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城 第八集 聖劍魔刀之絕

 

琵琶魔君:「藏鏡人你完了!」

琵琶魔君以五雷天音攻擊藏鏡人,五雷天音,天雷俱響,藏鏡人運起元功抵住天音,五雷天音響徹雲霄。

這方面,荒野金刀獨眼龍聽見五雷天音,即刻打開達摩金剛榜。

獨眼龍:「琵琶魔君,榜上有名便無命。」

藏鏡人準備施出最厲害的絕招「飛瀑怒潮」,可是荒野金刀獨眼龍搶先一步。

獨眼龍:「人稱一流刀一流,刀稱一流人一流。」

獨眼龍亮出了豹眼鑲金刀,藏鏡人反成了觀戰音,豹眼鑲金刀出鞘,地獄又添新冤魂。

藏鏡人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,你這種刀法堪稱天下第一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藏鏡人:「以你的刀法再配合我,相信在武林中行動必然有聲有色。」

獨眼龍:「獨眼龍只與金剛榜配合,其他人不夠格。」

藏鏡人:「你的口氣真大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藏鏡人:「你真幸運,藏鏡人一向惜才。」

獨眼龍:「你也很幸運,金剛榜上沒留名。」離開。

藏鏡人:「獨眼龍,總有一天你會屈服在藏鏡人面前,琵琶魔君乃是荒城之主巴浪天的親信,難道當初天音門向我宣戰乃是巴浪天一手策劃?巴浪天你太不智,如果沒有藏鏡人與你配合,你永遠都無法進軍中原。」

 

(地龍坡)

天斗山三星劍以天星照三角刺殺黑白郎君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」

黑白郎君的幽靈魔刀出鞘了,三星劍踏入死亡界線,三人皆亡。

黑白郎君:「真是不堪一擊,哈哈哈…別人的失敗正是黑白郎君的快樂,哈哈哈…」

在旁邊的無敵郎君見幽靈魔刀十分厲害,又見青幽靈、紅幽靈由遠而來,只好暫時避開。

黑白郎君:「二位先進是不是看見幽靈魔刀的靈光沖天,因此在來此地?」

紅幽靈:「又有三人死在幽靈魔刀之下,黑白郎君你盡量殺吧,幽靈魔刀吃進越多人血,邪氣就越重,刀鋒也越利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這三人該死。」

紅幽靈:「遇上幽靈魔刀本來就該死。」

滾地龍又翻身。

紅幽靈:「地龍坡這隻怪物又動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嗯?你講什麼?」

紅幽靈:「我說地龍坡這隻怪物…」

黑白郎君:「住口!不准任何人稱呼滾地龍是怪物。」

紅幽靈:「那麼應該怎樣稱呼?」

黑白郎君:「應該稱呼為天獸。」

紅幽靈:「天獸?」

黑白郎君:「滾地龍乃是上天安排來救黑白郎君之天獸。」

懼龍莊莊民躲在一旁偷聽。

紅幽靈:「怎麼說滾地龍是上天安排來救你的?」

黑白郎君:「當初若無滾地龍,就無現在的黑白郎君。」

紅幽靈:「據我所知,你是教父所救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當年我被大石壓住,就是滾地龍吐出龍涎餵我,我才能渡過死亡的四十九天。」

紅幽靈:「這段時間難道沒有人發現你被大石壓住?」

黑白郎君:「有,呀!」

發出掌氣推倒大石,壓死懼龍莊莊民。

黑白郎君:「這位乃懼龍莊的莊民,懼龍莊的莊民見死不救,還有武林三賢也見死不救,直到血門教父出現,才將我救出地龍坡,所以說來教父還是有恩於黑白郎君。」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,剛才我們在遠處看見有個人躲在你後面虎視眈眈,當我們趕到,此人已經不見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可惜可惜,此人不出招,大概是懼怕我身上這口幽靈魔刀。」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我問你,雙幽靈傳授你幽靈魔訣,是不是也算一種恩情?」

黑白郎君:「可以算是一種恩情。」

紅幽靈:「那麼雙幽靈有個要求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什麼要求?」

紅幽靈:「霹靂城可能會叫你參加他們的組織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有可能參加嗎?」

紅幽靈:「這樣最好,因為當初一百零八魔也是參加霹靂城組織,就因為霹靂城野心太大,一百零八魔便脫離霹靂城自行聯合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二位先進可是一百零八魔在內?」

紅幽靈:「不錯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獨眼龍專殺一百零八魔,先進要留神啊。」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,少說風涼話,為什麼獨眼龍專與一百零八魔作對,我懷疑獨眼龍也是霹靂城的一份子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喔,聽二位先進所說,霹靂城好像很恐怖。」

紅幽靈:「霹靂城的組織與其他派門大不相同,霹靂城是由南苗九大族的遺孤所創立,當年史豔文與中原群俠大戰南苗時,殺死南苗九大族的族民無數,這九大族遺孤為了報仇,因此創立霹靂城,以仇立派的霹靂城做事就極端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二位先進難道不明白武林中就是強則生,弱則死,勝則存,敗則滅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紅幽靈:「以黑白郎君的個性,應該不可能加入霹靂城。」

青幽靈:「現在最重要的是查出達摩金剛榜出自何人。」

紅幽靈:「那只有到達摩金剛塔調查。」

青幽靈:「我們二人親自去恐怕冒險。」

紅幽靈:「依青幽靈之見,應該找誰去呢?」

青幽靈:「道友夜行梟輕功絕頂,就請他替我們去查探金剛塔。」

紅幽靈:「言之有理,快找道友夜行梟。」

 

