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神兵 第三集 孤獨銀龍刀無流

 

在當今的武林,有五件事最為各大門派所關心。

首先是燈下人為了孤獨銀龍刀無流,甘願犧牲自己與刀鎖金太極結為夫妻,孤獨銀龍刀無流是不是荒野金刀獨眼龍的化身呢?

第二,天底下最美麗的蝴蝶姑娘遭受毀容之後,被閃電霹靂車載回七彩霹靂門。

第三,幽靈馬車再度出現,是不是在幽靈古洞苦練五絕秘笈的黑白郎君南宮恨重捲武林?

第四,武林五魁的長期戰鬥何時了結?

第五乃是天下最矚目的「斷仇天大火拼」,藏鏡人與史豔文的生死之決。

 

(斷仇天)

藏鏡人:「雲州大儒俠史豔文,今天在斷仇天之上,你我之間的怨仇應該做一個了斷。」

史豔文:「藏鏡人,我與你何仇?」

藏鏡人:「何仇?不共戴天殺父之仇。」

史豔文:「殺父之仇?此話真是令吾不解其意。」

藏鏡人:「史豔文,現在不是演戲的時刻,當年我的父親領軍進入中原,就是被你的父親史豐州所殺,上一代的怨仇當然由下一代賠償。」

史豔文:「藏鏡人,當年家父為國盡忠保護百姓,殲滅外倭,實無錯誤。」

藏鏡人:「喔,那你認為我應該怎樣做?」

史豔文:「我希望你放棄罪惡的念頭,你我並肩作戰,平定狼煙。」

藏鏡人:「父親被殺,怨仇未報,再叫我與敵人合作,真是荒唐!」

兩人大打出手,藏鏡人報仇心切,決殺史豔文洩恨,雙方交手雷霆萬鈞,轟隆巨響。心存仁慈,珍惜良才的雲州史豔文不願使出極端的手段傷害藏鏡人,可是藏鏡人宛如一隻發狂的猛獸,步步逼近。藏鏡人連續的攻擊使得史豔文精神漸漸散亂,在不得已的情形下,史豔文也使出純陽掌對付了!

正當兩人奮戰之時,幽靈馬響響前來,恐怖的幽靈馬車向前狂奔,突然間,在馬車內中縱出一道人影,這道人影擋住史豔文與藏鏡人了。

黑白郎君一掌將藏鏡人、史豔文打落崖下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我的心血總算沒白費,過去我所失去的一切,自今天開始我要一一討回!哈哈哈…」上馬車離開。

巫夷五炮跑來。

電光炮:「好驚人的功夫,使得你我五人看得毛骨悚然,輕輕的一掌就將最盛名的藏鏡人與史豔文打落斷仇天,這個人到底是何人?」

穿山炮:「照我猜測,這個人應該就是黑白郎君南宮恨。」

電光炮:「黑白郎君南宮恨?是不是過去在幽靈古洞殺死很多武林高手的黑白郎君?」

穿山炮:「沒錯,自從黑白郎君進入幽靈古洞之後,武林道上就很少人看到他,今天再重捲江湖,諒想已經練成武林絕學。」

電光炮:「妙哉,那這樣我們這邊又多了一隻手臂。」

穿山炮:「你肯定嗎?此人心理變態,一心只想稱霸武林。」

電光炮:「好,這件事情聽其自然,現在我們五人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找尋刀鎖金太極。」

 

多情的燈下人史菁菁為了孤獨銀龍刀無流,犧牲自己並和刀鎖金太極結為夫妻,光陰似箭,經過一年,兩人生下一子,很可惜當嬰兒出世沒幾個月便夭折,史菁菁痛心欲絕,最後將這名孩童的身軀裝在竹籃內中,放流碧珠江。

嬰孩的身軀隨著碧珠江的江水向東漂流,經過一段時間,這名夭折的孩童突然醒過來並發出哭聲,在命運安排之下,這名小孩童從此與父母失散,成為一名不幸的孤兒,可是蒼天憐憫幼弱,突然間在空中出現一道十字光芒,這道十字光芒帶走了金太極與史菁菁的骨肉,消失無蹤。

 

燈下人史菁菁痛失愛子,悲傷萬分,深愛史菁菁的刀鎖金太極不斷跟在旁邊安慰。

金太極:「菁菁,無需要再悲傷,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,我也是跟妳同樣的心情。」

史菁菁:「孩子…孩子…」

金太極:「走吧。」

巫夷五炮攔阻兩人去路。

連環炮:「刀鎖金太極!」

金太極:「什麼事情?」

連環炮:「你現在日正當中,貪戀女色恐怕會影響你的前途,聽我們巫夷五炮的話,回頭回頭。」

金太極:「巫夷五炮,方才你所說的話已經引動我的殺機!」

史菁菁:「金太極,你有答應我不再使用刀鎖。」

金太極:「巫夷五炮,我的妻子一句話保全你們五人的性命,還不趕快離開嗎?」

連環炮:「金太極你要知道,史菁菁愛的人不可能是你,你別妄想,總有一天她一定會背叛你,那時候你後悔就遲了,非是友便是敵,望你三思,請。」

巫夷五炮離開。

史菁菁:「金太極,我們走吧。」

金太極:「菁菁,我不希望巫夷五炮的話成為事實。」

史菁菁:「唉…」

金太極:「走吧。」

 

如意生:「東魁刀劍創者公孫靈,南魁太陽指諸葛貫日,以及你這個大憨祖,一年後的今天恐怕你們三人無法離開此地。」

大憨祖:「你這個魚鱗臉的別這那吹風,那就要戕下去才會知道。」

公孫靈:「對,今天我為武林除害。」

如意生:「你們是自身難保了!」

西北中魁對付大憨祖以及東南雙魁,形成三對三的局面,雙方各展最上乘的功夫,旗鼓相當,平分秋色。中魁文武雙全如意生利用雷龍角對付大憨祖。

大憨祖:「沒在怕你啦。」

東魁公孫靈對付西魁慕容奪,不分上下。南魁太陽指諸葛貫日以及北魁飄霜客爭鬥,勢鈞力敵。雙方戰鬥歷時數百回合,未分勝敗,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最神秘的閃電霹靂車。

