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城 第六集 訴冤石九九九

 

柳劍三傑百勝快劍西門飛、神準快劍杜鵬,以柳劍法前後夾攻金太極,卻都佔不了上風。

金太極:「你們二人的功夫不如你們大哥,如果再進招,恐怕會很難看。」

西門飛:「何必多言?!」

金太極:「自取其辱。」

西門飛和杜鵬再次攻上金太極,但都被金太極所敗,金太極瀟灑離去。

西門飛:「不能為大哥出氣…」

杜鵬:「柳劍三傑沒面子再活在世上…」

兩人自盡,而後秦假仙來到。

秦假仙:「可憐,引劍自刎,勇氣可嘉,可憐劍王劍下亡,你們二個別傷心,我會把你們葬在一起,可憐…」

 

黑白郎君與颶皇兩人對上。

颶皇:「黑白郎君,飇王是我的結拜兄弟,相信今天我找你,你心裡已有相當的準備才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賢弟飇王五臟迸出死亡,大哥颶皇報仇心切,哈哈…人之常情,不過你想怎麼死法可以先向我要求。」

颶皇:「只怕要死的人不是我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又會是誰呢?哈哈哈…」

正當二人一觸即發,幽靈魔刀飛出幽靈馬車的車篷。

黑白郎君:「咦?有人引出幽靈魔刀。」跳上馬車離開。

颶皇:「黑白郎君,往哪裡走?追!」

當颶皇追過去後,倒頭僧和斜本道走來。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好戲正精采卻停下來了。」

斜本道:「這叫做請看續集。」

倒頭僧:「沒意思。」

斜本道:「沒一四可聽二五。」

倒頭僧:「修道人也提賭博。」

斜本道:「什麼賭博?」

倒頭僧:「你不是說沒一四聽二五?這是打麻將的話嘛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,倒頭僧,我說的二五就是理悟,為什麼這場戰鬥會突然停止,必須知道理由自然就能明白。」

倒頭僧:「理悟?」

斜本道:「是啊。」

倒頭僧:「為什麼戰鬥會停止,就因為幽靈馬車內的幽靈魔刀被人引出去,黑白郎君無心再戀戰,急急追趕幽靈魔刀。」

斜本道:「為什麼追幽靈魔刀而放棄戰鬥?」

倒頭僧:「因為這支幽靈魔刀對黑白郎君來說實在太重要了。」

斜本道:「你說的只是一半的原因。」

倒頭僧:「另外一半原因你來講。」

斜本道:「幽靈魔刀是不是屬於邪教的東西?」

倒頭僧:「是啊。」

斜本道:「想引走幽靈魔刀必須練過幽靈魔訣。」

倒頭僧:「對啊。」

斜本道:「當今武林練過幽靈魔訣的人除了魔教第一家,再來就是黑白郎君,但是魔教第一家的人早就全滅,因此天下已經沒人了。」

倒頭僧:「如果是魔刀的創造者呢?」

斜本道:「不可能,魔刀的創造者就是希望黑白郎君做為魔刀的主人,因此不可能再引走魔刀。」

倒頭僧:「所以黑白郎君嚇一跳,趕快追去。」

斜本道:「這就是另外一半的原因。」

倒頭僧:「這麼看來,引走幽靈魔刀的人是正派或是邪派?」

斜本道:「一般使用魔刀的人都是邪派,但也不能因此下斷言,不論是正派或邪派,對黑白郎君來說都不是好事。」

倒頭僧:「斜本道,你知道的事還不少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,閒人消息總是比較靈通。」

倒頭僧:「那你是正派還是邪派?」

斜本道:「中立派。」

倒頭僧:「對對…我們二個都是中立派」

斜本道:「你是中立派嗎?」

倒頭僧:「標準的中立派。」

斜本道:「你不是向著史豔文?」

倒頭僧:「亂講亂講。」

斜本道:「既然你不向著史豔文,為什麼在杭州西湖救起史豔文的書僮庸兒?」

倒頭僧:「出家人慈悲為懷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,如果你向著史豔文,就很有可能死在萬惡罪魁藏鏡人的手上。」

倒頭僧:「道友,你一直說我向著史豔文,莫非你想害我死在藏鏡人手上?」

斜本道:「山人沒有這個意思,只不過我們是好友,顧慮好友的安全,隨時提醒你而已。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一位道者經過問路:「請問二位,萬聖谷怎麼走?」

倒頭僧:「萬聖谷?你到萬聖谷幹什麼?」

道者:「聽說萬聖谷裡面有一個當今武林第一高手,叫做超凡真聖擎天子,我希望拜他為師,練成天下第一奇功。」

倒頭僧:「你為什麼要練成天下第一奇功?」

道者:「說起來一言難盡,我的派門、我的師父,我所有的師兄弟在三個月前全部遭藏鏡人殺害,以我現在的武功根本報不了仇,聽說萬聖谷超凡真聖擎天子的武功是天下最強的,因此我希望到萬聖谷拜他為師,好為師門報仇。」

