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神兵 第二集 藏鏡人激戰五魁

 

風雨斷腸人、黑雲、大流星對上白骨靈刀。

白骨靈刀:「中原九俠一個也別想活命!」攻擊三人。

不幸大流星、黑雲雙雙中了白骨靈刀,命喪黃泉,現在只剩風雨斷腸人。

白骨靈刀:「風雨斷腸人來吧,當年中原九俠大殺南苗九族,就像今天這種情形。」

風雨斷腸人射出紙傘,攻擊無效,風雨斷腸人被白骨靈刀砍中而逃,生命接近死亡界限,白骨靈刀追趕在後,風雨斷腸人跑至斷崖前,不得已只好跳崖。

白骨靈刀:「風雨斷腸人跳下死亡谷,中原九俠又減少三個了。」

 

(雲南雲州史家莊)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我想問的這件事情,妳一定要坦白說,天道一俠到底是不是豔文?」

水夫人:「天道一俠是不是我兒子豔文?」

劉三:「是的,老親家母,妳不要騙我。」

水夫人:「依我看,天道一俠是豔文沒錯。」

躲在一旁的倒頭僧、斜本道聽到了。

斜本道:「天道一俠果然是史豔文,哈哈哈…」

倒頭僧:「道友,你高興什麼?」

斜本道:「我高興這個秘密我們倆先知道。」

倒頭僧:「天道一俠是不是史豔文,只不過是豔文的母親的猜想,到底是不是還不十分確定。」

斜本道:「難道一個母親對自己的孩子也會看錯嗎?」

倒頭僧:「這就很難說了,人老眼睛就花了。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,你為什麼一再強調天道一俠不是史豔文?」

倒頭僧:「斜本道,你為什麼喜歡天道一俠就是豔文?」

斜本道:「其實也沒什麼,探討秘密就是要追根到底。」

倒頭僧:「天道一俠如果是豔文,對你大概有很大的好處吧?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,哪會有什麼好處?倒頭僧,我有件重要的事要辦,我們暫時分手。」

倒頭僧:「等一下,到前面去,我也有一件重要的秘密要告訴你。」

斜本道:「什麼秘密?」

倒頭僧:「來你就知道。」

 

兩人走到他處。

斜本道:「倒頭僧,你到底有什麼秘密要告訴我?」

倒頭僧:「你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誰?我現在就告訴你。」

斜本道:「其實你不用說我也知道,你就是霹靂城的安樂星笑臉君。」

倒頭僧:「對了,我就是霹靂城安樂星笑臉君,我真後悔。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你別後悔,過去就讓它過去,只要從現在開始,你對霹靂城盡忠,我相信霹靂城一定既往不咎。」

倒頭僧:「我真後悔當初為什麼加入霹靂城。」突然發掌。

斜本道:「你出招傷人!」

倒頭僧:「不但傷人,貧僧今天要殺人!」

斜本道:「我們是好友!」

倒頭僧:「你想把天道一俠的秘密告訴藏鏡人,我們就不是好友。」

斜本道:「我也不是好惹的!」

倒頭僧:「試試看你就知道,佛陀彌阿。」

兩人大打出手,斜本道不是倒頭僧的對手,欲轉身逃跑。

倒頭僧:「斜本道你這個歪道,身手還真快,貧僧絕不能讓你找到藏鏡人。」

 

斜本道:「藏鏡人,我正在找你,山人自我表明身份,我乃霹靂城黑光星。」

藏鏡人:「霹靂城黑光星,你找我何事?」

斜本道:「天道一俠正是史豔文,這秘密是史豔文的母親所說的,藏鏡人,你應該對天道一俠採取行動。」

倒頭僧追來:「果然不出貧僧所料。」

斜本道:「藏鏡人,他就是霹靂城的背叛者。」

倒頭僧:「藏鏡人,貧僧勸你趕快回頭,苦海茫茫,回頭是岸。」

藏鏡人:「如果你能夠打破藏鏡人的隱身鏡,藏鏡人聽你的,否則你難逃飛瀑怒潮!」

倒頭僧:「那貧僧不客氣了!」

倒頭僧連發三掌皆無效。

藏鏡人:「哈哈哈…輪到你試試藏鏡人的飛瀑怒潮!」

一招飛瀑怒潮,倒頭僧承受不住連退數步,負傷逃走。

斜本道:「背叛霹靂城,非死不可!追!」

 

倒頭僧中了飛瀑怒潮,金剛散裂而倒地,秦假仙跑來。

秦假仙:「怎麼了怎麼了?佛陀彌阿,你傷得不輕啊。」

倒頭僧:「我中了藏鏡人的氣功『飛瀑怒潮』。」

秦假仙:「哇!中了藏鏡人的氣功,這下完了。」

倒頭僧:「趕快扶我回大佛寺。」

秦假仙:「等一下,後面有人追來了,我先扶你去躲一下。」

斜本道追來卻找不到人。

斜本道:「奇怪,追到此地,不見倒頭僧。」

秦假仙跑出來:「西北雨,快下來,朋友你快點躲呀!朋友,天變黑了,烏雲一大片,西北雨快來了。」

斜本道:「秦假仙。」

秦假仙:「你認識我?我真出名,我想起來了,你不是那個斜本道嗎?」

斜本道:「正是山人。」

秦假仙:「本來你們不是有二個,一個叫倒頭僧,一個是你斜本道?」

斜本道:「是,我正在找倒頭僧,你有看見嗎?」

秦假仙:「沒有,我沒看見,我要是看見了何必問你。」

斜本道:「我到那邊看看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這個斜本道看起來真奸,我秦假仙聆音察理、鑑貌辨色,他是壞人,想害倒頭僧。」