(九連峰)

九連峰上,天道一俠、大正公、血門教父,以及十大門派都已到九連峰。

大正公:「今天召開萬教聯鎖會只要選出新會主,血門教父和十大門派教主都已到場,只缺了塵和尚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大正公,出席已有九成,現在就可以選新會主。」

大正公:「等一下,天道一俠在各位還沒到九連峰之前,已經帶我去看過了塵和尚的屍體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什麼?慈悲的了塵和尚被殺?」

白陽生:「正是,聖僧了塵被人踢中要害,臨死之前還說十大門派其他的九位教主也已被殺了,可是今天在九連峰上,九位教主卻都在場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了塵和尚提起十大門派的其他九位教主被殺,莫非他們九個人是別人所化裝的?」

大正公:「為了查明此事,我已準備了還容水,如果是用藥物化裝,洗過還容水就會露出本來面目。」

偽劍娘:「那大正公的意思是,我們九個人洗還容水?」

大正公:「為了慎重起見。」

偽董沖:「太荒唐了!這種作法未免太侮辱十大門派!」

白陽生:「各位前輩,清者清,濁者濁,洗還容水又有何妨?」

偽董沖:「白陽生,你也有可能是別人所化裝的,你也必須洗還容水。」

白陽生:「在下願意相陪。」

大正公:「各位隨我來吧。」

經過一段時間。

大正公:「各位都已洗過還容水,身分沒什麼問題。」

偽劍娘:「耽誤了不少時間,大會可以進行了。」

大正公:「好,正式開始。」

就在此時,空中衝下一隻飛鷹,抓下偽劍娘子的臉皮,真面目為食子婆。

血門教父:「這個人不是峨嵋劍娘子!」

食子婆逃走。

血門教父:「追!」追去。

偽董冲:「看來暫時停會,讓我們八個人追下去!」

其他八位假教主也離開。

大正公:「果然是一樁陰謀。」

白陽生:「陰謀者真殘忍,殺了十大門派教主再取下面皮易容。」

大正公:「難怪還容水失效。」

白陽生:「是否有人故意放出飛鷹,揭穿這樁陰謀?」

大正公:「很可能。」

白陽生:「我追趕空中飛鷹,也許可以查出真象,大正公,暫別了。」離開。

大正公:「到底誰是陰謀者呢?」

 

血門教父攔下食子婆。

食子婆:「教父,這不是我的錯,是空中飛鷹撕破我的面皮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不能因為妳而破壞我整個計畫。」紫金腿踹下。

食子婆:「教父,你好殘忍…」身亡。

其他八個人來到。

偽董冲:「教父,你殺了食子婆?」

血門教父:「我恐怕食子婆會連累你們八個人,不得已只好將她殺掉。」

偽董冲:「教父,現在我們八個人該怎麼辦?」

血門教父:「我想可能有人知道我們的秘密,故意來破壞,你們立刻追趕剛才空中那隻飛鷹。」

偽董冲:「是,我們這就追去!」

 

(水蓮迷谷)

谷寒燕:「金太極,看來你的傷痕已康復八分了。」

金太極:「多謝姑娘。」

谷寒燕:「其實我也無能醫治你的傷,是黑白郎君留下藥物。」

金太極:「久聞黑白郎君冷酷殘忍,為什麼…」

谷寒燕:「為什麼黑白郎君會救你,你是不是為了這個問題而納悶?黑白郎君的心態永遠無法讓人捉摸。」

金太極:「我的傷已無大礙,我準備離開。」

谷寒燕:「金太極,你不可能離開的,此地乃一處迷谷,如果沒有人帶路,是無法離開水蓮迷谷,不如暫留此地,當初黑白郎君與我有條件約定,等你傷痕痊癒,黑白郎君會讓我們離開才對。」

飛鷹飛回水蓮迷谷。

谷寒燕:「我的朋友回來了,這段時間都是鷹王來陪伴我渡過寂寞的日子,鷹王對不對呢?」

金太極:「看來這隻飛鷹頗有靈性。」

飛鷹將劍娘子的臉皮丟下來。

谷寒燕:「鷹王為什麼啣一塊面皮回來?」

金太極:「我看看。」仔細觀察臉皮。「這塊人皮好像是女人的面皮。」

 

這方面天道一俠跟蹤飛鷹來到水蓮迷谷。

白陽生:「由九連峰跟蹤這隻飛鷹來到此地,由谷口看進去,四方地物皆盡相同,四方同向難辨,地物同途難分,途向混即生疑,心疑神迷,這是一處迷谷。」

雙幽靈飄來。

紅幽靈:「哈哈哈…天道一俠果然有超人的智慧。」

白陽生:「二位身穿飛行衣,飄行天地,宛如幽靈。」

紅幽靈:「又被你言中,正是紅幽靈。」

青幽靈:「青幽靈。」

白陽生:「二位幽靈大概是迷谷的排造人。」

紅幽靈:「不錯,水風迷谷就是雙幽靈所排設。」

白陽生:「是否可以讓在下入迷谷暢覽一番呢?」

紅幽靈:「如果是別人,隨時歡迎進入,只有你聖劍白陽生例外。」

白陽生:「這是為什麼?」

紅幽靈:「道理很簡單,識迷者不惑,再者你身上帶有聖劍,因此不能入迷谷。」

白陽生:「進入迷谷與聖劍有何牽連?」

紅幽靈:「哈哈哈…牽連可大了,你可知道幽靈魔刀是我們雙幽靈所創造,今日你身帶聖劍就是雙幽靈的敵人。」

白陽生:「雙幽靈,刀與劍並非定要成為殺人工具。」

紅幽靈:「刀劍本來就是殺人的工具。」

白陽生:「二位所言差矣,刀劍無性,皆是人為。」

紅幽靈:「人為?哈哈…不錯啦,是人為,殺你也是人為!」

紅幽靈、青幽靈攻擊天道一俠,天道一俠忍讓迴避雙幽靈的攻擊,此時白陽生被攻的進退無路,背後聖劍拔出三吋,青幽靈被聖劍所傷,紅幽靈迅速救走青幽靈。

白陽生:「刀劍無性,皆是人為,罷了,進入迷谷。」

 

