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神兵 第一集 血判魔魁擎天刑

 

(萬丈雲台)

黑白郎君:「今天的戰鬥,為了證明黑白郎君就是萬勝不敗。」

擎天子:「擎天子替九百九十九條冤魂洗清血仇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連你在內應該是一千條冤魂!」

高手戰高手,戰得風雲變色,日月無光。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以你的失敗為快樂!」

擎天子:「血判魔魁擎天刑!」

擎天子一掌,將黑白郎君連同幽靈馬車打落萬丈雲台。

 

(無力潭水中天)

被擎天子一掌擊落萬丈雲台的黑白郎君,沉入無力潭,命不該絕的黑白郎君沉入無力潭,來到水中天。

黑白郎君昏迷了三天三夜,慢慢地醒過來。

黑白郎君:「這是什麼地方?」觀望四周景象。「莫非這是水裡世界?」吐血。「超凡真聖擎天子,你是黑白郎君頭一個敵手。」

一隻千年青蜈蚣慢慢爬進黑白郎君。

黑白郎君:「有人漸漸接近我了。」

水中天有一隻千年青蜈蚣,千年青蜈蚣攻擊黑白郎君,身負重傷的黑白郎君憑著最後元氣發出氣功,打死千年青蜈蚣,黑白郎君最後的元氣用盡,七孔流血。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尚未敗盡天下高手,怎能慘死在這裡?啊…」

黑白老人走來:「你打死我唯一的朋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我打死你的朋友,你可以打死我,為你的朋友報仇,反正我也活不了。」

黑白老人:「你如果死了,我黑白老人在這水中天就真的沒朋友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你要如何?」

黑白老人:「我來救你如何?」

黑白郎君:「你要救我?」

黑白老人:「你認為我沒辦法救你嗎?」

黑白郎君:「我元氣已盡,血也將流完,生命接近死亡,天下還有什麼靈丹可以使我起死回生呢?」

黑白老人:「在你面前的這隻千年青蜈蚣,就可以使你去死回生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如何去死回生?」

黑白老人:「你注意看,千年青蜈蚣頭上有一處血泉,我若打破血泉,你要趕緊喝下青蜈蚣的血。」打爆靑蜈蚣的頭。「快呀快呀!」

黑白郎君喝下青蜈蚣的血。

黑白老人:「哈哈…千年青蜈蚣的血已經被你喝完了。」

黑白郎君突然痛苦難當,全身熾熱。

黑白老人:「你是不是感覺體內熱烘烘的?」

黑白郎君:「請你一掌使我歸陰吧!」

黑白老人:「我如果殺你就不必救你了。」拿出一支刀。「蜈蚣血在你體內流轉當然很痛苦,你必須忍耐,這種痛苦會有一個時辰。」

黑白郎君痛到昏厥。

黑白老人:「昏倒在地已有一個時辰了。」剖開青蜈蚣的咽喉。「剖開千年青蜈蚣的咽喉,取出這顆蜈蚣珠,這珠叫寒霜珠,又名避雷珠,你很有福氣,若非你的模樣與我黑白老人的模樣相同,我也不可能救你,這粒避雷珠給你吞下去,以後你就不怕雷電了。」

黑白老人餵黑白郎君吞下寒霜珠,並替其運氣。

 

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進入藏鏡人的隱身鏡之後,隱身鏡在空中旋轉。

隱身鏡來到一處神秘山谷降下來了。

白陽生:「藏鏡人,你不是要帶我到霹靂城?難道此地就是霹靂城?」

藏鏡人:「此地乃霹靂城的前身。」

白陽生:「霹靂城的前身?」

藏鏡人:「然也,為何稱為霹靂城前身,有段故事你慢慢的聽吧,當年史豔文與中原九俠圍剿南苗九族,九大族死傷累累…(故事經過)史豔文與中原九俠圍剿南苗,南苗九族死傷慘重,幸運的人逃到此地藏身而逃過死劫,成為九族遺孤,九族遺孤個個仇恨交集,決心為九族復仇而創立霹靂城,此地就是霹靂城的前身。天道一俠,中原九俠乃桃花山范應龍、李彪、黑雲、大流星、溪邊羅漢鐵乞丐、風雨斷腸人、獨腳漢、冷霜子與三缺浪人,連同史豔文總共十個人,他們十個人對南苗九族趕盡殺絕,你是不是還記憶猶新呢?」

白陽生:「藏鏡人,這是我天道一俠頭一次聽到的故事,怎能說是記憶猶新?」

藏鏡人:「哈哈哈…天道一俠,隨我入山谷參觀吧。」

兩人進入山谷。

藏鏡人:「石壁上那九張人像是南苗九族族長的遺像,下面那個假人就是雲州史豔文,被千刀百剮,可見九族遺孤對史豔文痛恨入骨。」

白陽生:「天泣南苗魂,地哭勇戰士,恨刻九漢郎,仇負史豔文。」

藏鏡人:「史豔文與中原九俠即是南苗萬世仇人!」

白陽生:「藏鏡人,你也是南苗九族的人嗎?」

藏鏡人:「非也,我不是南苗九族的人,我是西苗的人。」

白陽生:「你恨史豔文嗎?」

藏鏡人:「恨!」

白陽生:「既非南苗的人,因何對史豔文有恨?」

藏鏡人:「此乃世仇,史豔文的父親史豔州曾經領軍征伐西苗,我的族人被殺,我的家園破碎,父債子償,哈哈哈…」

白陽生:「也許當年西苗有意侵犯中原,因此才派兵征伐。」

藏鏡人:「何謂侵犯中原?西苗族民增多,領域擴大,這是一定的道理,如何說是侵犯?」

白陽生:「使用暴力擴大領域即是暴力侵犯。」

藏鏡人:「暴力侵犯?哈哈哈…我認為這是民族的延續,人在世上為生存而戰鬥,為戰鬥而生存,只有不斷地戰鬥,才有優秀的人種出現,就如同練劍一般,一口劍經過無數次的磨鑄,才能成為一口寶劍,天道一俠,今天藏鏡人帶你到此地有二個目的,第一個目的是讓你帶回史豔文的母親,冤有頭,債有主,對付老人不是外域人的作風,第二個目的,霹靂門隨時會向中原九俠下手。」

