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城 第七集 超凡聖擎天子

 

琴聲簫聲合鳴,響起了至極魔音,旋流邪音響得山動地搖,可是藏鏡人穩如泰山。經過一個時辰,旋流邪音仍無法擊敗藏鏡人,現在他二人漸漸走近死亡界線。

藏鏡人:「邪音旋流仍然無法與藏鏡人的飛瀑怒潮抗衡!」一掌打下,兩人身亡。「順我者生,逆我者死,藏竟人才是真正的西苗戰神!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怪老子趕來:「二齒快一點呀!」

二齒:「我在這兒,哇!老子,有人真會享受躺著吃檳榔。」

怪老子:「不是吃檳榔,吐血了,你們二個怎麼搞的?剛才轟隆巨響,發生什麼事情?」

破腦簫:「我們二個中了藏鏡人的氣功。」

怪老子:「藏鏡人的氣功飛瀑怒潮。」

碎心琴:「正是,可能無法活命了…你們可不可以接受我的拜託?」

二齒:「好可憐,姑娘的拜託,我二齒哈麥一向不會推辭。」

怪老子:「登徒子!姑娘,妳有什麼事情要交代?」

二齒:「老子你也是一樣。」

怪老子:「閉嘴。」

碎心琴:「我身上有一隻穿雲雀,拜託二位寫一張字條,註明碎心琴、破腦簫遭藏鏡人所殺,將字條綁在雲雀的腳上,放雲雀飛去,自然會有人替我們二個報仇。」

二齒:「讓鳥傳信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你胡說什麼?讓鳥傳信要講清楚,你們是哪裡人?」

破腦簫:「西苗天音門,啊…」

破腦簫和碎心琴身亡,怪老子取出雲雀。

怪老子:「原來是西苗的人,藏鏡人也是西苗的人。」

二齒:「這就很奇怪,哈麥西苗人打西苗人,猴咬狗,狗咬猴。」

怪老子:「現在我們只好做土公了,先把這二個人埋了,然後寫張字條,放鳥回去通報,讓天音門的人來跟藏鏡人鬥一鬥。」

二齒:「你們二個死要瞑目,保佑藏鏡人早點死掉,這樣我們替你們埋葬才有功勞,真可憐,把你們埋了。」

 

劉三:「白陽生,我帶我的老親家母來見你。」

偽史母:「我兒豔文。」

白陽生:「妳認錯人了,我不是你的兒子。」

偽史母:「你是我兒子豔文,絕對沒錯。」

白陽生:「老婆婆,妳怎可陰陽顛倒呢?」轉身離開。

劉三:「給我站住,你真亂來,說你母親陰陽顛倒,豔文,你還不快向老親家母陪罪!」

偽史母:「舅爺,他是豔文沒錯,我聽他講話的聲調和走路的姿態,我就認出是我兒豔文,為什麼豔文不肯和我相認呢?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妳放心,我們追上去,不能讓他不認你,走。」

 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啊…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,你又怎麼了?」

倒頭僧:「我肚子好痛,讓我坐一下。」開始心識傳音。「庸兒,快幫助天道一俠,快去,記得把破功釘、化容水帶在身上,快去呀。」傳完音。「哇,坐一下感覺舒服多了。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,我看你好像在行功。」

倒頭僧:「當然在行功,胃不好腸子打結,肚子裡全是瓦斯,當然要行功。」放個屁。

斜本道:「倒頭僧你真不衛生,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瓦斯都跑出來了,走吧。」

斜本道:「要去哪裡?」

倒頭僧:「你不是要去萬聖谷?」

斜本道:「要去就走吧。」

 

劉三:「豔文你好過份,連親生母親你也不肯認。」

白陽生:「荒唐,太荒唐啊!」躍身離開。

劉三:「豔文呀!你真要氣死我!」

此時一個蒙面人躍入。

劉三:「蒙面人?」

蒙面入將偽史母打死。

劉三:「啊,老親家母!你好大膽!殺害我的老親家母,拼你!」

劉三和蒙面對過數招,劉三將蒙面人面罩摘下。

劉三:「你不是庸兒嗎?」

庸兒:「我是庸兒沒錯,不過你是誰?我不認識你。」

劉三:「我是劉三。」

庸兒:「劉三?不認識。」

劉三:「我知道了,你一定中了邪術,今天才會殺死你的老主母,庸兒,到底是誰指使你來的?」

庸兒:「我師尊用真氣傳聲,叫我帶破功釘和化容水,這個老太婆是別人化裝的,你若不相信請注意看。」

庸兒將化容水灑在偽史母屍上,露出真面目。

庸兒:「在你可以相信了吧?師父交代的任務,我已經完成,再見。」離開。

劉三:「庸兒!庸兒!你的師尊是誰呀?等等我,庸兒!」追上去。

這時一位霹靂城之人來到。

霹靂城之人:「有人破壞霹靂城的計畫,同志被殺,什麼?同志身上中了霹靂破功釘,這種破功釘乃是霹靂城的獨門暗器,難道霹靂城有內奸?調查!」

 

颶皇:「黑白郎君,今天颶皇要你以命償命!」

黑白郎君:「吾命萬年,哈哈哈…」

正當兩人一觸即發之際,金太極介入。

金太極:「且慢,黑白郎君,我要捉拿此人到殘廢城。」

黑白郎君:「講話充滿自信,黑白郎君就在一邊看你如何捉拿颶皇。」

金太極:「以這口萬教先斬劍!」亮劍。「颶皇你犯罪了。」

颶皇:「吾犯罪?哈哈…為弟弟報仇算是犯罪嗎?」

金太極:「違反無遺仇的宗旨就是犯了萬教之罪。」

颶皇:「你想斷我雙臂,捉我到殘廢城?」

金太極:「你有意見嗎?」

颶皇:「我的氣功有意見!」

颶皇對金太極出掌,只見金太極凌空一飛,先斬劍一亮,斷報颶皇雙臂。

金太極:「颶皇,隨我到殘廢城。」

颶皇:「報仇無能,雙臂雙斷,活在世上丟臉!」

金太極阻止颶皇自殺:「自殺是弱者的行為,走吧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朋友,你什麼名字?」

