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神兵 第四集 醉俠醉刀大遊龍

 

霹靂王:「醜女白瓊,快現出妳女超人的真面目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我不是什麼女超人,請你不要誤會。」

霹靂王:「既然妳敢不承認,那霹靂車只好向妳下毒手了!」

霹靂車以殘狠的手段攻擊醜女,醜女生命傾危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出現飛蟲門的銀蝗和藍蛾,他們暗中觀看這場戰鬥。

銀蝗:「那個醜女是不是女超人,馬上就可以真相大白了。」

藍蛾:「沒錯!」

正當千鈞一髮,小金剛趕到了!

小金剛:「等一下!」跳至霹靂王面前。

小金剛:「妖道霹靂車你不行啦,你若有膽量跟小金剛拼看看!」

霹靂王:「憑你?哈哈哈,一名乳臭未乾的小子也敢來擋住霹靂車,好,既然你來找死,那我就連你也殺!」

小金剛:「來啊,這邊沒在怕你啦!」

正當霹靂車要發出暗器時,忽然傳來一陣嬰兒的哭聲,刺耳的哭聲使得小金剛在地上打滾。

小金剛:「啊,我的頭殼…我的頭殼…啊…」

霹靂車也失去了控制。

在旁邊這兩名妖道見情勢不對,也趕緊離開。

銀蝗:「離開!」

霹靂王:「危險啊!」

霹靂王趕緊退離,嬰兒哭聲也停止,小金剛則昏倒在地,緊接傳出嬰兒的笑聲。

當嬰兒的哭聲消失之後,這名醜女也將小金剛帶離現場。

小金剛醒來:「我的頭殼…」

醜女白瓊:「小朋友,你已經清醒了。」

小金剛:「剛才那個哭聲,我的頭殼差點破了,咦,是說妳聽了都沒感覺怎樣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我只知道聲音很響亮。」

小金剛:「看來妳也不是普通人喔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怎麼說?」

小金剛:「連那台霹靂車聽到這種聲音也失去控制,為什麼妳都沒礙到?妳一定不是普通人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大概這種聲音對女人沒什麼影響。」

小金剛:「這樣說也有理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小朋友,謝謝你來解圍。」

小金剛:「妳這樣說,我很不好意思,還沒打到我就先昏倒了,哈哈,真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,姑娘,妳自己保重,我要來調查這道聲音到底是從哪發出來,掰掰。」離開。

 

銀蝗:「好驚人的哭聲,響徹雲霄,遠勝任何高度魔音。」

藍蛾:「聽起來使人精神散亂,連霹靂車也懼他三分,本來你我兩人暗中調查這名醜女是不是女超人,今天看來可能不是,如果是女超人的話,應該會在那種場面露出真面目才對。」

銀蝗:「是啊。」

突然霹靂閃電旗幟飛來插在樹上。

銀蝗:「閃電旗到了,有一張信,看來。」(取下信封觀看。)

藍蛾:「到底有什麼指示?」

銀蝗:「信中指點,金太極與孤獨銀龍正在生死之決,看來孤獨銀龍要勝利很困難,如果孤獨銀龍被殺,你我二人就趁機打開他左眼眼罩,看是否藏有一粒霹靂眼。」

藍蛾:「原來是霹靂門數年前被偷的寶珠霹靂眼。」

銀蝗:「霹靂眼失落對霹靂門威脅很大,誰身上有這顆寶珠,即可在萬層魔火梯上來去自如,所以我們黑道必須找回來。」

藍蛾:「那我們就趕快到他們二人決鬥的地點。」

 

孤獨銀龍:「金太極,出招吧。」

金太極:「孤獨銀龍,今天我一定殺你!」

兩人對峙一陣,金太極射出刀鎖,孤獨銀龍不及回應,被拉到金太極身後,緊接背部被金太極砍了一刀。

孤獨銀龍:「金太極,我們已經誰也不欠誰了。」

金太極:「孤獨銀龍,你將菁菁葬在什麼地方?」

孤獨銀龍:「你不應該再去打擾她,啊…」

金太極:「孤獨銀龍,你慢點死,你慢點死!」

孤獨銀龍已無意識而倒下。

金太極:「菁菁在什麼地方?你說話啊!說話啊!啊…菁菁啊!!」離開。

當金太極離開之後,十字光芒又出現在空中,這道神秘光芒停留片刻又消失無蹤。

月雲老人走來:「英雄的性命如花美眷,景生時朽,朝有微笑,夕葬埃塵,孤獨銀龍,你來時孤獨,去也孤獨,讓我月雲老人替你埋葬吧。」

銀蝗聲音傳來:「等一下!」

銀蝗、藍蛾兩人走來。

銀蝗:「老頭,將這個人留下,你可以離開。」

月雲老人:「將他留下,我可以離開?二位,難道你們對一個死人有興趣?」

銀蝗:「有興趣沒興趣與你無關,總之你將他留下,快點走就沒錯。」

月雲老人:「朋友,你們兩個是要替他收屍深埋嗎?」

銀蝗:「老頭你實在很囉嗦。」

月雲老人:「是我囉嗦,既然你們不是要替他收屍,那就由我這個沒用的老人來做件功德,惻隱之心,人皆有之,這個人無親無戚已經很不幸,今天被人殺死在此地,如果曝屍荒野未免太可憐。」

銀蝗:「什麼?看來你是有意和我二人作對,看你年紀老邁,否則早已死在飛蟲門銀蝗和藍蛾之手。」

月雲老人:「老漢素來不涉足武林,什麼飛蟲門我是一概不知,我只知道什麼是人道,什麼是非人道。」

銀蝗:「那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霸道!」

銀蝗和藍蛾各揍月雲老人一拳。

月雲老人:「啊,實在是很野蠻…」

藍蛾:「說什麼?!」

銀蝗兩人再打了月雲老人一頓。

銀蝗:「閃開!」

銀蝗將月雲老人推至一旁。

銀蝗:「看孤獨銀龍左邊眼睛。」

藍蛾前去仔細一看。

銀蝗:「怎樣?」

藍蛾:「空空的。」

銀蝗:「啊?空空的?不可能,難道孤獨銀龍不是荒野金刀獨眼龍?嗯,這就疑問了。」

藍蛾:「該不會是這個老頭暗中動了手腳?」

銀蝗:「嗯,這也不一定,喂!老頭,孤獨銀龍左邊眼睛是不是你拿去了?」

月雲老人:「你們兩個不可亂講,我怎麼會去挖一個死人的眼睛?」

銀蝗:「嗯,你不照實說嗎?」

月雲老人:「什麼眼珠,我實在沒看見。」

銀蝗:「可惡,一掌送你歸天!」

日月明燈傳音:「日月雙燈送光明。」

一旁亮起日、月兩個燈籠。

藍蛾:「啊,是光明府的日月明燈,現在我們有任務在身,不需惹這種不必要的麻煩。」

銀蝗、藍蛾離開。

日月雙燈的掌燈官走來。

日燈:「這位老伯伯無恙否?」

月雲老人:「沒什麼要緊,你們兩人是?」

日燈:「光明府掌燈官日燈解雲郎。」

月燈:「月燈散雲生。」

月雲老人:「多謝二位壯士,注定我的老命還未該絕,在這種偏僻的地方還有貴人出現。」

日燈:「是啦,我們二人正在擒捉教門的叛途,路過此地,這也不算什麼。」

月燈:「喔,老伯伯,前面這個人是誰呢?」

月雲老人:「是這個天下間最孤獨的人,我準備替他埋葬,二位,告辭了。」抱起孤獨銀龍的身體離開。

日燈:「此人非是普通的人物。」

月燈:「然也,離開時地面沒留下腳印。」

日燈:「嗯,天下間的神秘者還真多,罷了,我們兩人這次下山就是要找尋叛途一燈居士,若沒將他捉回光明府審罪,恐怕以後光明府在武林的地位就動搖了。」

月燈:「是,找尋一燈居士韓光。」

日燈和月燈取下燈籠。

 