閃電霹靂車衝入陣地,車中的機關扭動,瞬間茫煙散霧,霹靂車與西北中魁同時不見了。

大憨祖:「哇,那三個陰謀家和那台車溜走了。」

公孫靈:「為什麼霹靂車沒向我們三人下手?這就疑問了。」

大憨祖:「我們三個不是軟的,所以才不敢跟我們拼。」

公孫靈:「我想並非如此,其中一定有原因。」

諸葛貫日:「沒錯,是不是有陰謀存在?」

大憨祖:「什麼陰謀都一樣,反正他們若走,我們就追,越想越氣吶,那個小白臉騙我的雷龍角,沒把他抓回來修理怎麼行?」

公孫靈:「言之有理,我們三人分路調查此事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好吧,就照道友的意思,順便查探史賢人的生死。」

 

如意生:「霹靂王,為什麼你沒有幫助我們三人,結果東魁南魁以及大憨祖的性命,反而帶我們離開?這是為什麼?」

霹靂王:「你們三人有所不知,若是要結果他們三人的生命這是早晚之事,現在有件事情更加重要。」

慕容奪:「霹靂王,到底是發生何事?」

霹靂王:「在一個月前,有人登上萬層魔火梯打破紫金盒天羅,救走藏鏡人的妹妹白蝴蝶。」

如意生:「什麼?何人有這種本領上得了萬層魔火梯?除了我們霹靂門的人知道方法以外,天下間任何人也做不到,包括史豔文與藏鏡人在內,何況史豔文與藏鏡人在一年前早就墜落斷仇天喪命,難道我們霹靂門有叛途存在?」

霹靂王:「不可能,當初我會抓白蝴蝶禁在盒天羅,就是要牽制藏鏡人的行動,殊不知有一天,空中出現一道十字光芒,這道十字光芒打碎盒天羅,從此白蝴蝶消失無蹤。」

如意生:「霹靂王,那你認為這道光芒到底是什麼人?」

霹靂王:「這件事情我有暗中調查,可是到現在毫無眉目,現在應該擔心就是這道十字光芒若是援助中原,恐怕增添我們不少麻煩,所以在事情還沒發生之前,應該採取防止的辦法,並且將敵人消滅。」

如意生:「照道友說來,只要抓回白蝴蝶就可以真相大白?」

霹靂王:「沒錯。」

如意生:「好,我們三人調查此事,不過東魁、南魁以及大憨祖三人要如何處理?」

霹靂王:「他們三人我會交待巫夷響天幫來對付,若是論響天幫的暗器毒藥炮,百發百中一定可以成事。」

如意生:「那我們就分頭進行工作,告辭。」

如意生、慕容奪、尉遲舜化離開。

霹靂王:「白蝴蝶與這道光芒到底有什麼牽連呢?」

 

自從雲州史豔文墜落斷谷之後,生死不明,中原三老正在調查,不幸中途遭受了巫夷五炮的攻擊,輕驗豐富的聞世先生知道巫夷暗器毒藥炮的厲害,他不敢正面應付,邊殺邊走了。

聞世先生:「危險啊。」

三老離開。

穿山炮:「這三個老頭不可讓他們跑掉,追啊!」

沖天炮:「等一下,前面緩緩前來的不是孤獨銀龍刀無流?」

電光炮:「是啊,該死!」

 

自從天下人史菁菁失蹤之後,孤獨銀龍刀無流沐風櫛雨、天南地北得找尋,他到底是為什麼呢?

穿山炮:「圍起來!孤獨銀龍刀無流,你就是荒野金刀獨眼龍的化身。」

孤獨銀龍:「是嗎?」

穿山炮:「癡情的愚人,你還在妄想燈下人嗎?很可惜,燈下人已經變成金太極的妻子,今天巫夷五炮的毒藥炮讓你離開這個痛苦的世界!」

巫夷五炮困戰孤獨銀龍刀無流,可是刀無流只有閃躲,並沒出刀傷人,此時巫夷五炮拿出身上的毒藥炮,準備要結果刀無流的生命。

穿山炮:「毒藥炮齊發!」

孤獨銀龍邊飛走邊閃過毒藥炮。

穿山炮:「狗仔身手非凡,避過毒藥炮的攻擊,被他逃脫了。」

連環炮:「孤獨銀龍過去是刀下不留人,為什麼今天不出刀對付我們五人?真是疑問。」

秦假仙從地上冒出來。

秦假仙:「黑白趴,四處趴,現美唷。」五人不解。「免疑問,總之一句我沒有賺錢運。」

連環炮:「沒有用啦,你這個秦假仙。」

秦假仙:「正港的,你們五個叫做巫夷五炮?」

連環炮:「然也,響天幫的人,連環炮鄧雄。」

穿山炮:「穿山炮屈平。」

沖天炮:「沖天炮羅非。」

電光炮:「電光炮顏亮。」

滾地炮:「滾地炮朱塵。」

秦假仙:「有連環炮、沖天炮,還有穿山炮、電光炮、滾地炮,哈,你們五人實在有夠炮。」

連環炮:「什麼有夠炮?」

秦假仙:「說你們炮你們就是炮,你們知道孤獨銀龍為什麼不出手殺你們?」

連環炮:「他大概是看我們五人功夫老練,怕我們啦。」

秦假仙:「哈哈哈…過去孤獨銀龍再大條的都殺了,還會怕你們?」

連環炮:「不然是什麼原因?」

秦假仙:「你們想知道原因,我就說給你們聽,孤獨銀龍愛燈下人愛不到,因為燈下人被刀鎖金太極搶走了,所以現在失戀手軟掉了,他不想殺人,燈下人若被他找到,事情就不一樣了,哎唷!霹靂車往這裡來了,那台我最怕,黑白駛,四處駛,現美喔。」趕緊離開。

霹靂車衝到五人面前。

連環炮:「稽首,霹靂車有何指示?」

霹靂王:「巫夷五炮聽著,我已經探聽出孤獨銀龍最近找不到燈下人史菁菁,心灰意冷,單人住在佛緣山的山腳。」

連環炮:「妙哉,那我們五人再去結果他的生命!」

霹靂王:「慢著,今天你們的毒藥炮失效,如果再去恐怕也難有勝算。」

連環炮:「那前輩你有何打算?」

霹靂王:「如果要結果孤獨銀龍的生命,就是利用刀鎖金太極。」

連環炮:「可是刀鎖金太極得到燈下人之後,日夜就陪伴在她的身邊,要叫他回頭恐怕…」

霹靂王:「放心,只要你們五人利用金太極不在的時候,結果燈下人的生命,我自然有辦法使他金太極換孤獨銀龍的首級,交待之事謹記在心,我準備趕往蝴蝶谷調查白蝴蝶的秘密,請。」離開。