金太極:「金太極。」帶颶皇離開。

黑白郎君:「金太極,此人有武者氣質,真是天下少見之才,義爹為什麼不曾提過此人呢?到殘廢城。」躍上馬車。

 

(殘廢城)

血門教父:「將罪犯帶進。」

金太極帶颶皇進來。

金太極:「金太極參見血門教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萬教之子金太極,今天帶這名罪犯犯了何罪?」

金太極:「違反無遺仇的萬教規定,斷雙臂禁在殘廢城。」

血門教父:「罪犯何名?」

颶皇:「七海旋風颶皇。」

血門教父:「颶皇,你進入殘廢城,並非代表你就是廢人,一般殘廢的人總是心灰意冷,對人生消極,可是入殘廢城不同,殘廢城可以使殘廢者殘而不廢。」

颶皇:「如何成為殘而不廢的人?」

血門教父:「城內要學習的東西很多,只怕你心不堅。」

颶皇:「我過去是武林中響叮噹的人物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來到殘廢城的人過去都是武林中的名人,來人啊。」

小兵:「在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帶颶皇進入。」

小兵:「遵命。」

小兵帶颶皇入內,不久後傳來一聲慘叫。

金太極:「教父,為什麼慘叫一聲?」

血門教父:「金太極,裡面的人用火把將傷口燙死,以免以後流血舊傷復發。」

金太極:「原來如此。」

血門教父:「金太極,你任務完成,可以離開了。」

金太極:「血門教父,在我離開之前,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你。」

血門教父:「請說無妨。」

金太極:「教父當初創立殘廢城到底是何動機?」

血門教父:「我的動機是回報。」

金太極:「回報?」

血門教父:「二十年前,我也是一個好殺之人,仗著武功高強到底向人挑戰,可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我終於嚐到失敗的滋味,並且身負重傷,在荒郊野外九死一生,就在那個時候,遇見一個坐輪椅失去雙腳的殘廢者解救了我,死裡逢生的我在那個時候就立下誓願,有生之日一定幫助殘廢的人,因此創立了殘廢城。」

金太極:「值得欽佩,告辭。」離開。

血門教父:「來人啊,嚴守殘廢城。」

小兵:「報,黑白郎君入城。」

血門教父:「義子回城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參見義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免禮,義子回城何事?」

黑白郎君:「專程查問金太極此人。」

血門教父:「金太極是萬教之子,身帶萬教先斬劍,代表萬教連鎖會做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金太極有何資格代表萬教呢?」

血門教父:「這是萬教連鎖會經過武試所挑選出來的奪魁者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因何義父沒有提起萬教武試之事?」

血門教父:「難道你不知道嗎?哈哈…我以為義子你是看萬教武試無能人而放棄參加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不錯,當初我是看萬教武試無能人,不過金太極這個人…」

血門教父:「你很欣賞?」

黑白郎君:「我很反感!」轉身欲離。

血門教父:「義子等一下,金太極代表萬教,你不可對他無禮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是嗎?」

血門教父:「我的話你不聽嗎?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義父交待之事,黑白郎君永記在心,第一沒有武功雙腳殘廢的人不殺,因為義父的恩公是一個沒有武功雙腳殘廢的人,再來就是針對史豔文,關於金太極之事,就算我沒有提起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血門教父:「黑白郎君,你越來越驕傲,別忘了,當初是我血門教父在地龍坡救你活命,如今為了整個武林大局,你若逼我,我只好殺你。」

 

有兩位妖道在欺負一位殘障老人。

歹徒一:「殘廢的老人,你身上有多少錢都拿出來。」

燕青:「我身上沒有錢。」

歹徒一:「沒有錢?老頭,你眼睛張大一點,鐵山三霸乃武林中響叮噹的大角色。」

燕青:「大角色?你騙別人少騙我這個老頭子,如果是武林中的大角色,應該不會向一個殘廢的老人搶錢。」

歹徒二:「不必跟他講那麼多,這老頭錢不拿出來,就把這輛輪椅連他推下斷崖。」

金太極:「住手。」

歹徒二:「你是誰?想插手管閒事。」

金太極二話不說,將鐵山三霸打死。

燕青:「壯士,多謝你來相助。」

金太極:「不用道謝,這些人該死。」

燕青:「天下間該死的人太多了。」

金太極:「怎麼說呢?」

燕青:「為了一本紫金腿秘笈,刺殺師父、毒殺同門師兄弟…」

金太極:「天底下有這種人存在?」

燕青:「有,有這種忘恩背義,狼心狗肺的人…」

(進入燕青的回憶…)

岳天環:「救命喔!救命喔…」

燕青:「朋友你是怎麼了?」

岳天環:「我被毒蠍咬傷。」

燕青:「被毒蠍咬傷,隨時有生命危險,我先點住你的穴道。」點穴。「你暫且忍耐,我帶你回洞見我師父,我師父有辦法醫治你的毒患。」

 