中原三老照著地圖,已經找到萬層魔火梯的入口。

聞世先生:「再進去就是萬層魔火梯了。」

怪老子:「真的要去嗎?」

聞世先生:「我們三人已經來了,無論怎樣一定要上去,萬層魔火梯的上面就是妖道的總巢穴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」

秦谷鱉:「我看生命會活不久。」

怪老子:「就是,不要好酒得不到,給人乾了。」

聞世先生:「耶,怕什麼?反正我們三人有伴,走吧。」

秦谷鱉:「展一下就好,去刺探看看。」

怪老子:「這樣說也是有理,秦谷鱉,讓你先去。」

秦谷鱉:「沒喏,什麼我先去?照抽籤。」

怪老子:「抽籤?這樣公平。」

秦谷鱉:「既然公平,那我就來做籤,等一下。我們三個人,誰若是抽到最長的就先去,你們兩個誰要先抽?」

聞世先生:「我先抽。」抽完籤。「哈,註定沒我表現的機會,我抽到短籤。」

怪老子:「哇,短籤被抽走了,換我了。」

秦谷鱉:「怪老子,你一定會抽中長的。」

怪老子:「哪有一定?」抽完籤。「哇,長的…」

秦谷鱉:「哈哈哈…好家在。」

怪老子:「等一下,你慢點高興,我是說長的在你那,短的在我這。」

秦谷鱉:「啊,長的在我這,短的在你那,啊…衰尾手,我先自己誇獎…」

怪老子:「別誇獎了,照規矩走,你要做前陣。」

聞世先生:「秦谷鱉去時小心,這是刺探性,爬多高算多高,別勉強喔。」

怪老子:「最好是爬到上面。」

秦谷鱉:「那我也知道,這趟去若有什麼萬一,初一十五你們就要記得準備好來拜我。」

怪老子:「別在那胡說,你一定可以安全的,腳底起水泡而已啦。」

秦谷鱉:「好,我來去了…啊…再見。」入內。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,跟在後面看看。」

秦谷鱉施展最上乘的輕功登上萬層魔火梯,萬層魔火梯的熱度驚人,秦谷鱉漸漸支撐不住,不幸秦谷鱉失去平衡,墜下萬層魔火梯。

怪老子:「秦谷鱉啊!!秦谷鱉啊…」

聞世先生:「秦谷鱉墜落萬層魔火梯,下面熱火衝天,我們無能為力。」

怪老子:「老朋友…秦谷鱉…」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你也不需要悲傷,總之一句,這是他的命運,我們留在此地也無濟於事,趕快離開。」

怪老子:「嗚…秦谷鱉…嗚…」

當聞世與怪老子離開萬層魔火梯的出口,光明府的叛途一燈居士早就埋伏在此地。

一燈居士:「圍起來!」

眾人包圍聞世先生與怪老子。

一燈居士:「死了一個秦谷鱉,留你們二人活在世間未免太無情。」

眾人攻擊怪老子、聞世二人,二人在萬層魔火梯下面,因流汗過多,元氣失去大半,已漸趨敗勢。而後二人看準時機抽身逃離。

 

這方面,南魁太陽指諸葛貫日遭黑白郎君打傷之後,由秦假仙扶行,欲找東魁和大憨祖,很不幸中魁出現在中途。

如意生:「哈哈哈…道友南魁,看來你的氣色不佳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如意生,你真會找機會。」

如意生:「不錯,這就是殺你的好機會。」

秦假仙:「如意生,你不要這麼夭壽骨,趁人之危殺人不仁。」

如意生:「什麼?沒有用的人,這沒你說話的餘地!」將秦假仙打至一邊。「閻王註定三更死,絕不留情過五更!注意來!」

如意生猛攻南魁,南魁因重傷在身,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

逃離現場的秦假仙,正好遇上聞世先生與怪老子。

聞世先生:「我以為是誰,原來是秦假仙。」

秦假仙:「聞世,你來的正好,趕快來去,不然南魁是會被如意生休去喔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如意生要害死南魁,可是背後妖道要殺我們兩個啊。」

後面妖道追來。

秦假仙:「哇,來了,趕緊溜了,不走會掛掉。」

 

大憨祖:「東魁啊,說什麼要去看刀鎖跟刀無流在拼,我們一進佛緣山也沒看到半個人。」

公孫靈:「我們慢了一步了。」

秦假仙、聞世先生、怪老子三人逃來此地。

秦假仙:「你們兩人還在這裡散步,南魁快死了你們知道嗎?…(事情經過)」

公孫靈:「什麼?道友生命危險,唉!」馬上離開。

秦假仙:「欸,不好意思,我不是你們這組的。」離開。

聞世先生:「那邊有人解決,我們這邊要找什麼人幫助?」

怪老子:「啊,有人來了,有人來了。」

聞世先生:「什麼人?」

怪老子:「向雲飛啊。」

向雲飛走來。

怪老子:「向雲飛,你來得正好。」

向雲飛:「老前輩,發生何事?」

怪老子:「後面妖道來了!」

向雲飛:「放心,你們兩人退開,讓我對付。」

一燈居士:「來人呀,這班人一個都不能放過!」

雙方正在混戰之時,飛蟲門的銀蝗和藍蛾也出現在旁邊。雙方正在酣戰,旁邊觀戰的飛蟲門銀蝗、藍蛾見同志無法取勝,他們準備助陣。

銀蝗:「讓我用飛蝗銀粉幫助同志!」

聞世、怪老子和向雲飛不小心中了毒粉,奄奄一息,正當他們三人生命危急,醜女白瓊又出現了。

 

霹靂王:「醜女白瓊,這次妳不可能再通過此地!」

霹靂王對醜女白瓊發掌,醜女消失。

霹靂王:「嗯?醜女不見了。」

女超人隨即現身。

霹靂王:「哈哈哈…女超人,妳果然出現了。」

女超人:「自私殘忍的人應該接受制裁!」

霹靂王:「我是應該要接受制裁,可是還輪不到妳女超人啦!」

神秘的霹靂車連續發動暗器攻擊女超人,可是女超人身手敏捷,霹靂車的暗器無法得逞,此時的霹靂車也開始恐慌了。

 