連環炮:「霹靂車已經離開,你我五人準備進行工作。」

 

(蝴蝶谷)

怪老子:「聞世啊,你帶我們來這,這是什麼地方?」

聞世先生:「你不知道嗎?此地就是蝴蝶谷啊。」

怪老子:「蝴蝶谷?」

秦谷鱉:「啊?你有沒有說錯?蝴蝶谷風景很美的,怎會變這樣?」

聞世先生:「自從蝴蝶姑娘失蹤之後,此地就完全變了。」

怪老子:「聞世,枉費你是老先覺,過去若是跑來蝴蝶谷,蝴蝶姑娘還在,她會保護我們萬無一失,但是現在蝴蝶姑娘不在了,跑還這裡哪有用?」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,這個地方雜草叢生,是臨時的避難所,我看巫夷五炮大概是沒追來。」

怪老子:「哎唷,前面好像有一位小姐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你的眼睛真亮,奇怪,這個荒涼的地方,怎會有姑娘出現?」

怪老子:「會不會是鬼?」

聞世先生:「別迷信,看看就知道。」

 

如意生三人來到女子面前。

如意生:「白蝴蝶,妳果然回到妳所留戀的蝴蝶谷。」

醜女白瓊:「請你們不可誤會,我不是白蝴蝶。」

如意生:「是不是將妳拿下就知道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欺負一名軟弱的女人,恐怕有人會不平啊。」

如意生:「喔?妳以為十字光芒會來幫助妳嗎?」

西北中魁正在採取行動,在旁邊的三老挺身而出!

聞世先生:「姑娘妳快點離開,這三人讓我們來對付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多謝你。」離開。

如意生:「三老你們明明自找死路!呀!」

尉遲舜化:「兩位道友,三老交給你們對付,我先捉捕白蝴蝶。」離開。

三老功夫不是如意生、慕容奪的對手,正在危急之時,東南雙魁、大憨祖也趕到了。

大憨祖:「別怕,我們來了。」

此時如意生以及慕容奪見情勢不對,化氣逃走。

大憨祖:「有種就別走,大家再來拼看看才會知。」

公孫靈:「三老,此地是發生何事?」

怪老子:「就是那三個笨蛋說要抓白蝴蝶。」

公孫靈:「白蝴蝶不是被毀容,禁在萬層魔火梯的上面?」

怪老子:「哪知?就說被一道十字光芒救走了。」

公孫靈:「喔?可以上萬層魔火梯救走白蝴蝶,此人非同小可,這個人若肯幫助我們,要破霹靂門才有希望,可是此人到底是誰呢?」

怪老子:「說到你們這三位先覺吼,頭腦實在有夠差,不會去問白蝴蝶就知道什麼人了。」

公孫靈:「言之有理。」

秦谷鱉:「如果要追去要快,不然飄霜客已經追去了。」

公孫靈:「好,三位告辭了。」

怪老子:「掰掰。」

公孫靈、諸葛貫日、大憨公離開。

怪老子:「聞世啊,那個醜女真的是白蝴蝶嗎?」

聞世先生:「很有可能。」

怪老子:「我們三人差點被她害死,明知功夫贏不了人,要不是東魁南魁他們三人趕到,我們就九字土排一起,土土土土土…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其實我們三老都還沒真真正正展神通呢。」

秦谷鱉:「我們有什麼神通?」

聞世先生:「我們大家內心有數,總之我們一定要找到白蝴蝶,若是找到白蝴蝶,就知道出現在萬層魔火梯這首十字光芒到底是什麼人,我們就有可能要求這個人幫助我們大破霹靂門。」

怪老子:「照我怪老子看起來,這道十字光芒大概是史豔文的樣子。」

聞世先生:「用猜的都沒用,必須用事實證明。」

此時巫夷五炮飛過。

怪老子:「咦,那五人怎麼面熟面熟的?」

聞世先生:「巫夷五炮。」

怪老子:「那個巫夷五炮?跑那麼快不知要幹麻。」

聞世先生:「不是好事,快走!」

 

北魁飄霜客追著那名醜女到來樹林地界。

尉遲舜化:「哼,白蝴蝶可能就在前面,這次妳跑不掉了!」

當飄霜客趕到時,這名醜女已經消失了。

尉遲舜化:「方才明明聽見此地有歌聲出現,為什麼不見人影?」

女超人傳音:「自私者的心田,永遠也種不出同情的花蕊。」

尉遲舜化:「什麼?」

女超人:「罪惡的判官女超人,像你這種自私殘忍的人,早就應該接受審判。」

尉遲舜化:「審判?憑妳也想審判我?哈哈哈…來吧!」

北魁飄霜客連續攻擊女超人,可是女超人宛如一支羽毛,盤旋在空中,此時的女超人胸有成竹,女超人打出一條紅色絲線,北魁飄霜客閃躲不及,紅色絲線灌穿他的頭部,女超人收回紅色絲線,飄霜客應聲倒地了,女超人也瀟灑離開現場。

秦假仙走出來:「啊妹喂,那不知是什麼功夫,這個飄霜客被那個黑面的用一條絲線打穿頭腦,看了實在手腳冰冷,難怪我秦假仙都不敢娶老婆。」

公孫靈、慕容奪、大憨祖走來。

公孫靈:「秦假仙你有看見北魁飄霜客嗎?」

秦假仙:「你的眼睛是被牛屎塗到了嗎?飄霜客就倒在這裡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啊?被殺?」

秦假仙:「躺得直直的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到底是被何人所殺?」

秦假仙:「被一個黑面的女煞神收去。」

諸葛貫日:「黑百的女煞神?」

秦假仙:「是啊,那個黑面的女煞神功夫多女啊,自稱是罪惡者的判官,她叫做女超人,詳細的情形我用這樣說比較快,(事情經過)。」

諸葛貫日:「醜女不見之後,出現了女超人,難道這名女超人與那道十字光芒有牽連?」

大憨祖:「你們在說什麼?我怎麼聽不懂?」

諸葛貫日:「秦假仙,這個人過去是我的朋友,他的喪事交給你去辦,我們三人趕緊去追那名醜女。」

諸葛貫日、公孫靈、大憨祖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喂!錢都還沒還,他們就走了,好啦,小攤的賺不到,我就來賺大攤的,先來將這個屍體拿去給如意生和慕容奪看,讓他們去找那個黑面小煞,對對對,黑白賺,四處賺,騙你們唷。」