倒頭僧走出來。

秦假仙:「叫你別出來你偏出來,等一下連我也遭殃。」

倒頭僧:「放心,我很注意的,斜本道已經走了。」

秦假仙:「斜本道是不是想殺你?」

倒頭僧:「內行的。」

秦假仙:「巷內的,倒頭僧,我身上有療傷的金丹,你先吃下去才不會太痛苦。」

倒頭僧:「多謝多謝。」吞下金丹。「秦假仙,你怎麼會有療傷的金丹?」

秦假仙:「撿來的。」

倒頭僧:「哪裡撿的?」

秦假仙:「替人收屍,如有寶鑑秘笈藥丹,我都收起來,所以這些都是撿來的,不過我撿這些東西都是用來幫助好人。」

倒頭僧:「你知道我是好人?」

秦假仙:「看就知道了。」

倒頭僧:「現在算是好人,過去不是多好的人。」

秦假仙:「你說什麼?聽不懂。」

倒頭僧:「聽不懂就算了,我要走了,秦假仙謝謝你,願佛祖保佑你這個好心人,告辭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好心人?聽起來叫人心酸,俗話說好心有好報,可是我秦假仙仍是這麼窮,提到窮,我倒想起來,可能跟過去我隨一個茅山道士學法術有關連…」

 

(秦假仙的回憶)

道士:「秦假仙,你為何要學避魂咒?」

秦假仙:「大師,因為我專門替人收屍,怕那些冤魂萬一糾纏我,我就脫不開身,所以想學避魂咒,望大師傳授。」

道士:「學法術一定要先發誓。」

秦假仙:「發誓幹什麼?」

道士:「發誓學術不害人,學術不傳人。」

秦假仙:「這應該這應該。」

道士:「如果你違背誓言,誓言馬上就會實現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知道我知道。」

道士:「發誓分三種,依照所學法術的深淺而定,避魂咒屬於比較淺的法術,你發第三種誓就可以了。」

秦假仙:「第三種誓是什麼?」

道士:「第三種是『窮』。」

秦假仙:「第三種窮。」

道士:「是,第一種是夭,夭壽的夭,第二種是孤,孤獨的孤。」

秦假仙:「第一種是夭壽,第二種是孤獨,我是第三種窮,貧窮。」

道士:「對,快點三柱清香發誓。」

秦假仙:「是。」點香後。「弟子手握是清香,發誓給群仙知,天在上地在下,我秦假仙學法術兼發誓,若有違背戒條,願一輩子貧窮。」

道士:「很好很好,我立刻教你避魂咒,你注意聽,聽了還要背起來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知道。」

道士:「作善魂去極樂界,西方自有神仙帶,作惡魂降黑地獄,陰司鬼卒捉去綁,老人魂壽高該終無煩憂,囝仔魂夭折不教父母愁,自殺魂七情六慾斬不斷,枉死模對橫禍災劫逆循環,無忌無忌敕,無忌無忌敕,魂歸魂,屍歸屍,死路去,不相纏,永遠~~~不相纏,讚讚讚。」

秦假仙:「什麼跟什麼?最後來什麼讚讚讚?唱流行歌嗎?」

道士:「亂講,讚讚讚就是敕敕敕的意思。」

秦假仙:「原來這樣。」

道士:「你背起來了嗎?」

秦假仙:「我腦筋不錯,我唸一遍給大師聽。」

道士:「唸給我聽聽。」

秦假仙:「作善魂去極樂界,西方自有神仙帶,作惡魂降黑地獄,陰司鬼卒捉去綁,老人魂壽高該終無煩憂,囝仔魂夭折不教父母愁,自殺魂七情六慾斬不斷,枉死模對橫禍災劫逆循環,無忌無忌敕,無忌無忌敕,魂歸魂,屍歸屍,死路去,不相纏,永遠~~~不相纏,讚讚讚。」

道士:「哈哈哈…」

秦假仙:「讚讚讚。」

道士:「哈哈哈…你背得很快,避魂咒你已經練成了,記住,學術不害人,學術不傳人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知道,大師,還有一件事想拜託你。」

道士:「你還有什麼事情?」

秦假仙:「有一種符,我不知它叫什麼,放在地上讓人採過去,那人馬上就會來,那叫什麼符?」

道士:「你說的我了解,那種叫『叫魂符』。」

秦假仙:「叫魂符,大師,你可不可以教我叫魂符?」

道士:「教是可以,不過叫魂符屬於中層的法術,你還要發誓。」

秦假仙:「發第二種誓。」

道士:「對。」

秦假仙:「第二種誓是孤獨。」

道士:「對。」

秦假仙:「好,我發誓,天在上地在下,我秦假仙學法術兼發誓,若有違背戒條,願一輩子孤獨。」

道士:「好,我寫一張叫魂符給你,以後你就照著紙上寫的就對了。」

秦假仙:「多謝多謝。」

道士:「我去準備。」到祭壇上畫符。

秦假仙:「這種符如果給妞兒踩過去,妞兒馬上就會來,我可就吃香了。」

道士:「這張叫『叫魂符』,一定不可害人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知道,我不會害人,謝謝你,我走了,謝謝你。」

 

秦假仙:「把這張叫魂符放在路上,妞兒跨過去,晚上就會送上門,說不定不用等到晚上,等一下就來了,把它放好,等一等。」

秦假仙躲到一旁,沒多久一位老太婆走來。

秦假仙:「一個老太婆往這裡走過來。」衝出去。「老太婆,妳走旁邊一點,走旁邊一點。」

阿婆:「怎麼回事?」

秦假仙:「沒怎麼,妳走旁邊一點就對了。」

阿婆:「你這個人真是莫名其妙。」從旁邊繞過。

秦假仙:「差一點點,如果被她踩過去我就完了。」

之後一頭牛衝過來。

秦假仙:「啊!那牛怎麼往這裡來?哎唷喂呀!」

農夫:「抱歉抱歉,我這隻母牛把你撞倒了。」

秦假仙:「你這個莊稼人,怎麼不把牛牽好?」

農夫:「我這隻母牛正在發情,看見前面有隻公牛就衝過去,真抱歉,我趕快去把牠牽回來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真亂來,被那隻牛踩過去,不知會有後果沒有。」