向雲飛、聞世、怪老子三人不慎中了飛蟲門歹徒銀蝗的飛蝗銀粉,奄奄一息。

銀蝗:「哈哈哈…三名中原小子中了我的毒粉,仙丹難治,此地已經不需要我們,離開。」

銀蝗、藍蛾離開。

聞世先生:「走!」

聞世先生、怪老子、向雲飛見機逃跑。

一燈居士:「這三人中了毒粉,跑也跑不遠,追啊!」

 

諸葛貫日與如意激戰,但諸葛貫日終於不敵如意生。

如意生:「哈哈哈…南魁你終於死在我的手下,啊!不妙!東魁、大憨祖來了,走!」離開。

大憨祖:「哇,慢了一步。」

公孫靈:「唉,道友身亡。」

大憨祖:「真可惡!那個小白臉一定還沒走遠,我們快點追過去替道友報仇。」

公孫靈:「秦假仙,南魁的屍體交給你看顧,我們兩人追趕殺人兇手,請!」

公孫靈、大憨祖離開。

 

(千核洞)

如意生殺了南魁之後跑回千核洞,大憨祖與東魁隨後也到了。

大憨祖:「我有看到他跑到這裡來,這次不能讓他溜了。」

公孫靈:「如意生很狡猾,我們兩人要小心提防。」

大憨祖:「我知道,找看看。」

石壁上的圖畫突然現形。

大憨祖:「那是什麼?妖怪六隻手啊!」

公孫靈:「要注意啊!」

 

宇良心:「來來來,三位馬拉松的選手,你們運動之後來喝我的涼心茶最讚。」

怪老子:「什麼運動選手?我們三個是跑給人追的,好難受…」

宇良心:「老兄弟啊,你肚子裡虛火、肝火、毒火上升,來喝我的涼心茶,保證你生津止渴,精神爽快,我的茶有很多種,看是要青草茶、菊花茶,還是要牛奶泡一壺,或者冬瓜茶、鹹酸茶,應有盡有,隨便你選。」

怪老子:「現在喝什麼茶都沒有用,好難過…」

向雲飛:「兩位前輩,我們可能是中了妖獸的毒粉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向雲飛所說沒錯,我們三人遭受暗算。」

宇良心:「三位朋友,照我看來,太陽這麼大,你們三個可能是熱到了,來,一人一杯,喝下去包君滿意。」

怪老子:「聞世,可能沒錯喔,現在太陽這麼大,我們三個大概是熱到。」

宇良心:「不錯啦,喝喝看你們就知道,喝了如果滿意再付錢。」

怪老子:「好啦,要喝就來喝。」

聞世、向雲飛、怪老子喝了茶後,身上的痛苦都消失了。

宇良心:「三位朋友,你們喝了,味道如何?不錯吧?」

聞世先生:「突然間感覺血路通順,輕鬆不少。」

向雲飛:「是,我也有這種感覺。」

怪老子:「唉唷,不一樣喔。」

宇良心:「我不是跟你們說過,我的茶喝了保證會爽。」

怪老子:「剛才我們三個喝的是什麼茶?」

宇良心:「你們三個喝的茶都不一樣,這個年青人喝的是菊花茶,相命的喝的是冬瓜茶。」

怪老子:「我喝的大概是紅茶。」

宇良心:「不是,你喝的是綜合茶。」

怪老子:「綜合茶?」

宇良心:「對,每一樣都有的綜合茶。」

怪老子:「這樣喔,不知你叫什麼大名?」

宇良心:「我姓宇名良心,有人叫我老宇。」

怪老子:「老宇,呵呵呵,不錯聽。」

不遠處傳來喧嘩聲。

怪老子:「糟了,那般人又追來了。」

向雲飛:「讓向雲飛再去跟他們計較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慢著,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,宇良心,多謝你。」

怪老子:「欸,錢先欠著,下次若遇到你再給你,趕快走才會活。」

聞世先生、怪老子、向雲飛三人離開。

宇良心:「人都有不方便的地方,只要他們感覺我賣的茶不錯喝,這樣就算是請的也沒關係,對對對,繼續做我的生意。」

一燈居士韓光和眾妖道追來此地。

一燈居士:「繼續找,我到那邊觀視。」離開。

妖道:「這三個中原小子中毒以後,竟還有辦法逃過我們的追殺,實在很有本領。」

妖道:「我想他們再活也是不久。」

宇良心:「喂!朋友啊,想參考我的涼心茶嗎?」

妖道:「涼心茶?跑的喘喘,口也很渴,喝一杯涼心茶可能不錯。」

宇良心:「都要嗎?」

妖道:「是啊,都來,一人一杯。」

宇良心:「好,一人一杯。」

妖道:「不錯喝,總共多少錢?」

宇良心:「我算看看,一杯、二杯、三杯…啊隨便算啦,總共算你們兩塊就好。」

妖道:「兩塊嗎?欠著。」

宇良心:「啊?欠著?不要啦,我這是小生意,賺的也沒多少,剛才才被欠三杯而已。」

妖道:「你被欠三杯是你家的事,這邊出去吃東西一向都吃欠的。」

妖道:「就是,吃記帳你的生意都不用做了。」

宇良心:「這樣看來你們打算喝霸王茶囉?」

妖道:「喝霸王茶就喝霸王茶,怕了是嗎?」

宇良心:「你們專門欺負生意人,哪裡厲害?」

妖道:「這樣好,這邊欠你的帳,你好像不高興的樣子。」

妖道:「不用跟他說太多,把這台茶車翻倒,讓他生意不用做了。」

宇良心:「啊…拜託拜託,我是靠這台茶攤生活的,拜託啦,不要喔。」

妖道:「不用說了,啊!」

兩名妖道前去翻茶攤,但兩人使出混身之力,茶攤就是翻不倒。

妖道:「道友你們是怎麼了?兩個人翻一台茶車也翻到喘噓噓。」

妖道:「你不知道,這台茶車很重,來幫忙來幫忙啦。」

另外兩名妖道也去幫忙翻車,但怎麼翻,茶攤還是翻不倒,看得宇良心在一旁偷笑。

妖道:「呃…大概是剛才我們追人追得太喘,所以現在才沒力。」

宇良心:「謝謝你們同情我這個生意人,你們欠我的茶錢我也不想討了,算我請你們,我那邊還有一攤生意還沒做,我要趕快來去了,掰掰。」離開。

妖道:「還算識時務,哎唷!我的肚子…我的肚子怎麼怪怪的…」

妖道:「你的胃腸不好,所以禁不起喝涼水,像我,哼…這種的胃腸…」放了一陣屁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妖道:「道友你幹什麼?」