金腿神君:「學道逍遙度春秋,青龍白虎庭前遊,洞裡乾坤時造化,壺中日月任遨遊。山人金腿神君正是。」

燕青扶受岳天環進來:「參見師父。」

金腿神君:「徒兒帶此人是誰?」

燕青:「此人是徒兒在中途所救,被毒蠍咬傷,生命危險。」

金腿神君:「讓為師來救這個年青人吧。」

經過了半年。

金腿神君:「岳天環。」

岳天環:「徒兒在。」

金腿神君:「自從我救你生命再收你為徒,至今已經半年了。」

岳天環:「是,師父恩重如山。」

金腿神君:「但願你以後好好聽從你大師兄燕青的教導。」

岳天環:「徒兒明白,師父,您何時才傳授我紫金腿的絕技?」

金腿神君:「時機若到,為師自然會傳授給你,你急什麼?」

岳天環:「是,是。」

金腿神君:「這兒沒你的事,你退下。」

岳天環:「遵命。」離開。

金腿神君:「吾徒燕青。」

燕青:「在。」

金腿神君:「為師過了明天六十歲,就將師門交給你執掌。」

此時岳天環在一旁偷聽。

燕青:「師父,徒兒恐怕無能擔此重任。」

金腿神君:「為師相信你能夠掌教才對,只是天環這個人你必須提防。」

燕青:「為什麼呢?」

金腿神君:「不為什麼,只是天環比較有野心,你要多加注意。」

燕青:「徒兒明白。」

金腿神君:「我現在就將為師獨創的紫金腿秘笈交給你,你必須認真學習,練成紫金腿就可以天下無敵、所向無敵,但是武功不可用在爭強鬥勝、濫殺無辜。」

燕青:「徒兒曉得。」

金腿神君:「秘笈在此,拿去吧。」

 

之後岳天環在飲水裡下毒,徒弟們都被毒死。

金腿神君:「眾徒兒啊…」

岳天環:「哈哈哈…老頭,如果你將紫金腿秘笈交給我,就不會有今天這種事情發生。」

金腿神君:「忘恩背義的畜牲!」以腿法攻擊。

岳天環:「想不到喝了軟骨散毒水,你還有這種功力,可是你的功力只剩十分之一!」將金腿神君殺死。

燕青:「師父!師父啊!」

岳天環:「不必叫,老頭已經魂歸天國了。」

燕青:「天環,你為什麼這麼殘酷?」

岳天環:「為了紫金腿秘笈。」

燕青:「我當初真不該救你。」

岳天環:「放心,你救我的恩情我會記住,我會讓你活命,不過你這雙腿,我必須將它砍下,以後你才不會找我報仇。」

 

(回到現實)

燕青:「這個畜牲岳天環利用眾人沒注意時,在飲水中下了軟骨毒粉,殺死我師父以及所以的師兄弟,然後再斷我雙足…」

金太極:「岳天環?」

燕青:「也就是現在的殘廢城的城主血門教父。」

金太極:「什麼?血門教父就是你說的岳天環?」

燕青:「我不騙你。」

金太極:「血門教父創立殘廢城,專門幫助武林中殘廢的人。」

燕青:「哈哈…天底下最可怕的就是這種偽善者。」

金太極:「你敢跟我到殘廢城嗎?」

燕青:「以你的武功絕非血門教父的對手,如果我跟你同往殘廢城,你必定受我連累。」

金太極:「我身為萬教之子,就有義務替萬教做事,伸張正義。」

燕青:「好,我與你同往殘廢城。」

 

報仇屢次失敗的劍中英已經來到萬聖谷。

劍中英:「超凡人無爭,真聖心何求,擎天子正是我要找的人,進入萬聖谷。」

劍中英慢慢通過了寒冰道,過不久,劍中英已經來到熱火道了。劍中英通過了冰火雙道,進入毒瘴谷。

劍中英:「此地宛如世外桃源,必定是擎天子居住的地方,老前輩擎天子,您在哪裡?您在那處?老前輩,請您露面吧!」

可憐的劍中英在不知不覺中,全身中了毒瘴氣。

劍中英:「此地是毒瘴谷?啊…我中毒了…」

劍中英踉蹌走到訴冤石前:「老前輩擎天子,您在哪裡?我中毒了,你真的見死不救嗎?老前輩…」看到石壁上的字。「訴冤石上訴冤情,罪惡石上留罪名…」

擎天子傳音:「不錯,訴冤石上訴冤情,罪惡石上留罪名,在你面前這塊射出九道光芒的就是訴冤石,你有何冤情要傾訴呢?」

劍中英:「我師父被逼死,師叔喪命,詳情聽說…(事情經過)。」

擎天子:「仇家是誰呢?」

劍中英:「萬惡的罪魁黑白郎君。」

擎天子:「那你就將黑白郎君的名字留在罪惡石上。」

劍中英:「你就是前輩擎天子嗎?」

擎天子:「然也。」

劍中求在罪惡石上寫下黑白郎君的名字。

劍中英:「老前輩擎天子,我已經用血將黑白郎君四個字留在罪惡石上,老前輩,我非死不可嗎?」

擎天子:「年青人,你是黑白郎君留名第九百九十九個,你沒有白死,訴冤石上訴冤情,罪惡石上留罪名,萬聖天關九九九,血判魔魁擎天刑。」

劍中英:「我明白了,老前輩,一切看您了,啊…」身亡。

擎天子:「天數已到,黑白郎君你罪惡滿盈!」

金光燦爛,訴冤石裂開了!超凡真聖擎天子露出真面目。

 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,停下你的馬車!」

黑白郎君:「二位先進再次擋住我的幽靈馬車,有何指教呢?」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,你麻煩大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天底下還會有什麼事情使黑白郎君煩惱呢?」

紅幽靈:「雙幽靈勸你最近找個隱密的地方藏身,因為你的剋星已經出現武林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莫非是天下公認第一高手,超凡真聖擎天子已經離開萬聖谷了?」