 

(濁水江)

麒麟派之人:「來人啊,照信行事。」

這方面麒麟派的高手接到指示,伏在濁水江排開誅龍陣,等待孤獨銀龍送死。

 

多情的孤獨銀龍刀無流始終無法忘記燈下人的形影,就在沉思之時,閃電霹靂車響響前來。

霹靂王:「孤獨銀龍,看來你的心事重重啊。」

孤獨銀龍:「是嗎?」

霹靂王:「哈哈哈…自古多情空遺恨,世事往往不能隨心所欲,戰場勝利,情場卻失敗,你現在一定很後悔當初為何不敢接受燈下人的感情。」

孤獨銀龍:「是嗎?」

霹靂王:「別人看不出,可是我對你一目瞭然,你是不是希望再見燈下人一面?」

孤獨銀龍:「她在什麼地方?」

霹靂王:「過了濁水江,自然你就有辦法見到燈下人史菁菁,不過在濁水江恐怕有你的敵人會出現,你敢去嗎?」

孤獨銀龍:「哼!」離開。

霹靂王:「孤獨銀龍刀無流,愛情的力量漸漸使你走入地獄,你不通過濁水江便罷,一旦進入濁水江,麒麟派的誅龍陣必定取你首級,這是霹靂門要殺你的頭一步棋,準備觀看巫夷五炮如何收拾燈下人。」

 

如意生:「道友北魁飄霜客追趕白蝴蝶,為何沒動靜?」

慕容奪:「該不會是事情有變化?道友遇上困難了。」

如意生:「依目前看來,我們三人的功夫是天下無敵,相信道友沒什麼困難才對。」

秦假仙帶著尉遲舜化的屍體前來。

秦假仙:「黑白趴,四處趴,現美唷。在這裡。」

如意生:「什麼?道友飄霜客被殺。」

慕容奪:「是誰用這種殘忍的手段,灌穿道友的頭部?」

秦假仙:「什麼人?就一個女人啦。」

如意生:「女人?」

秦假仙:「對啦,黑面的女煞神,自稱女超人,用一條紅色絲線打一下,飄霜客就回仙山賣豆干。」

如意生:「為什麼道友追捉那名醜女,會遭女超人所殺?」

秦假仙:「我跟你們說啦,說不定那個醜女就是女超人,人我已經帶來這給你們了,你們的朋友被人打死,這個冤仇比山還高,比海還深,你們若不報仇那會讓人嘲笑。」

慕容奪:「可惡!一定要擒捉女超人為道友雪恨!秦假仙。」

秦假仙:「怎樣?」

慕容奪:「你先將飄霜客的屍體扶到千佛洞。」

秦假仙:「千佛洞?這個名字我怎麼沒聽過?千佛洞在哪?」

慕容奪:「照這張路觀圖,你去就沒錯。」

秦假仙接過路觀圖:「有地圖要找地方就快了,你們叫我就走,告辭了,屍體拖著去。」帶著尉遲舜化的屍體離開。

如意生:「道友,事情的變化已經不是我們料想的那麼單純了。」

慕容奪:「是啊,不管這名醜女是白蝴蝶還是女超人,一定不能讓她活在世間。」

如意生:「對!採取行動!」

 

(千佛洞)

千佛洞,詭異的千佛洞,是個無人所及的地方,秦假仙照著路觀圖,將北魁的屍體也帶到千佛洞了。

秦假仙:「到了,這裡面的氣氛不太一樣,我全身都起雞皮疙瘩,天公地公三界公,祢們要保祐,我秦假仙一生都沒做壞事,屍體我就放在這。」看到石壁上的圖。「石壁上還畫一張圖,還不錯,來看看。這張圖畫一個人還有六隻手,面帶邪氣,照我看來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」

突然洞中轟隆作響,劇烈震動。

秦假仙:「我不敢我不敢了,對不起啦,我就隨便說說的,你別生氣,啊妹喂…」趕緊逃跑。

而後洞中出現巨大身影。

 

(蝴蝶谷)

如意生:「那名醜女在前面。」

慕容奪:「該死!」

兩人衝上前。

如意生:「醜女不見了,神出鬼沒,注意。」

慕容奪:「四周找看看。」

女超人傳音:「自私者的心田,永遠也種不出同情的花蕊。」

如意生:「什麼人?現面來!」

女超人傳音:「罪惡的判官女超人。」說完即現身。

如意生:「女超人,是妳殺害北魁飄霜客?」

女超人:「然也,自私殘忍的人應該接受制裁,你們兩人也不例外。」

如意生:「女超人,妳自稱罪惡的判官,今天看妳如何審判我們兩人。」

如意生與慕容奪各展最上乘的功夫對抗女超人,雖然功勢凌厲,可是女超人毫無懼色,沉著應付。三人交手經過數十回合,女超人準備要施出最拿手的絕招『絲線穿腦』。

西魁慕容奪閃避不及,被紅色絲線貫穿頭部,在旁邊的如意生看得冷汗直流。

如意生:「啊,危險!」離開。

慕容奪倒地,女超人也瀟灑離開現場。

公孫靈、諸葛貫日、大憨祖走來。

醜女白瓊走來:「好花人人都欣羨,醜花凋謝誰可憐?」

公孫靈:「這位姑娘武功蓋世,真是使老朽欽佩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像我這種軟弱的醜女,哪會有什麼蓋世的武功?」

公孫靈:「瞞者瞞不識,識者不能瞞,可以用一條紅色絲線解決北魁、西魁兩名罪者,非是普通人物啊。」

醜女白瓊:「三位前輩,你們千萬不可誤會,你們所說的北魁西魁並非是我所殺。」

公孫靈:「難道妳不是女超人嗎?」

醜女白瓊:「我是一名平凡的人,怎能與女超人相比?可能是女人同情女人。」

大憨祖:「東魁啊,你別這樣亂猜,人家女人同情女人那是應該的,我也是很同情她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多謝你。」

大憨祖:「這哪算什麼,我們人本來就應該互相同情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唉…恨命不怨天,半點不尤人。」