妖道:「幹什麼…」

妖道:「哈哈…真不中用…」放了一聲屁後,也坐到地上。

其他的妖道也是同樣下場,紛紛哀嚎,這時一燈居士回來。

一燈居士:「你們是怎麼了?」

妖道:「誰知道,剛才你不在的時候,我們遇到一個涼心茶,一人喝一杯涼水後,結果肚子絞痛…很痛苦啦…」

一燈居士:「嗯?這樣看起來,這個人可能也是武林的神秘人物,你們眾人先回山靜養,這件事情讓我去調查。」

妖道:「哎唷…來走,可惡…真可惡…道友回山,回去換內褲…」眾妖道離開。

一燈居士:「在萬層魔火梯死了一個秦谷鱉,現在又出來一個涼心茶神秘人物,真是使人頭痛。」

日月雙燈傳音:「日月雙燈送光明。」現身。

一燈居士:「原來是光明府的同志日燈,以及月燈來到。」

日燈:「韓光,你知道你已經犯了教規嗎?」

一燈居士:「我犯了教規?」

日燈:「然也,你幫助霹靂車用陰謀假意救走燈下人史菁菁,然後使刀鎖金太極與孤獨銀龍發生衝突。」

一燈居士:「呃…沒這種事,這可能是謠傳,我一向是最遵守光明府的規矩。」

日燈:「哼!若要人不知,除非已莫為,因為你一個人使光明府中立的地位已經動搖,今天一定將你擒回治罪!」

一燈居士:「哈哈哈…事情讓你們知道也無妨,反正我已經加入暗光島的組織,不再是光明府的人。」

日燈:「棄師叛袓,不可饒赦!喝!」

日月明燈欲捉一燈居士治罪,雙方展開一場龍爭虎鬥!一燈居士非日燈月燈的對手,被打倒再地了。

日燈:「將叛徒帶回光明府見光明天君太陽神!」

 

女超人與霹靂車雙方對壘歷時數刻,霹靂車的攻擊連連失手,現在感到情勢不對,調頭離開,而女超人也追上前,霹靂車以最快的速度想要避開女超人,可是女超人緊追在後。

另一頭,宇良心推著茶車急急奔來。

宇良心:「快點啊!這攤生意如果沒做到可是不行的啊!」

霹靂車與涼心茶茶車漸漸接近了,沒多久,霹靂車撞上涼心茶的茶車彈上空中,再墜至地面,四散五裂了。

霹靂王:「好厲害,走!」離開。

宇良心:「哎唷喂呀…差一點我這條命和這台車都要賣掉,喔,那個人開車開這麼兇,找看看,找看看我這台車到底被他撞壞了沒。」檢查了一下。「還好,這台車都九層柴做的,太硬了,差點就撞壞。」

醜女白瓊走來:「老伯伯,你真是身手非凡。」

宇良心:「姑娘妳真愛說笑,什麼身手非凡?」

醜女白瓊:「方才我在旁邊看的很清楚,這台霹靂車撞到你的茶車後,彈上空中再墜落地面,現在已經面目全非。」

宇良心:「這樣嗎?我怎麼不知道,那算起來我是很好運,所以說不遵守交通規矩的人往往都很吃虧啦。」

醜女白瓊:「老前輩,什麼大名?」

宇良心:「姓宇名良心,生意人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前輩做人實在很有趣。」

宇良心:「對啦,我本來個性是這樣,我的茶有很多種,喝了心涼脾透開,所以才叫做涼心茶,姑娘,妳想不想參考一杯看看?」

醜女白瓊:「我現在不渴,謝謝你。」

宇良心:「妳如果不交官,我就推去別的地方賣囉,生意要加減做,肚子才不會空,再見了。」

 

霹靂王:「可惱啊…可恨!女超人果然龍非池中物,避開我連續攻擊,另外在中途出現這名推茶車的人到底是何方的神秘人物?罷了,暫時到暗光島棲身再作打算。」

 

(千核洞)

恐怖恐怖恐怖,千核洞出現了一座六臂的神像。

大憨祖:「喔,可能是妖怪喔,不然怎麼六隻手?六臂的妖怪,要注意啊要注意啊!」

突然間,由這座六臂神像射出一條光芒照在東魁身上,東魁閃避不及,被光芒打得重傷倒地,大憨祖揹著東魁衝出千核洞。

 

(千核洞外)

秦假仙顧著諸葛貫日的屍體。

秦假仙:「這個東魁和大憨祖到底不知在搞什麼,怎麼去那麼久還沒回來?」

聞世先生、向雲飛、怪老子來到。

秦假仙:「聞世先生。」

聞世先生:「秦假仙,東魁、大憨祖呢?」

秦假仙:「哪知,就說要去找如意生,如意生害死這個南魁諸葛貫日,他們兩人說要報仇,已經追去了,兩三個鐘頭了,到現在還沒看到人。」

怪老子:「會不會是半路遇到妖道?」

大憨祖:「來了啦來了啦!!」揹著公孫靈急急跑來。

聞世先生:「啊,大憨祖,公孫前輩怎麼了?」

大憨祖:「我們追去千核洞,卻遇到妖怪啦。」

向雲飛:「老師!老師你到底被什麼人所害?」

公孫靈:「好驚人啊…」

向雲飛:「老師!」

公孫靈:「你千萬不可去冒險…」說完後氣絕身亡。

向雲飛:「老師!老師啊!」

聞世先生:「可憐的公孫靈,與諸葛貫日走上同樣的路途。」

向雲飛:「老師,徒兒一定為你報仇,大憨祖,千核洞在什麼地方?」

大憨祖:「就朝西邊一直走就找到了。」

向雲飛:「不殺如意生誓不為人!」離開。

大憨祖:「老弟啊!不能去啊!那千核洞裡面有妖怪吶…」

秦假仙:「是什麼妖怪?」

大憨祖:「六隻手的妖道,多厲害耶,你都不知道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六臂的妖怪,難道是千核洞洞壁上的那張人像?我想起來了,陰謀中的陰謀,歹徒上次故意在千核洞留下一張魔火梯的地圖,害秦谷鱉慘死在魔火梯,向雲飛一個人去恐怕危險,我們快阻止他到千核洞。」

聞世先生、大憨祖、怪老子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可憐的東魁和南魁,你們在世時是好朋友,死了之後我會把你們埋在一起,可憐啊…」

 

宇良心推著茶車:「茶喔!茶喔!涼心茶來囉!」

霹靂王:「等一下!」王阻擋宇良心的去路。「你還認得我嗎?」

宇良心:「哎唷,火燒豬頭,面熟面熟。」

霹靂王:「我就是霹靂車的主人霹靂王,上次你毀掉我的霹靂車,今天我要你連同這台車一起賠償!」

宇良心:「不要啦,沒這台車,我生活就沒依靠了,我是生意人,若說打架我是沒辦法。」

霹靂王:「你是神秘人物。」

宇良心:「不要啦,好心好心點…」

霹靂王:「注意來!」

宇良心:「不要啦,說你是為你好。」

霹靂王:「何必多言呢?!」攻擊宇良心。

宇良心:「不要啦,我請你喝紅茶啦。」頻頻閃躲。

霹靂王:「真會跑。」

宇良心:「哎呀,車顧著較要緊…」

霹靂王運起全身的功力,雙方貼住涼心茶的茶車。

宇良心:「啊…別玩了別玩了…」

茶車連同宇良心被霹靂王一手舉起,雙方一來一往一前一後,形成一場高段的內功戰。

霹靂王:「可惡啊!」

霹靂王放下茶車,將宇良心推到樹前。

宇良心:「哎呀,我會死啦…」

突然宇良心一使力,一道強大氣功將霹靂王飛出數丈。

宇良心:「就算打不到也不是這樣,無緣無故飛上空中,像是在表演空中飛人的樣子,管他的,也不能光看表演,生意也是要做,對對對,茶攤推來去。茶喔茶喔!苦茶紅茶冬瓜茶,也有祖傳秘方的百草茶,讓你們喝下心涼脾透開,要喝的人就趕快來,滿意好喝衛生茶!」

 

一心想要稱霸武林的黑白郎君南宮恨,再度駕著幽靈馬車向蝴蝶谷方向飛馳。

 

(蝴蝶谷)

醜女白瓊,有人說她是白蝴蝶的化身,為什麼她再度回到廢墟的蝴蝶谷呢?