紅幽靈:「正是此人,所以雙幽靈勸你暫時避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連你們二人也認為擎天子就是黑白郎君的剋星嗎?」

紅幽靈:「擎天子練到可以在金剛石上留掌印,連最硬的金剛石都可以留下掌印,可見此人的氣功已臻無極上乘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區區金剛石留下掌印就使天下人懼怕,天下人豈不是太不中用。」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,雙幽靈也是為你的武林前途設想。」

黑白郎君:「為我設想?難道不也是為自己設想嗎?」

紅幽靈:「不錯,這就是互存互生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互存互生,好聽好聽,擎天子在金剛石留下掌印,驚動武林,可是還不夠資格跟黑白郎君相提並論。」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,驕傲易招失敗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是嗎?驕傲代表本錢雄厚,哈哈哈…別人的失敗才是我的快樂啦!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紅幽靈:「只怕我們的寄望會變成泡影。」

青幽靈:「如果黑白郎君失敗,就將他殺掉,幽靈魔刀另找主人。」

紅幽靈:「言之有理。」

 

(不老峰)

不老峰不老峰,不老峰上有個全身練至紅色的修道人,這個修道人是一百零八魔之一的血掌神蛟轟天拳,正在練拳,一拳擊碎大石。

黑白郎君來到:「好掌法,一掌擊碎大石,哈哈哈…」

轟天拳:「山人的轟天拳無物不摧,看你臉分黑白、手執陰陽扇,大概就是黑白郎君?」

黑白郎君:「那你可是血掌神蛟?」

轟天拳:「黑白郎君,來到不老峰,你應該發現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你的意思是你的武功已經使黑白郎君吃驚?」

轟天拳:「轟天拳任何人都要懼怕七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麼黑白郎君現在就向你挑戰。」

轟天拳:「挑戰?挑戰者非死不可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只要我沒死,你就替我辦一件工作。」

轟天拳:「哈哈哈…一條生命換一件工作,代價太大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代價不大,因為你的武功根本勝不了黑白郎君。」

轟天拳:「十招之內取你性命!」

黑白郎君:「超過十招,聽命於我。」

轟天拳:「成交!」

兩人對過數招,血掌神蛟始終傷不到黑白郎君。

黑白郎君:「血掌神蛟,你的十招已經用完了。」

轟天拳:「願聽指示。」

黑白郎君:「用你剛才那十招去對付一個人。」

轟天拳:「什麼人?」

黑白郎君:「超凡真聖擎天子。」

轟天拳:「擎天子?傳說擎天子乃是天下第一高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如果你將他打敗,擎天子就不是天下第一高手了。」

轟天拳:「如果我被他打敗呢?」

黑白郎君:「同樣也不是天下第一高手,因為你本來就不是天下第一高手。」

轟天拳:「在你面前我不是天下第一高手,但在其他人面前,我是所向無敵,請。」離開。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要讓天下明白,擎天子並非傳說中的神勇,哈哈哈…」

 

轟天拳:「等一下!出現在往萬聖谷的路上,可是超凡真聖擎天子?」

擎天子:「正是擎天子。」

轟天拳:「退隱萬聖谷,為何再渡紅塵?」

擎天子:「擎天子準備殺人。」

轟天拳:「殺人?哈哈哈…能人時時出,高手日日增,今天的武林與過去大不相同。」

擎天子:「吾欲殺人,誰也難逃。」

轟天拳:「只怕在你殺人之前已經被殺!」

話語一落,轟天拳即刻攻擊擎天子,一拳卻被擎天子擋下,而秦假仙在一旁偷看。

擎天子:「你聽命於誰?」

轟天拳:「黑白郎君。」

擎天子:「那你該殺!」

擎天子由體內導出電流,傳進轟天拳體內,轟天拳立刻爆體而亡,一旁秦假仙看得目瞪口呆。

擎天子:「聽命罪首,死罪難逃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走出來:「我秦假仙自有眼睛不曾見過後腦勺,天底下竟有人功夫好成這樣子,傳說中的超凡真聖擎天子是天下第一高手,這風聲不假,擎天子再渡紅塵,可能是針對黑白郎君而來,剛才擎天子說黑白郎君是罪首,與罪首同伍就是死罪難逃,一定是針對黑白郎君,嘿嘿…黑白郎君的報應就到了,哈哈哈…黑白郎君,你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。」

不遠處有聲音傳來:「怨嘆啊!怨嘆啊!」

秦假仙:「那邊有人喊怨嘆。」

麥出名:「怨嘆,怨嘆啊…怨嘆我的父母,父母令我怨嘆。」

秦假仙:「朋友,父母生我們養我們,恩情大如天,你怨嘆什麼?」

麥出名:「怨嘆什麼?總之怨嘆就對了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知道了,你可能是埋怨你父母分財產時不公平,你分少了?」

麥出名:「誰說的?錢我多的是,錢我沒興趣。」

秦假仙:「不然你是埋怨你父母沒為你娶老婆?」

麥出名:「娶老婆?我老婆已經有五個了,女人我也沒興趣。」

秦假仙:「那麼你埋怨什麼?」

麥出名:「埋怨我父母給我取名字取得不好,影響我的一生。」

秦假仙:「埋怨你父母給你取名字時取得不好,所以你埋怨,請問你名字是怎麼取的?」

麥出名:「我一生最大的願望是揚名天下,結果我父母把我的名字取為『出名』。」

秦假仙:「這名字很好呀,你的名字叫出名這樣對啊,愛出名而名叫出名,最合乎意思了。」

麥出名:「你懂什麼?什麼最合乎意思?」

秦假仙:「我說的有什麼不對?」

麥出名:「大大的不對,你可知我姓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你姓什麼你沒說我哪知道?」