公孫靈:「姑娘,有一件事情我希望妳坦白提說。」

醜女白瓊:「什麼事情?」

公孫靈:「妳是不是在萬層魔火梯被道十字光芒救走的白蝴蝶?」

醜女白瓊:「我不是白蝴蝶,我叫作醜女白瓊。」

公孫靈:「白瓊?」

醜女白瓊:「正是。」

公孫靈:「可是妳的面容…」

醜女白瓊:「你是說我的面容很難看?」

公孫靈:「呃…我不是這個意思,妳不要誤會,只是妳的面容與白蝴蝶很像啊。」

醜女白瓊:「天下間面容相似的人很多,我絕對不是你所說的白蝴蝶。」

公孫靈:「那妳臉上的疤痕是怎麼來的呢?」

醜女白瓊:「前輩,你們同情我我很感激,可是每個人都有隱私權,這個問題我不想回答,三位告辭了。」離開。

大憨祖:「哇,你跟她說她的臉有疤痕,她卻生氣轉頭就走。」

諸葛貫日:「道友,照我觀察,這位姑娘絕對是白蝴蝶沒錯。」

公孫靈:「那女超人之謎呢?」

諸葛貫日:「我認為是另外一個人,因為白蝴蝶絕對沒有這種功夫。」

公孫靈:「嗯,不過這也不能就此斷定,在白蝴蝶失蹤這段時間,可能是遇上能人這也不一定,若想知道這個謎底,就是等待女超人再出現。」

諸葛貫日:「沒錯,看這名醜女與女超人是不是同時出現。」

公孫靈:「走吧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啊,幽靈馬車。」

幽靈馬車急急奔來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你們三人留神留神,黑白郎君南宮恨隨時向你們挑戰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 

自從燈下人史菁菁嫁給刀鎖金太極之後,兩人就隱居在深山草茅內中,燈下人的目的就是等待機會,要勸金太極回頭。很不幸,響天幫巫夷五炮利用金太極不在的時候,要殺害燈下人了。

連環炮:「哈哈哈…金太極已經不在,燈下人這次是死定了!兄弟,火藥炮齊發!」

巫夷五炮的火藥炮齊發,瞬間烈火衝天,燈下人被困在火海之中,命在旦夕。

史菁菁:「啊…啊…」

 

(濁水江)

孤獨銀龍刀無流為見燈下人,單獨通過濁水江,中途遭受魚鱗派魚鱗陣的攻擊。反應敏捷的孤獨銀龍準備蹤出濁水江,雙方由水戰變成陸戰了。可是精通水中戰術的魚鱗派眾高手,在陸地上無法發揮功夫,個個被孤獨銀龍打的落花流水。

高手:「獨眼英雄饒命饒命…獨眼英雄饒命啊…」

孤獨銀龍:「是什麼人指使你們來殺我?」

高手:「這…」

孤獨銀龍:「你不敢說嗎?」

高手:「我若是說出來,我們眾人一定會沒性命。」

孤獨銀龍:「好吧,有說沒說你們的命運也是一樣,我看這趟路我是白來了。」離開。

高手:「奇怪,一向好殺成性的孤獨銀龍為什麼今天變得這麼仁慈?真是想不通。」

高手:「總之一句,我們命未該絕。」

高手:「霹靂車來了,霹靂車響響前來了!」

霹靂車來到。

高手:「前輩,對不起,我們眾人無法達成任務。」

霹靂王:「想不到一向稱霸水域的魚鱗派也無法殺孤獨銀龍於水中,真是教人失望啊!」發掌將眾人打死。「果然不出我所料,第一步棋已經失敗,看來只有利用刀鎖金太極,進行第二步計劃。」

 

巫夷五炮利用刀鎖不在的時候攻擊燈下人,燈下人身陷火海,奄奄一息正在千鈞一髮,一條人影衝入火窟救出燈下人了。

穿山炮:「兄弟!燈下人被救,追啊!」

巫夷五炮離開,經過一個時辰之後。

金太極:「菁菁啊!我回來了!」

當刀鎖金太極回到草茅,發現草茅面目全非,他十分著急。

金太極:「菁菁啊!菁菁啊!菁菁啊!」

金太極找無史菁菁:「菁菁,妳到底在哪裡?妳在哪裡啊?」

霹靂王現身來到:「金太極,是不是燈下人發生意外,使你這麼著急?」

金太極:「我知道了,原來是你,注意來!」

霹靂王:「慢著,如果是我所做,我又何必來到此地?不過關於史菁菁失蹤這個問題,我非常清楚,你有興趣聽嗎?」

金太極:「快說!否則刀鎖不留情。」

霹靂王:「好,我就說給你知道,焚化草茅乃是巫夷五炮所為,幕後指使者就是孤獨銀龍刀無流。」

金太極:「如何證明?」

霹靂王:「很簡單,找巫夷五炮就可以真相大白,不過我懷疑這也是史菁菁自己願意。」

金太極:「菁菁自己願意,什麼意思?」

霹靂王:「因為史菁菁過去與孤獨銀龍有一段戀情,雖然她現在與你結為夫妻,可是你得到她的人,卻無法得到她的心。」

金太極:「胡說!」

霹靂王:「胡說?哈哈哈…金太極你內心有數,你又何必自欺欺人?如果我猜測沒錯,這是史菁菁要離開你的一種脫身的計劃,說不定她現在已經投入孤獨銀龍的懷抱。」

金太極:「閉嘴!菁菁不是這種人!」

霹靂王:「愛情往往會使人失去理智,信不信由你,因為我們過去是同志,所以我才提醒你。」

金太極:「霹靂車,現在不是論交情的時候,我會去找巫夷五炮證明此事,如果你敢扭曲事實,後果由你自己承擔!請!」離開。

霹靂王:「金太極,畢竟你也不是用腦的人。」

 

如意生:「好驚人的女超人,連殺我兩名道友,為什麼一條小小的紅絲線有這種威力?這到底是什麼功夫?罷了,先到千佛洞藏身再做打算。」

這時中原三老圍住如意生。

如意生:「中原三老。」

秦谷鱉:「如意生,你不走我才會稱讚你。」

如意生:「中原三老你們想對我怎樣?」

怪老子:「怎樣?要把你修理得閃亮亮。」

如意生:「手下敗將。」

怪老子:「人說三年一運,好壞照輪,說你要開始衰尾了!」

中魁如意生因為兩名道友慘死,力量大失,又恐怕遇上女超人,所以不敢戀戰,可是中原三老不能善罷甘休。

如意生找到機會逃走。

怪老子:「別讓他逃走,追啊!」

 