白陽生:「藏鏡人,冤冤仇仇風波機時休。」

藏鏡人:「冤冤仇仇風波永不休,哈哈哈…」

 

多情的恨世生沙玉琳自覺無法與史豔文結合,決心離開中原回返康城。

路上一位女子苦纏著一位男子。

女子:「等等我呀情郎。」

男子:「妳真煩啊,一路由康城跟到這裡。」

女子:「無論你到天涯海角,我一定要跟著你。」

男子:「妳說什麼?叫妳別跟妳沒聽見嗎?」

女子:「做不到。」

男子:「妳分明找打!」痛毆女子。

女子:「你打我…」

男子:「打妳又怎樣?」

女子:「你這個無情郎,當初對我甜言蜜語,對我百般體貼,想不到你得到我的身體以後,你就完全變了…」

恨世生正巧路過停下來一瞧。

男子:「那是妳自己傻,隨便就相信男人,我看妳還是看開點回康城去,別妨礙我到中原發展。」

女子:「情郎,我求你,別丟下我,我肚子裡已經有你的骨肉了。」

男子:「妳肚子裡有我的骨肉?笑話,妳以為我會相信妳的話?」

女子:「我絕對不騙你。」

男子:「誰知道妳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。」

女子:「你好沒意思,今天竟然說出這種話。」

男子:「我再說一次,如果妳再跟來,我就不客氣了。」

女子:「除非我死,否則我是跟定了。」

男子:「妳還真找死!」

又把女子痛打一頓,這次被恨世生阻止。

男子:「妳是誰?敢殺我。」

恨世生:「朋友,你的心比鐵還要硬。」

男子:「這是我家的事,不必妳干涉!」

恨世生:「可是我專門教訓像你這種無情的人。」

男子:「找死!」攻擊恨世生卻反被制伏。「饒命啊!我不敢了…」

女子:「英雄,請手下留情。」

恨世生:「妳替他求情?」

女子:「是的,他是我所愛的人,妳若將他打死,我也活不下去。」

恨世生:「難道他這樣對待妳,妳毫無怨恨?」

女子:「我不怨恨,我可以原諒他,英雄,請妳留他活命吧…」

男子:「是呀,英雄,饒我一命吧…其實天下間也不是我最無情,過去中原有個史豔文也很無情,史豔文到康城欺騙了我們公主沙玉琳的感情,結果他還不是走了,公主也沒有怨他。」

恨世生:「住口!」離開。

女子:「情郎,你要不要緊?」

男子:「別碰我!都是妳害的,看到妳就討厭!」

 

恨世生:「為什麼天下的女性都一樣?難道愛就是沒有怨尤?女人實在太傻了。」

就在此時,空中金光萬道,瑞氣千條,響亮的歌聲出現了。

恨世生沙玉琳馬上就被歌聲所吸引。

(歌曲:萬毒美人女暴君,唱:慧卿)我的美麗,勝過當時越國的西施,我的妖嬌可比妲己,面露笑容帶殺氣,鶯聲燕語迷人會心碎,愛情親像在春夢裡。

女暴君:「恨世生沙玉琳。」

恨世生:「妳是誰?」

女暴君:「女暴君,我們同樣是女人,女人同情女人,若不是雲州史豔文,妳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,天下的男性都是無情的,沙玉琳,妳應該認清了。」

恨世生:「女暴君,妳為井麼要對我說這些話?」

女暴君:「因為我曾經也被男人騙過,妳我處境相同,因愛生恨,現在應該化恨成力量,以這份力量去幫助失愛的女性嚴懲薄情的男人,妳拜我為師,我可以傳授妳武功,對付天下的男人。」

恨世生:「你要收我為徒?」

女暴君:「難道妳不想成為一個真正有辦法替女性出力的女性嗎?」

恨世生:「女暴君,是否可以讓我考慮幾天?」

女暴君:「可以,考慮之後妳就到消魂窟來。」離開。

恨世生:「神秘的女暴君,我該不該拜她為師,然後成為一個真正有能力幫助女性的女性?」

荒城之主帶其他荒城成員來到。

巴浪天:「恨世生!」

巫力道:「主公,你所說的恨世生就是他?」

巴浪天:「不錯,就是他通報中原群俠,使我擒拿大明皇帝失嘉靖的計劃失敗。」

巫力道:「女人嘛,是一個女扮男裝的女人。」

混元道:「皮膚真美,是個漂亮的女人。」

巴浪天:「兩位道長,趕快下手呀!」

巫力道、混元道武功高強,恨世生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
巴浪天:「拿下!妳竟敢通報中原群俠來破壞我的計劃,今天妳應該接受懲罰。」

恨世生:「被你所擒,要殺便殺,何必多言?」

巴浪天:「想死?哪有這麼簡單?我要妳比死還痛苦,來人呀!將這個賤人帶到風月嶺,然後把她的衣服全部脫下,赤裸體綁在木柱上,讓天下人觀賞。」

恨世生:「巴浪天,你不是人!」

巴浪天:「沙玉琳,妳害怕吧?妳露洩我的機密,我就展示妳的胴體,來人!」

小兵:「在!」

巴浪天:「押走!」

小兵:「遵命!」

 