青幽靈:「啊…我被聖劍所傷,身上見血,我功體即將破滅了。」

紅幽靈:「青幽靈忍耐點,我已經用白骨軟針把傷口封住了。」

青幽靈:「可是我身上血液不足,元氣將散。」

紅幽靈:「你千萬要忍耐,守住功體,功破氣散,氣散人亡。」

八位假教主也來到此時。

紅幽靈:「有人來了,你的血能夠補充了。」

偽董冲:「那隻飛鷹就是由這個方向飛來的。」

紅幽靈:「你們來得正好,我們正須要你們身上的血。」

偽董冲:「紅幽靈,我們八個人乃血門教父的手下。」

紅幽靈:「哈哈哈…十大門派怎麼可能是教父的手下?」

紅幽靈一踹偽董冲,讓他被青布蓋住,沒多久成了白骨一副。

假教主:「同志被殺了!」

其他人皆受到相同的下場。

青幽靈:「我元力復元了。」

紅幽靈:「天道一俠可能已進入水蓮迷谷。」

青幽靈:「天道一俠身上的聖劍太厲害,何況水蓮迷谷只有谷寒燕,並無其他重要東西。」

紅幽靈:「天道一俠必然會救走谷寒燕。」

青幽靈:「我們剛才真傻,讓天道一俠救谷寒燕,然後煽動黑白郎君對付天道一俠。」

紅幽靈:「對啊,為什麼剛才沒想到,趕快找黑白郎君。」

 

(殘廢城)

血門教父: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整個的計畫竟被一隻飛鷹破壞了。」

無敵郎君回來:「參見義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你為何沒帶回黑白郎君的首級?」

無敵郎君:「孩兒難以下手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什麼原因?」

無敵郎君:「黑白郎君身上有一口幽靈魔刀,孩兒對魔刀沒有徹底了解,難操百分勝算,因此下不了手,就在同時,雙幽靈出現,據孩兒所知,雙幽靈是黑白郎君的師父,當然會幫助黑白郎君,有這二點原因,孩兒只好回城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不能知己知彼,難操勝算,我不怪你。」

無敵郎君:「多謝義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黑白郎君再回城時,我會取下他身上的幽靈魔刀,然後再命令他殺掉雙幽靈。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,黑白郎君有可能再聽你的嗎?」

血門教父:「我自有辦法叫他聽我的,你先退下。」

無敵郎君:「遵命。」離開。

假教主殘餘的二人回到殘廢城。

偽教主:「參見教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是為何故?」

偽教主:「我們八個人照教父的命令,跟蹤空蹤的飛鷹,誰知道在中途遇見雙幽靈,六個同志被雙幽靈所殺,詳情聽說…(事情經過)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不中用的東西!」用紫金腿將二人踹死。「事情既已失敗,留下這二個廢物只會露洩機密。」

小兵:「報,黑白郎君回城!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參見偉大的義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免禮,我正在找你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教父找我?真是太巧了,就是有人找我,我才回城。」

血門教父:「黑白郎君,俗語說有恩報恩是君子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有仇報仇是英雄。」

血門教父:「正是。」

黑白郎君:「諒想義父要我報恩。」

血門教父:「義父當初救你養你栽培你,其實並不要你回報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是嗎?義父今天講話沒有過去的簡明,義父救我養我栽培我,三大恩情黑白郎君現在就報答你,只要義父開口。」

血門教父:「首先,我要你身上這口幽靈魔刀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可以。」取下魔刀。「再來呢?」

血門教父:「結果雙幽靈的生命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

血門教父:「第三就是…」

黑白郎君:「且慢,已經沒有第三了。」

血門教父:「我有三大恩情於你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沒錯,黑白郎君欠你救命、撫養、栽培三大恩情,獻上幽靈魔刀是報答撫養之恩,殺掉雙幽靈是報答栽培之恩。」

血門教父:「救命之恩呢?」

黑白郎君:「你命無敵郎君殺我,我不追究就是報答你救命之恩,三大恩情一筆勾銷,從此誰也不欠誰,哈哈哈…」欲離開。

血門教父:「黑白郎君,站住!」

黑白郎君:「你喝止的口氣強烈,現在是有可能廝殺了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幽靈魔刀沒有幽靈魔訣配合,宛如廢鐵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幽靈魔訣在此。」交出魔決。「教父,現在換你欠我一次恩情了,接下來要交代你的義子,無敵郎君好好學習幽靈魔訣,練成我刀快斬,黑白郎君的首級隨時等他來取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無敵郎君出來:「義父,你為何不殺他呢?」

血門教父:「讓他先殺了雙幽靈,這本幽靈魔訣,你現在就專心研究,使幽靈魔刀配合紫金腿,你就是真正的無敵郎君。」

 