這時銀蝗、藍蛾包圍白瓊。

銀蝗:「醜女白瓊,我們兩人已經在蝴蝶谷等妳很久了。」

醜女白瓊:「何事呢?」

銀蝗:「上司的指點,黑道最重要的霹靂眼可能就在妳身上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天下間的珍寶霹靂眼怎麼可能落在一名醜女的身上。」

銀蝗:「有或沒有,讓我們搜查妳的身上就可以證明一切。」

此時,黑白郎君在一旁觀看。

醜女白瓊:「兩位朋友,我的身上並沒有霹靂眼的存在。」

銀蝗:「何必多言,搜查妳的身軀就知道!」

飛蟲門的銀蝗藍蛾困住醜女,要調查霹靂眼的下落,黑白郎君也在旁邊觀視,就在最緊要關頭,突然間傳來一陣聲音。

「人稱一流刀一流,刀稱一流人一流,要霹靂眼,找一流的,找一流的!」

銀蝗:「嗯?荒野金刀獨眼龍的聲音,霹靂眼可能在他身上。」

銀蝗、藍蛾離開。

醜女白瓊:「若不是這道聲音出現,恐怕我麻煩就大了。」

黑白郎君走來:「想不到我竟然沒眼福看女超人大展神通。」

醜女白瓊:「你到底是什麼人?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南宮恨。」

醜女白瓊:「黑白郎君?」

黑白郎君:「對,也是幽靈馬車的主人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很出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醜女白瓊,聽說妳就是女超人的化身?」

醜女白瓊:「喔,難道你也認為我就是女超人嗎?」

黑白郎君:「不管是不是,黑白郎君一向對女人沒興趣,我只是想知道霹靂眼的下落,方才那道聲音正是我的目標,哈哈哈…」

 

(千核洞)

向雲飛為報師仇,獨自進入最神秘的千核洞。

向雲飛:「罪魁如意生,你若是有膽量就現面出來,你我兩人一決雌雄!」

如意生出來:「下輩人向雲飛,你盡敢來到千核洞撒野!」

向雲飛:「如意生,你殺害師父、師叔,今天手中的竹劍一定提你的首級!」

如意生:「哼!公孫靈與諸葛貫日我都不怕,何說是你呢?」

向雲飛:「何必多言?看劍啊!」

向雲飛的盲目神劍無法傷及如意生,反被如意生的絕招打中了。

如意生:「如意生的絕招跟你相送,啊!」

向雲飛中了一掌,被轟出千核洞,如意生隨後追殺。向雲飛身負重傷,在中途又被如意生追上。

如意生:「向雲飛,讓你去跟你的老師作伴!」最後一掌擊斃向雲飛。「哈哈哈,向雲飛已死,現在又少了一名敵人,啊!那不是幽靈馬車嗎?」

幽靈馬車奔來。

黑白郎君:「如意生,當年最盛名的武林五魁現在只剩你一人,黑白郎君南宮恨在近日之中會向你挑戰,你要有相當的決悟。」

如意生:「黑白郎君,如意生也不是好惹的!」

黑白郎君:「很好,那你就準備接受我的挑戰。」

如意生:「黑白郎君,你到底是黑道還是白道?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兩道對我來說都是一樣,總之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如意生:「此人心理變態,可是武功蓋世,我必須多加小心,不如我先採取行動,聯絡太虛教朔風、掠雲除去黑白郎君的生命,對,進行工作!」

如意生離開之後,這名身穿白袍的月雲老人又出現了。

月雲老人:「又是一名不幸者,向雲飛,你真是魂飛天際不知向,就讓我月雲老人將你帶回雲海月湖,與史艷文、孤獨銀龍、燈下人這幾位過去盛名的正義者埋葬一起,可憐啊…」

 

威風一時的霹靂王本來想要打倒涼心茶宇良心,想不到反被神秘的絕招所傷,現在拖命來到中途。

霹靂王:「真是使我想不到,這名賣涼心茶的神秘者功夫這般厲害,我已經失敗…」

霹靂門天遣、地遣來到:「失敗者就必須接受審判!」

霹靂王:「原來是霹靂門天遣和地遣來到。」

天遣:「然也,天遣、地遣奉命來審判你。」

霹靂王:「難道我沒將功贖罪的機會?」

天遣:「我們只知道照行規行事,霹靂王注意來,躲得過天遣地遣三招,你就可以無罪,若是躲不過被殺,你也不可埋怨,這是你唯一的機會。」

霹靂王:「為了生存,我只好一拼了!」

天遣地遣發動攻擊,霹靂王閃避不及,終於被天遣地遣的閃電刀、霹靂劍刺中要害。

天遣:「霹靂門又損失一王了。」

地遣:「執行完畢,再來就是調查霹靂眼的下落。」

天遣:「沒錯,找尋霹靂眼。」

 

(光明府)

光明天君:「光明府中光明天,凜然正氣永長延,不涉武林黑白道,避開是非絕禍煙。光明天燈太陽神,日燈、月燈。」

日燈:「在。」

光明天君:「將叛徒帶進來。」

日燈:「遵命。」將一燈居士帶進來。「叛徒帶到。」

光明天君:「門徒韓光。」\

一燈居士:「天君赦罪…赦罪啊…」

光明天君:「韓光你可知情你身犯三罪?」

一燈居士:「我身犯三罪?」

光明天君:「你未得允許私自下山,其罪一也,又幫助黑道行惡,其罪二也,背叛教門,加入暗光島邪惡組織,其罪三也,三罪合一,不可饒恕。」

一燈居士:「天君啊…門徒是一時糊塗,受人利用,望天君赦罪赦罪…」

光明天君:「住口!韓光因為你的所作所為,使得光明府中立的地位已經動搖,枉費我多年來的心血,日燈解雲郎。」

日燈:「在。」

光明天君:「照教規斷去韓光的元功線,以為懲罰。」

日燈:「遵命。」

一燈居士:「天君!饒命!我知道錯了、我知道錯了…」

日燈:「現在知錯已經太遲了!」打斷一燈居士的元功線。「啟稟天君,韓光的元功已經散離。」

光明天君:「嗯,日燈月燈,立刻帶著韓光找尋金太極,將一切事情洗清,證明韓光的所作所為與光明府絲毫無關。」

日月明燈:「遵命。」

日月明燈帶著一燈居士離開。

光明天君:「來人呀,最近暗光島已有侵犯之意,千萬不可疏忽,嚴守光明府。」

 