秦假仙:「來呀來呀!趕快來買!這個東西你們買得到,九斗勝一石,快來呀來呀!」

壯士:「無鼻子,你賣的是什麼東西?」

秦假仙:「你們真是外行中的外行,連這種東西也不認識,這叫望遠鏡。」

壯士:「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望遠鏡,這種東西不但可以看很遠,而且看得很清楚。」

壯士:「無鼻子,你叫我們買這種望遠鏡有什麼用處?」

秦假仙:「讓你們以最少的消費得到最高的享受,你們可知道,天下最美麗的姑娘被人剝得精光,綁在風月嶺。」

壯士:「天下最美麗的女人,是誰是誰?」

秦假仙:「康城公主沙玉琳。」

壯士:「康城公主沙玉琳被人剝掉衣服,綁在風月嶺?」

秦假仙:「是呀,牛肉場呢,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趕快買,在風月嶺下看不清楚,買我的望遠鏡,用望遠鏡來看,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我賣的很便宜,一支五兩銀子。」

壯士:「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我買一支。」

壯士:「我也要我也要。」

壯士:「趕快到風月嶺觀賞。」

壯士:「走。」眾人離開。

秦假仙:「賺錢那麼容易,這種時機就是要動腦筋,腦筋快的人才能成功,滴滴溜溜全靠兩隻眼睛,賺錢可不是我吹牛,就得像我秦假仙這樣。」

劉三、怪老子、二齒走來。

劉三:「秦假仙。」

秦假仙:「司令官!」

劉三:「什麼司令官?」

秦假仙:「你是我的司令官。」

劉三:「我們有事情想問你。」

秦假仙:「司令官,你儘管問,我如果知道一定告訴你們。」

劉三:「史豔文的母親,我那老親家母被霹靂城的人捉去,你有沒有線索?」

秦假仙:「老夫人被霹靂城的人捉去?」

劉三:「是的,你有沒有霹靂城出沒的線索?」

秦假仙:「司令官,這條線索坦白說我是沒有,不過我可以替你們去調查。」

二齒:「哈麥他去調查,我們繼續去找。」

秦假仙:「等一下,慢慢去找,我先報告你們一個好消息。」

二齒:「什麼好消息?」

秦假仙:「眼睛吃冰淇淋。」

怪老子:「什麼叫眼睛吃冰淇淋?」

秦假仙:「恨世生沙玉琳你們認識吧?」

二齒:「哈麥壞女人!大流星和黑雲差點死在她手裡。」

秦假仙:「恨世生沙玉琳被人捉到風月嶺,脫掉衣服一絲不掛的綁著。」

二齒:「此事當真?」

秦假仙:「我絕不騙你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聽到女人脫光光,眼珠子都大起來。」

二齒:「哈麥我太緊張了嘛。」

怪老子:「有什麼好緊張?」

二齒:「別人都可以欣賞,我哈麥怕看不到,所以哈麥緊張。」

劉三:「恨世生被人裸體綁在風月嶺,這件事必須去看看。」

秦假仙:「劉三,風月嶺離這裡沒多遠,大概只有三里路。」

二齒:「哈麥快一點,吃米粉要趁熱。」

劉三:「走。」

劉三、怪老子、二齒離開。

秦假仙:「生意收一收,司令官交待的事情要先辦,去調查霹靂城。」

 

(風月嶺)

風月嶺上聚滿人群,可憐的康城公主沙玉琳一絲不掛被綁在木柱上,任人觀賞。

怪老子:「沙玉琳實在漂亮。」

二齒:「哈麥怪老子你是哈麥老秋哥。」

怪老子:「什麼老秋哥?」

二齒:「不然你看到沙玉琳脫光光就說她哈麥漂亮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你不懂,這叫欣賞,欣賞要有欣賞的眼光,用藝術眼光去欣賞,不可掛有色眼鏡,你懂什麼?」

二齒:「這我不行,我道行比較淺,我一看到沙玉琳的奶子那麼挺,小二齒就哈麥作怪了。」

劉三:「去你的。」巴二齒的頭。「小混球,我們來看沙玉琳的目的,是想知道誰把她捉來風月嶺。」

怪老子:「劉三,有人來了,小心點。」

巫力道:「各位朋友,你們很有眼福,今天才能看到康城公主沙玉琳的玉體,沙玉琳是罪有應得,才會被我們捉來綁在風月嶺,任你們觀賞,在場各位,誰想英雄救美?」

壯士:「沙玉琳殺害許多中原群俠,這是報應。」

壯士:「是呀。」

壯士:「沙玉琳為了史豔文出賣我們外城同志,這是她應得的懲罰。」

壯士:「對。」

巫力道:「沒有人想英雄救美,很好很好,這個賤人綁在此地三天,三天後就將沙玉琳嫁這個人。」

一位醜人走來。

巫力道:「摩吉,將沙玉琳公主嫁給你,你喜歡嗎?」

摩吉:「喜歡,我很喜歡。」

巫力道:「那麼你是未來的康城駙馬囉。」

眾人:「駙馬爺吶,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」

二齒:「沙玉琳要嫁給一個比我二齒更醜的人。」

怪老子:「如果嫁給你,你敢娶她嗎?」

二齒:「我哈麥不敢,沙玉琳的心腸那麼毒,我二齒如果娶她做老婆,不必多久,我就會被她謀殺了。」

劉三:「總之一句,沙玉琳就是過去做惡多端,算來是報應,二齒、怪老子,我們去辦我們的事。」

二齒:「走。」

人情冷暖,世態炎涼,武林中人對沙玉琳的遭遇,只有束手旁觀。

 