紅幽靈:「道友,快醒來呀!」

夜行梟:「原來是雙幽靈同志,找我何事?」

紅幽靈:「麻煩道友前往金剛塔調查。」

夜行梟:「金光塔為何要調查?」

紅幽靈:「金剛塔可能與霹靂城有所關連,獨眼龍進入金剛塔帶出金剛榜,專殺我們一百零八魔,因此必須調查。」

夜行梟:「哈哈哈…憑我夜行梟來無影去無蹤的夜行術,進入金剛塔如探囊取物,沒什麼困難,我去了。」離開。

紅幽靈:「如果金剛塔真是霹靂城所化,我們就趕快連絡一百零八魔商量對策。」

青幽靈:「言之有理。」

獨眼龍來到:「刀稱一流人一流,人稱一流刀一流。」

紅幽靈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獨眼龍:「榜上有名便無命。」

黑白郎君來到:「哈哈哈…」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你來得正好,趕快使用你的幽靈魔刀對付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很抱歉,魔刀已經贈送他人了。」

紅幽靈:「什麼?你快幫助我們向獨眼龍下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獨眼龍會替我下手。」

獨眼龍亮刀了,此刻雙幽靈正在死亡之路掙扎,金刀快斬,雙魔命喪黃泉。

黑白郎君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,屬於我們的一天不是今天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收刀離開。

黑白郎君:「雙幽靈,我欲殺你,卻非我殺,也許是我對二位報恩,哈哈哈…別人的失敗才是我的快樂!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躲在一旁的秦假仙跑出來。

秦假仙:「我每次聽到黑白郎君笑聲,全身都起雞皮疙瘩,笑得真恐怖,荒野金刀獨眼龍真應該讚美,金刀出現,誰都跑不掉,這二個也是一百零八魔在內,都死了,一個青的一個紅的,青紅二幽靈,這二件衣服很有價值,拿去賣準能賣不少錢。」

這時蓋棺論定閻王使走來。

秦假仙:「又有人來搶生意,老大哥,這都是你的,都是你的,你慢慢的收。」

閻王使將雙幽靈收入棺裡。

秦假仙:「每次碰到這個人,我就沒份,真可惡,這個面無表情的討厭鬼,拖著一具棺材叫閻王使,到底他是什麼神秘角色?他把武林道上名人的屍體拖到哪裡去?真疑問,我秦假仙乾脆跟在他後面看他搞什麼鬼。」跟過去。「我跟在他後面,他一定不知道。」

秦假仙雖然跟在閻王使後面只有十數步,但是閻王使竟然消失無蹤了。

秦假仙:「怎麼忽然不見了?好奇怪,我明明跟在他後面只有十數步,他不見了我怎麼不知道?分明是閻王派出來的夜差,哎喲…」

 

(荒城)

巴浪天:「軍師巫陀畢勞。」

巫陀畢勞:「屬下在。」

巴浪天:「你每天觀星望斗,本王何時進軍中原比較適當?」

巫陀畢勞:「回稟大王,屬下觀看天上紫微星的光芒移向,可能朱嘉靖不在帝都。」

巴浪天:「既然朱嘉靖不在帝都,現在正是進軍的好機會。」

巫陀畢勞:「可是…」

巴浪天:「可是什麼呢?」

藏鏡人來到:「可是沒有我,進軍中原必定失敗。」

巴浪天:「藏鏡人,你這樣進入荒城未免太隨便。」

藏鏡人:「哈哈哈…任何地點,藏鏡人都可以來去自如。」

巴浪天:「罷了,藏鏡人,我希望你來做本王的手下,替本王帶兵進軍中原。」

藏鏡人:「巴浪天,你應該明白,藏鏡人不喜歡聽令於他人。」

巴浪天:「那你今天來荒城有什麼目的?」

藏鏡人:「只想知道天音門向我宣戰,是不是你巴浪天一手策劃?」

巴浪天:「這是一場誤會,藏鏡人你應該知道本王一向希望你為我效命,我怎麼可能命人向你宣戰呢?」

藏鏡人:「就算有,藏鏡人也不怕。」

巴浪天:「絕無此事,絕無此事。」

藏鏡人:「藏鏡人的目標是雲州大儒俠史豔文,你是大明江山。」

巴浪天:「對對…你就替本王除掉史豔文,因為雲州大儒俠史豔文是中原群俠的精神寄託,史豔文一死,本王的行動必然會很順利。」

藏鏡人:「我殺史豔文不是為你巴浪天,只因史豔文與南苗九族有一段血海深仇,念及我們同是外域的人,藏鏡人指示你一條明路,攻下山海莊,你進軍中原便成功七分。」

巴浪天:「怎麼講呢?」

藏鏡人:「因為嘉靖君在山海莊,告辭。」離開。

巴浪天:「原來嘉靖皇帝在山海莊,妙哉,擒下嘉靖叫他獻出玉璽,交出江山。」

巫陀畢勞:「大王,事不宜遲。」

巴浪天:「來人呀!大軍進攻山海莊!」

巫陀畢勞:「且慢且慢。」

巴浪天:「軍師你說事不宜遲,為何現在又喝止?」

巫陀畢勞:「啟稟大王,捉拿嘉靖必須秘密行動,如果出動大軍必定引起注意。」

巴浪天:「依軍師之見呢?」

巫陀畢勞:「派出宮內五百特級殺手行事,一來不會打草驚蛇,二來大軍留守荒城,以免中原兵馬突然攻來,我們措手不及。」

巴浪天:「言之有理,鐵甲將軍烏勃海。」

烏勃海:「參見大王。」

巴浪天:「命你立刻五百特級殺手到山海莊,擒回大明皇帝朱嘉靖。」

烏勃海:「領令!」

 

(殘廢城密室)

