了,現在我將這四本秘笈交給你。」

如意生拿了秘笈:「多謝各位對我的信任,待我絕學練成,完成任務之後,自然會到道友的墓前謝罪,告辭了。」離開。

大憨祖:「如意生靠得住嗎?」

聞世先生:「但願如意生是真心向善啊。」

 

(往魔火梯的途中)

宇良心:「走,來去來去。」

神秘者宇良心推著茶車,欲往萬層魔火梯,中途幽靈馬車出現了!

宇良心:「啊,路這麼多條你不走,偏偏走來這條擋住我。」

黑白郎君:「聽說你的涼心茶與眾不同,南宮恨想參考看看。」

宇良心:「你想要交倌啊?」

黑白郎君:「然也。」

宇良心:「啊…」

 

(千核洞)

華山團結大會的主持魁老歐陽策獨自進入恐怖的千核洞,暗中調查六臂魔像的秘密,這方面,女超人也出現在背後暗中保護,緊張緊張緊張,六臂魔像即將出現,女超人有生命危險嗎?

 

醉刀躺在路邊大石上,大口飲酒。

醉刀大遊龍:「呃…嗝…沒醉…朋友,有什麼事情光明正大的出來,大家互相研究啊。」

天遣地遣來到。

天遣:「哈哈哈…要研究的事情很簡單,將霹靂眼交出,讓天遣地遣帶回繳令。」

醉刀大遊龍:「霹靂眼我是沒有,不過醉眼有兩粒。」

天遣:「沒錯,你左邊眼睛就是霹靂眼。」

醉刀大遊龍:「那你們就來挖看看。」

這時金太極躍來。

金太極:「火燒草茅的主謀霹靂王就是被你們所殺嗎?」

天遣:「明人不做暗事,然也。」

金太極:「很好,那金太極要殺你們!」

天遣:「金太極,你應該先選擇下手的對象,這個人就是你的情敵孤獨銀龍刀無流。」

金太極:「什麼?」看向醉刀。「胡說,你們兩人納命來!」

金太極射出刀鎖擊斃地遣,天遣見地遣慘死在金太極的刀鎖之下,嚇得冷汗直流。

天遣:「走啊!」離開。

金太極:「走哪裡去?追!」離開。

醉刀依舊大口飲酒。

醉刀大遊龍:「嗝…呵呵…這樣看起來沒我的事了,喝酒最好命,嗝…沒醉沒醉,濃酒小飲,淡酒淺酌,啤酒一口乾,喝得好,輕飄飄樂淘淘,化干戈為詳和,若是喝過頭,人是瘋糊糊,嗝…人稱一流酒一流,酒稱一流人一流啊。」

 

(暗光島)

地遣慘死之後,天遣見情形不對,逃回暗光島。

天遣:「刀鎖金太極你不來便罷,你若是來,黑夜六蝙蝠一定叫你來有路回頭無門。」

金太極跟蹤在背後,一步步進入危險的暗光島。

金太極:「陰謀者快快出來送死!」

黑夜六蝙蝠將金太極包圍。

蝙蝠:「哈哈哈,黑夜六蝙蝠來領教你!」

金太極的刀鎖雖然厲害,六蝙蝠在黑夜中更勝一籌,六蝙蝠利用地形戰術,六個人縱過來跳過去,令刀鎖金太極無法捉摸,就在刀鎖最危險的時候,空中傳來一陣嬰兒的哭聲,嬰兒的哭聲響徹雲霄,六蝙蝠無法抵住這高度魔音,急忙縱入黑暗之中,消逝無蹤。

金太極:「呼…來吧來吧!六蝙蝠,有膽量來一決雌雄!靜悄悄,六蝙蝠不見了,方才這陣嬰兒的哭聲很響亮也很熟悉,難道這是吾兒嗎?看來!」跳入暗光島下。

這時六蝙蝠又現身。

蝙蝠:「金太極命未該絕,正當要收他性命時,突然傳來一陣嬰兒的哭聲,這陣哭聲使得你我眾人支身不住啊。」

蝙蝠:「是啊,真疑問,為什麼刀鎖金太極聽到這陣哭聲安然無事?這是什麼原因?」

天遺:「什麼原因不能明白,現在刀鎖金太極已經徹底背叛我們黑道,此人不可再留,一定要利用機會將他解決掉。」

蝙蝠:「沒錯,殺金太極已經列為重要任務之內,另外還有一件更加要緊的事。」

天遣:「什麼事?」

蝙蝠:「和我們暗光島的存亡有很大的牽連,就是奪取光明府那盞太陽燈。」

天遣:「太陽燈?」

蝙蝠:「然也,太陽燈所發出的光芒剋住了我們暗光島的天然地理,今夜買命骷髏錢可能會對光明府採取行動,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。」

天遣:「嗯,三更進行工作。」

 

(千核洞)