飛蟲門眾歹徒接到指示,下山尋找霹靂眼的下落。

妖道:「各位同志,我們這次下山的目的就是要找尋荒野金刀獨眼龍奪回霹靂眼。」

妖道:「是啊,真是使人疑問,孤獨銀龍就是荒野金刀獨眼龍的化身,不是已經死在刀鎖金太極之手,為什麼我們上司交帶我們要找獨眼龍奪回霹靂眼?這實在是使人疑問。」

妖道:「大概是獨眼龍沒死,不然上司也不會這樣交待。」

妖道:「嗯,言之有理,那我們要從哪找起呢?」

妖道:「這嘛…嗯,前面有個賣茶的來了,不如我們問他看看。」

妖道:「嗯,生意人四處繞,說不定有看到喔。」

宇良心緩緩走來。

宇良心:「茶啊茶啊,涼心茶來了,喝了心涼脾透開、降火助元氣,有紅茶、苦茶、檸檬茶,還有祖傳的百草茶,朋友,口渴就快點來,來喝涼心茶。」

妖道:「好了,喂,賣茶的你叫什麼名字?」

宇良心:「小人姓宇名良心,大家都叫我良心的,也有人叫我老宇,朋友你是要參考一杯看看嗎?」

妖道:「不是啦,我們有事情要問你。」

宇良心:「喔,有事情要問我,這樣啦,你們一人跟我交官一杯,我若知道的一定告訴你們。」

妖道:「你實在很現實。」

宇良心:「別這樣說,生意人嘛,你沒聽人說生意生意。」

妖道:「好啦,反正這時候也很熱,來一杯也不錯。」

宇良心:「哈,多謝多謝。」

眾人喝茶之後。

妖道:「嗯,還不錯喝。」「真好喝呢。」

宇良心:「這樣總共三塊。」

妖道:「便宜便宜便宜,給你。」

宇良心:「謝謝你,那你們現在有什麼事情可以開始問了。」

妖道:「你在做生意經過很多地方,有看過一個叫荒野金刀獨眼龍的人嗎?」

宇良心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?他是長得怎樣,你也說說看。」

妖道:「人高強體大,眼睛剩一隻,說話的聲音很低沉,有一句口頭禪『一流的』。」

宇良心:「人高強體大,眼睛剩一隻,口頭禪『一流的』?咦…我想看看…啊!有啊有啊!」

妖道:「你有遇到這個人?」

宇良心:「是這樣啦,今天我推茶車經過金石山莊,在莊外遇見一個年輕人,高頭大馬,自稱一流的。」

妖道:「這樣有可能。」

妖道:「是他沒錯。」

宇良心:「不過好像兩隻眼睛好好的,不是像你們說的一隻而已。」

妖道:「兩隻眼睛好好的?」

妖道:「老大,聽說霹靂眼的形體跟我們人的眼睛一樣,說不定那粒是霹靂眼也不一定。」

妖道:「嗯,有可能,來去看看就知道。」

眾妖道離開。

宇良心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,咦…這個名字好像熟悉熟悉的。」

金太極跑來:「你有看見菁菁嗎?」

宇良心:「啊…你說話也別這麼大聲,刀鋒這樣對著人啦,菁菁是誰?」

金太極:「菁菁是我的妻子,可是被我錯手所殺,你知道她葬在什麼地方嗎?」

宇良心:「朋友啊,我只是個生意人,怎麼會知道你老婆埋在哪。」

金太極:「菁菁啊…我不是有意的…菁菁啊!!」一躍而走。

宇良心:「啊…今天也不知什麼日子,怎麼會遇到找老婆的還有找人的,世間事實在管不完,對喔,今天我有一攤生意不能做不到,趕快茶車推來去。涼心茶喔!!」

 

金太極像無頭蒼蠅一樣狂奔著。

金太極:「菁菁啊!!」停下來。「菁菁啊,妳在哪裡?妳在何處?菁菁啊…」

日月雙燈押著一燈居士來到。

日燈:「金太極請留步。」

金太極:「何事?」

日燈:「我們是光明府的練氣士日燈月燈,今天帶一燈居士要來說明一件事。」

金太極:「與菁菁有關嗎?」

日燈:「在你錯殺史菁菁之前,有件事你到現在可能還不知道。」

金太極:「什麼事情?」

日燈:「一燈居士你說吧。」

一燈居士:「金太極,我…我叫作一燈居士韓光,光明府的練氣士,當初火燒草茅,救走史菁菁的人是我,然後安排孤獨銀龍與史菁菁見面,引起你的誤會也是我。」

金太極:「什麼?!」

一燈居士:「金太極啊,請你別生氣…」

金太極滿腹怒火,一刀砍死一燈居士。

金太極:「你們兩個也是光明府的人?」

日燈:「然也。」

金太極:「光明府的人該死。」

日燈:「金太極,你不要不明是非。」

金太極:「留神來!」

「金太極,你不可殺錯人啊。」月雲老人走來。「聽老人家的話是絕對沒錯。」

金太極:「誰若干涉此事,休怪我身上的刀鎖無情!」

月雲老人:「金太極,殺了我你就不可能知道菁菁的下落了。」

金太極:「啊,菁菁,菁菁在什麼地方?快說呀!」

月雲老人:「好,你不需要著急,跟我來吧。」

金太極:「走吧。」

月雲老人帶金太極離開。

日燈:「若不是這名老者即時出現,恐怕你我兩人與金太極又是一場龍爭虎鬥。」

月燈:「嗯,此人愛史菁菁至深,這也是人之常情,現在我們兩人任務已經完成,速回光明府向太陽神繳令。」

日燈:「是,回轉光明府。」

突然落下兩枚印有四個骷髏頭的銅錢。

日燈:「突然間至空中飛下兩個銅錢,是兩個骷髏錢。」

月燈:「骷髏的銅錢,這到底是何門的標誌?」

正當兩人疑惑之際,一位老者推著一名坐輪椅的少年緩緩而來。

嚴八一:「人有縱天之志,無運不能自通,馬有千里之行,無人不能自往,時也命也運也,非吾之所能也。朋友,你二人有生命的危險。」

日燈:「你為什麼說我們有生命危險?」

嚴八一:「雖然我是一個毫無武功的殘廢者,可是對武林種種事情也略知一二,方才你們所撿到的銅錢就是買命骷髏錢。」

日燈:「買命骷髏錢?」

嚴八一:「是,骷髏錢已經買下你們的生命,這幾天內,你們要小心小心。」

日燈:「光明府一向與武林毫無恩怨,骷髏錢又能對我們怎樣?」

嚴八一:「信不信由你,總之我是一片好意,二位告辭了。」

日燈:「朋友,是否可以留下姓名?」

嚴八一:「軟骨漢嚴八一,閹雞翅大飛不如鳥,蜈蚣百足行不如蛇,時也命也運也,非吾之所能也。」離開。

日燈:「軟骨漢嚴八一,此人行動怪異,莫非也是一位武林神秘人物?」

月燈:「嗯,很有可能,方才所說的買命骷髏錢之事,你認為如何呢?」

日燈:「我認為我們必須小心提防,最近暗光島一再對我們光明府發出暗招,所以必須留神啊。」

月燈:「言之有理,回轉光明府將此事稟報天君知情。」

 