無敵郎君在密室裡專心研究幽靈魔訣,已能控制幽靈魔刀。

無敵郎君:「哈哈哈…我終於練成幽靈魔訣,黑白郎君,你難逃幽靈魔刀之厄。」

 

(金剛塔)

金剛塔金剛塔,神秘的金剛塔,一百零八魔之一的夜行梟夜探金剛塔。

夜行梟:「雙幽靈說金剛塔可能是霹靂城所化,事實如何,入金剛塔調查便知真象。」

夜行梟進入金剛塔,塔內一片寧靜神聖。

夜行梟:「金剛塔這麼神聖這麼寧靜,怎麼可能是霹靂城所化?」

就在此時,金剛塔起了變化,塔內射出九道紅光。

夜行梟:「九道紅光,這九道紅光莫非代表南苗九族?果然是霹靂城所化,走!」

夜行梟在金剛塔裡面看到九道紅光之後,膽裂魂飛,衝出金剛塔。

夜行梟:「趕快將此事告知其他一百零八魔道友。」卻見獨眼龍攔路。「獨眼龍!」

獨眼龍:「榜上有名便無命。」

金刀出鞘,地獄添冤魂,一百零八魔又少一人了。

 

天道一俠帶金太極與谷寒燕離開了水蓮迷谷,離開水蓮迷谷之後,谷寒燕單獨尋找獨眼龍去了。

金太極:「白陽生謝謝你,我也要去辦我的工作了。」

白陽生:「看你面帶殺氣,你準備去殺人?」

金太極:「不錯,我要殺掉天底下心腸最毒的人!」

白陽生:「你說的這個人功夫非常厲害。」

金太極:「莫非你知道我指的是誰?」

白陽生:「你說的這個人大概就是血門教父,殘廢城之主。」

金太極:「殺人取皮,手段毒辣,人皆共誅!」

白陽生:「十大門派血案,我也懷疑是教父所為。」

金太極:「不必懷疑,就是教父所為。」

白陽生:「殘廢城這趟路,還是讓我白陽生去比較適當。」

金太極:「不行,於公於私,我都必須到殘廢城。」

白陽生:「金太極,聽我的話,你先去找大正公,把詳細情形告知大正公,然後再採取行動不遲。」

金太極:「那你呢?」

白陽生:「我到殘廢城只不過是拜訪朋友,與他談一談,相信不會發生意外才對。」

金太極:「好吧,你自己小心,告辭。」離開。

白陽生:「前往殘廢城拜訪教父。」

 

(殘廢城)

小兵:「報!天道一俠拜訪!」

血門教主:「天道一俠拜訪,凶拳不打笑臉,讓他進來。」

小兵:「請白陽生進入。」

白陽生:「白陽生參見教父。」

血門教主:「不必客套,白陽生你今天到我殘廢城,未知有何賜教?」

白陽生:「賜教不敢,此次到殘廢城乃是為了十大門派被殺之事。」

血門教主:「我也派人暗中調查此事,陰謀者做事太毒辣,殺人之後再取下面皮,實在令人毛骨悚然。」

白陽生:「照殺人者的殺人手法看來,此人存有改造萬物的荒唐想法。」

血門教主:「你認為改造萬物是荒唐的想法?」

白陽生:「正是,天生萬物有一定道規,這就是所謂的天然,天然是人為不可能改變的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天然不可能改變,何謂天然呢?」

白陽生:「天然就是原,原即是純粹樸素,質直潔白,如物之始生始成,沒有任何東西摻雜,天然所包涵非常之廣大,而人為所知所見非常渺小,不可以為人貪慾而擾亂天然,這樣才能造化合一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如果說改造天然是一種促使自然循環,你做何解釋?」

白陽生:「自然循環不用改造,自然有自然的本性與規律,萍生根在水裡,樹生根在土裡,禽鳥在空中飛翔,野獸在地上奔跑,蛟龍藏身水中,虎豹常居山上,這就是自然本性,圓的物體會在地上轉,空的物體能在水上浮,這是自然規律,所以春風一到,天就降下甘雨滋生地上萬物,此時禽類下卵,獸類受胎,草木欣欣向榮,草木生長、鳥生卵、獸受胎,不見誰在作為,而化育萬物之功竟自然完成,秋風一到,天就降下寒霜,草木開始枯萎,鷹鵰一類猛禽掠食小鳥,冬蟲開始冬眠,草木之根紮向地下,魚鱉潛藏水底,不見誰在作為,而消滅萬物於無形,住在樹上自己做巢,住在水裡自己找洞,陸地行走利用牛馬,水上行走利用船隻,北方出產皮毛,南方出產夏布,各自生產必需用品來防備乾燥潮溼,各自隨著所住的地方抵抗冷熱,全都能夠各得其所適應環境,由以上看來,萬物根本就能適應自然,人又何必多作為呢?」

血門教父:「白陽生,你這番話是針對我說的嗎?」

白陽生:「我是針對想改造自然的人所言,關於十大門派被殺,勞煩教主多加費神,在下告辭。」離開。

血門教父:「哼!天道一俠,你話中有話,你可能就是血門教父最後的對象。」

無敵郎君出來:「義父,孩兒幽靈魔訣已經練成了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帶著幽靈魔刀立刻取下黑白郎君的首級。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請放心。」

 