華山團結大會的主持歐陽策獨自進入恐怖的千核洞,來調查六臂魔像的秘密,女超人也隨後保護。

「圍起來!」一群妖道包圍女超人和歐陽策。「私闖千核洞,將生命留下!」

女超人:「作惡多端的人應該接受制裁!」

妖道:「哈哈哈…你二人進入千核洞時已經中了封喉毒氣,瞬間咽喉被鎖,仙丹難治。」

女超人:「卑鄙的小人!」

妖道:「來呀,解決女超人和這名老頭!」

歐陽策:「女俠,妳受老漢連累了。」

妖道:「動手啊!」

眾人從洞裡打到洞外,女超人與魁老歐陽策雙雙中了封喉毒氣,又遭受罪徒的圍攻,危急萬分。混戰之中,旁邊出現一名戴著面具的怪客,這名怪客出現之後,發出一道氣功打向女超人,女超人不小心被氣功打中,墜落萬丈絕谷。

妖道:「感謝霹靂門虎面具來援助。」

虎面具:「你們眾人趕緊追殺魁老歐陽策。」

妖道:「遵命!」眾妖道離開。

虎面具:「女超人墜崖,已她的功夫絕對不可能喪命,下絕谷打探一番。」跳落崖下。

 

(往千核洞的途中)

涼心茶宇良心推著茶車,欲往萬層魔火梯,中途被黑白郎君的幽靈馬車擋住了。

宇良心:「啊,你真奇怪,這路百萬條你不駛,偏偏駛來擋在我面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宇良心,聽說你的涼心茶很出名,喝了後精神百倍,元氣十足。」

宇良心:「實在的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黑白郎君南宮恨想來體驗看看。」

宇良心:「不要啦,改天啦改天啦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不行!」

宇良心:「哎唷,這樣看來不賣你不行喔。」

黑白郎君:「然也,一刻間你若有辦法將茶車推離此地,那南宮恨絕對不為難你。」

宇良心:「這樣的話,我宇良心就來試看看。」

兩人互推茶車的兩端,互不相讓。宇良心推茶車想要通過,黑白郎君卻運動內功將茶車擋住。宇良心與黑白郎君兩人內功拼內功,經過一刻鐘!

黑白郎君:「涼心茶,你不是普通人。」

宇良心:「對啦,說我是要我好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南宮恨不為難你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宇良心:「呼…這黑白臉的真黑白來,整台車給我弄得燒燙燙的,看一看。」

宇良心打開茶桶蓋子,裡面的茶已經被黑白郎君使用的內功蒸發掉。

宇良心:「哇,茶桶裡面的茶剩沒一杯,都蒸發掉了,啊好,黑白郎君南宮恨,這筆帳我一定給你記著,只剩一杯也得賣,看誰較好運。」

這時受傷的歐陽策拖命來到。

宇良心:「你怎麼了?」

歐陽策:「我中了封喉毒氣,現在喉嚨很難過…」

宇良心:「喉嚨很難過?那表示你失眠火氣大,來來來,我這祖傳的百草茶把它喝下,保證舒暢,你真好運,剩一杯而已。」

歐陽策:「多謝你多謝你。」

歐陽策喝了茶後。

宇良心:「喝了後有什麼感覺?是不是比剛才還輕鬆?」

歐陽策:「是,輕鬆不少。」

宇良心:「我就跟你說過,我這祖傳的百草茶保證喝了心涼脾透開。」

歐陽策:「多謝你,什麼大名呢?」

宇良心:「涼心茶,姓宇名良心,也有人叫我老宇。」

妖道的么喝聲傳來。

歐陽策:「糟了,那群歹徒追來了,可惡!」

宇良心:「耶…打架不是好事,你先離開,我最討厭看到別人打架。」

歐陽策:「好,告辭!」離開。

千核洞一群妖道追來。

妖道:「喂!賣茶的!」

宇良心:「很抱歉,我的茶剛剛才賣完而已。」

妖道:「我們不是要買茶,你有看到一個人顛顛倒倒走來這裡嗎?」

宇良心:「有啊。」

妖道:「那人在哪裡?」

宇良心:「我叫他走了。」

妖道:「什麼?你叫他走?」

宇良心:「是啊,那個人遇到我就說他的喉嚨很難過。」

妖道:「那是中了這邊的封喉毒氣。」

宇良心:「中了什麼我是不知道,不過喝了我的百草茶之後,他的火氣就消了,喉嚨也不難過了。」

妖道:「什麼啊?你到底是什麼人?」

宇良心:「涼心茶,生意人,宇良心。」

妖道:「涼心茶,喔,我想到了,這個人也是中原的神秘者,大伙將他抓起來!」

宇良心:「不要啦,打架不是好事喔,講你是要我好。」

妖道:「動手啦!」

眾人圍攻宇良心,打了老半天,眾人打不倒宇良心,自己反而累倒。

宇良心:「我就不信你們都打不累,大家都要休息囉,我就趕快走,不然老命會休去。」離開。

 

(蝴蝶谷)

醜女白瓊走出屋外,虎面具馬上攔上前。

虎面具:「妳果然就是女超人。」

醜女白瓊:「為什麼你說我是女超人?這是誤會。」

虎面具:「妳可以騙別人,但是妳騙不了霹靂門的虎面具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如果我是女超人,現在你的麻煩就大了。」