突然母牛又跑回來,黏著秦假仙不放想交配。

秦假仙:「啊…母牛,不是我呀,你找錯人了,你應該去找公牛。」母牛依然黏人。「我不敢了…」

 

(回憶結束)

秦假仙:「叫魂符我只用一次,我不敢用了,我以為有妞兒可以泡,結果差點被母牛踩死,可能我想利用叫魂符泡妞,存心不良,違反戒條,所以才註定我這輩子孤獨又貧窮,但是我秦假仙最不信邪,我絕不相信,事在人為。」

三個路人路過。

路人甲:「沒福氣真沒福氣,馬文平真沒福氣,娶富氏才二個月就死掉。」

路人乙:「聽說富氏是黃金村最富有的人,但煞頭很重,娶到她的人都發生了事情。」

路人甲:「煞頭重有什麼關係?富氏家財萬貫,娶到她就是百萬富翁。」

路人乙:「你這麼說,那你去娶。」

路人甲:「我看算了,我們沒那種命,我們沒有做富翁的命,比我們更壯的人去都死了,何況是我們?所以別夢想了。」

三個路人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娶到黃金村的富氏就是百萬富翁,別人都不敢娶,好,我秦假仙去娶,我就不相信我一輩子窮,如果娶到富氏,我就富死了,我就是百萬富翁,我一定要做百萬富翁!百萬富翁就是我!」

劉三、怪老子、二齒走來。

劉三:「秦假仙你大聲叫喊要做百萬富翁,是怎麼回事?」

秦假仙:「不能講,什麼事情…」迅速離開。

劉三:「行動奇怪,我們跟過去,看看秦假仙搞什麼鬼,說不定想去搶劫。」

二齒:「哈麥劉三,秦假仙隨便說你就隨便哈麥聽。」

劉三:「話不是這麼說,古人說『貧賤起盜心』,防止秦假仙走錯路,算是救秦假仙。」

怪老子:「劉三這麼說有理,跟在後面看看。」

 

(黃金村富氏家)

富氏:「老身身穿一件大紅衫,二八姑娘不相差,錢財珠寶樣樣有,只欠郎君來作伴。老身富氏,我還有個名字你知道嗎?有人叫我水蜜桃,被人叫水蜜桃可沒那麼簡單,表示老身是何等的漂亮,唉…但是人生在世往往無法十全十美,論家財,沒有人比我富氏更富,可惜我沒有嫁人的命,嫁八個死八個,大概我那些死鬼沒有福氣,話說回頭,女人四十如狼虎,我今年四十八了,當然不例外。」

丫環:「稟夫人。」

富氏:「丫環,是不是有消息了?」

丫環:「徵婚的人已經來到門外了。」

富氏:「總算有人來徵婚了,趕快帶他進來給我看看。」

丫環把秦假仙帶進來。

富氏:「小旦小旦眼睛拉電線。」對秦假仙放電。「請問君子尊姓大名?」

秦假仙:「小生姓秦名假仙。」

富氏:「聽君子講話的聲音低沉有力,真有男子漢氣慨。」

秦假仙:「妳內行的,講話像我秦假仙這種口氣,天下間找不出幾個。」

富氏:「只可惜…」

秦假仙:「可惜什麼?」

富氏:「你這種體格不怎麼樣。」

秦假仙:「什麼?體格妳外行的,我這種正是甲等體格,妳說不怎麼樣,看仔細,我這是正宗公狗腰。」

富氏:「公狗腰是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公狗腰妳不懂?我告訴妳,公狗腰就是白天真懶散,晚上有勁道。」

富氏:「晚上有勁道,真合老身的味口,你夠資格做我的丈夫。」

秦假仙:「妳選丈夫這麼快?」

富氏:「這就是速戰速決,但是進洞房之前,老身要試你的功夫。」

秦假仙:「試什麼功夫?」

富氏:「隨老身來你就知道,你若有辦法逼老身進洞房,老身就是你的了。」

秦假仙:「為了娶老婆不怕艱苦,我秦假仙要出頭天了!」

兩人跑入內,躲在一旁的劉三三人探出頭來。

二齒:「哈麥二個人結婚不知還要搞什麼名堂,真搞不懂。」

怪老子:「看下去你就知道了。」

富氏和秦假仙又到大廳上。

富氏:「我娘賜我一塊牌,好時好日帶我來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爹賜我一隻槍,好時好日下戰場。」

兩人開始追逐,富氏差點被秦假仙手上的槍插中。

秦假仙:「差一點點插中該邊。」

兩人又跑入內,劉三三人出來。

二齒:「老子,兩個人跑入洞房去了。」

怪老子:「跑入洞房才有趣,看他們在洞房裡幹什麼。」

劉三:「看看。」

 

(富氏房間裡)

秦假仙:「別跑!」

富氏逃到床上。

秦假仙:「日黃昏,五指將軍開布城見君。」

富氏:「來者何人?」

秦假仙:「毛朝難神。」

富氏:「見君何事?」

秦假仙:「進寶。」

富氏:「進什麼寶?」

秦假仙:「夜明珠二顆,圓頭寶槍一支。」

富氏:「圓頭寶槍收起,夜明珠二顆在午朝門外候旨。」

劉三三人在門外看著門內兩人剪影互動。

二齒:「老子,入朝紅膏赤舌。」

怪老子:「出朝汗流散滴。」

二齒:「哈麥娶老婆就是這樣,秦假仙這下子變成員外,有錢人了,富死了。」

 

