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集又是看得是又悲又怒,這還是頭一次看布袋戲看到情緒起伏這麼大的,這兩集特別著墨於幾個人物的內心,真的是糾結到…


一、鳳蝶的任務

五點的發片時間,總是會買片順便買個晚餐,然後吃飯配九龍變,這集才開始短短的十分鐘,就讓我糾結到快吃不下飯。
溫皇給鳳蝶的任務,殺劍無極,自鳳蝶踏著沉重的腳步而來,我就很不想看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,果然那一刀,沒什麼比那更痛心的。

「我愛你,但是…過去了。」
「為妳,我甘願…」

劍蝶   

鳳蝶會手下留情,溫皇一定是知道的。
上次俏如來的一句寂寞嗎,溫皇的心理就漸漸明顯了。其實溫皇這人喔,這種有嚴重反社會人格的人,對他來說他的想法沒人瞭解,只有鳳蝶,鳳蝶對他的意義可能非一般特別,個人覺得溫皇會給鳳蝶這樣的任務,是害怕鳳蝶的想法背離自己了。

「是失敗嗎?不管他死或沒死,我跟他已經結束了,這才是你派給我的任務,不是嗎?」
「妳是這樣認為?」
「沒錯,而且你沒有教過我如何取命。」
「我不是教過妳飄渺劍法?」
「你沒有教過我…如何才能取走心愛的人的性命。」

溫 蝶  

至於為何鳳蝶不願離開溫皇,因她最瞭解溫皇,也沒人比她了解溫皇的可怕,有她在也許牽動溫皇的心思。


二、各家爭奪的九龍天書

對於魔門世家第二分支、識龍影究竟是個多不簡單的風流花公子,以及燕雲初的身分呈保留態度,只覺得燕雲初可能也與魔門世家有關係(燕氏正門一脈?)
如果燕雲初真的跟魔門有關的話,那他盯上九龍天書就合理了,而識龍影奪天書的動機就值得揣測了,絕對與他背後的勢力有關。

三人一看到天書都撲上去XD

九龍天書 燕、識、獨  

天書的消息傳至苗王耳中了,派人圍上梅香塢。
想說~蒼狼王子的戲終於要來了,其實我很喜歡蒼狼這孩子啊~

蒼狼  比起苗王,我覺得蒼狼跟狼主還比較像XD


三、萬朔夜與聆秋露

之前一直猜測這兩人究竟是…尤於兩人一直沒在同個鏡頭下對話,以及在奧村頭出現的墓,讓我原本猜測他們兩可能是同個人,因為萬朔夜太難過聆秋露之死,才會人格分裂,萬朔夜自己在與內心住著的聆秋露對話,呈現一種心境上的掙扎之類的。
可是現在看來,好像萬朔夜就是萬朔夜,聆秋露就真的只是聆秋露的樣子,然後秋露當初詐死,還是說當時真發生了什麼事,萬朔夜找方法救活她,留下她的墳好讓奧村頭的人不繼續追究。
劇組刻意用不同鏡頭的拍攝手法,以及兩人用同樣的偶頭刻意誤導大家啊。


四、藏鏡人的託付

現在對藏仔來說,最放心不下的莫過於憶無心的監護權了,仍以史艷文之貌找上狼主,一陣推拖之後,狼主想起無心握住史艷文的手的那一刻,狼主好像看出什麼了,且後來的態度有微妙的改變,可能已經發現前面的人的真實身分了。

藏、狼  藏姚夫妻家暴也不是一兩三天的事了XDD


五、犧牲小空,史艷文的不捨

我很恨史艷文毅然的作下犧牲小空的決定,沒錯,對他們來說,顧全大局而犧牲自己人是不得已的,但怎麼能這麼簡單就下決定?那可是自己的兒子。
如果比較起讓魔世開啟,死更多人;或犧牲小空,保全更多人,也無法定論這決定到底是對是錯,只是真的無法接受這樣的做法。

小空  小空從黑白龍狼傳到現在,除了變成炎魔以外,就只有昏迷的份,唯一戲份被抓去補牆壁,太沒天理了啊!