虎面具:「中了封喉毒氣,妳才有麻煩,注意來!」

醜女白瓊:「欺負一名軟弱的女子,算是英雄嗎?」

虎面具:「如果你不現出女超人的身份,恐怕葬身此地!」

宇良心推茶車而來:「來了!!」撞開虎面具。

虎面具一怒上前一撞。

虎面具:「虎面具還會來找你!請!」離開。

宇良心:「啊,我太快停不住,去撞到老虎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是你嚇走霹靂門的高手。」

宇良心:「沒有啦,哎唷,姑娘你臉色不太好喔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可能是感冒風寒。」

宇良心:「要是感冒風寒,來,這罐給妳喝。」拿出一只葫蘆。

醜女白瓊:「這是什麼?」

宇良心:「薑母茶。」

醜女白瓊:「薑母茶?」

宇良心:「是啊,我三不五十要做生意,吹風下雨,若是冷到,這罐喝下去包讚的,這都我自己在喝的,今天就送給妳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多謝你,我不要緊。」

宇良心:「啊,我是一片好意吶,謝絕別人的誠意就是不禮貌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既然如此…」

宇良心:「是啊,趕快拿去,送歸送賣歸賣,我沒時間了,我要來去摘青菜燉茶好做生意,姑娘再見了。」離開。

醜女白瓊:「這位賣茶的老伯也是名神秘人物。」突然傳來一陣尖叫。「到底是什麼人的聲音?看來!」

 

小金剛痛苦倒在地上。

醜女白瓊:「小朋友,你不是小金剛嗎?到底怎麼了?」

小金剛:「樹林裡面有一隻人頭毒蠍,好恐怖,我被它咬到了,啊…」昏倒。

醜女白瓊:「人頭毒蠍?」

 

(光明府)

光明天君:「各位門徒,今天你們眾人必須多加小心,暗光島已經正面向我們光明府宣戰了,可能也是為了太陽燈而來。」

日燈:「天君,太陽燈乃是我們光明府鎮教之寶,絕對不能淪入邪教之手,不如現在我們就向暗光島採取行動。」

光明天君:「不可如此做法,只要別人不來侵犯我們,我們也絕對不去侵犯別人,關於暗光島與光明府早就在數十年前結下恩怨了,當年先祖曾經已太陽燈收拾了暗光島八大魔魁,太陽燈能射出萬道皓光,正是黑暗的剋星,因此暗光島的妖道一再不擇手段要奪取太陽燈,所以令我擔心,聽說八大魔魁的首腦夜書生半身人至今還活在人世。」

日燈:「天君,光明府也不是普通的地方,只要我們加強戒備,相信這般妖道是無法侵進。」

突然一道人影飛過。

光明天君:「嗯,有風聲出現,眾人提高警覺。」

日燈:「讓日燈月燈到外面一探究竟!」

 

日燈月燈追著人影而來,人影又突然消失。

日燈:「跟蹤這道人影來到此地,為何不見了?」

月燈:「輕功絕頂,非是普通人物。」

日燈:「是不是我們已經中了妖道調虎離山之計?」

月燈:「有可能,四處找看看。」

「你們來的正好!」蒙面者買命骷髏錢出現。

日燈:「蒙面怪客,方才這道黑影就是你?」

買命骷髏錢:「然也。」

日燈:「留名來!」

買命骷髏高:「買命骷髏錢,你們兩人的性命我已經買下,看招!」

兩邊大打出手,過不久,光明府的日燈月燈雙雙慘死在買命骷髏錢的手中。

買命骷髏錢:「離開。」離開。

光明天府如數位門徒來到。

光明天君:「什麼?日燈解雲郎、月燈散雲生雙雙被殺,前後只不過幾分鐘的時間,好驚人的快速殺人的手法。」看看旁邊。「地面留下兩個骷髏銅錢,莫非這是買命骷髏錢?兇手走不遠,追!」

 

啞父推著嚴八一而來。

嚴八一:「人有縱天之志,無運不能自通,馬有千里之行,無人不能自往,時也運也命也,非吾之所能也。」

光明天君亦追到此地。

光明天君:「殺人的兇手,買命骷髏錢,今天你是逃不了了。」

嚴八一:「請你不要誤會,買命骷髏錢是一名響遍武林的殺手,我軟骨漢嚴八一只不過是一名行動不便的殘廢者而已,怎有可能是買命骷髏錢呢?」

光明天君:「既然你說你不是兇手,是否可以撥開你的衣服,讓我看你的雙足?」

嚴八一:「啊?你這種要求對一名殘廢者來說,就是莫大的侮辱。」

光明天君:「對不起,為了證明此事,我必須這麼做,喝!」

光明天君想來硬的,啞父上前阻擋,兩人內力相逼,不久光明天君被啞父一掌打飛數丈。

嚴八一:「啞父,你何必跟他計較呢?」

啞父:「啊…」

嚴八一:「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,我們走吧。閹雞翅大飛不如鳥,蜈蚣百足行不如蛇,時也運也命也,非吾之所能也。」