三天經過,巫力道、混元道將沙玉琳與醜人摩吉關在石洞裡。

守門者:「醜人摩吉今天要與沙玉琳在石洞內成親。」

守門者:「這個醜人真是艷福不淺。」

守門者:「但是聽說沙玉琳練過武功,摩吉要碰她的身體可沒那麼簡單。」

守門者:「放心,混元道、巫力道二位道長早就廢掉沙玉琳的武功,今夜摩吉是吃定了,哈哈哈…」

 

(石洞內)

摩吉:「沙玉琳,妳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,妳再不吃就會餓死。」

沙玉琳:「我現在跟死有什麼差別?只不過我不能死,我死仇就不能報了。」

摩吉:「荒城巴浪天實在太殘忍了,把妳放在風月嶺…」

沙玉琳:「好了,不要再說下去了,巴浪天殘忍,天下的男人更加殘忍,我恨…我恨…」

摩吉:「沙玉琳妳別生氣,身體要緊。」

沙玉琳:「摩吉,這石洞裡面現在只剩你和我,我的武功已經被廢了,如果你想得到我,那就趕快動手吧。」

摩吉:「沙玉琳,我摩吉不是那種人,我不是那種人。」

沙玉琳:「你不想要我的身體?」

摩吉:「沙玉琳,其實這不是我的意思,我雖然長得很醜,但我有自知之名,我不會那麼做的,妳放心,沙玉琳,我承認妳很美,我很欣賞,妳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,如果妳不嫌棄我摩吉長得醜的話,我們可以做個神聖的朋友。」

沙玉琳:「你真的不想跟我成親?」

摩吉:「我絕不敢那麼想,我們兩個可說遭遇相同,你被人侮辱,我被人輕視,我父母生我這種模樣,就注定我這輩子遭人輕視,每個看到我的人不是笑就是怕,我沒有朋友,我生活在孤單的世界中,我好孤單,我好寂寞…」

沙玉琳:「摩吉,不要悲傷,你要堅強。」

摩吉:「沙玉琳,妳更要堅強起來。」

沙玉琳:「摩吉,你是沙玉琳唯一的朋友。」

摩吉:「妳也是我唯一的朋友。」

沙玉琳:「可是現在…」

摩吉:「妳不必擔心,我一定想辦法幫助妳離開此地。」

沙玉琳:「但是洞外有奸兵看守。」

摩吉:「我自有辦法,妳在洞中等我。」

沙玉琳:「摩吉,你要小心。」

摩吉:「我會小心,我會小心的。」

 

(石洞外)

守門人:「新郎出來了。」

守門人:「摩吉,你艷福不淺,娶到康城公主,以後就是康城的駙馬爺。」

摩吉:「是啊是啊。」

守門人:「摩吉,春宵一刻值千金,你不在洞裡享受美人,出來幹什麼?」

守門人:「我看大概辦完事了。」

守門人:「會有這麼快嗎?」

守門人:「摩吉第一次接觸女人,一定很緊張,人一緊張難免會…」

守門人:「呵呵…」

守門人:「摩吉,你第一次碰女人滋味如何?說給我們聽聽。」

摩吉:「這…」

守門人:「不好意思講?」

摩吉:「二位辛苦,這兒有瓶酒,表示我對二位的感謝。」

守門人:「你真會感恩圖報,這說起來也是應該,你在洞裡享受美人,我們替你守洞門。」

摩吉:「謝謝,謝謝,這瓶酒給你們,我身上這些錢也都給你們,表示我對二位的孝敬和一點報答。」

守門人:「我知道你的意思,你是怕有人入洞打擾你們,放心吧,你儘管進去,我們會替你守得好好的。」

摩吉:「萬事拜託,萬事拜託。」入洞。

守門人:「摩吉人醜不過還真懂規矩。」

守門人:「娶老婆高興嘛。」

看守洞口的士兵喝了摩吉的蒙汗酒,已經昏倒在地,這方面,摩吉帶著沙玉琳想逃出山洞。

巫力道、混元道來到洞口。

巫力道:「喂!醒來醒來!」兩人醒來。「叫你們看守洞口,為何沉睡在地?」

守門人:「這…摩吉帶酒來給我們喝,大概是喝多了。」

巫力道:「什麼?」查看一下。「酒中下蒙汗藥,可惡!」入洞內一查。「醜人摩吉已經帶沙玉琳逃走了。」

混元道:「這個醜人真傻,有福不會享,來人呀!追!」

眾人:「遵命!」

 

摩吉:「快點,後面追兵快追來了。」

摩吉帶著沙玉琳逃入樹林,很不幸後面追兵到了。

巫力道:「想逃,哪那麼容易?」

混元道:「摩吉你想背叛?」

摩吉抱住混元道:「沙玉琳妳快走!快走!」

混元道:「走得了嗎?」殺死摩吉。

沙玉琳:「摩吉!摩吉!」

巫力道:「想不到一夜夫妻百世恩。」

沙玉琳:「我跟你拼了!」打巫力道數下。

巫力道:「妳還不能死,來人呀!將她拿下!」

當眾人要抓沙玉琳時,突然被一道氣功打死。

巫力道:「誰這麼大膽敢來救沙玉琳?」

混元道:「空中幻影出現,道友小心啊。」

(歌曲:萬毒美人女暴君,唱:慧卿)我的美麗,勝過當時越國的西施,我的妖嬌可比妲己,面露笑容帶殺氣,鶯聲燕語迷人會心碎,愛情親像在春夢裡。

巫力道、混元道攻擊女暴君數次無效,女暴君一掌就把兩人打斃。

兩名妖道喪命,女暴君的幻影消失無蹤了。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幻影殺人法。」

斜本道:「手段奇異。」

倒頭僧:「真是天下少見的女殺手。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,你看得很清楚。」

倒頭僧:「這麼美的女神,任何人也會忍不住多看一眼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只能看不能想。」