深深愛著史豔文的沙玉琳恨世生仍然抱著一絲希望,希望史豔文再度出現,與她相會。

(歌曲:恨世生,唱:尤雅)我愛你,可恨的人,愛你定定夢,真情愛你無採工,你若親像採花蜂,花蕊採了找別欉,我愛你可恨的人,變作怨仇人。

荒城特級殺手:「鐵甲將軍,大明皇帝嘉靖真的在山海莊嗎?」

烏勃海:「藏鏡人的指點應該沒錯,只要擒住嘉靖,大明江山就是主公巴浪天所有,我們都變成了開國功勳,不過這次任務一定要成功,而且要秘密進行。」

特級殺手:「我們化裝成這種模樣,應該沒有人看得出來。」

恨世生走來:「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」

烏勃海:「什麼人?」

恨世生:「恨世生。」

烏勃海:「剛才我們說的話妳全部聽見了?」

恨世生:「不但聽到,而且要把你們全部擒住,交給中原群俠。」

烏勃海:「妳自找死路!」

棄邪歸正的恨世生,力戰荒城鐵甲將軍和數百高手,鐵甲將軍驍勇無比,又加上全身練成刀槍氣功不傷,恨世生瀕臨險境。

烏勃海:「來人呀!這個人知道我們的秘密,非殺不可!」

眾人:「追呀!」

恨世生雖然身負重傷,但她拼命要將消息帶到山海莊,遇上怪老子等人。

怪老子:「恨世生。」

二齒:「壞女人,壞女人!」

恨世身:「你們聽我說…」

大流星:「還說什麼?」

二齒:「打、打!」

恨世生想說出巴浪天的陰謀,可是群俠不給恨世生說話的機會,恨世生只好先逃走。

二齒:「她傷得很重,恨世生跑不了多遠,大家快追!」

 

恨世生遇到白陽生。

白陽生:「恨世生?」

恨世生:「你…」昏倒。

白陽生:「恨世生遍體鱗傷,若不趕快醫治恐有生命之憂。」

 

秦假仙:「過來過來,今天秦假仙要做生意,這個消息實在太寶貴了,你們一人交五十元。」

妖道:「什麼消息你先講。」

秦假仙:「先講我五十元就甭賺了,先交錢我才說。」

妖道:「好吧,五十元給你,不過你如果敢騙我們,我們會把你打死。」

秦假仙:「放心,我做生意絕對有生意道德,而且這消息絕對有五十元的價值。」

妖道:「給你給你。」

妖道:「錢已經給你了,什麼消息快說。」

秦假仙:「慢慢來,等我把錢放好。」

妖道:「你真囉嗦。」

秦假仙:「慢慢來別急,這天大的消息就是在雌雄岩,有二個武林高手要一決雌雄。」

妖道:「什麼人?」

秦假仙:「一個叫無敵郎君,另外一個是驚動萬教、轟動武林的黑白郎君,郎君拚郎君。」

妖道:「郎君拚郎君,有五十元的價值,大家趕快到雌雄峰看高手拚高手。」

妖道:「順便偷點功夫。」

妖道:「走!」

秦假仙:「我也跟下去。」

 

神秘神秘,天底下最神秘的蓋棺論定閻王使,拖著棺木一步一步向雌雄峰前進。

 

(雌雄峰)

雌雄峰雌雄峰,好事投機的武林份子都已來到雌雄峰聚會,無敵郎君身帶幽靈魔刀來到雌雄峰,幽靈馬車也出現在雌雄峰,兩大武林高手已進入決鬥地點。

無敵郎君:「黑白郎君,今天這盤棋你輸定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就得看你如何下棋。」

無敵郎君:「頭一步棋就是幽靈魔刀出鞘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今天你是注定失敗。」

無敵郎君:「黑白郎君,你又何必自我安慰呢?」

黑白郎君:「如果你先使出紫金腿,也許你還有勝算的機會。」

無敵郎君:「你以為我會中你的計嗎?」

幽靈魔刀現出青色光芒,在旁邊觀戰的人個個膽裂魂飛,獨有黑白郎君羽扇輕搖,無敵郎君出招了!

黑白郎君控制魔刀,無敵郎君攻不了。

黑白郎君:「下手呀,用幽靈魔刀取我首級呀。」

無敵郎君:「黑白郎君,你以幽靈魔訣控制魔刀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你不是也練成幽靈魔訣了?」

無敵郎君不管如何揮刀,都無法攻擊。

黑白郎君:「魔刀啊魔刀,你應該認清你的主人。」

黑白郎君催動魔訣,魔刀飛離無敵郎君的手掌,無敵郎君想以紫金腿還擊,可是慢了一步,幽靈魔刀砍斷無敵郎君的腿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呢?如果以紫金腿進攻,也許你還有勝算,可是你棋錯一步滿盤輸。」

無敵郎君:「黑白郎君,讓我死吧。」

黑白郎君:「讓你死?你如果死了,殘廢城由誰來執掌?你身負重任,怎能喪命?」

無敵郎君:「你不讓我死,總有一天我一定殺你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但是很可惜,你今生已經沒有這個機會,別人的失敗才是我的快樂!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妖道:「還是黑白郎君較強。」

妖道:「無敵郎君變成無腳郎君。」

妖道:「殘廢城教主血門教主來了,大家快走。」

眾妖道們離開,血門教父走來。

無敵郎君:「義父,我失敗了…」

血門教父:「想不到幽靈魔刀反而害了你。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,你讓孩兒死吧…」

血門教父:「你很痛苦嗎?」

無敵郎君:「是的,孩兒很痛苦…」

血門教父將無敵郎君踹死。

血門教父:「已經沒有生存念頭,活著也等於死。」

閻王使來帶走無敵郎君的屍體。

小兵:「教父,那個人把無敵郎君的屍體拖走了。」

血門教父:「有人收照總比沒人收屍好,說不定有一天,我的屍體沒人收埋。」

連鎖會信使走來:「血門教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連鎖會的信使。」

信使:「大正公這封信請你看看。」

血門教父看過信:「三天後我會到萬教審判庭。」

信使:「嗯。」離開。

血門教父:「大正公要審判我的罪行,血門教父既然敢做,就不怕成為萬教公敵,來人啊。」

小兵:「在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回殘廢城。」

小兵:「遵命。」帶走幽靈魔刀。

 