金太極遇上三位劍士。

金太極:「朋友,我乃萬教之子金太極。」

劍士一:「萬教子之金太極,什麼事?」

金太極:「你有看見一名女子叫谷寒燕嗎?」

劍士一:「谷寒燕?沒看見。」

劍士二:「前面最轟動的人來了。」

劍士一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獨眼龍緩緩走來。

劍士二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,我們都很崇拜你。」

劍士一:「是呀是呀,你是真正的英雄,天下無敵的英雄。」

獨眼龍不理眾人,緩緩走過。

劍士一:「獨眼龍真驕傲,連停一下都沒有。」

劍士二:「人家是英雄,我們是小卒,別說是我們三個,就是連旁邊這位萬教之子,他也沒當做一回事。」

劍士一:「萬教之子的名銜有什麼用?萬教會已經解散了。」

劍士二:「現實,武林真現實。」

三位劍士離開。

金太極:「萬教之子有什麼用?」將萬教先斬劍丟下。

斜本道走來:「在武林中虛有其名是沒有用,最重要的是實力,獨眼龍就是實力比你好,因此得到大家的尊重,不但如此,連女人也會選擇獨眼龍,而且還心甘情願為他犧牲。」

金太極:「什麼意思?」

斜本道:「你不是在找谷寒燕?」

金太極:「谷寒燕在什麼地方?」

斜本道:「山人告訴你只會增加你的痛苦,我知道谷寒燕是你的初纞情人,在水蓮迷谷,你就對谷寒燕產生了感情,可是谷寒燕的心早就投向獨眼龍,數天前,一百零八魔之一的竹刺怪殘用穿心毒刺暗算獨眼龍,誰知谷寒燕突然衝出來,而替獨眼龍犧牲了,說起來這個女人真傻也真可憐。」