麥出名:「我姓麥。」

秦假仙:「姓麥,名出名,麥出名。」

麥出名:「對啊,所以說我永遠不會出名。」

秦假仙:「麥出名,哈哈…」

麥出名:「別笑!」

秦假仙:「別兇嘛,要出名不是沒機會,機會來了。」

麥出名:「什麼機會?」

秦假仙:「前面有個天下最出名的人,叫做超凡真聖擎天子,你去和他比,如果你打贏他,你一下就出名了,不過如果你打不贏他,你要看破回家好好做人。」

麥出名:「好,我這就去和擎天子比,我要出名,我追過去。」

 

麥出名:「等一下呀!等一下呀!你就是超凡真聖擎天子,我要將你打倒。」

擎天子:「為什麼呢?」

麥出名:「因為我要出名。」

擎天子:「出名何用?」

麥出名:「對我來說太重要了!」

麥出名揍擎天子四下,擎天下仍然無動於衷。

擎天子:「你想要出名,你能夠像黑白郎君那麼出名嗎?像黑白郎君揚名天下又有何用?終歸身葬荒塚,魂歸地獄。」離開。

麥出名:「人家站著不動任由我打我踢,結果毫髮無傷,我麥出名永遠出不了名,看破吧,要看破。」

 

秦假仙:「前面塵沙飛揚,黑白郎君的幽靈馬車往這兒來了,黑白郎君你給我停下來!」

黑白郎君:「天下間你最有膽量。」

秦假仙:「哼,總有一天我會向你挑…黑白郎君你別生氣,我開玩笑的,我知道你不會殺我的,今天我攔你的幽靈馬車,是有事情向你報告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何事快說。」

秦假仙:「有個轟天拳血掌神蛟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是不是被殺了?」

秦假仙:「黑白郎君,我沒說你怎麼知道?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擎天子,你令黑白郎君興奮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你聽聽看,令他興奮,這個人真是神經,聽黑白郎君的口氣我就知道,這場決鬥已避免不了,快將這個消息向萬教宣布。」

正當秦假仙要離開時,三名道者前來。

道者:「請問這位朋友,黑白郎君是不是向前面去了?」

秦假仙:「是呀,剛剛才離開。」

道者:「謝謝。」

道者:「謝謝。」

三位道者離開。

秦假仙:「這三個戴斗笠的武林神秘人物跟蹤黑白郎君幹什麼?」

此時金太極帶著燕青路過。

秦假仙:「壞年頭多瘋子,那不是萬教之子金太極?他沒事推個殘廢的老人要去哪裡?」

 

(殘廢城)

小兵:「稟教父,金太極推一個雙腳殘廢的老人進入殘廢城,要見教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讓他進入。」

小兵:「遵命。」

金太極推著燕青進來。

血門教父:「金太極,你推來這位殘廢的老者,是想寄在我的殘廢城嗎?」

金太極:「教父,這個殘廢的老者你可認得?」

血門教父:「毫不相職。」

燕青:「你不認識我?我就是被你砍斷雙足的師兄燕青。」

血門教父:「我的師兄燕青?從何說起呢?」

燕青:「岳天環,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畜牲,你以為你化名血門教父,就可以掩飾你過去的罪行嗎?」

血門教父:「請你講清楚。」

燕青:「為了紫金腿秘笈,你刺殺師父,毒殺同門師兄弟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你可能認錯人了。」

燕青:「認錯人?你就是變成骨灰我也認得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可能是你受到刺激,一時看錯。」

燕青:「好,你說我看錯,你說你不是岳天環,那你把衣服脫下,讓我看看你的胸口。」

小兵:「放肆!」

金太極先斬劍預備。

血門教父:「你們都退下。」

眾人退下。

燕青:「你不敢是不是?你不敢是不是?」

血門教父:「為何要我脫下衣服讓你看我的胸口?」

燕青:「因為當初你刺殺師父時,我看見你被師父的紫金腿踢中前胸,你胸口一定會留下腳印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哈哈哈…我胸口有個腳印,荒唐之說,但是為了澄清此事,金太極,你隨本教父入內看看我胸口吧。」

金太極隨血門教父入內,過一會兒,兩人出來。

血門教父:「金太極,相信你可以證明我的清白。」

金太極:「教父,打擾了。」帶燕青離開。

 

金太極:「教父的胸口並沒有你所說的腳印。」

燕青:「明明教父就是岳天環所化,為什麼他胸口為沒紫金腿的腳印。」

金太極:「大概是你真的認錯人了。」

燕青:「不,我絕對沒有認錯人,雖然事情經過這麼久,可是這種毫無人性的魔鬼,我印象太深刻了。」

金太極:「你真的沒有看錯?」

燕青:「我可以用我這條老命來打賭。」

金太極:「那我偷偷進入殘廢城再調查詳細,如果有充分的證據,我立刻向萬教公布教父的罪行,你在此地等我的消息。」離開。

燕青:「但願蒼天有眼,讓金太極揭穿教父的罪行。」

無敵郎君蒙面來到:「只怕你沒有機會聽到這個消息!」

燕青:「蒙面人你是誰?」

無敵郎君:「如果讓你知道我是誰,我又何必蒙面?」

燕青:「你是想來殺我?」

無敵郎君:「哈哈哈…你很聰明。」

燕青:「你為什麼要殺我?」

無敵郎君:「因為你活得不耐煩,喝!」

無敵郎君一腳將燕青踢飛。

燕青:「啊…紫金腿…」

無敵郎君:「哈哈哈…燕青,你一生想學成紫金腿,可惜卻死在紫金腿之下。」

燕青:「那你就是…」

無敵郎君:「我就是岳天環的義子無敵郎君。」燕青身亡。「不知珍惜生命,只好提早到陰司。」

 