(千佛洞)

如意生避開三老之後,趕來到千佛洞了。三老也跟到。

聞世先生:「追來到這一處古洞。」

怪老子:「穩當當,老鼠入牛角,這回你絕對跑不掉。」

秦谷鱉:「找看看,找看看。」

聞世先生:「看來這個古洞和別古洞不同,我們三人有需要小心提防,我先到那前面看看。」離開。

怪老子四處觀望:「這四周都有佛像,照我看來這個古洞過去一定是和尚在住。」

秦谷鱉:「我也是這樣想,哎唷,那邊的石壁還有掛一幅圖,那幅圖畫一個人還有六隻手,我實在稱讚他。」

怪老子:「還畫一個人六隻手?」

聞世先生回來:「如意生不見了。」

怪老子:「啊,被他溜走了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沒錯,這個神秘的古洞四周都有通道,我們已經慢一步了。」

怪老子:「人說歹星難死,如意生實在很韌命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既然不見如意生,我看我們要趕緊離開此地。」

三老發現面前有一個紙卷。

聞世先生:「小心,前面那是什麼東西?」

怪老子:「好像是一綑紙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抽起來看看。」看過之後。「原來是一張地圖。」

怪老子:「地圖?穩當是張寶藏圖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是不是寶藏圖,到外面看就知道了。」

 

史菁菁:「幸虧前輩即時相救,否則史菁菁早就葬身火窟。」

韓光:「這不算什麼,妳的父親史豔文過去是我最尊重的人。」

史菁菁:「請問前輩尊姓寶號?」

韓光:「我叫做一燈居士,姓韓名光。」

史菁菁:「韓前輩的大名,我很早就聽過。」

韓光:「這哪算什麼,其實在我的教門,我的輩份還算很低。」

史菁菁:「前輩你真謙虛。」

韓光:「不是謙虛,這是事實,不過妳也不需知道,聽說史姑娘出奔江湖就是要找尋父親史豔文,為什麼會跟那個罪魁刀鎖金太極在一起呢?」

史菁菁:「說起來真是一言難盡。」

韓光:「妳知道妳父親與藏鏡人中了黑白郎君南宮恨的絕招,雙雙墜落斷仇天嗎?」

史菁菁:「什麼?!家父墜崖…嗚…爹親…」

韓光:「好了,妳也不需悲傷,事情已經發生。」

史菁菁:「我立即找尋黑白郎君報仇!」

韓光:「慢著,妳千萬不可這麼做,若是論黑白郎君的功夫勝過妳數十倍,妳去是無濟無事,只有白白送命。」

史菁菁:「可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。」

韓光:「仇當然是要報,但是一定要有相當的計劃,照我看來妳可以去找尋一個人幫助妳。」

史菁菁:「什麼人?」

韓光:「孤獨銀龍刀無流啊。」

史菁菁:「啊,是他?」

韓光:「對,他現在正在佛緣山的山腳,妳可以去找他,史姑娘,我另外還有事情要辦,妳自己保重了,後會有期。」離開。

史菁菁:「佛緣山,我是不是應該到佛緣山見他呢?唉…」

 

韓光在半途被巫夷五炮包圍。

穿山炮:「你到底什麼人,真大膽,敢來破壞巫夷五炮的計劃,救走燈下人。」

韓光:「哈哈…我們是同志,我叫一燈居士韓光,這有一張信,你們觀看便知分曉,請。」離開。

穿山炮:「嗯,這個人是我們的同志,這張信到底寫什麼?看來。」觀看之後。「霹靂門交待,我們如果有遇到刀鎖金太極,就將火燒草茅之事嫁禍給孤獨銀龍刀無流,照信行事。」

 

刀鎖刀鎖刀鎖,刀鎖金太極怒眉騰騰,面帶殺氣,正在找尋巫夷五炮。

穿山炮:「金太極響響前來了,照前輩交待行事。」

金太極來到。

穿山炮:「金太極,我們五人就是巫夷五炮,已經在此地等你很久了。」

金太極:「很好,史菁菁在什麼地方?」

穿山炮:「在佛緣山。」

金太極:「為什麼在佛緣山?」

穿山炮:「這你到佛緣山問孤獨銀龍就明白了。」

金太極:「好,你們五人氣魄很好,眼睛睜大點!」

穿山炮:「金太極,你要殺我們?」

金太極:「不殺你們就不是金太極啦!」

穿山炮:「糟了,兄弟,我們已經中計了,金太極你聽我們解釋。」

金太極:「廢話,喝!」

做惡多端的巫夷五炮還沒說出陰謀,已經慘死在金太極刀鎖之下了。

金太極離開,這時秦假仙來到。

秦假仙:「黑白趴,四處趴,騙你的唷。糟了,金太極又在反常了,孤獨銀龍會死會死,快點來去找人阻擋這件工作,啊…」

 

東魁、南魁以及大憨祖接到秦假仙的消息,展著最速度的輕功要趕往佛緣山,準備阻止孤獨銀龍和金太極的爭鬥,很不幸在中途被幽靈馬車攔阻了。

公孫靈:「黑白郎君南宮恨,若要相殺以後還有機會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真不住,黑白郎君就選定今天向你們三人挑戰。」

公孫靈:「黑白郎君,我們三人不是怕你,只是今天另外有要事要辦,要決鬥改在以後吧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不行!」

諸葛貫日:「道友你與大憨祖先離開,黑白郎君讓我來對付吧。」

公孫靈:「道兄諸葛貫日你要留神啊。」

諸葛貫日:「放心,去吧。」

公孫靈:「好,我們離開。」

公孫靈和大憨祖離開。

黑白郎君:「南魁你很講義氣,願意為他人犧牲,黑白郎君可以讓你先發招。」

諸葛貫日:「黑白郎君,你這樣做到底有什麼目的?」

黑白郎君:「沒什麼目的,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哼,這次你大概得不到快樂了!喝!」

先天拼先天,南魁諸葛貫日的太陽指天下無敵,可是黑白郎君也身懷絕藝,瞬間形成一場龍爭虎鬥。南魁絕招連連失效,無法打敗黑白郎君,反被黑白郎君佔了上風,經驗豐富的南魁改變陣局戰術,跳到水面上。