金太極:「你所說是事實嗎?」

斜本道:「我不騙你,現在獨眼龍正在尋找竹刺怪殘,要為谷寒燕報仇。」

金太極:「獨眼龍…」

斜本道:「你也不必動怒,人比人往往會氣死人,如果今天你有獨眼龍這種聲勢地位,情形就完全改觀了。」

金太極:「實力?我的實力不如獨眼龍,我永遠比不上獨眼龍…」

斜本道:「如果你真想揚名天下,山人可以指點你一條路。」

金太極:「請說。」

斜本道:「投入五流門。」

金太極:「五流門?」

斜本道:「是,五流門分金木水火土,你喜用刀劍,那就投入金流門,金流門會創造天下最厲害的兵器,讓你金太極使用,助你勝過獨眼龍,金太極,人生在世就是爭一口氣。」

金太極:「有金流門的路觀圖嗎?」

斜本道:「在此。」交出路觀圖。「金太極,助你以後揚名天下。」

金太極:「告辭!」離開。

斜本道:「照山人看來,金太極以後必定是荒野金刀獨眼龍的剋星。」

劉三、二齒、怪老子來到。

二齒:「哈麥在這裡,在這裡。」

斜本道:「原來是劉三。」

劉三:「不用叫,我從不和妖道打交道,聽倒頭僧說你是霹靂城派出來的妖道。」

斜本道:「哈哈…劉三,既然你知道山人的底細,可能活不了了。」

劉三:「我的意思也是這樣!」

二齒:「打!打!」

怪老子、劉三、二齒大戰斜本道,劉三打頭陣!劉三在極不極的情形下使用雷射箭,做惡多端的斜本道終於死在劉三的雷射箭之下。」

怪老子:「實在不是軟的。」

二齒:「哈麥真是一流的。」

劉三:「一流的…一流的…」

二齒:「劉三,我們打贏了,應該高興才對呀。」

劉三:「我高興不來呀…」

怪老子:「劉三你反常啦?妖道死了你哭什麼?」

劉三:「怪老子你有所不知,我開動殺戒,我殺人了…清聖橋三大名師就要來了,來廢我的武功…」

清聖橋三大名師來到。

隱世老人:「劉三,你可知罪?」

劉三:「三大名師,我知罪。」

隱世老人:「既然知罪,那就隨我們三人回清聖橋吧。」

劉三:「遵命。」

劉三隨三大名師離開。

怪老子:「這下慘了,劉三被人廢掉武功。」

二齒:「劉三如果沒有武功,就變成文身了。」

怪老子:「真可憐。」

秦假仙走來:「可憐的人出來了,我才是天底下最可憐的人…提起這件事我就鼻酸落淚。」

二齒:「哈麥秦假仙,你不是變成富翁?」

秦假仙:「我沒那種命,富翁。」

怪老子:「娶到富婆怎麼穿這樣?好像乞丐似的。」

秦假仙:「說不完的,結婚才三天,做三天富翁就碰上火災,所有的財產都燒光了,連我老婆也燒死了,永遠是孤鰥永遠貧窮。」

怪老子:「秦假仙別嘆氣了,這就是命。」

秦假仙:「我早看開了,窮慣了,孤單慣了,今天我有個消息要告訴你們,劉三呢?」

二齒:「哈麥他開殺打死妖道斜本道,被三大名師押回清聖橋。」

秦假仙:「哇。」

怪老子:「秦假仙,你有什麼消息說給我們聽也一樣。」

秦假仙:「我就說給你們聽,天道一俠帶史豔文的母親回雲南雲州之後,將他身上的聖劍插在聖劍峰。」

怪老子:「將聖劍插在聖劍峰,也不怕被妖道奪去?」

秦假仙:「你真笨蛋,聖劍峰有多高呀,站在山腳下看不見山頂上。」

二齒:「哈麥當然站在山腳下看不見山頂上。」

秦假仙:「總之一句話,很高就對了,不是普通人上得了,天道一俠將聖劍插在聖劍峰之後就消失武林了,天道一俠消失之後,你可知道有人看見史豔文。」

怪老子:「此事當真?」

秦假仙:「我絕對不騙你,在雲南雲州的路上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,快點!」

二齒:「老子,要去哪裡?」

怪老子:「找史豔文,你真遲鈍。」兩人離開。

秦假仙:「說來說去,命裡沒有別強求,做些善事積歲壽,還是回到我的老本行。」

泰斗三環來到。

秦假仙:「你們三個不是泰斗三環嗎?」

魯俊:「然也,追風環魯俊。」

柳傑:「穿雲環柳傑。」

馬浪:「翻江環馬浪。」

秦假仙:「你們三個要去哪裡?」

魯俊:「我們正在找你。」

秦假仙:「找我?」

魯俊:「對,聽說你對天下的地形很熟悉,我們想問你,要到陰司河應該怎麼走。」

秦假仙:「你們要去陰司河?」

魯俊:「對。」

秦假仙:「聽我說別去,那地方不太乾淨有鬼魂。」

魯俊:「什麼鬼魂?謠傳啦,泰斗三環也不是普通人物,你應該了解。」

秦假仙:「我很了解,泰斗三環你們這三個環飛舞起來,人頭立刻落地,不過陰司河還是別去的好。」

魯俊:「秦假仙,我們做事情不必你來擔心,陰司河怎麼走?」

秦假仙:「你們真的要去?」

魯俊:「是的。」

秦假仙:「你們不怕死?」

魯俊:「為了調查秘密,死有什麼好怕?」

秦假仙:「勇氣可嘉,難怪人家稱呼你們泰斗,好,我帶你們去,不過先說明,帶你們去工錢五十塊,到了以後我可不陪你們過去,過泣魂島我才不甩你們。」

魯俊:「好,趕快帶路。」

秦假仙:「往這裡來。」

 

竹刺怪殘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,怪殘在這條往黃泉路的路上等你很久了,這次沒有女人再來替你犧牲了。」

獨眼龍:「榜上有名便無命。」

竹刺怪殘:「能夠逃過我的竹刺穿心才說大話!」

兩人大打出手,獨眼龍假裝被竹刺穿心而倒地。

竹刺怪殘:「竹刺穿心,獨眼龍也不過如此而已。」

獨眼龍突然醒來,反將竹刺刺向怪殘,竹刺怪殘喪命。

獨眼龍:「這種滋味應該輪到你來享受。」

 

(陰司河)

秦假仙:「泰斗三環,這條就是陰司河,好恐怖,帶到了,五十塊。」

魯俊:「給你。」

秦假仙:「謝謝,我不陪你們了,等一下就有一艘白骨骷髏帆來載你們到泣魂島,不過要小心點。」

魯俊:「不必你叮嚀。」

秦假仙離開。

魯俊:「在此地等白骨骷髏帆。」

柳傑:「大哥,白骨骷髏帆漸漸靠近了。」

魯俊: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上船。」

神秘的白骨骷髏帆載著泰斗三環渡過陰司河,來到泣塊島了。

魯俊:「此地就是泣魂島,聽說泣魂島非常神秘,到前面看看。」

憐死翁走來。

魯俊:「你是誰?」

憐死翁:「我叫憐死翁,三位來到泣魂島,是想參觀屍體嗎?」

魯俊:「這位可能是個神秘者。」

柳傑:「但是看起來好像沒練過武功,參觀屍體的地點在哪裡呢?」

魯俊:「前面有個洞叫藏屍洞,想參觀屍體就到藏屍洞吧。」

柳傑:「多謝。」

 

(藏屍洞)

泰斗三環進入神秘的藏屍洞。

馬浪:「裡面全是棺木,秘密可能在棺木裡面,留神。」

殭屍再度出現。

魯俊:「活殭屍!」

藏屍洞活殭屍出現,泰斗三環一步步踏入死亡邊境。泰斗三環攻擊殭屍無效,紛紛死亡,藏屍洞再添三條冤魂。

 

受盡刺激與打擊的金太極,念頭完全改變,從此淪落血腥深淵。

金流門門主:「來到金流門,可是萬教之子金太極嗎?」

金太極:「正是。」

金流門門主:「進入金流門,一切要依照本門之門規行動。」

金太極:「且慢,金流闁與其他派門有何不同?」

金流門門主:「不同之處太多太多,金太極,你所追求的乃是至高武功境界,金流門就讓你見識見識。」出來兩個金衣人。「這二個金衣蒙面人乃本門最下層的武者,金太極,現在你可以考驗本門之武功。」

金衣人速度之快,攻得金太極反應不暇,而被砍傷。

金流門門主:「金太極,現在對本門之武學,你不必再懷疑。將來你離開本門,第一個希望打倒的人是誰?」

金太極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金流門門主:「金流門一定使你達成願望,請進吧。」

 

(無力潭水中天)

黑白郎君:「外面的世界,還有黑白郎君的敵手擎天子。」

黑白老人:「你想縱出這個洞口,離開水中天嗎?」

黑白郎君:「正有此意。」

黑白老人:「既然你想離開,老朽也不想挫抑你的銳氣,但是坦白說,二十年前我就想離開了,可是都失敗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你我功力畢竟不同。」

黑白老人:「那你就試試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不必你叮嚀。」往外縱出。

黑白老人:「來者亦難去更難。」

黑白郎君又飛回。

黑白老人:「來到水中天已經很不容易,想離開水中天更加困難,不過想離開也非不可能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廢話,如果有可能,你早就離開了。」

黑白老人:「說的好說的好,本來我是可以離開,但是我老了,老人的體力與年青人不同,體力總是有限,如果黑白老人像現在的你黑白郎君,一定可以縱出水中天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老人,你有何方法?」

黑白老人:「不是方法,是我獨創的武功『顛倒雲嶽』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顛倒雲嶽?」

黑白老人:「就是天地顛倒的意思,由上而下一定比由下而上簡單,只要你學成顛倒雲嶽,要離開水中天一定可以成功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就勞煩你傳授絕藝。」

黑白老人:「你想學習顛倒雲嶽?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已經別無選擇。」

黑白老人:「那要吃不少苦頭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我願意接受考驗。」

黑白老人:「有志氣,我現在就傳授你顛倒雲嶽的功夫,首先先脫下你頭上的陰陽真珠帽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可以。」交出珍珠帽。

黑白老人:「這頂陰陽真珠帽從現在起由我黑白老人保管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學成之後,你要歸還給我。」