啞父、嚴八一離開,光明天君走回來。

光明天君:「這名推車的老者內力驚人,那軟骨漢嚴八一更不是普通的人物,難道他是暗光島的魔頭夜書生半身人嗎?」

這時暗光島六蝙蝠包圍光明府眾人。

蝙蝠:「圍起來!」

蝙蝠:「哈哈哈…光明天君太陽神,趕快將太陽燈獻出,暗光島可以將過去的怨仇化消,執迷不肯者,六蝙蝠無情啊。」

光明天君:「蝙蝠只能在黑暗中生存,豈能在太陽之下現身。」

蝙蝠:「誇口!」

六蝙蝠和光明府眾人打了起來,六蝙蝠施出蝙蝠飛翔,攻擊光明天君太陽神眾人,六蝙蝠不是太陽神等眾人的對手,被打得落花流水了。

蝙蝠:「走啊!」

六蝙蝠離開。

練氣士:「追!」

光明天君:「慢著,見走莫追。」

練氣士:「可是這群人若走掉,改天還會找我們的麻煩。」

光明天君:「關於暗光島找仇之事以後再解決,現在先查出殺死日月明燈的兇手,買命骷髏錢到底是何人,走吧。」

練氣士:「遵命。」

 

棄邪歸正的中魁如意生,得到五絕秘笈之後正在苦練五絕神功,準備對付黑白郎君。

 

宇良心:「茶喔茶喔,可口退火的涼心茶來了。」

醜女白瓊背著小金剛走來。

宇良心:「哎喲,醜女我們實在很有緣。」醜女將小金剛放下。「哇,妳今天又介紹一個小客人給我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宇前輩,小金剛身負重傷,希望你醫治他的傷。」

宇良心:「啊…醫術我就沒辦法,不過我的涼心茶可以給他喝看看。」

醜女白瓊:「那就拜託宇前輩,聽說血樹林裡有人頭毒蠍,我要前往觀視,告辭了。」離開。

宇良心:「血樹林,人頭蠍,啊…危險啊!醜女啊!不要去啊!那很危險啊!」

「等一下!」虎面具跑來。「涼心茶。」

宇良心:「哎喲,虎仔爺。」

虎面具:「前日一段冤仇今日在此地了斷!」

宇良心:「不要啦,那天我是跑得太快,不注意報撞到,要是有受傷,我幫你敷藥。」

虎面具:「哈哈哈…宇良心,你要神秘到什麼時候?看招啊!」

虎面具頻頻發出攻擊,宇良心不肯露手,只在閃招。

宇良心:「哎呀,不走生命會沒了啊…」趁機逃跑。

虎面具:「跑哪裡去,追!」追過去。

 

(血樹林)

宇良心逃至血樹林入口。

宇良心:「後面追來了,沒路了,管它的,先進去再說。」

宇良心進入樹林,虎面具隨後追來。

虎面具:「這個老頭動作真快,被他逃進樹林,哼!相信你走也沒多遠,搜查!」

人頭毒蠍潛伏在旁。

虎面具:「嗯?一陣臭腥味,奇怪。」

人頭毒蠍發出嘶聲。

虎面具:「到底什麼聲音?」

人頭毒蠍爬向虎面具,並欲發動攻擊。

虎面具:「人頭毒蠍!危險!」

虎面具即時逃離,人頭毒蠍失了獵物也爬回去,這時宇良心又走出來。

宇良心:「虎也是會怕一尾蟲,跑得像支箭,我就不相信你有躲大膽,哼哼。」傳來嬰兒笑聲。「耶,怎會有孩子的笑聲?不錯聽,很可愛。」又傳來嬰兒哭聲。「啊,怎麼一下笑一下哭?啊…魔音穿腦,啊…這禁不住聽,聽久了人會發瘋,哎喲喂呀。」離開。

 