(殘廢城)

萬教之子金太極利用深夜潛進殘廢城調查,金太極偷偷進入殘廢城後殿的密室,密室裡擺放著數個人頭,就在此時,金太極發現了驚人的一幕。

金太極:「什麼?這個人像不是颶皇嗎?」

血門教父走來:「不錯,就是颶皇,在颶皇旁邊的都是過去轟動一時的高手,我為了使以後的人還可以看到他們的面目,因此我將他們的血洩盡,然後浸上藥水再製成標本。」

金太極:「魔鬼!殘忍的魔鬼!」

血門教父:「你說我是魔鬼,哈哈…你錯了,我把這些原本殘缺的人製成完整的標本,你應該稱呼我是慈悲的天使才對。」

金太極亮出先斬劍:「萬教先斬劍要為武林除害!」

血門教父:「萬教先斬劍對我起不了作用,如果是天道一俠的萬教聖劍,那就對我有威脅了。」

金太極:「看劍!」

金太極不管如何攻擊血門教父都無效,反被踢出室外。

血門教父:「被我的紫金腿踢中,跑不了多遠,風火雙刀殘。」

風火雙刀殘:「參見教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金太極重傷,隨後將他除掉!」

風火雙刀殘:「領令。」

殘廢城眾人圍攻金太極,身負重傷的金太極憑最後一口氣要衝出殘廢城,先斬劍大發神威,殘廢城的兵卒慘死者不計其數。

風火雙刀殘上陣了!雙刀殘的風火刀法十分凌厲,金太極元氣大失,漸趨敗勢,而逃出殘廢城。

小兵:「稟教父,金太極衝出殘廢城,雙刀殘追去了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只怕節外生枝,利用血鴿傳書給義子黑白郎君,讓黑白郎君去收拾金太極的生命。」

殘廢城放出了血鴿,血鴿在空中飛行。

 

在樹林中,驕傲極端的黑白郎君正在觀賞弱肉強食,獅子獵食。

黑白郎君:「這就是武林定理,強則生,弱則死,勝則存,敗則滅,哈哈…黑白郎君以別人的失敗為快樂。」

血鴿飛來。

黑白郎君:「義父的血鴿出現在空中,何事呢?」取下信條看過後。「義父叫我殺金太極,打倒強者就是我的快樂啦,哈哈…」駕車離開。

三位道者出來,黑拾起信條。

道者:「黑白郎君欲殺金太極。」

道者:「金太極不是萬教之子嗎?」

道者:「正是。」

道者:「那我們趕快設法阻止。」

 

不幸金太極被教父的紫金腿踢中,五臟受傷,雖然衝出殘廢城,但傷勢萌發,在荒野中顛顛倒倒,後面殘廢城風火雙刀殘追上。

雙刀殘綠:「哈哈…金太極你死定了!」

就在此時,黑白郎君也出現在一旁。

雙刀殘綠:「金太極,今天你插翅也難以騰空。」

金太極:「要我的命盡管來。」

雙刀殘紅:「現在要你的命太容易了。」

金太極:「只怕你們沒有這種本事。」

雙刀殘綠:「哈哈…在教父身邊的人個個本事高強!」

雙刀殘攻擊金太極,金太極卻無能力抵抗。

雙刀殘綠:「萬教之子站起來啊,快用你的先斬劍斬我二人吧。」金太極無力攻擊。「哈哈…怎麼樣,先斬劍只不過是一口廢鐵。」

雙刀殘紅:「萬教連鎖會推選出來的人只不過如此而已。」

雙刀殘綠:「看你現在這麼痛苦,實在太可憐,不如我一刀砍下你的首級,讓你離開這個痛苦的世界吧。」

正當風火雙刀殘要向金太極下手,黑白郎君的幽靈魔刀出鞘了!

雙刀殘紅:「啊…黑白郎君…你為什麼殺害自己人?」

黑白郎君:「不為什麼,只是我一時興起。」

風火雙刀殘身亡。

金太極:「黑白郎君,為什麼你要救我?」

黑白郎君:「不為什麼,只是我一時興起,哈哈…」

黑白郎君帶金太極坐上幽靈馬車離開,三位道者趕來。

道者:「慢了一步,幽靈馬車已經不見了。」

道者:「這裡有二個人被殺,大概是被黑白郎君所殺,看來。」見過屍體。「這二個人是殘廢城的人。」

道者:「黑白郎君因何要殺害殘廢城的人?真令人疑問。」

道者:「是啊,殘廢城血門教父乃黑白郎君的義父,為何黑白郎君會殺同門的人?」

道者:「黑白郎君的心理永遠無法令人了解。」

這時後面一位殘廢城小卒也看到這一切。

小卒:「趕快稟報教父。」

 

(殘廢城)

血門教父:「你所講的都是事實嗎?」

小卒:「句句事實,黑白郎君殺死雙刀殘,救走金太極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可惡,本教父真是養虎為患,黑白郎君,本教父本來要將你培養成本教的繼承人,可是你的作法無法使我信任,與其以後背叛,不如現在將你制服,無敵郎君。」

無敵郎君:「參見義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無敵郎君,你與黑白郎君都是我撿回來撫養的義子,黑白郎君一意孤行,你又對我不忠!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,孩兒對您絕無二心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但是有人對我說你準備把我打倒,然後…」

無敵郎君:「孩兒不敢。」

血門教父:「表面不敢,你如何表示對我的忠心?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,我可以以死表示對義父的忠心。」

無敵郎君話一說話便搶來一旁小兵手上的刀,欲刎頸自殺,血門教父即時阻止。

血門教父:「哈哈…不枉我栽培你。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我是刺探你,等我登上萬教連鎖會之主,我就將殘廢城交給你,你就升為殘廢城城主。」