中魁如意生離開千核洞找尋霹靂眼,在中途,女超人出現攔住。

女超人:「自私殘忍的人應該接受制裁!」

如意生:「啊,女超人…」

女超人:「如意生,你難逃劫數!」

天遣、地遣來到。

天遣:「慢著!如意生,天遣地遣在此,你不用擔心,女超人,這次妳死定了!」

如意生、天遣、地遣以及眾罪徒圍攻女超人,女超人武藝高強,毫無懼色,連殺罪徒不計其數,此時只剩如意生、天遣、地遣三人分成三角頭圍攻女超人,女超人也全神應付,不敢大意。

另一頭,宇良心推著茶車急急而來。

宇良心:「快點喔!來不及了來不及了!」

正當緊要關頭,涼心茶茶車也衝入戰地。

宇良心:「閃喔!不要擋路啊,我要趕來去做生意啊!」

茶車四處撞,撞到如意生和天遣,三人見情勢不對,趕緊離開。

宇良心:「啊,你們這些人真沒意思,我要趕去做生意,路這麼大條,你們都擋在路中間,茶啊茶啊,涼心茶啊!」離開。

女超人:「踏雪無痕的功夫,此人非是普通人物,哼,離開。」離開。

聞世先生、大憨祖、怪老子走來。

怪老子:「現在若說這個醜女不是女超人,這我絕對不相信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嗯,每一次女超人若是不見之後,醜女白瓊就會出現,這真是一個玄妙的謎。」

大憨祖:「哪會是什麼謎?千核洞六隻手的妖怪那才是謎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可是我們三人追向雲飛到千核洞,裡面乾乾淨淨,並沒什麼怪異,向雲飛也不見,這真是疑問。」

怪老子:「會不會是我們追太慢,向雲飛被妖怪抓走了?」

聞世先生:「世間哪有妖怪,這可能是妖道佈置的機關陣圖。」

大憨祖:「你怎麼這樣說?我明明有看見一個六隻手的妖怪,東魁就是這樣被弄死。」

宇良心:「茶喔茶喔,涼心茶喔!」

怪老子:「那個涼心茶又回頭了。」

宇良心走回來。

怪老子:「宇良心,你剛才不是才走過去而已,現在怎麼又回頭?」

宇良心:「剛才我推的在匆忙,一支湯匙掉在這,我不找找看怎麼行?」四處觀看。「啊,找到了找到了,沒這支湯匙我生意就不用做了。」

怪老子:「涼心茶啊,看你衝的這麼兇,這台車好像會飛似的,你這台車到底多重?」

宇良心:「車是很重,不過我每天在推就沒感覺,如果換別人來推那就不一樣囉。」

怪老子:「騙肖仔!一台車說有多重誰要相信?」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你若不相信,不會去試試看?」

怪老子:「試試看就試試看。」

大憨祖:「怪老子要注意吶,你是上年紀的人,禁不起去閃到啦。」

怪老子:「放心啦,老歸老,手骨還很壯吶。」

怪老子去試推茶車,怎麼推都推不動。

怪老子:「耶,實在有多夠重,連推都推不動。」

宇良心:「我不是跟你說過,你偏偏不相信,這台車是很重吶。」

大憨祖:「飯桶啦,人若老了就不中用了,閃閃閃,換我來,我一手千兩斤,兩手兩千四,連你這台車就給你翻過去。」一樣推不動。「喔,沒辦法,看起來就沒多重,怎麼會這麼重?」

怪老子:「聞世,換你換你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我自認我不夠力,涼心茶,坦白說你這一個武林的神秘人物?」

宇良心:「宇良心我是一個正正當當的生意人,對了,前陣子你們還欠我一塊半。」

怪老子:「那一塊半欠著啦,現在手頭很緊吶。」

宇良心:「給你們欠是不要緊,不過你們如果有錢一定要還我。」

怪老子:「沒問題啦,宇良心。」

宇良心:「怎樣?」

怪老子:「我報你去一個地方做生意,那一定很讚。」

宇良心:「什麼地方?」

怪老子:「萬層魔火梯的上面。」

宇良心:「萬層魔火梯的上面那哪有什麼生意好做?」

怪老子:「你實在很笨吶,萬層魔火梯的上面不是很熱?」

宇良心:「聽這個名字,上面一定很熱。」

怪老子:「是熱的話,住上面的人一定很容易口渴,所以你的涼心茶要是推過去喔,一定賣光光。」

宇良心:「耶,這樣說也有理喔。」

聞世先生:「老宇啊,你不要聽怪老子亂說。」

大憨祖:「就是,那普通人是沒辦法爬上去啦。」

宇良心:「只要有錢可以賺,什麼地方都很好去,怪老子謝謝你,改天我一定去爬爬看,各位再見了,如果口渴記得要來找我涼心茶。茶喔茶喔!涼心茶來了!紅茶苦茶冬瓜茶,也有祖傳的百草茶。」離開。

大憨祖:「我看這個涼心茶早晚會被怪老子害死。」

怪老子:「我跟你說啦,這個人真正的神秘人物。」

秦假仙走來:「黑白爬,四處爬,騙你唷。精采精采精采,刀稱一流人一流。」

怪老子:「你在說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人稱一流刀一流,一流的一流的又出來了,現在跟妖道在拼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在什麼地方?」

秦假仙:「跟我去你就知道。」

 

(歌曲:一流吓,唱:江龍)[朋友.閒閒罔研究.茶餘飯後做話秋]什麼是一流,什麼是一流,辦代誌,看事由,講代誌,看立場,做代誌,退後想,學代誌,看好樣,遇失敗,要忍受,堅強著,會成就。

妖道:「注意啊,一流的來了,一流的來了。」

正當黑道正在找尋荒野金刀奪回寶珠霹靂眼時,武林道上出現一名自稱一流的怪客,名叫醉刀大遊龍。

眾妖道包圍醉刀。

妖道:「圍起來!」

醉刀大遊龍:「朋友,排這種一流的架勢大概要打架的樣子。」

妖道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,快將霹靂眼交出!」

醉刀大遊龍:「你們認錯人了。」

銀蝗、藍蛾來到。

銀蝗:「此人就是荒野金刀獨眼龍沒錯,霹靂眼在他身上!」

醉刀大遊龍:「朋友,你要認對人,我是酒稱一流人一流,人稱一流酒一流,醉醉醉,醉刀大遊龍。」

妖道:「動手啦!」

醉刀大遊龍:「打架不是好事,來,我請你們喝酒,濃酒小飲,淡酒淺酌,啤酒一口乾。」

妖道:「說什麼!」

醉刀大遊龍:「加減說,閒閒罔研究,茶前飯後一起笑。」

雙方大打出手,醉刀的功夫奇異,醉醉顛顛,誰都不是他的對手。

醉刀大遊龍:「朋友,閒閒罔研究,茶前飯後一起笑。」

妖道:「好厲害啊…」離開。

聞世先生、怪老子、大憨祖來到。

聞世先生:「壯士的刀法真是出神入化,變換莫測。」

醉刀大遊龍:「一流的。」

聞世先生:「這種一流的刀法不知叫什麼。」

醉刀大遊龍:「十八顛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十八顛?」

怪老子:「什麼?有人的刀法叫作十八顛?呵呵…聽得我差點起顛,聞世啊,我看這個人一定不是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聞世先生:「你惦惦啦,這位壯士尊姓大名?」