黑白郎君:「走哪裡去?」也跟上去。

兩人再由水中戰到陸上。

黑白郎君:「南魁諸葛貫日,你江郎才盡了,呀!」

諸葛貫日中了黑白郎君的絕招,飛上空中再墜落地面,口吐鮮血,原功盡散。

黑白郎君:「諸葛貫日,你已經輸了,哈哈哈…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!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諸葛貫日:「啊…」

秦假仙走來:「黑白趴,四處趴,騙你唷。這個黑白郎君夭壽到,做事情都不照天理,老先覺,你土去了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呃…事實是我的功夫還差黑白郎君一大截,所以今天才會敗的這麼難看。」

秦假仙:「老先覺,你是被我害的,我若不報你們去佛緣山,你們也不會遇到這個死沒人哭的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其實黑白郎君早就向我們三人挑戰,只是早發生晚發生而已。」

秦假仙:「老先覺,你被打得很嚴重,我看要趕快找人來醫治,不然會死。」

諸葛貫日:「唉…原功一旦散離,要復原恐怕很困難,黑白郎君所說不差,我已經烏有了。」

秦假仙:「老先覺…」

諸葛貫日:「秦假仙,受我懇求,趕快將我的身軀扶到佛緣山見我兩名摯友。」

秦假仙:「好啦,我來扶你去,可憐…」

 

(佛緣山)

燈下人史菁菁照著一燈居士的指點,來到佛緣山附近,就在此時,孤獨銀龍刀無流也出現了,兩人一步一步接近,可是蒼天有意打破鴛鴦夢,刀鎖金太極趕到了!

金太極:「孤獨銀龍,你欺我太甚啦!」

當金太極看見史菁菁在孤獨銀龍身邊,怒火衝天,此時的史菁菁也不知所措。

史菁菁:「啊…金太極,你聽我說…」

金太極:「菁菁,我不怪妳,閃開!」將史菁菁推到一邊。「孤獨銀龍,你還有什麼遺言要交待?」

孤獨銀龍:「沒。」

金太極:「沒就納命來!」

金太極射出刀鎖,燈下人想上前阻止,不幸中了刀鎖了。

孤獨銀龍:「菁菁啊!」

孤獨銀龍趕緊抱著她的身軀離開現場。

金太極:「菁菁啊!」

孤獨銀龍抱著燈下人飛馳而行,刀鎖金太極有如一匹發狂的野馬,緊追在背後。

 

(響天幫)

袁天響:「威赫八百里,名震九重天,響天幫之主爆火神袁天響。前日徒弟巫夷五炮下山,到如今尚未回來,到底是發生何事?」

幫員:「啟稟幫主,霹靂車在外面交待徒兒一張信要給你觀視。」

袁天響:「呈上來。」看過信後。「可惡!孤獨銀龍無端殺害我五名門徒,霹靂車的指點,這個人可能會經過我們山腳,來人啊!大批人馬準備好,在山下等待敵人來送死!」

 

羅威:「喔,你不是大名鼎鼎的孤獨銀龍刀無流?」

孤獨銀龍:「正是。」

羅威:「我叫作寒霜劍羅威,我一生最崇拜你,為什麼你身上揹著這名女子呢?」

孤獨銀龍:「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。」

遠處金太極:「菁菁啊!」

孤獨銀龍:「糟了,金太極到了。」離開。

金太極:「菁菁啊!」

羅威:「等一下!罪魁金太極,今天你無法通過此地。」

金太極:「我現在不想殺人,你不要逼我!」

羅威:「哼!你不想殺人,可是我卻想為武林除害!喝!」

羅威頻頻攻擊,逼得金太極射出刀鎖,羅威就此喪命。

金太極:「菁菁啊,我不是有意的,菁菁啊!」

 

響天幫眾門徒接到霹靂車的指示,在中途排開殺人陣網,等待孤獨銀龍來到。

孤獨銀龍來到。

袁天響:「圍起來!霹靂車算準你會通過此地。」

孤獨銀龍:「各位,我的朋友受傷很危急,我們有什麼恩怨,以後再了斷。」

袁天響:「閉嘴!你殺害我五名門徒,豈能讓你再活過今天!」

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,孤獨銀龍揹著受傷的燈下人,準備要找尋能人醫治,中途卻遭受響天幫的攻擊,危急萬分,此時的孤獨銀龍無心再戀戰,他要打出萬重圍,趁機逃離。

袁天響:「不可讓他跑掉,追啊!」

 

(蝴蝶谷)

響天幫眾人追孤獨銀龍至此。

袁天響:「跑到這裡沒錯,來人呀,四處找看看。」

幫員:「稟幫主,不見了。」

袁天響:「不見?小子的動作真快,嗯,前面那個地方有位姑娘,你去問看看。」

幫員:「遵命。」到醜女白瓊身後。「喂,姑娘。」

醜女白瓊:「何事?」

醜女一轉身,幫員即便其面容嚇到。

幫員:「妳醜得實在有功夫,三分不像人,七分不像鬼,女人,我問妳,妳有看到一個人跑來這裡嗎?」

醜女白瓊不予回應。

幫員:「不回應?可惡啊,今天是看妳長得太醜,不然我就對妳不客氣!」

醜女白瓊:「照我看來,你們這班人一定不是善類。」

幫員:「說什麼?」打醜女一巴掌。

醜女白瓊:「啊…畏強欺弱的人,你們一定會受到報應。」離開。

幫員:「氣死我!」欲追去而被攔止。

幫員:「好啦好啦,讓她去啦,今天教主是來找孤獨銀龍,不是要對付一名女人,何況這個醜女也實在很可憐,教主來了。」

袁天響:「眾門人,你們問得怎樣?」

幫員:「啟稟教主,那個女人可能是不知道。」

袁天響:「嗯,罷了,我想孤獨銀龍也走不遠,一定在這附近,繼續搜查。」

這時女超人的聲音響起。

女超人:「自私者的心田,永遠也種不出同情的花蕊。」

袁天響:「女人的聲音,什麼人?」

女超人現身:「罪惡的判官女超人。」

袁天響:「哼,我以為是什麼天仙美女下凡,結果是一名黑面醜婆。」

女超人:「自私殘忍的人應該接受制裁!」

袁天響:「那妳就試試看!」

雙方大打出手,罪惡的判官女超人大發神威,眾惡徒終於接受惡報了,只餘一名活口。

幫員:「女俠…饒命、饒命啊…」

女超人:「方才你會同情那名醜女,表示你還有人性存在,所以我不殺你,趕快離開,重新做人。」

幫員:「多謝女英雄,多謝女英雄。」離開。

金太極追來:「菁菁啊!」

女超人:「在這個世間上,被愛的人是最幸福,我不應該管此事,離開。」離開。

金太極:「菁菁啊,菁菁啊…我不是有意的,菁菁,妳在哪裡?妳在哪裡啊?」

 