其實史艷文從來就不是個好親父,就兒子們來說,小空跟史艷文也是最疏遠的,身為中原的龍頭,凡事都必須有所取捨,就算他想對孩子付出,也因為對天下人有太重的責任而無法達成。
對孩子有太多虧欠無法彌補,還得犧牲孩子,的確是難以言喻的痛苦,但在把小空丟入魔世的那刻,史艷文難過到落淚,心中萬般不捨,還是覺得很憤怒啊…小空雖然昏著,可是也不能這就樣剝奪他活著的權力啊。
對小空沒半點感情的藏鏡人都不贊同這樣做了,為何你可以想都不想就把人丟進去…

「仗義,父親一直沒有好好照顧過你,如今卻要犧牲你,父親不但失責,更是殘酷冷血,我實不配做你的父親,你別恨別人,要恨就恨我吧。」

小空 史  


六、俏如來的猶豫

補封印一事,俏如來就沒有史艷文堅決了,因為在短時間內就成為了領導人,凡事都逼自己壓抑,學會了淡化情緒,在宮本死時,因無法接受事實、過度壓抑,才看似一點情緒都沒有,經過默蒼離的調整才發洩出來。
這此輪到選擇自家人的生死,牽連大局,不比宮本之死,默蒼離又要俏如來多一分覺悟。

默教授今日訓示:
「你的覺悟不夠,史艷文太仁,而你太過偽善,史艷文可以犧牲自己的孩子,而不捨別人的孩子,但你卻是無論誰的孩子都不捨。你要記住,無論是誰的孩子、誰的兄弟,你都要一視同仁的不忍,同時也一視同仁的捨得。」

默  

七、雪山銀燕的崩潰

這兩集銀燕的情感是重點,看到銀燕知道失去小空而大哭,我也忍不住掉淚了。
在鷹燕龍虎榜,因為八足原人和醜孔明的計謀、挑撥,導致兄弟兩如仇人,互相殘殺,是俏如來出面才化解這樁悲劇,銀燕與小空是孿生兄弟,又經過這些種種,對小空兄弟之情更別於一般。
銀燕是個非常重情重義的人,無法也不願背負史家人的責任,犧牲誰都是不能發生的事,何況是自己的哥哥。

「親情?哈,想害死二哥的人,就是他的父親和兄長,這樣的親情有什麼值得欣羨?」
「至少他們不是為了自身的利益才這樣做,而且我相信犧牲小空,他們也是一樣的痛苦。」
「如果要是真的痛苦,那他們為什麼還能這樣做?如果連自己的親人都無法保護,那還想要保護什麼?人家說人總是會變,大哥他就變了,變得跟父親一模一樣!」
「那…你變了嗎?」
「我…我沒變!」

燕、霜  


「你…你怎能…這麼忍心?你…你怎能…小空是…是你的小弟啊!」
「從今…從今以後,我不姓史。」
曾經攜手扶持的身影,而今漸行漸遠,是自己錯了嗎?是自己變了嗎?兩兄弟自問,卻難自答。

俏、燕  


早期在燕城,扶養他的燕城三母被蒙面人殺了,原因只說他是史家之後,所以銀燕打從一開始就恨自己是史艷文的兒子,之後與史家相認了,無法理解父親的所作所為,也不能諒解父親對他們疏於照顧。
對銀燕來說,他只是想要一份簡單的親情,只想好好珍惜身邊的人,無法背負這麼多沉重的取捨,當他看到原本最敬重的大哥,也得擔起這樣的重擔,變得必須完全為大局著想,他也同樣的不能理解大哥所作的決定,最想保護的二哥竟是被自家人犧牲,更叫他不能接受。

「就算能體諒又怎麼樣?妳以為我不知道?我比誰都清楚,我知道他們很痛苦,但是他們還是這樣做了,一千個一萬個理由,一千個一萬個無奈,他們還是做了,他們還是親手害死自己的親人!」
「你要知道,這都是逼不得已。」
「哈哈哈…我受夠了這種逼不得已,以前我恨史家人的身份,是因為我不瞭解身為史家人的責任,現在我恨史家人的身份,是因為我太瞭解史家人的責任,妳說我不懂,其實真的不懂的人是你們,真的不懂的人是你們啊!」

燕  


銀燕將小空帶到當初四兄妹合力對抗八足原人的地方,那是他們唯一一次兄妹相聚、合心合力的時候,也是銀燕第一次體會到手足之情的時候。

鷹燕龍虎屠蛛

再來張史家四兄妹唯一的合照。

 

 

鷹燕龍虎

 
八、神秘女者-櫻吹雪

這段時間大家都在猜測櫻吹雪的身分,有兩個答案,一者天宮伊織,一者宮本總司的閉門弟子。
她來到中原找上的都是宮本的徒弟,莫名攻擊又沒殺意,意在測試他們的武功,嗯…感覺後者比較有可能。

櫻  

 

總之,小空被丟進魔世讓我滿難釋懷的XDD,魔世會不會就此消失也難說(根本就沒完整出來過),就看小空是否獲得那萬分之一的生機,還是白白犧牲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