宇良心:「沒被老虎咬到,卻被小孩嚇到,真差勁,為什麼這個小孩的哭聲這麼響亮?莫非是天之子?」

茶車裡的小金剛醒來了。

小金剛:「放我出來啦!放我出來啦!」

宇良心:「我忘了小金剛還躲在我的車裡,把他放出來。」

小金剛出來:「喔,坐你這台車,一路顛簸頭暈暈的。」

宇良心:「我就跑給人家追,有什麼辦法。」

小金剛:「是跑給誰追?是跑給誰追?」

宇良心:「就跑給一隻虎追啦。」

小金剛:「咦,這個地方哪有虎?」

宇良心:「有喔,還不小隻。」

小金剛:「啊,那虎沒什麼啦,人頭毒蠍才恐怖。」

宇良心:「我知道,若不是那隻人頭毒蠍,今天我就淒慘落魄了。」

小金剛:「我要來去了。」

宇良心:「是要去哪裡?」

小金剛:「再去血樹林,跟那隻人頭毒蠍拼看看。」

宇良心:「啊…我看你是世間活久嫌膩了,這回若不是醜女救了你,你老早就中毒死了,是說你為什麼會到那邊去?」

小金剛:「就是聽見樹林裡面有哭聲才想去看看,誰知就被毒蠍咬到。」

宇良心:「那是我涼心茶太退火,不然你的傷口早就發膿了。」

小金剛:「老伯,多謝你啦,我來去找醜女跟她道謝,掰掰。」離開。

宇良心:「奇怪,血樹林是沓無人跡的地方,為什麼會有嬰兒的哭聲,實在讓人想不透。」

歐陽策跑來:「宇兄弟。」

宇良心:「喔,原來是魁老歐陽策。」

歐陽策:「是啦,謝謝你上次用涼心茶醫好我封喉的毒患。」

宇良心:「你別這麼說,我涼心茶喝了後只會退火而已,那是無法治病的。」

歐陽策:「你是真人不露像。」

宇良心:「沒有啦,風聲啦。」

歐陽策突然接到一枚骷髏錢。

歐陽策:「到底什麼人用暗器暗算我?」

宇良心:「魁老啊,你看清楚,這不是暗器吶,這比暗器還厲害。」

歐陽策:「喔?不是暗器,難道是標記?」

宇良心:「正港的,買命骷髏錢的標記。」

歐陽策:「買命骷髏錢?」

宇良心:「是啊,老兄,你要小心,不然是會沒命的。」

歐陽策:「哼!買命骷髏錢有什麼稀罕?我歐陽策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,請。」離開。

宇良心:「不聽良心言,吃虧在眼前。」

光明天君等人來到。

宇良心:「啊,你來最好,你們不是在找買命骷髏錢?」

光明天君:「正是,殺人兇手出現在什麼地點呢?」

宇良心:「趕快追去,跟在歐陽策的後面你就找到了。」

光明天君:「好,多謝你,眾門徒。」

眾人:「在。」

光明天君:「趕快跟在魁老歐陽策的背後。」

眾人:「遵命。」

光明府眾人離開。

宇良心:「買命骷髏錢,手法真神奇,啊!斷仇天斷仇天,斷仇天又有一攤生意要做,趕快茶車推來去啊!」

 

(血樹林)

陰森森陰森森,陰森森的血樹林暗藏殺機,醜女白瓊進入陰森森的血樹林,血樹林的人頭毒蠍漸漸靠近醜女白瓊。

醜女白瓊:「啊!人頭毒蠍!」

當醜女發現人頭毒蠍時,想逃避已經來不及,被人頭毒蠍的毒氣射中,昏倒在地了,正當醜女生命垂危時,空中出現一道十字光芒。

十字光芒:「畜牲你真大膽,快回你的崗位吧。」

人頭毒蠍遁入樹林之後,十字光芒也消失無蹤,隨後月雲老人走來。

月雲老人:「醜女妳真懵懂,血樹林有一尾人頭毒蠍鎮守,任何人進入此地就有生命危險,今天妳算很好運,待老漢將妳帶回雲海月湖。」

 

(雲海月湖)

月雲老人:「命運可以改變人,人也可以改變命運,妳千萬不要失去信心。」

醜女白瓊:「老前輩,受你解救又受你鼓勵,醜女真是感恩不盡。」

月雲老人:「耶,人是互相鼓勵的,其實在這世間比妳還不幸的人還很多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我知道。」

月雲老人:「啊,對了,血樹林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,為什麼妳一個單身女子會到血樹林呢?」

醜女白瓊:「可能是好奇心驅使。」

月雲老人:「妳怎可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?過去有很多人也因好奇,而喪生在血樹林人頭毒蠍的毒螫之下。」

醜女白瓊:「真是好驚人,世上竟有這種怪物,當我發現時已經太遲了,幸好老前輩你來到。」

月雲老人:「當我趕到,那隻人頭毒蠍已竄入樹林,否則老朽也無法靠近,妳還算幸運,中了人頭毒蠍的毒氣,只有雲海月湖的旱蓮花才能醫治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旱蓮花?」

月雲老人:「是,旱蓮花與普通蓮花不一樣,一般的蓮花生長在池塘或有水的地方,可是旱蓮花卻長在乾旱的陸上,大概雲海月湖是天然地理。」

醜女白瓊:「老前輩,前面的蓮花就是你說的旱蓮花嗎?」

月雲老人:「沒錯。」

醜女白瓊:「真美麗。」

月雲老人:「白姑娘,妳可知道在蓮花下面就是英雄、女俠長眠的地方?」

醜女白瓊:「英雄、女俠長眠的地方?」

月雲老人:「前面四朵蓮花,頭一朵蓮花下面所埋葬的乃是盡忠愛國的雲州大儒俠史艷文,第二朵下面埋葬著巾幗女豪傑燈下人史菁菁,第三朵蓮花下面葬著多情俠客孤獨銀龍刀無流,再過去第四朵蓮花下埋葬一位盲目的義士向雲飛。」