倒頭僧:「胡亂想皮就癢。」

斜本道:「這道幻影就是最神秘的女暴君。」

倒頭僧:「女暴君怨女人恨男人。」

斜本道:「怎麼說怨女人恨男人?」

倒頭僧:「總之一句,就是心理變態,她怨任何一個幸福的女人,痛恨天下薄情的男人,天下間男人有黑白郎君,女人有女暴君,這二個人都是心理變態。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你講話要小心,以免惹來殺身之禍。」

倒頭僧:「生死有命,難脫定數,倒頭僧明的不怕,就怕暗的。」

斜本道:「什麼暗的?」

倒頭僧:「像你這種。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…」

倒頭僧:「我是打個比喻,你何必緊張?無法提防的便是暗的,我們是好朋友對不對,所以我無法提防你,這就是暗的。」

斜本道:「言之有理,朋友要互相信賴。」

倒頭僧:「信賴來信賴去啦。」

突然三道人影迅速經過。

斜本道:「城東三劍客。」

倒頭僧:「城東三劍客在城東一帶很出名,但是一直屈服在殘廢城血門教交的魔威之下。」

斜本道:「血門教父已經死了,屍體被黑白郎君送到陰司河,白骨骷髏帆載過陰司河,運過泣魂島藏屍洞。」

倒頭僧:「這三個人就是要到陰司河。」

斜本道:「大概想查探教父是不是真正死了。」

倒頭僧:「斜本道,依你看教父有可能沒死嗎?」

斜本道:「血門教父被天道一俠的聖劍砍斷首級,怎麼可能沒死?」

倒頭僧:「我想不可能沒死,不過有的人不見到屍體不肯相信,城東三劍客就是這種人,佛陀彌阿。」

 

(陰司河)

劍客一:「聽說教父的屍體被黑白郎君送到此地。」

劍客二:「陰司河有一隻白骨骷髏帆,專門載運屍體到泣魂島。」

劍客三:「要查探教父是否真正死了,必須到泣魂島才能了解真相。」

白骨骷髏帆緩緩而來。

劍客一:「前面骷髏帆出現了。」

劍客一:「上骷髏帆。」

劍客二:「有危險嗎?」

劍客一:「不必想那麼多,上船。」

城東三劍客上了白骨骷髏帆,骷髏帆慢慢駛向泣魂島。

 

(泣魂島)

劍客一:「此地就是泣魂島,我真疑問,這隻白骨骷髏帆沒有人駕駛,為什麼會走?」

劍客二:「可能是陰司河的水流有一定的循環,白骨骷髏帆順著水流行駛。」

劍客三:「有道理,前面有個藏屍洞。」

劍客二:「有人來了,小心。」

憐死翁走來:「來到泣魂島,莫非是想參觀屍體?」

劍客一:「你是什麼人?」

憐死翁:「我叫憐死翁,悲憐沒有人埋葬屍體的老人。」

劍客一:「你可知道血門教父的屍體葬在何處?」

憐死翁:「什麼血門教父我不知道,因為每天白骨骷髏帆所載的屍體很多,屍體全部葬在藏屍洞裡面,你們要找血門教父,可以自己進藏屍洞去找。」

劍客一、劍客二:「多謝。」

 

(藏屍洞)

劍客一:「這個藏屍洞真恐怖。」

劍客二:「洞內盡是棺木,也不知教父的屍體在哪一具棺木裡。」

劍客一:「只好一具一具打開來看。」

三劍客翻到一具殭屍。

劍客三:「你們看看,棺木裡這具屍體還沒爛掉,大概是蔭屍,到那邊看看。」

當三劍客轉身走開後,殭屍突然起身。

劍客一:「什麼聲音?」

殭屍先攻擊其中一名劍客。

劍客三:「活殭屍,小心!」

另一名劍客砍斷殭屍的頭,殭屍的身體卻把劍客的內臟抽出,斷頭又回到身上,再用利甲殺死另一名劍客,剩下一名劍客想逃命,還是被殭屍的頸筋勒死,之後將屍躺回棺木中。

 

(百劍聯盟會)

劍士:「稟告劍神。」

劍神:「何事?」

劍士:「城東三劍客被殺,屍體掛在枯木林。」

劍神:「城東三劍客被殺,屍體掛在枯木林?」

劍士:「是。」

劍神:「可知道被何派何人所殺?」

劍士:「沒有人看見,所以沒有人知道。」

劍神:「屍體有沒有留下什麼傷痕?」

劍士:「身體好像被利器刺穿。」

劍神:「被利器刺穿,好大的膽子,竟敢向百劍會的人下手,帶我去看屍體。」

劍士:「遵命。」

 

(枯木林)

劍士:「劍神,這種傷痕是被什麼兵器所傷的?」

劍神:「不是劍傷也不是刀傷,傷口深而有力,這是什麼兵器我也看不出來。」

斜本道和倒頭僧走來。

斜本道:「來囉來囉。」看看屍體。「這種傷痕是一種手指上的獨門兵器。」

劍神:「這位道長,聽你所說,你對這種獨門兵器很了解?」

斜本道:「哈哈…這種獨門兵器叫鐵指甲。」

劍神:「鐵指甲。」

斜本道:「不錯,全天下使用鐵指甲的只有一個人。」

劍神:「請這位道長言明。」

斜本道:「此人乃一百零八魔之一,叫做五爪龍石剛。」

劍神:「曾經聽過這個人,可是聽說五爪龍石剛已經棄邪歸正深山退隱了。」

斜本道:「有心棄邪歸正絕不可能再殺人,傷害人命就是惡心未改,倒道僧我說的對不對呢?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讓你說完我才說。」