恨世生:「是你脫下我的衣服?」

白陽生:「是,為了替妳療傷,我別無選擇。」

恨世生:「我的身體你全部看到了?」

白陽生:「妳的傷痕我看過。」

恨世生:「白陽生,你是史豔文嗎?」

白陽生:「我是白陽生,非史豔文。」

恨世生:「就算是,你也不會承認。」

白陽生:「我不是史豔文,妳不可想得太多,安心養傷吧。」

恨世生:「你為什麼要救我?為什麼不讓我死?」

白陽生:「恨世生,死很簡單,可是死有重如泰山,也有輕如鴻毛。」

恨世生:「但是我活的很乏味。」

白陽生:「活得乏味就是人生沒有理想沒有目標,所以才會覺得生活乏味。」

恨世生:「就是我的理想已破,我的目標幻滅,所以才活得乏味。」

白陽生:「恨世生,你是被情所困,情即是愛,愛才是情,把單獨的愛變成廣闊的愛,單獨的愛一個人換成愛更多的人,因為社會有很多人需要愛,多愛就是博愛,了解愛之後才去愛,這樣才是真愛。」

恨世生:「對了,有件非常緊急的事情。」

白陽生:「何事緊急?」

恨世生:「荒城巴浪天派人到山海莊準備刺駕。」

白陽生:「什麼?」趕緊離開。

恨世生:「史豔文,我愛你一人,你卻愛眾人,真是太不公平了…」

 

(殘廢城)

無敵郎君死了之後,血門教父關閉殘廢城,要以最短的時間練成幽靈魔訣。

血門教父:「幽靈魔刀,這次成敗完全靠你了,你一定要助我血洗萬教審判庭,魔刀啊,你一定要戰勝聖劍。」

 

荒城數百高手夜襲山海莊,群俠保駕,血戰群匪。

鐵甲將軍武功高強,群俠無法制服,天道一俠趕到,鐵甲將軍針對天道一俠,天道一俠見情況危急,聖劍出鞘了,聖劍出鞘,鐵甲將軍人頭落地,劉三乘機打出雷射箭。

秦假仙:「大勝利大勝利,今天最忙了,說起來完全是天道一俠的功勞。」

嘉靖皇帝走來:「史賢卿。」

白陽生:「參見皇上。」

嘉靖皇帝:「史賢卿平身。」

白陽生:「謝皇上。」

嘉靖皇帝:「史賢卿,你可知寡人找你三年了?」

白陽生:「臣實有不忠之罪。」

嘉靖皇帝:「史賢卿,你願隨寡人回京復職嗎?」

白陽生:「這…」

劉三:「陛下萬歲萬萬歲,我妹婿感念有道明君,一時太感動講不出話來了,不過我妹婿的母親失蹤,是否可以讓豔文找到我那老親家母之後,再上京復職?」

嘉靖皇帝:「寡人答應你,賢卿若回京復職,寡人就可以自在無憂了,哈哈哈…」

一旁恨世生看到了。

恨世生:「聖俠果然是豔文,豔文,我們情深緣淺,好夢難圓啊,願你心中永遠記得我,豔文啊,我一生只愛你一人…」

(歌曲:恨世生,唱:尤雅)我愛你,可恨的人,愛你定定夢,真情愛你無採工,你若親像採花蜂,花蕊採了找別欉,我愛你可恨的人,變作怨仇人。

紅顏薄命的恨世生沙玉琳,拖著傷心的腳步,一步一步走向寂寞天涯。

 

怪道公:「我們一百零八魔陸續死在荒野金刀獨眼龍的金刀。」

奇靈君:「冤仇不報,誓不為人。」

怪道公:「以我們這種功夫絕對可以收拾荒野金刀獨眼龍的生命。」

奇靈君:「那我們就先找獨眼龍,不必讓獨眼龍來找我們。」

怪道公:「對,走。」

 