醜女白瓊:「雲州大儒俠已經不在人世?」

月雲老人:「姑娘,妳與雲州大儒俠認識嗎?」

醜女白瓊:「不怎麼認識,我只是聽人說過他忠勇的事蹟,他怎麼會埋葬在此地呢?」

月雲老人:「這有一段故事,當年史艷文與藏鏡人在斷仇天決鬥,很不幸被黑白郎君南宮恨雙雙打落斷仇天,史艷文負傷掙扎來到雲海月湖,可惜老朽無能為力,唉,真是英雄氣短,不過他是求仁得仁,死得其時,死得其所,可說是名留千古。」

醜女白瓊:「老前輩,打擾你很多時間,醜女想告辭了,救命之恩以後我一定會報答你。」

月雲老人:「我救妳完全是巧合,並不想妳報答,不過妳以後若是遇上什麼困難,盡量來此地找我這個孤單老人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多謝老前輩,告辭了。」離開。

月雲老人:「醜女白瓊,如果你是白蝴蝶,此時妳的心事一定很沉重,因為妳所愛的人史艷文已經不在人世啊。」

 

野心勃勃的黑白郎君南宮恨駕著幽靈馬車出沒江湖,專門向武功高強的人挑戰,他的目的就是要稱霸武林。

「黑白郎君等一下!」女超人出來攔住黑白郎君去路。

黑白郎君:「喔,我以為是誰,原來是大名鼎鼎、罪惡的判官女超人。」

女超人:「黑白郎君,三天後到斷仇天,有膽量嗎?」

黑白郎君:「到斷仇天何事?」

女超人:「來了你自然會明白,請!」離開。

黑白郎君:「斷仇天是我黑白郎君打敗史艷文與藏鏡人的地方,難道女超人妳也要向我挑戰嗎?哈哈哈…三天後我一定會到,哈哈哈…」

 

黑夜六蝙蝠來到無名路上。

蝙蝠:「大失敗,光明天君太陽神果然是龍非池中物。」

蝙蝠:「太陽神說的沒錯,我們六人適合在黑暗中行動,若是遇到光,我們是一籌莫展。」

蝙蝠:「奪取太陽燈的任務已經失敗,無法回暗光島繳令,這要如何是好啊?」

秦假仙走來:「黑白爬,四處爬,騙你唷。呵呵呵…本仙覺來報你們一個彌補的好機會,現在霹靂眼又出現了。」

蝙蝠:「霹靂眼?」

秦假仙:「拿到霹靂眼,你們就可以替暗光島立一樁大功。」

蝙蝠:「在什麼地方?」

秦假仙:「前面那邊,在那個醉鬼身上。」

蝙蝠:「妙哉!哈哈哈…」

秦假仙:「好了好了好了,你笑的比我還難聽,喂,別顧著笑,要就趕快去。」

蝙蝠:「來呀!收拾那個醉鬼,奪取霹靂眼呀!哈哈哈…」

黑夜六蝙蝠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去看人被醉刀十八顛修理,嘻嘻。」

 

醉刀大遊龍躺在樹旁喝酒。

醉刀大遊龍:「嗝…沒醉沒醉,酒是益壽劑,酒是開心果,喝得醺醺然最好不過了。」

黑夜六蝙蝠來圍事:「圍起來!奪取霹靂眼!」

醉刀大遊龍:「朋友,閒閒罔研究,茶前飯後一起笑。」

蝙蝠:「說什麼!」

六蝙蝠發動攻擊,醉刀輕鬆揮刀,加上秦假仙加油添醋,三兩下就將六蝙蝠收拾掉。

醉刀大遊龍:「這是你們自己來撞我的刀,可是不能怨嘆吶。」

六臂人梟來到:「快將霹靂眼交出來,順者昌,逆者勞,抗衡生命無。」

 

歐陽策走到路上,買命骷髏錢攔阻。

買命骷髏錢:「魁老歐陽策,你只能活到今天!」

歐陽策:「哼!你就是買命骷髏錢?」

買命骷髏錢:「然也!納命來!」

「慢著!」光明府眾人來到。

光明天君:「殺害我兩名門徒的兇手,今天你是無法離開此地。」

買命骷髏錢:「哈哈哈…那就要看你們的本領!」

魁老歐陽策與光明天君太陽神對付買命骷髏錢,雙方打起來激烈萬分。首先魁老歐陽策使出金龍探爪攻向買命骷髏錢了。

歐陽策:「看金龍探爪!」

歐陽策的金龍探爪失效,一步一步走入死亡邊境。歐陽策中了骷髏錢的絕招,身負重傷,輪到太陽神接戰了。

光明天君:「殺人兇手,你休得猖狂!」

買命骷髏錢:「你的下場也是一樣啦!」

買命骷髏錢一一擊斃眾人,光明天君太陽神無法取勝,他準備以手中的太陽燈應付。」

光明天君:「看太陽燈的光芒!」

太陽燈射出萬道光芒,買命骷髏錢眼花瞭亂。

買命骷髏錢:「光明天君有來歷,後會有期。」離開。

光明天君:「讓你走一時,不能讓你脫一世。」

歐陽策:「呃…」緩緩走來。

光明天君:「道友歐陽策振作啊。」

歐陽策:「我已經無望了,希望我死後,拜託你將我的屍體帶到玄鳩園,見我的師兄晁申君,希望他替我報仇,除掉買命骷髏錢。」

光明天君:「振作啊,道友!」

歐陽策一命嗚呼。

光明天君:「可憐的魁老歐陽策,一命離開世間,先將我兩位門徒的屍體埋葬之後,再照歐陽策的遺言,將他的屍體帶到玄鳩園。」

 