劍神:「道長,五爪龍石剛現在隱居何處?」

斜本道:「桃花山一帶找看看,也許找得到。」

劍神:「多謝,來人呀!」

劍士們:「在。」

劍神:「到桃花山找五爪龍石剛,為城東三劍客報仇。」

百劍會的人離開。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想不到道友對傷痕的鑑定這麼內行。」

斜本道:「不敢當、不敢當。」

倒頭僧:「可是城東三劍客是往陰司河方面而去,與桃花山正好方向相反,為什麼會被五爪龍石剛所殺?這就奇怪了。」

斜本道:「這有什麼好奇怪?城東三劍到陰司河找不到教父的屍體,回程時在桃花山附近遇上五爪龍石剛,而被五爪龍石剛所殺害。」

倒頭僧:「五爪龍石剛數年前就宣佈棄邪歸正,脫離一百零八魔,今天再殺人,豈不是前後矛盾?」

斜本道:「這就是惡心未改,你沒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。」

倒頭僧:「照城東三劍的傷痕看來,是像被鐵指甲所刺,但也須要詳細調查,才不會因你的話而害死一個好人。」

斜本道:「放心,我的判斷絕對不會錯,何況一百零八魔也非善類。」

倒頭僧:「什麼是善類?」

斜本道:「像我這種就是善類。」

倒頭僧:「如果你是鱔類,我倒頭僧就是鰻類。」

斜本道:「我說的善不是鱔鰻的鱔。」

倒頭僧:「這個善和那個鱔差不了多少,鱔多涎,彎彎曲曲,做人不正,總之你不提鰻,我就不覺得嘔。」

突然一道氣勁飛來。

倒頭僧:「暗氣傷人,有人想跟我玩玩。」

火雷星飛來:「倒頭僧,你就是霹靂門的反叛者,安樂星笑臉君。」

倒頭僧:「你看到母豬吃餿。」

火雷星:「雖然你改頭換面,可是無法瞞過火雷星,凡是背叛霹靂門一律處死!」

兩人大打出手,較勁內力。

火雷星:「不是安樂星笑臉君就不會有這種功力。」

倒頭僧:「貧僧在室男,功力飽滿,佛陀彌阿。」

火雷星與倒頭僧掌對掌,內功對內功,突然雷射箭攻來,火雷星被劉三的雷射箭打中了,趕緊逃跑。

二齒:「哈麥快追呀!」

斜本道:「慢著,不能追不能追,逼狗跳牆,逼虎傷人。」

劉三:「我要問那個人,到底霹靂城在什麼地方!」

斜本道:「霹靂城神秘莫測,你們到霹靂城幹什麼?」

劉三:「要救我的老親家母,史豔文的母親。」

倒頭僧:「不必問了,史豔文的母親已經安全無事,被天道一俠帶回雲南雲州了。」

劉三:「天道一俠帶我的老親家母回雲南雲州?」

倒頭僧:「你如果不相信,可以到雲南雲州去看看。」

劉三:「本先覺所料半點不差,天道一俠一定是豔文!」離開。

二齒:「哈麥劉三發瘋了。」

怪老子:「趕快跟下去。」

二齒:「跟下去!」

二齒、怪老子離開。

斜本道:「今天才看到倒頭僧的真正功力。」

倒頭僧:「哪有什麼功力?要生命就得拼命,只不過我幸運拼過去。」

斜本道:「你是真人不露相。」

倒頭僧:「道友別開玩笑了。」

斜本道:「你不是霹靂門的安樂星笑臉君嗎?」

倒頭僧:「我入佛門不入霹靂門。」

斜本道:「聽說凡是加入霹靂門者,胸口都有青色閃電印號,你可不可以讓貧道看看你的胸口?」

倒頭僧:「看是可以看,不過你也要先讓貧僧看你的胸口。」

斜本道:「為什麼?」

倒頭僧:「互相看來看去,彼此不吃虧。」

斜本道:「我的胸口沒什麼。」

倒頭僧:「我也沒有什麼,何必看來看去呢?」

斜本道:「對對,看來看去都一樣。」

倒頭僧:「所以不必看了。」

斜本道:「你看天道一俠是不是雲州大儒俠史豔文。」

倒頭僧:「我看不是。」

斜本道:「我看是。」

倒頭僧:「絕對不是。」

斜本道:「不必爭辯,跟在劉三後面,看劉三如何問史豔文的母親就可以真相大白。」

倒頭僧:「有理,走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 

火雷星中了劉三的雷射箭,金剛散離,來到中途,霹靂城浮現。

火雷星:「任務失敗,望城主開恩,赦我免死…」

一張金帖飛至火雷星手上。

火雷星:「罪:死。刑:白骨靈刀。日:今天。我被判死罪,執行者是白骨靈刀…」

被霹靂城判死罪的火雷星,喪魂失膽,拼命逃亡。

火雷星:「只要逃過今天,我的死罪就可以赦免。」一陣風吹來。「一股寒氣襲來,我命休矣!」白骨靈刀走來。「白骨靈刀冷魄。」

白骨靈刀:「霹靂城的人就要勇於認罪。」

沒兩三下就殺死了火雷星。

 

(桃花山)