醉刀大遊龍:「醉刀大遊龍,酒稱一流人一流,人稱一流酒一流。」離開。

聞世先生:「聽他說話的口氣跟荒野金刀獨眼龍有幾分像。」

怪老子:「啊?聞世啊你是怎麼聽的?你也沒聽這個人說話痞痞,走起路來顛顛的,酒鬼吶,秦假仙你胡說,什麼一流的?」

秦假仙:「我哪知?他們就說一流的,剛才也有聽到。」

聞世先生:「秦假仙,為什麼飛蟲門的妖道會圍殺這名醉刀大遊龍?」

秦假仙:「聽說他身上有一粒霹靂眼,那些飛蟲門的妖道就是來奪霹靂眼的,這樣…(詳細情況)」

聞世先生:「霹靂眼?」

秦假仙:「嘿啊,你慢慢去研究,我最近手頭太緊了,不找個主公怎麼行,那個就是我的主公,黑白賺四處賺,現美唷。」離開。

大憨祖:「什麼是霹靂珠?」

聞世先生:「我也不知道,不過可能很重要。」

大憨祖:「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?」

聞世先生:「這件事漸且按下,現在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」

大憨祖:「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?」

聞世先生:「華山魁老歐陽策,在華山召開團法大會,聯絡各路的英雄豪傑打擊邪教。」

怪老子:「這樣讚,我們趕快去參加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是,向華山進發。」

 

銀蝗:「大失敗,連一個醉漢我們都無法取勝。」

藍蛾:「醉刀大遊龍,醉醉空空,顛顛倒倒,怎麼打都打不到,反傷到我們自己,這個人絕對是荒野金刀獨眼龍沒錯。」

天遣、地遣、如意生來到。

天遣:「你們眾人失敗何故?」

銀蝗:「天遣地遣,一言難盡,詳情聽說…(事情經過)」

如意生:「醉刀大遊龍?」

銀蝗:「是啊,如意生,這個人有可能就是荒野金刀獨眼龍的化身。」

如意生:「嗯,不可能,獨眼龍早就死了,不過這個人我們也必須留意,現在中原陸續出現神秘人物,譬如女超人、涼心茶,以及現在醉刀大遊龍,可見事態嚴重,又在華山召開武林大會,我們若不採取行動,恐怕對我們很不利。」

銀蝗:「我們先回去飛蟲門請門主為我們出力,告辭了。」

銀蝗、藍蛾離開。

如意生:「天遣地遣兩位同志,調查霹靂眼之事交待你們,我需要先對付黑白郎君南宮恨,否則我會步上南魁的後塵,請。」離開。

天遣:「霹靂眼是不是在大遊龍的身上,這就是我們的任務。」

 

(雲海月湖)

白衣老者月雲老人帶著刀鎖金太極回到雲海月湖。

金太極:「老頭,菁菁在哪裡?」

月雲老人:「前面有三朵蓮花,第一朵蓮花是埋葬史豔文的地方,第二朵蓮花就是史菁菁安息的地點。」

金太極:「那第三朵蓮花呢?」

月雲老人:「孤獨銀龍刀無流的墓。」

金太極:「你為什麼將孤獨銀龍葬在菁菁的旁邊?」

月雲老人:「這是死者生前的要求,在他還沒與你決鬥之前,他就交待過我,萬一被你所殺,將他的身軀葬在菁菁的身邊。」

金太極:「不行!我要將他的屍體清掉!」

月雲老人:「金太極,這樣做未免太不人道。」

金太極:「什麼人道?我討厭孤獨銀龍在菁菁的身邊。」

月雲老人:「人已經死了,你又何必如此?一旦無常萬事休。」

金太極:「菁菁的死就是他一手造成的,我恨他!」

月雲老人:「一個人受到別人的傷害,本來是可以慢慢淡忘,如果他的心頭永遠記住這個恨,那內心的創傷就無法復原。」

金太極:「菁菁啊…」

月雲老人:「金太極,你心平氣靜聽我慢慢說,其實孤獨銀龍與史菁菁純粹是清白的友誼,當初孤獨銀龍揹史菁菁來到雲海月湖,曾要求我醫治她的傷。」

金太極:「菁菁死了,可見你不想救她,那你該死!」

月雲老人:「金太極,你要殺我?」

金太極:「沒錯!」

月雲老人:「老朽已經盡力了,其實救得活救不活,應該你內心有數,你也知道任何人若是被你的刀鎖所傷,是絕對不可能活命。」

金太極:「啊…菁菁…我不是有意的…菁菁啊…」

月雲老人:「現在難過已經太遲,因為有人看你個性老實,抓住你的弱點,利用你與孤獨銀龍相殺。」

金太極:「你所說的是一燈居士嗎?」

月雲老人:「一燈居士可能也是被人利用而已。」

金太極:「那幕後的人是誰?」

月雲老人:「什麼人我不清楚,不過你可以慢慢調查。」

金太極:「我一定會查出幕後主兇,老伯多謝你!謝謝你為菁菁收屍。」

月雲老人:「這不算什麼,但願你以後做事要三思而行,逞強逞勇是不能長久,天下沒有萬勝不敗的英雄。」

金太極:「在主兇還沒找到之前,金太極就是萬勝不敗!啊!」射出刀鎖砍落樹上的一朵花。「地面這朵花,希望你替我插在菁菁的墓前,請!」離開。

月雲老人:「史菁菁,妳應該覺得很安慰,這朵花就是代表金太極純潔的一面。」

 

飛蟲門鐵臂劍指血螳螂下山,決殺醉刀大遊龍為門徒雪恨。

 

(華山)

魁老歐陽策在華山召開武林團結大會,各路英雄紛紛趕往華山。

歐陽策:「各位四路英雄、九州豪傑,非常感謝今天你們到華山,為何會召開這次的團結大會,相信各位很明白,最近邪教猖獗,使得武林動蕩不安,為了武林的和平安寧,望各位提出力量,團結一致,消滅邪惡。」大家士氣高漲。「那我們就準備行動。」

突然打雷。

歐陽策:「雷聲四起,風雲變色,大家注意啊!空中出現六臂怪物,眾人提高警覺!」

神秘神秘神秘,神秘的六臂人像出現在華山,華山會有什麼禍劫呢?

 

醉刀大遊龍醉醉顛顛走在路上。

醉刀大遊龍:「嗝…沒醉啦…」

血螳螂率領飛蟲門眾妖道包圍醉刀。

血螳螂:「醉刀大遊龍,今天血螳螂的劍指要剜出你的左眼珠,看是不是霹靂眼。」

醉刀大遊龍:「喔,閒閒罔研究。」

 

另一邊,宇良心急急而奔。

宇良心:「趕點茶車推來去,在華山很熱鬧,這生意不做怎麼行,對,茶攤推來去啊!」

涼心茶宇良心推著茶車要趕到華山,背後幽靈馬車出現跟蹤了,為何幽靈馬車會跟蹤在涼心茶背後呢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