黑白老人:「非也非也,學成之後陰陽珍珠帽還不能還你,等你離開水中天,敗盡天下高手,再回到水中天,黑白老人自然會歸還陰陽真珠帽。」躍上石壁上並爬行。「顛倒雲嶽的頭一部功夫就是『身離地,行在空』,黑白郎君,來吧。」

黑白郎君隨後而上。

黑白老人:「黑白老人絕藝現,一招半式學萬年。」

在水中天的黑白郎君,武功又進入另一個新的境界。

 

(李府)

管家:「王大夫,我家員外到底得的是什麼病?」

王大夫:「這嘛…」

管家:「大夫你告訴我不要緊,我是這裡的管家,大小事我都可以處理,到底醫治我家員外的病須花多少錢?你坦白說,我可以處理。」

王大夫:「這不是錢的問題。」

管家:「那麼是什麼問題?」

王大夫:「你家員外得的是熱血病,醫治這種病,藥草沒什麼效果,必須金鱗魚煮湯吃,病才會復元。」

管家:「金鱗魚?那可以去買。」

王大夫:「談何容易?金鱗魚出產在暗流江。」

管家:「我可以派漁夫去捉。」

王大夫:「漁夫一聽到暗流江,絕對沒有敢去,因為暗流江江中有暗流,船隻隨時會翻覆。」

管家:「俗語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如果把價錢提高十倍,是不是就有人敢到暗流江捉金鱗魚?」

王大夫:「這我就不知道了,你可以試試看,我先告辭。」離開。

管家:「趕快去問那些捉魚的漁夫,看誰願意到暗流江。」

 

(暗流江)

暗流江暗流江,江上平靜,內藏暗流,船隻行駛,十分危險。這時候,有個年青的漁夫正在暗流江上捉金鱗魚,不料遇上暗流。

李府長工:「救命呀!救命呀!」

漁夫在江中沉浮,生命千鈞一髮!

鐵乞:「那個人生命危險!」跳入江中救人。

溪邊羅漢精通水性,救起了漁夫。

鐵乞:「昏過去了,這個年青人水喝了不少,趕快把他救醒。」

急救一段時間,漁夫醒來。

李府長工:「是你救我?」

鐵乞:「沒錯,我要是再慢半刻鐘趕來,你就變成水鬼了,捉魚應該到別處,你可知道在暗流江捉魚是很危險的?」

李府長工:「我知道。」

鐵乞:「既然你知道,為什麼要來冒險?而且看起來你也不像漁夫。」

李府長工:「英雄,坦白說我不是漁夫,我是李府李員外的長工,因為李員外得到熱血病,需要金鱗魚醫病,李府的管家找遍附近的漁夫,沒有人敢去,我想我欠李府這麼多錢,不知要還到何時何日,不如我來賺這筆錢用來贖身,我就可以自由了。」

鐵乞:「你怎麼會欠李府的錢?」

李府長工:「我是為了醫治家父的病。」

鐵乞:「算來是孝子,救你總算沒錯。」

李府長工:「恩公,還沒有請教你的大名。」

鐵乞:「姓鐵名乞,有人叫我溪邊羅漢,雲州大儒俠史豔文是我的結拜兄弟。」

李府長工:「雲州史豔文很出名,他是你的結拜兄弟,那你是中原九俠之一?」

鐵乞:「那是過去的事,年青人,你在岸上等我,我替你下江去捉金鱗魚。」

李府長工:「恩公,怎敢勞煩你呢?」

鐵乞:「說什麼?我最愛幫助忠臣孝子,等我一下,我下去。」

白骨靈刀突然縱來:「等一下!你就是溪邊羅漢?」

鐵乞:「正是。」

白骨靈刀:「中原九俠在內?」

鐵乞:「你問這個幹什麼?」

白骨靈刀:「南苗九族的血仇你應該明白。」

鐵乞:「你是誰?」

白骨靈刀:「白骨靈刀。」

白骨靈刀出手攻擊溪邊羅漢,李府長工為恩替溪邊羅漢擋招。

李府長工:「你敢傷害我的恩公!」

白骨靈刀一刀將李府長工砍刺死。

溪邊羅漢:「隨便殺人,可惡!」

兩人終於一戰,溪邊羅漢不是白骨靈刀的對手,死在白骨靈刀之下。

白骨靈刀:「中原九俠又減少一名了。」

 

獨眼龍:「奇門先生,你在榜上留名,快露面吧。」

奇門先生海石公以奇門石陣攻擊荒野金刀獨眼龍,獨眼龍持刀刺向一塊大石,只見大石噴血,化成人形而亡。

獨眼龍:「再殺最後一個,我的任務就完成了。」查看金剛榜。「為何榜上只記載一百零七魔?第一百零八魔到底是誰?為什麼沒有記載?回達摩金光塔。」

 

(達摩金光塔)

野達摩:「獨眼龍,你已替我除去一百零七魔。」

獨眼龍:「這是當初你傳授我一刀流刀法的條件。」

野達摩:「可是現在還有一個未除。」

獨眼龍:「榜上沒有記載。」

野達摩:「將金剛榜燒掉,自然會浮出第一百零八魔的名字。」

獨眼龍燒了金剛榜,榜上浮現一個名字。

獨眼龍:「獨眼殺人王?」

野達摩:「不錯,第一百零八個就是獨眼殺人王。」

獨眼龍:「獨眼殺人王,莫非是指我?」

野達摩:「你很聰明,獨眼殺人王即是你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獨眼龍:「那麼第一百零八個大概由你代勞。」

野達摩:「你有可能自盡嗎?當然由我代勞。」

霹靂城第九城主神算野達摩亮出龍眼金刀,豹眼對上龍眼,激烈萬分!