怪老子:「聞世啊,我們在千佛洞撿到那張圖,你也拿出來看看,看是不是寶藏圖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你妄想得寶藏發財。」

怪老子:「你怎麼這樣說?那個寶藏不一定是金銀財寶,說不定是寶鑑或者寶刀寶劍也不一定。」

秦谷鱉:「怪老子這樣說也是有理,聞世你也拿出來看看,我才會稱讚你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坦白跟你們說,這不是什麼寶藏圖。」

怪老子:「你怎麼知道?」

聞世先生:「我已經看過了。」

怪老子:「你是何時看的?」

聞世先生:「在古洞我就看過,這張圖原來就是萬層魔火梯的路觀圖。」

秦谷鱉:「啊,萬層魔火梯的路觀圖?」

聞世先生:「正是,有這張路觀圖,我們就可以找到萬層魔火梯的入口。」

怪老子:「找到入口要做什麼?」

聞世先生:「上萬層魔火梯啊。」

怪老子:「上萬層魔火梯要做什麼?」

聞世先生:「大破霹靂門,將那些妖道一網打盡。」

怪老子:「要去你自己去,我不奉陪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哎哎哎,怪老子枉費你是中原的老先覺,今天說出這種話實在讓人失望啊。」

秦谷鱉:「就是,若是要去萬層魔火梯,這種艱鉅的任務只有怪老子才有辦法。」

怪老子:「好了,很多了,別牽了,那萬層魔火梯是很危險的,普通人別說爬一萬層,爬三層就被火燒死了,而且那上面霹靂門不知躲多少妖道在那,若要去你們兩個去,我不想參加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,你要去哪裡?」

怪老子:「我要回去孤獨林啦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好啦,既然你怕死,我們兩人也不勉強你,不過我會等待你回頭再加入我們陣容。」

怪老子:「嘿啦,若是我再回頭,就表示我想參加,嘻…實在有夠笨,我回去絕對不回來。」離開。

秦谷鱉:「怪老子實在真沒意思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其實怪老子這個人是嘴快而已,我想沒多久他就會回來了。」

遠處傳來金太極的聲音:「菁菁啊!」

怪老子匆匆跑回。

聞世先生:「我就知道怪老子你最有兄弟情,絕對不會放下我們兩個。」

怪老子:「沒有,我是…」

聞世先生:「耶,君子一言說出,駟馬難追。」

怪老子:「唉…老子實在有夠衰,偏偏去遇到那個刀鎖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好啦,趕快走,不然刀鎖到了,我們三人麻煩就大了。」

 

孤獨銀龍刀無流抱著燈下人的身軀,中途出現一道十字光芒,這道十字光芒將他引到雲海月湖,到了之後十字光芒便消失。

孤獨銀龍:「菁菁妳要振作,這道十字光芒引我到此地,一定是有能人可以醫治妳的傷,啊,前面一名老者到了,老前輩,是你用十字光芒引我到此地嗎?」

月雲老人:「年青人,你認錯人了,什麼十字光芒我根本沒看過,我只不過是住在此地的一名沒用的老人。」

孤獨銀龍:「我看得出老前輩是一名異人,請你醫治我這名朋友吧。」

月雲老人:「我不是什麼異人,不過救人我是很樂意,來,我先看她的傷痕。」

孤獨銀龍:「萬事拜託。」

月雲老人看過之後。

月雲老人:「唉,真不住,神仙難救無命人,太遲了。」

孤獨銀龍:「什麼?太遲了?」

月雲老人:「是,人已經絕氣,就算是大羅天仙也無能為力。」

孤獨銀龍:「菁菁…菁菁啊…」

月雲老人:「年青人,看來你對她的感情很深,你女朋友為什麼變成這樣呢?」

孤獨銀龍:「是我害的,菁菁…」

月雲老人:「菁菁,這個名字我好像很熟悉,喔,我想到了,這位姑娘是不是姓史?」

孤獨銀龍:「正是。」

月雲老人:「那就沒錯,這位史姑娘的父親一年前也來到雲海月湖。」

孤獨銀龍:「難道前輩也見過史賢人?」

月雲老人:「不但見過,他的屍體也是由我親埋,前面開一朵蓮花,那個地方就是埋葬的地點,一年前有個人叫史豔文,身負重傷,拖命來到雲海月湖,在臨終之前說出他有一個女兒叫作史菁菁,今天聽你叫菁菁兩字才使我想起。」

孤獨銀龍:「菁菁,妳多年尋父的願望已經達成,我會將妳的身軀葬在史賢人的旁邊,讓你們父女團圓,菁菁…」

 

霹靂車來到醜女白瓊面前。

霹靂王:「醜女白瓊,快快現出妳女超人的真面目。」

醜女白瓊:「我不是女超人,你看錯人了。」

霹靂王:「既然妳敢不肯承認,休怪我手段毒辣!」一掌打向醜女。

 

(萬層魔火梯)

中原三老照著地圖,已經找到萬層魔火梯的入口了。

 

金太極:「菁菁啊!」

孤獨銀龍來尋仇。

金太極:「孤獨銀龍刀無流。」

孤獨銀龍:「你不夠資格叫菁菁的名字。」

金太極:「孤獨銀龍,快將吾妻交回!」

孤獨銀龍:「菁菁死了。」

金太極:「什麼?菁菁死了,這一切都是你所造成。」

孤獨銀龍:「誰造成的現在都一樣,總之以後要去掃墓的人只能剩一個。」

金太極:「好!注意來!」

 

極端極端極端,金太極與孤獨銀龍兩人最後的決鬥,誰勝誰敗?

神秘的萬層魔火梯到底有什麼秘密?中原三老有生命危險嗎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