無敵郎君:「多謝義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如果要你收拾黑白郎君,你有幾分自信?」

無敵郎君:「無敵郎君有十分自信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很好,就用我傳授給你的紫金腿對付黑白郎君。」

無敵郎君:「我即刻行動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且慢,有件工作必須先完成。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請說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十五天後,萬教連鎖會將由十大門派投票選出一名會主,這十大門派的教主一個也不能留,殺死之後,將他們的首級帶回殘廢城,我需要十大門派教主的面皮,這份名冊你帶在身上。」

無敵郎君接過名冊:「名冊上面頭一個要殺的人,是武當真人董冲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快去吧。」

無敵郎君:「是。」離開。

血門教父:「十大門派的教主如果全死,我就可以利用他們十個人的面皮,登上萬教連鎖會之主,哈哈…」

 

武當派門人個個喪生。

董冲:「蒙面怪客你膽敢殺害我武當弟子。」

無敵郎君:「我連你也殺!」

武當真人被無敵郎君的紫金腿踢中,當場斃命。

無敵郎君:「將首級取下。」

 

十大門派之一峨嵋派的劍娘子正在練劍。

無敵郎君:「好劍法。」

劍娘子:「你是什麼人?私自闖進本教主練劍的場所。」

無敵郎君:「私自闖進?哈哈…我是光明正大進入峨嵋派。」

劍娘子:「我的門徒沒將你攔住?」

無敵郎君:「很可惜,妳的十二門徒已經在地獄路等妳了。」

劍娘子:「可惡,看劍!」

峨嵋劍娘子雖然劍術精湛,可是無法傷及無敵郎君,不幸峨嵋劍娘子也死在無敵郎君的紫金腿之下。

無敵郎君:「取下首級。」

 

公冶能:「逍遙自在我堪誇,不染紅塵是道家,洞中種下長生草,四時常開不老花。山人崑崙道人公冶能,我獨創羅漢跌坐金剛體,只要山人盤坐在地上,任何人都無法傷我。」

小道徒:「稟師尊,有個蒙面人求見。」

公冶能:「蒙面人求見,讓他進入。」

小道徒:「遵命。」

無敵郎君進來。

公冶能:「就是你要見我嗎?」

無敵郎君:「不錯。」

公冶能:「因何蒙面呢?」

無敵郎君:「有所不便。」

公冶能:「見我何事?」

無敵郎君:「你的至交武當真人、峨嵋劍娘子被殺了。」

公冶能:「什麼?二位道友是被何人所殺?」

無敵郎君:「被我所殺,喝!」

公冶能被紫金腿踢中。

無敵郎君:「你的金剛死角就在下盤。」取下首級離開。

小道徒進來:「師尊被殺,師尊被殺了!」

 

(水蓮迷谷)

黑白郎君將金太極帶到水蓮迷谷。

谷寒燕跑來:「黑白郎君,你這個無恥的狂漢。」

黑白郎君:「谷寒燕,妳還在為前日之事忿怒?哈哈…」

谷寒燕:「我一定要親手殺你!」

黑白郎君:「妳要殺我?武林中比妳強數倍的高手都走上失敗之路,何況是妳?留住寶貴的生命,以後好好對待獨眼龍吧。」

谷寒燕:「黑白郎君,你若是英雄好漢就應該放我離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放妳離開,哈哈…放妳離開這容易,不過我有條件。」

谷寒燕:「黑白郎君你休想,我不可能跟你談條件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谷寒燕果然有節氣,不過我的條件並不是要佔妳便宜,只是地上這個人讓妳照顧罷了,等他完全康復之後,我就讓妳離開水蓮迷谷,記住,此人名叫金太極,乃是萬教之子,藥物在此,哈哈…」離開。

 

無敵郎君追殺了塵和尚。

了塵和尚:「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,貧僧與你毫無恩怨啊。」

無敵郎君:「你非死不可,十大門派之主只剩你了。」

了塵和尚中了紫金腿,口吐鮮血後墜崖。

無敵郎君:「禿驢墜落斷崖,不可能活命,回殘廢成繳令。」

 

(殘廢城)

地上排列著九大門派之主的人頭。

血門教父:「為何不見了塵和尚的人頭呢?」

無敵郎君:「稟義父,了塵和尚中了孩兒的紫金腿,墜落斷崖,絕不可能再活命了。」

血門教父:「如果沒死呢?」

無敵郎君:「孩兒可以用生命擔保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不怕一萬,只怕萬一。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請放心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來人啊。」

小兵:「在!」

血門教父:「將這九顆人頭浸在藥水池。」

小兵:「遵命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三天後十大門派全是我的人了,哈哈…」

小兵:「報,黑白郎君回城。」

黑白郎君進來:「參見義父。」

血門教父:「血鴿之信你應該看過才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血鴿傳信,相殺金太極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你已將金太極殺死了?」

黑白郎君:「義父,你何必明知故問呢?」

血門教父:「你逆我命令,反殺同門,你太矛盾。」

黑白郎君:「矛盾?哈哈…義父,你身上有八卦令牌,算起來是萬教連鎖會的一員,因何要殺萬教之子呢?還有,前日義父叫我不可對他無禮,現在又叫我殺他,難道義父就不矛盾嗎?」

無敵郎君:「義父有義父的作風!」

黑白郎君:「喔,需要你發言嗎?過去有我在此,你,一旁靜立,今日膽敢開金口,莫非義父授權給你了?」

無敵郎君:「你不照義父的交代行事就是逆令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就算逆令,你準備對我怎樣?」