六臂人梟:「快將霹靂眼交出來,順者昌,逆者勞,抗衡生命無。」

醉刀大遊龍:「嗝…霹靂眼我怎麼會有,不過我身上的燒酒是很多啦。」

六臂人梟:「那你就等死吧!」

正當六臂魔像要射出殺人死光線時,空中十字光芒出現了。十字光芒與六臂魔像形成正邪對立,瞬間空中閃電霹靂。閃霹霹靂之後,十字光芒與六臂魔像同時消失了。

醉刀大遊龍:「嗝…哈哈…精采精采精采,不輸八月十五放煙火,嗝…呃哈哈…沒醉沒醉,濃酒小飲,淡酒淺酌,啤酒一口乾,喝得好,輕飄飄樂淘淘,化干戈為詳和,嗝…沒醉啦。」

 

(斷仇天)

黑白郎君:「女超人,黑白郎君如期赴約了。」

「黑白郎君果然有膽量。」女超人現身。

黑白郎君:「女超人,妳約我來此地何事?」

女超人:「自私殘忍的人應該接受制裁!」

黑白郎君:「自私殘忍?哈哈哈…說得好,為了自己必須自私,想要稱霸必定殘忍。」

女超人:「那你就應該接受制裁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女超人,黑白郎君一向不與女人計較,妳明白嗎?」

女超人:「何必多言,試女超人的紅色絲線!」

女超人攻勢凌厲,可是黑白郎君閃避敏捷。兩人正在交手時,神秘者宇良心推著茶車,向著斷仇天方向而來了。

黑白郎君:「神秘者已經到了,女超人,對不起,黑白郎君不殺女人,請。」離開。

女超人:「黑白郎君你走哪去,追!」追之而去。

宇良心:「哇,斷仇天沒半個人,啊…我又慢了一步了。」

聞世先生、怪老子、大憨祖來到。

宇良心:「你們三個為什麼會往這裡來?」

怪老子:「我們在半路看你推車過,才會跟蹤你到這裡來。」

宇良心:「啊,我哪有什麼好跟蹤的?我來斷仇天是要來看熱鬧的,順便做生意,誰知來到這裡都沒半個人,這趟又白跑了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可不是女超人與黑白郎君在此決鬥?」

宇良心:「我哪知?」

怪老子:「好了,很多了,這種事你會不知道?」

宇良心:「誰跟誰決鬥跟我都沒關係,只要他們交官我的涼心茶就好了。」

大憨祖:「宇啊良心,這樣你就快乘一杯牛奶加綠茶給我。」

宇良心:「你是不是又要吃欠帳的?」

大憨祖:「嘿啦,就吃完記著,以後再一次清算。」

宇良心:「不行,我這要分錢的吶,上次你們欠我塊半還沒還,什麼現在又要來吃欠帳的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涼心茶,有件事我想問你。」

宇良心:「什麼事?」

聞世先生:「聽說血樹林時常傳出嬰兒哭聲,你是不是知道此事?」

宇良心:「知道喏,不但知道,我還去過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啊,你曾去過?」

宇良心:「曾喏,說到你懂鬍鬚都打結,那裡風景是不錯,但是很少人去。」

聞世先生:「為什麼呢?」

宇良心:「我哪知,聽說樹林內有隻人頭蠍會咬人。」

聞世先生:「人頭蠍?」

怪老子:「啊,人頭蠍,那是人頭蠍身囉?」

宇良心:「是不是人頭蠍身,我是沒看過,不過你們如果去可能會遇到。」

大憨祖:「那樣寧可不要去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奇怪,一個無人去過的地點,又有怪物出沒,為什麼會有嬰兒的哭聲?難道樹林裡面藏有什麼秘密嗎?」

宇良心:「好了好了好了,遇到你們三個真沒法,繼續纏下去我生意就不用做了,我要趕快到麼鳩園附近賣看看,再見了。茶喔茶喔,可口退火的涼心茶呀!」離開。

聞世先生:「我們三人到血樹林一趟,調查裡面嬰兒哭聲的秘密。」

大憨祖:「聞世啊,我們去不知道會不會遇到那隻人頭蠍。」

怪老子:「就是啊,那人頭蠍不知道有多大隻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只要我們注意一點,應該沒什麼危險,何況大憨祖過去也是生活在原始林,比較熟悉。」

大憨祖:「原始林很單純,除了一隻萬年雷龍是我的好朋友,哪有什麼人頭蠍?」

聞世先生:「不管怎樣,我們三人一定要去看看,走吧。」

怪老子:「好,來去看人頭蠍。」

 

(血樹林)