野達摩:「荒眼金刀獨眼龍,我能傳授你一刀流刀法,就能夠殺你!」將獨眼龍打得落花流水。「獨眼龍,畢竟你還不是我的對手,金刀已經落地,我應該感謝你替霹靂城除去叛徒,念及此情,我讓你死在自己的刀下。」撿起掉落的豹眼鑲金刀。「這支豹眼鑲金刀使你成名,也使你喪命!」

當野達摩正要賜死獨眼龍時,豹眼鑲金刀跑出另一支刀身,反刺野達摩。

獨眼龍:「豹眼鑲金刀不許他人使用。」

野達摩氣絕身亡。

獨眼龍:「武林太複雜了,我應該換一處清靜的地方。」

看破武林的荒野金刀獨眼龍離開了金光塔,一步步向清靜的紫竹林而行。

 

怪老子:「劉三,你現在變成文身,有何感想?」

劉三:「感想很大,有練武功走路安心多了,也威風多了。」

二齒:「哈麥雷射箭變成扇子。」

劉三:「扇子扇風也不錯。」

秦假仙跑來:「慘慘慘,實在真悽慘!」

劉三:「秦假仙,慘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司令官,你武裝解除了。」

劉三:「怎麼?武裝解除一樣能管你。」

秦假仙:「管我管我,你是紅兵,我是黑卒,被你吃定了。」

劉三:「廢話少說,你又有什麼情報?」

秦假仙:「藏鏡人大開殺戒,最近連殺三十六派二十四教,總共打死五千多人。」

劉三:「真有此事?」

秦假仙:「我絕對不騙你。」

劉三:「真可惡,藏鏡人竟敢鬧動,讓我劉先覺去跟他算帳!」

怪老子:「劉三,現在用扇子可行不通。」

劉三:「我用雷…雷…」

怪老子:「雷公點心,去會變成雷公點心。」

二齒:「不然我二齒去。」

怪老子:「你二齒去一百個死一百個。」

劉三:「老子,你看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藏鏡人?」

怪老子:「我去找我那二個好朋友,聞世先生和秦谷鱉,看他們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。」

劉三:「老子,動作快一點。」

怪老子:「我立刻到棋盤山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我也要趕緊去做生意,藏鏡人拼命打,我就拼命埋。」

劉三:「埋什麼?」巴秦假仙的頭。

秦假仙:「劉三,那些死的都是好人,沒人埋很可憐。」

劉三:「最好不用再埋,天下大亂,天下大亂。」

 

(霹靂城)

在這方面,霹靂城也採取極端的手段,飛出八道金光,霹靂城八大城主露面了。霹靂城八大城主乃是南苗九族遺孤。

霹靂城城主:「各位兄弟,尋找史豔文。」

 

(棋盤山)

聞世先生:「秦谷鱉,換你了。」

秦谷鱉:「聞世先生,將軍抽車,我稱讚你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我用車換你的炮。」

秦谷鱉:「炮給你沒什麼,我剩俥馬炮,聞世你剩單車。」

聞世先生:「單車可不一定會輸。」

秦谷鱉:「你沒聽人說,單車不殺人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我還有五魁。」

秦谷鱉:「什麼五魁?」

聞世先生:「五個卒,五卒圍帥同樣是死棋。」

秦谷鱉:「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圍,我還真稱讚你。」

怪老子來到:「來了!」把秦谷鱉撞倒。

秦谷鱉:「你別亂撞,我才會稱讚你。」

怪老子:「你們二個還有心情下棋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怪老子,什麼風把你吹到棋盤山?中原三老又會合了。」

怪老子:「會合又怎樣?合起來比不上人家一個。」

聞世先生:「什麼事情?」

怪老子:「事情大了,藏鏡人這個萬惡罪魁又發狂了,大開殺戒,連殺三十六派二十四教,詳情聽說…(事情經過)。」

聞世先生:「武林浩劫。」

怪老子:「什麼劫都不管,事在人為,你們有什麼方法可以防止,快想想看。」

聞世先生:「要制服藏鏡人只有一步棋。」

怪老子:「什麼絕招?」

聞世先生:「五魁下山。」

怪老子:「你是說武林五魁?」

聞世先生:「是,武林五魁,東魁刀劍創者公孫靈,南魁太陽指諸葛貫日,西魁幻形神拳慕容奪,北魁飄霜客尉遲舜化,以及中魁文武雙全如意生,只要他們五人聯手,一定可以制服藏鏡人。」

怪老子:「那麼五魁在什麼地方?」

聞世先生:「五魁每年八月十五一定在落日坡見面。」

怪老子:「八月十五,只剩三天,快點!」

 

(落日坡)

聞世先生:「武林五魁,為了整個武林,五魁不可再遲疑。」

如意生:「東魁道友,你看應該如何辦呢?」

公孫靈:「為整個武林著想,只好約戰藏鏡人了。」

 

藏鏡人:「天下間竟有人敢向我藏鏡人挑戰,順我者生,逆我者亡,到斷仇天赴約。」

 

(斷仇天)

藏鏡人:「哈哈哈…想不到天下間竟有人敢向藏鏡人挑戰,露面來吧!」五魁個個露面。「我以為是誰,原來是東魁刀劍創者公孫靈,南魁太陽指諸葛貫日,西魁幻形神拳慕容奪,北魁飄霜客尉遲舜化,以及中魁文武雙全如意生,哈哈哈…有你們五個天下最成名的高手向我挑戰,藏鏡人稱霸武林的日子來臨了,順我者生,逆我者亡!」

五魁由東南西北中夾攻藏鏡人,形成五對一的局面,五魁武功蓋世,藏鏡人勇猛無雙,雙方戰得日月失色,山河皆動!