無敵郎君:「逆令只好…」

血門教父:「好了!」

黑白郎君:「且慢!讓無敵郎君把話說完,逆令你要對我怎樣?」

無敵郎君:「逆令者死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只怕不是死我。」

無敵郎君使用紫金腿攻擊無效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原來義父已將紫金腿絕學傳授給你,等於你是未來的殘廢城之主,難怪你這般猖狂,義父,你因何默默不答?莫非你同意我的說法?」

血門教父:「黑白郎君,你還記得當初我救你嗎?」

黑白郎君:「當然記得,只是你並未全心醫治我的傷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什麼?我沒有全心醫治你的傷?」

黑白郎君:「不錯,如果你全心醫治我的傷,今天我的臉就不會變成黑白分明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你被地龍坡的大石壓住左邊,我發現時,你左臉的血路已經癱瘓,若非滾地龍吐出龍涎,你早就沒命,所以…」

黑白郎君:「所以講起來,滾地龍才是我真正的救命恩人。」

血門教父:「你…」

黑白郎君:「怎麼?我講錯了嗎?哈哈…我應該稱呼滾地龍是義父,哈哈哈…」離開。

血門教父:「現在我宣佈,黑白郎君是殘廢城的叛徒,吾兒無敵郎君!」

無敵郎君:「在!」

血門教父:「即刻出城,將叛徒除掉!」

無敵郎君:「孩兒決取黑白郎君的首級!」

 

幽靈馬車在路上奔馳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黑白郎君的恩公就是滾地龍,哈哈哈…」

 

墜落崖的了塵和尚正巧遇到白陽生。

白陽生:「聖僧,聖僧你是怎麼了?」

了塵和尚:「我五臟都碎了,你可是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?」

白陽生:「正是在下,聖僧,快把藥服下。」

了塵和尚:「不行了,三天後召開萬教連鎖會,為什麼十大門派會全部被殺?這其中必有陰謀,白陽生,麻煩你將此事稟告大正公。」說完身亡。

白陽生:「可憐聖僧一命離開世間,三天後就要選出新會主,十大門派被殺,莫非真有陰謀存在?」

 

三星劍三星劍,天斗山最厲害的三星劍,一步一步向懼龍莊進發。

老人:「大家快來看,前面那三個人可能就是天斗山三星劍。」

莊民:「天斗山三星劍來了,大家快來看啊!」

莊主:「前面可是天斗山三星劍?」

冷雲:「正是寒星劍冷雲。」

陸飛:「流星劍陸飛。」

馬聰:「慧星劍馬聰。」

莊主:「久聞三星劍劍術高強,身上的寶劍削鐵如泥,鋒利無比,三位是否可以證明你們身上寶劍之鋒利?」

冷雲:「可以。」巧露一手。

莊民:「哇,整排的劍都砍斷了。」

冷雲:「莊主,我二位兄弟應該不必試了。」

莊主:「不必不必,三星劍請勿見怪,因為過去有很多劍客想除掉滾地龍,但都失敗,所以…」

冷雲:「除掉滾地龍對三星劍來說很簡單。」

莊主:「不知三星劍你們要求多少報酬?」

冷雲:「一千兩黃金。」

莊主:「一千兩黃金…」

莊民:「一千兩黃金?怎麼那麼貴?」

莊主:「大家安靜點,為了我們懼龍莊能夠年年平安,就算斬除滾地龍必須一千兩黃金也是值得,好,懼龍莊願意付出一千兩黃金。」

冷雲:「那就麻煩把一千兩黃金黃昏時送到地龍坡。」

莊主:「你的意思是黃昏之前就可以除掉滾地龍?」

冷雲:「然也,三星劍一向判斷不失誤。」

三星劍離開。

莊主:「數十年來,滾地龍一動就山崩地裂,莊民活在恐怖之中,今天三星劍若能斬死滾地龍,我們懼龍莊就可以安靜過日子了。」

 

(地龍坡)

地龍坡滾地龍翻動,山動地搖,三星劍已經來到地龍坡。

冷雲:「時機成熟,你我三人寶劍出鞘!」

三星劍個個亮劍,此時黑白郎君也來到了。

黑白郎君:「三位手執利劍,面帶殺氣,諒想有一番作為。」

陸飛:「讓開,以免妨礙我們工作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三位是針對滾地龍而來?」

陸飛:「然也,一千兩黃金的代價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你三人可知道,地龍坡這隻滾地龍對一個人有救命之恩?」

陸飛:「對什麼人?」

黑白郎君:「就是我。」

陸飛:「你是誰?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。」

陸飛:「原來你就是人見人怕的黑白郎君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三位,以黑白郎君的名望應該勝過滾地龍一千兩黃金,三位何不取在下首級呢?」

陸飛:「三星劍正有此意。」

冷雲:「對,先殺黑白郎君,再除掉滾地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三位未免胃口太大了。」

三星劍三口寶劍排成三星照三角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」

黑白郎君的笑聲已經帶著殺氣,此時在一旁的無敵郎君,已經露出了最厲害的雙腿。

 

萬惡的罪魁藏鏡人接到挑戰書,在密林靜等。不久後,琴聲響起,藏鏡人連退數步。

琵琶魔君:「藏鏡人,你殺死天音門碎心琴、破腦簫,天音門琵琶魔君的五雷天音要穿破你的腦袋!」

琵琶魔君撥動琵琶,五雷俱響,藏鏡人遇上強敵了。

 

九連峰九連峰,九連峰上召開萬教會,十大門派的教主以及血門教父陸續出現在九連峰之上。

這方面,大正公、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也來到九連峰,陰謀陰謀陰謀,天道一俠將如何揭發教父的陰謀?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Posted by 凰云化羽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