劍神:「此地就是桃花山,大家留神!五爪龍石剛功夫厲害,手段殘酷。」

劍士:「五爪龍我見過一次,他的面貌我認得。」

不遠處,一位柴夫在砍柴。

劍士:「劍神,前面那個人就是五爪龍所化裝。」

劍神:「你沒看錯?」

劍士:「錯不了。」

劍神:「好,用我的袖裡飛箭收拾他的生命!」

范應龍和李彪走來。

李彪:「老伯危險!」擋下飛箭。

百劍會眾人包圍三人。

劍神:「原來這兩個人也是一百零八魔五爪龍的黨羽。」

范應龍:「胡說什麼?誰是一百零八魔五爪龍?」

劍神:「假扮樵夫想瞞過我們嗎?」

范應龍:「這名樵夫專門替我們整理桃花山,什麼五爪龍?你們這些人好可惡,用暗劍傷人!」

范應龍激戰百劍會劍神眾人,可是百劍會人多勢眾。

石剛:「李英雄你受傷了,留在此地,我去看看。」

李彪:「老伯,你沒有武功,去了危險。」

石剛:「我去勸他們和解。」

雙方打到一半。

石剛:「住手!你們要找的人是我,與他無關。」

劍神:「果然是五爪龍石剛。」

石剛:「為何找我?」

劍神:「你殺害城東三劍。」

石剛:「城東三劍不是我殺的。」

劍神:「屍體上留有你鐵指甲的傷痕,你還強辯,來人呀!殺!」

五爪龍石剛鐵指甲厲害,百劍會個個不是對手。

劍神:「來人呀!退!」

范應龍:「想不到老伯你就是…」

石剛:「沒錯,我就是一百零八魔在內的五爪龍石剛,為什麼我要扮成樵夫隱藏在桃花山,等一下我會慢慢告訴你,先醫治李彪的傷吧。」

 

范應龍:「你是為了脫離一百零八魔,才到桃花山假扮樵夫?」

石剛:「也是自我懺悔,當初我加入魔教殺害無數生命,本來在五年前就脫離魔教,在美人峰隱居,希望過段平穩的日子,誰知有一天,美人峰出現一個我一生中見過最漂亮的女人,我為她如痴如醉,不知不覺又變成她殺人的工具,女暴君!女暴君…令人痴醉的女暴君,是美夢也是惡夢,就是惡夢醒了,我才會到桃花山。」

范應龍:「女暴君?」

石剛:「是,每次出現有如夢一般的幻影,使男人無法抗拒。」

范應龍:「到底城東三劍是不是你殺的?」

石剛:「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,應該了解我。」

范應龍:「那又是誰殺的?」

石剛:「這我不知道,但是城東三劍曾去過陰司河。」

范應龍:「你怎麼知道城東三劍曾經去過陰司河?」

石剛:「事情是這樣,陰司河過去那邊有個沒有人跡的島嶼叫泣魂島,我自覺罪惡深重,本來打算渡過陰司河,到泣魂島自盡了解一生,就是到陰司河河邊,才發現城東三劍已經坐船通過了陰司河。」

范應龍:「這麼說泣魂島有問題?」

石剛:「這也不一定。」

突然一封鏢書飛來。

范應龍:「誰的鏢書?」

石剛:「沒什麼,是好友來找,范應龍、李彪,我有樣東西要給你們。」將鐵指甲交給兩人。「這付鐵指甲送給你們,以後我可能用不著了。」

范應龍:「這是你創造的獨門兵器,為什麼以後用不著?」

石剛:「這雙鐵指甲染滿血腥,不適合再在我的手上,我把它送給你們,時間差不多了,我應該去會我那老朋友,後會無期。」離開。

范應龍:「後會無期?」

李彪:「我想五爪龍不可能再到桃花山了。」

范應龍:「老弟,你對陰司河有興趣嗎?」

李彪:「你有興趣,我怎麼可能沒興趣?」

范應龍:「那就到陰司河,走。」

 

獨眼龍:「五爪龍,這是你選擇的墓地嗎?」

石剛:「我希望死得安安靜靜,不再受武林中人的打擾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亮出金刀,砍了五爪龍。「榜上有名便無命。」

石剛:「你離開之後,把洞口封死,這是我最後的要求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離開。

五爪龍倒地,獨眼龍關閉石門。

 

秦假仙:「司令官劉三沒事給我個任務,說什麼找霹靂城,霹靂城到底出沒在什麼地方?找來找去,有殘廢城、康城、荒城、府城都有,偏偏沒有霹靂城,霹靂城的確很神秘。」

范應龍和李彪路過。

秦假仙:「等一下等一下,你們兩個好眼熟。」

范應龍:「你不是秦假仙嗎?」

秦假仙:「你們認識我?」

范應龍:「我們是桃花山范應龍。」

李彪:「李彪。」

秦假仙:「桃花山的范應龍、李彪,我想起來了,你們不是雲州大儒俠史豔文的結拜兄弟嗎?」

范應龍:「正是。」

秦假仙:「以前你們當土匪…」

范應龍:「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不不,英雄不論出身,過去是土匪,跟史豔文結拜之後,幫助史豔文平定南苗,是中原九俠在內對不對?」

范應龍:「好漢不提當年勇。」

秦假仙:「這件事情天下皆知,中原九俠個個出名,范應龍、李彪、冷霜子、風雨斷腸人,還有溪邊羅漢鐵乞,還有三缺浪人,每一個都好棒。」

范應龍:「你真囉嗦。」

秦假仙:「老兄,你要去哪裡?」

范應龍:「要去陰司河。」

秦假仙:「陰司河?不要去不要去。」

范應龍:「為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去陰司河,凡是坐上白骨骷髏帆,有去無回。」

范應龍:「就是這樣,我們二個才要去。」

秦假仙:「你們兩個喜歡冒險?」

范應龍:「是。」

秦假仙:「你們要去的話,把身上所有的東西都交給我。」

范應龍:「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我是好意,我替你們保管,萬一你們沒有回來,東西留在泣魂島上不是很可惜嗎?」

李彪:「你真可惡!」

范應龍:「慢著,大哥,他說的也是有理,我們萬一通過陰司河到泣魂島沒有回來,身上的東西豈不可惜?何況五爪龍留下一雙鐵指甲。」

李彪:「對啊。」

范應龍:「不如我們把這雙鐵指甲交給秦假仙。」

李彪:「說的有理,秦假仙。」

秦假仙:「在這兒!」

李彪:「這樣東西交給你保管。」

秦假仙:「多謝。」接過鐵指甲。「這是什麼東西?手套?」

李彪:「什麼手套?」

秦假仙:「看起來像是手套。」

李彪:「這是獨門兵器,叫鐵指甲。」

秦假仙:「鐵指甲。」

李彪:「是,交給你保管,我們到泣魂島,萬一沒有回來,你就把這樣東西送給有用的人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知道。」