劉三:「妹婿你要去哪裡?」

白陽生:「劉先覺,我不是你妹婿。」

劉三:「你真亂來,你在皇帝面前已經承認了,現在又說不是豔文,這樣你是犯了欺君大罪。」

白陽生:「在皇上面前我是出自無奈,我的目的是想使皇上寬心。」

劉三:「豔文,你何必不承認呢?」

白陽生:「總有一天你會了解真相,現在我必須趕往萬教審判庭,暫別了。」離開。

劉三:「我實在會被你這個白陽生活活氣死。」

悟真子:「劉三。」

劉三:「誰在叫我?」

三位道者走來。

劉三:「原來是清聖橋三大名師悟真子、隱世老人、日月禪師。」

隱世老人:「劉三,自你離開清聖橋,好像忘卻了當初任務。」

劉三:「弟子不敢忘卻,我的任務就是救世助人。」

日月禪師:「救世助人,你卻變成亂世殺人。」

劉三:「三大名師,我殺人是不得已,因為有很多壞人非殺不可。」

悟真子:「劉三,過去之事,我們三人不再追究,可是如果你以後再傷害一條人命,我們就廢掉你的武功,讓你從頭開始。」

劉三:「弟子遵命,弟子遵命。」

三大名師離開。

劉三:「三大名師交代我不可開動殺戒,如果開動殺戒就要廢掉我的武功,我劉三又要恢復以前文身,所以說我一定要忍耐。」

奇靈君:「劉三!」

劉三:「我還真出名。」

奇靈君和怪道公走來。

劉三:「你們二位是何方的練氣士?」

怪道公:「一百零八魔在內的怪道公。」

奇靈君:「奇靈君。」

劉三:「原來是一百零八魔妖道。」

怪道公:「我們找不到獨眼龍,打死你劉三抵賬。」

兩人攻擊劉三,因被誓戒,劉三不敢下重手。

劉三:「不能開動殺戒…」

劉三不敢使用雷射箭,而遭一百零八魔打得遍體鱗傷。

劉三:「事到如今生命要緊,非用雷射箭不可了!」

這時獨眼龍正好來到。

獨眼龍:「刀稱一流人一流,人稱一流刀一流。」

劉三:「還好,獨眼龍來了。」

怪道公:「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,荒野金刀獨眼龍你自找死路!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獨眼龍亮刀,沒兩三下就將兩人砍死。

獨眼龍:「榜上有名便無命。」離開

劉三:「若非獨眼龍趕來,這次我又開殺了,一百零八魔又少了二個。」

突然一道光影飛來。

火雷星:「我乃是霹靂城火雷星。」

劉三:「霹靂城,呀!」

火雷星:「我不是來跟你廝殺,今天來是帶口信給你,史豔文的母親現在在霹靂城。」

劉三:「原來我那老親家母是被你們捉去,有種帶我到霹靂城。」

火雷星:「你不夠資格進入霹靂城,有資格進霹靂城的人只有天道一俠。」

劉三:「為什麼?為什麼只有天道一俠才夠資格?」

火雷星:「因為天道一俠可能就是雲州史豔文,史豔文與南苗九族遺孤有一段血仇,史豔文如果拒絕進入霹靂城,可能會賠上很多中原群俠的生命。」

劉三:「我才不聽你放屁,看我的雷射箭。」不見火雷星。「身手真快,趕快聯絡群俠尋找霹靂城,好救出老親家母。」

 

黑白郎君:「我們兩個已經沒有關連,你為何約我到此地?」

血門教父:「我有事想拜託你,不知道是否願意幫忙?」

黑白郎君:「那要看什麼事。」

血門教父:「明天我在萬教審判庭將有一場血戰,如果不幸喪命,希望你把我的屍首帶到陰司河,讓白骨骷髏帆將我屍體帶入藏屍洞。」

黑白郎君:「為什麼呢?」

血門教父:「我的仇家太多,我不願死了以後被人碎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

 

(萬教審判庭)

大正公:「血門教父,你的罪行你承認嗎?」

血門教父:「不錯,十大門派被殺,完全是我一手策劃。」

大正公:「殺人者應該接受萬教審判,你明白嗎?」

血門教父:「當然明白,否則我今天不會帶這口幽靈魔刀出現在萬教審判庭!」攻擊旁人。

白陽生:「教父你真不知悔悟!」

血門教父:「何必多言?」

血門教父有如發狂的猛獸,大開殺戒,白陽生忍無可忍,聖劍出鞘了!魔刀對上聖劍,迸出萬點星光。

血門教父:「天道一俠納命來!」

教父射出手中魔刀,天道一俠用聖劍一擋,魔刀飛回頭,教父措手不及,人頭落地,魔刀旋轉飛入雲端,消失無蹤。

白陽生:「教父,這是你作惡的下場。」

大正公:「十大門派的冤仇已報,怨生不怨死,將屍體埋葬。」

黑白郎君來到:「且慢,死者所託,屍體由我處理。」帶走屍體。

大正公:「也好,黑白郎君曾經是教父的義子,由他收屍也算適當。」

白陽生:「風波已息,我準備離開。」

大正公:「白陽生,你欲往何方?」

白陽生:「走一條我應該走的路,告辭。」

 

(陰司河)

黑白郎君照教父的交代,將屍體帶到陰司河,白骨骷髏帆帶走了教父的屍體。

黑白郎君:「現在應該是黑白郎君找上擎天子的時刻。」

 

黑白郎君:「今天的戰鬥,是為了證明黑白郎君就是萬勝不敗。」

擎天子:「擎天子替九百九十九條冤魂洗清血仇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連你在內應該是一千條冤魂!」

高手戰高手,戰得風雲變色,日月無光。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以你的失敗為快樂!」

擎天子:「血判魔魁擎天刑!」

擎天子一掌,將黑白郎君連同幽靈馬車打落萬丈雲台。

 

藏鏡人:「你沒失約。」

白陽生:「藏鏡人,你準備把我帶到什麼地方?」

藏鏡人:「霹靂城。」

白陽生:「為何要帶我到霹靂城?」

藏鏡人:「如果你是史豔文,你就應該隨我到霹靂城見你的母親。」

白陽生:「就算我不是史豔文,我也應該前往霹靂城,見這位天下最慈祥的老人。」

藏鏡人:「請你進入我的隱身鏡吧。」

白陽生走進隱身鏡。

藏鏡人:「哈哈哈…閃電推魔將,霹靂動神兵。」

 

閃電推魔將,霹靂動神兵,黑白行動走極端,血門教父激破腦,聖劍魔刀顯威力,英雄好漢入死城。

離奇再離奇,愛情、友情、親情,私仇、世仇、眾仇。

神秘再神秘,一粟藏日月,半葉包乾坤,鏡中黑暗界,棺裡活屍魂,乞丐為何稱皇帝?皇帝怎稱是武尊?

請看第二部好戲,「霹靂神兵」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