藏鏡人:「哈哈哈…來吧來吧!」

戰鬥歷時七天七夜,最後五魁各施出最厲害絕招,同時打向藏鏡人,武林五魁的五種功夫同時發出,萬惡的罪魁藏鏡人中了五魁的氣功,墜落斷仇天,從此消失武林。」

 

中原九俠陸續慘死,使得消失已久的𨑨迌人三缺浪人再度出現了。

(歌曲:七逃人的目屎 唱:郭金發)黑暗的江湖生活,呼人心驚惶,少年那時,滿腹的熱情,漸漸會消失,七逃人的運命,永遠袂快活,目屎啊,目屎啊,為何流未離?有路無厝,茫茫前程,暗淡的人生。

白骨靈刀來到,冤家路窄,三缺浪人遇上白骨靈刀,兩人交手十數回合,三缺浪人「秋風掃落葉」的刀法快白骨靈刀一步,白骨靈刀命喪黃泉。

三缺浪人:「好兄弟,我替你們報仇了,往泣魂島。」

這時清聖橋三大名師前來。

隱世老人:「等一下,三缺浪人,練成移魂轉魄的人所注意的乃是土氣,身若離土,就一籌莫展了。」

三缺浪人:「多謝三大名師指點,告辭。」

 

(泣魂島)

三缺浪人來到泣魂島,進入恐怖的藏屍洞,活殭屍跳出棺木,三缺浪人胸有成竹,與活殭屍周旋數刻。

三缺浪人:「讓你離開地面,移魂轉魄就一籌莫展。」

三缺浪人將殭屍踹到石壁上,一劍釘死殭屍身軀,沒多久殭屍化回原形,原來是憐死翁。

三缺浪人:「泣魂島不再是恐怖的地方了。」

 

霹靂城八大城主包圍史豔文。

霹靂城城主:「雲州史豔文,我們這段血仇應該了結!」

史豔文:「當年南苗九族聯合外城邪教,意圖侵犯中原,可說是心懷不軌。」

霹靂城城主:「住口!各扶其主,冤仇已經結下,百年千載也不可能化消!」

霹靂城八大城主聯手圍攻史豔文,雙方打得山動地搖,八大城主雜然武功高強,可是史豔文也非普通人物,最後史豔文施出最厲害的純陽掌,純陽掌一出,有如排山倒海,八大城主抵擋不住,個個受傷。

八大城主跳入霹靂車。

霹靂城城主:「史豔文,你我之仇尚未了結,不論十年、二十年,霹靂城還會來找你!」

 

史豔文打敗霹靂城八大城主,武林經過了十六年的平靜,表面平靜的武林卻暗藏波濤,消失已久的霹靂城再度出現,並且號令外域所有邪教形成一股無限的力量。

 

墜落斷仇天的藏鏡人隱居在斷仇天之下,希望過著平靜的一生,但天不從人願,霹靂門又找上了。

霹靂王傳音:「藏鏡人,霹靂門希望你重現武林。」

藏鏡人:「藏鏡人無意再重返武林。」

霹靂王傳音:「難道你忘卻史豔文的父親史豐州,就是當年殺死你父親的仇人嗎?藏鏡人,有仇不報非君子,而且你的妹妹白蝴蝶現在已在霹靂門之中。」

藏鏡人:「什麼?」

霹靂王傳音:「藏鏡人你不必著急,只要你替霹靂門收拾史豔文,你唯一的妹妹白蝴蝶就能平安無事,考慮看看吧。」

藏鏡人:「為了賢妹,藏鏡人別無選擇,就以斷仇天做為我與史豔文決鬥的地點。」

 

另外這方面,好強好勝的黑白郎君離開了水中天,又在幽靈古洞練成五絕秘笈,變成了天下第一高手!

黑白郎君:「『顛倒雲嶽』加上『五絕秘笈』,黑白郎君真正是天下無敵,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!哈哈哈…」

黑白郎君離開了幽靈古洞。

 

為了武林和平的史豔文再度波奔天下,史豔文的女兒史菁菁女扮男裝,化名燈下人,天涯尋父,在命運安排之下,史菁菁愛上了荒野金刀獨眼龍,這個時候,加入金流門的金太極練成了最厲害的兵器刀鎖,離開金流門,金太極最大的願望就是打敗獨眼龍,佔奪燈下人史菁菁,兩人約戰在落日坡。

 

(落日坡不歸谷)

日落西山,黃昏時刻,在不歸谷,最成名的荒野金刀獨眼龍將接受一生中最大的考驗,就是刀鎖的挑戰。

獨眼龍:「向我挑戰的人就是你嗎?」

金太極:「然也,刀鎖金太極,金流門第一號殺手,獨眼龍,你如果現在加入金流門,你就是第二號殺手。」

獨眼龍:「幼稚!刀鎖亮出來!」

金太極:「注意了!」

獨眼龍全神貫注,留意金太極出招,他感覺得到金太極就是他奔走江湖以來最強的敵人,現在兩人一觸即發。

金太極:「獨眼龍,你完了!」

金太極射出刀鎖,一招打敗獨眼龍,獨眼龍昏厥在地。

金太極:「我不殺你,從今以後你的地位就由我金太極代替,金太極,金太極才是真正的天下無敵!」

收回刀鎖,瀟灑離去。

 

(霜雪山)

遭受數次失敗的荒野金刀獨眼龍萬念俱灰,獨自一人走向霜雪山的尖峰。

獨眼龍:「這就是失敗者獨眼龍人生的終點嗎?刀稱一流人一流,人稱一流刀一流,啊!」

獨眼龍跳落霜雪山。

 

(寒冰潭)

寒冰潭寒冰潭,在寒冰潭附近出現一個黑色眼罩,銀髮披肩,手執斷刀,裝扮與獨眼龍相似的獨行客,他到底是誰呢?

 

一向為正義的武林五魁,其中西魁、北魁、中魁三人心存野心,傾向邪教,東魁、南魁、大憨祖為了正義,血拼中北西三魁!

 

變化變化變化,劇情進入新的變化,荒野金刀獨眼龍死了之後,出現了孤獨銀龍,史菁菁為愛犧牲,嫁給金太極,武林五魁形成正邪二派,藏鏡人為了妹妹為了父仇,與史豔文在斷仇天大火拼,最恐怖的黑白郎君又重返武林,變化如何請看精采續集。
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