陰森森,陰森森的血樹林內藏殺機,霹靂門也派出二名歹徒來調查嬰兒的秘密。

歹徒:「哼,什麼人頭蠍,猛獸我們都不怕,小小一隻毒蠍哪有什麼稀罕。」

歹徒:「別出來便罷,牠若是出來,我就一掌將牠打成碎片。」

歹徒:「對,先進去調查神秘孩童的秘密。」

歹徒進入樹林,人頭毒蠍也漸漸接近兩人。

歹徒:「嗯?一陣臭腥味,奇怪,注意啊。」人頭毒蠍緩緩爬過。「那是什麼聲音?」

歹徒:「該不會是毒蠍接近了?提高警覺。」

人頭毒蠍出現,慢慢接近這兩名妖道了。

歹徒:「啊!毒蠍出現了!」

歹徒:「看氣功!」

妖道氣功無法打死人頭毒蠍,現在人頭毒蠍發威,兩名妖道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界線了!一名妖道中了毒蠍的毒氣,人頭毒蠍追捕另一名妖道,並將其用大螫夾死。這兩名妖道死了之後,人頭毒蠍又鑽入土裡了。

聞世先生、大憨祖、怪老子三人也來到樹林了。

怪老子:「聞世啊,我看我們乾脆別進去。」

大憨祖:「耶,氣氛不太對喔。」

怪老子:「我全身都起雞肉疙瘩…」

大憨祖:「雞肉粥不錯吃。」

怪老子:「不是吃,都起雞皮疙瘩…」

聞世先生:「黑樹林陰森森,真是令人毛骨悚然。」

怪老子:「聞世,我們趕快出去,不然會死喔…」

聞世先生:「人已經來了,哪有再出去的道理,小心啊。」

怪老子:「啊…我受不了你,我會嚇死我會嚇死…」

大憨祖:「沒什麼啦,你不用怕。」看到前方的屍體,不假思索。「啊!人頭蠍!」

怪老子:「啊!人頭蠍!啊!」嚇到軟腳。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你怎麼了?」

怪老子:「人頭蠍啦!人頭蠍啦!」

聞世先生:「看清楚看清楚,是兩具屍體。」

怪老子:「喔,我看看。」

大憨祖將屍體搬來。

怪老子:「大憨祖你亂講!什麼人頭蠍,嚇死我了。」打大憨祖的頭。

大憨祖:「這大概是被人頭蠍咬死的樣子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有可能,這兩人是霹靂門的妖道。」人頭毒蠍爬出來。「一陣臭腥味傳來。」

怪老子:「哎唷喂呀…來了啦來了啦…」

聞世先生:「注意。」

怪老子:「我較有膽去後面,你們較沒膽去前面。」

人頭毒蠍漸漸靠近他們三人了。人頭毒蠍與三老一陣扭打,聞世先生見勢帶怪老子兩人逃離。

 

(血樹林之外)

大憨祖:「喔,怪老子在跑不輸火箭,實在有夠快。」

怪老子:「這邊以前是運動選手,一百公尺沒人比,這次若不是跑這麼快,早就被那隻毒蠍的兩隻鉗夾死了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好驚人的怪物,我們三人氣功失效,無法進入血樹林就無法調查這名孩童的秘密。」

怪老子:「聞世,你這叫作吃飽太閒,世界上嬰兒在哭的滿四處,你不去調查,偏偏去血樹林冒險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,你有所不知,這個嬰兒的哭聲跟普通人不一樣,那種聲音勝過高度魔音,若是好好利用也是一種武器。」

怪老子:「自我生眼睛從沒看過這種事,還有嬰兒哭聲可以當武器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所以你怪老子的頭腦比我還差,如果不是有利害關係,黑道也不會派三七嶺的妖道到血樹林。」

怪老子:「喔,這樣說也是有理。」

大憨祖:「所以說你的頭腦也比我差。」

光明天君抱著歐陽策屍體來到。

怪老子:「啊,你不是那個光明府的光明天君太陽神。」

光明天君:「正是。」

怪老子:「哇,你揹的不是歐陽策的屍體?」

光明天君:「歐陽策被買命骷髏錢所殺,臨時之前交待我將他的遺體帶到玄鳩園見他的師兄晁申君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晁申君?這個人很出名,過去也曾流轄九大門派,不過…」

光明天君:「不過怎樣?」

聞世先生:「沒啦,我們三人陪你到玄鳩園。」

光明天君:「也好,走吧。」

 

如意生在神秘的地方苦練五絕神功。

如意生:「我的五絕神功已經練成,黑白郎君你的死期到了!」

 

神秘神秘神秘,暗光島最神秘最厲害的五色戰神轎出現了。

離奇離奇離奇,暗光島五色戰神轎困住醜女,醜女性命危險嗎?

 

黑白郎君避開女超人之後,中魁如意生出現將他攔住了。

黑白郎君:「我以為是誰,原來是手下敗將如意生。」

如意生:「哼,此陣不比前陣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喔,那你是有相當的準備?」

如意生:「然也,黑白郎君注意來!」

刺激刺激刺激,五絕神功對五絕神功,誰勝誰敗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