李彪:「走吧。」

李彪、范應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錢不交代,交代這雙手套,看起來又不像,前面這利晃晃的,是獨門兵器鐵指甲,把它收好,等他們回來就還給他們,他們如果沒有回來,我就找個人送給他。」

 

(陰司河)

李彪:「陰司河確實恐怖又神秘。」

范應龍:「可比陽間與陰司的分界。」

李彪:「沒有船隻來往,如何到泣魂島?」

范應龍:「前面那不是船隻?」

白骨骷髏帆駛來。

范應龍:「上船!」

史豔文的結拜兄弟,也是中原九俠在內的范應龍、李彪登上白骨骷髏帆,向泣魂島前進。

 

(泣魂島)

李彪:「這個島嶼就是泣魂島。」

范應龍:「小心提防。」

憐死翁走來:「年青人來到泣魂島,莫非是想觀死人?」

李彪:「你是什麼人?」

憐死翁:「老朽叫憐死翁,憐惜無人埋葬的屍體。」

李彪突然打憐死翁一拳。

憐死翁:「年青人,你怎可隨便動武?」

范應龍:「這個老人沒練武功。」

李彪:「很抱歉,是我認錯人,請問參觀死人應該怎麼走?」

憐死翁:「前面有個藏屍洞,裡面全是死人。」

李彪、范應龍:「多謝。」

 

(藏死洞)

范應龍:「大哥,裡面全是棺木。」

李彪:「到前面看看。」

而久,一個棺材蓋突然飛開。

李彪:「棺材蓋怎麼會自動打開?留神!」

殭屍起身,跳向兩人。

李彪:「原來是有人假冒殭屍作怪。」

兩人攻向殭屍,但殭屍刀槍不入,可憐的范應龍、李彪成了藏屍洞的冤魂。

 

(山海莊)

黑雲:「我們在山海莊等豔文大哥,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皇上已經回京了,我們卸去一個重擔,在山海莊清閒過日豈不是很自在?」

黑雲:「風雨斷腸人,你閒人閒得住,我可沒辦法。」

大流星跑來:「事情嚴重了!」

風雨斷腸人:「大流星,發生何事?」

大流星:「可憐我們的結拜兄弟,范應龍、彪被殺了,屍體掛在枯木林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什麼?范應龍、李彪被殺?趕快到枯木林!」

 

(枯木林)

秦假仙將兩人屍體放下。

秦假仙:「兇手真殘忍,差點刺穿胸膛,我叫他們別去,我們偏偏不聽,結果變成樹幹鬼,這兩個人是中原九俠在內的英雄,真可憐,把屍體埋了吧。風雨斷腸人、黑雲、大流星往這邊來了,我千萬不能提起他們二人去陰司河的事。」

黑雲三人趕到。

風雨斷腸人:「可憐啊…」

秦假仙:「風雨斷腸人,人死不能復生,悲傷無益,備辦喪事要緊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秦假仙,麻煩你將屍體厚葬。」

秦假仙:「我會的我會的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我們三個要去找殺人兇手。」

秦假仙:「等一下,這裡有樣東西要交給你們。」將鐵指甲交給風雨斷腸人。「這雙叫鐵指甲,是他們二個前日交代我的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前日交代你的?秦假仙,你一定知道他們去了哪裡?」

秦假仙: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,他們去哪裡沒有告訴我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你不騙我?」

秦假仙:「絕對不敢騙你,半句謊話我都不說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罷了,尋找殺人真兇。」

風雨斷腸人、黑雲、大流星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幸好我沒說,不然一定會害死他們三個人。」一陣寒風吹來。「忽然間打個冷顫,你們二個死要瞑目,別跟我糾纏,冤魂不散不應該。」

白骨靈刀走來。

秦假仙:「你看什麼?」

白骨靈刀:「中原九俠在內。」

秦假仙:「是啦,中原九俠。」

白骨靈刀:「中原九俠少二個了。」

秦假仙:「少了二個又怎樣?中原九俠有九個,少二個也還有七個,黑雲、大流星、溪邊羅漢、風雨斷腸人、冷霜子、獨腳漢、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白骨靈刀:「荒眼金刀獨眼龍不是九俠在內。」

秦假仙:「那另外一個是誰?」

白骨靈刀:「三缺浪人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我假裝不知道,想刺探這個人,想不到這個人對九俠這麼熟悉,大概是針對九俠而來,屍體趕快處理掉,然後去通報九俠。」

 

半途,白骨靈刀攔住風雨斷腸人三人去路。

白骨靈刀:「中原九俠該殺,白骨靈刀來討回南苗九族的血債。」

 

(雲南雲州史家)

劉三:「老親家母。」

二齒:「師媽。」

怪老子:「老夫人。」

史母:「你們三人一路迢迢,又來到雲南雲州看我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妳受驚了。」

史母:「受什麼驚?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妳被懷人抓去,然後天道一俠帶妳回雲州。」

史母:「是的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有件事情我想問妳,妳可不能騙我。」

史母:「舅爺,我這麼老了還會說謊嗎?什麼事情你問吧。」

劉三:「天道一俠到底是不是豔文?」

倒頭僧、斜本道躲在一旁偷聽。

 

玄疑玄疑,天道一俠是不是雲州史豔文呢?

極端極端,風雨斷腸人他們三人有辦法對付白骨靈刀嗎?

神秘神秘,墜落水中天的黑白郎君何時重現武林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