斜本道:「朋友,萬聖谷裡面是不是真有個擎天子,到現在還無人知曉,過去很多人進入萬聖谷,但都一去不回。」

道者:「我不怕,只要二位肯指點去路。」

斜本道:「好吧,萬聖谷在北西天,由此地向北大約再走七天就到了。」

道者:「謝謝、謝謝。」離開。

倒頭僧:「斜本道道友,你說萬聖谷是不是有個超凡真聖擎天子沒有人知道。」

斜本道:「是啊,只是傳說。」

倒頭僧:「有傳說就有真象。」

斜本道:「你是說萬聖谷真有擎天子這個人?」

倒頭僧:「我也是聽說,不過為什麼會傳說擎天子而不去傳說別人,這有一段故事。」

斜本道:「什麼故事?」

倒頭僧:「這段故事發生在三十年前,在萬聖谷外面,當年武林中最成名的天龍至尊,他打遍天下無敵手。」

(故事內容…)

天龍至尊:「哈哈…打遍天下無敵手,已經無人能夠跟我天龍至尊對壘,為什麼我的功夫這麼強?為什麼我的武功這麼勇?哈哈哈…」看到谷口提詩。「『超凡人無爭,真聖心何求,擎天子留。』擎天子是什麼角色?敢在萬聖谷石壁上留字,呸!有資格在萬聖谷留字的人應該是天龍至尊,『超凡人無爭』,意思是說沒有人能夠與他爭勝鬥強,狂稱超凡,傲喻真聖,擎天子你敢留字,有膽量出來,出來跟我天龍至尊拼個高下,出來啊!出來啊!不敢出來嗎?不敢出來就不夠資格在萬聖谷留字,乾脆用氣功將這些字毀掉!」

天龍至尊發掌,卻毀不了石壁。

天龍至尊:「這是什麼石壁?打不破,可惡!」又發一掌,仍然無效。「石頭真硬,莫非是金剛石?」

這時一道掌氣飛來,在石壁上留下掌印。

天龍至尊:「啊?什麼?金剛石留掌印,好…好驚人啊…」嚇到吐血。

(故事說完)

倒頭僧:「金剛石留下一個掌印,嚇死天龍至尊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最硬的金剛石都可以留掌印,難道不是當今武林最厲害的人嗎?」

斜本道:「照你這麼說來,黑白郎君、藏鏡人一定不是他的對手。」

倒頭僧:「哪有辦法?」

斜本道:「藏鏡人有最可怕的一招飛爆怒潮。」

倒頭僧:「那比不過。」

斜本道:「黑白郎君有收化運發,一氣化九百。」

倒頭僧:「照常打槍,打槍兼加注,啊,出家人不能講賭博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如果有機會,一定到萬聖谷一見真假。」

倒頭僧:「道友,你去要邀我喔,唉呀…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你怎麼了?」

倒頭僧:「我肚子痛,好痛好難過,我坐一下。」

倒頭僧趁機傳心音給劉三:「劉三,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在百蠱山遇上困難了,快去啊。」

倒頭僧:「坐一下就舒服多了。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,你時常有這種怪病?」

倒頭僧:「老症狀,腸子絞結。」

斜本道:「腸子絞結?」

倒頭僧:「是的,已經解開了。」

斜本道:「你的毛病不少。」

倒頭僧:「人多少總是會有些小毛病,走吧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 

百蠱山奇毒前的天地雙毒困住白陽生,藏鏡人在旁邊靜觀其變。

天毒:「白陽生,看我的化屍毒丹!」

天毒以化屍毒丹攻擊天道一俠白陽生,白陽生化氣如羽毛,避開攻擊。

地毒:「再試試我的蝕骨毒丹!」

地毒施毒,也被白陽生躲開。

白陽生:「二位使用毒物傷人,實為天理難容。」

天毒:「講什麼?!」

天地雙毒同時打出毒丹。

天毒、地毒:「看毒丹!」

只見白陽生輕輕一撥,毒丹飛回頭,反毒死天地雙毒,此時在旁邊的藏鏡人已經忍不住氣了,瞬間,雷射箭飛到,藏鏡人逃走了。

劉三趕到:「藏鏡人有種就別走,試試本先覺的雷射箭。豔文,你無恙吧?」

白陽生:「白陽生。」

劉三:「失禮失禮,其他的妖道呢?」

白陽生:「已經喪命了。」

劉三:「白陽生,我知道你一定是我妹婿史豔文。」

白陽生:「劉先覺,這個問題你因何一問再問?請你不要再懷疑,我不是史豔文,我乃是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。」

劉三:「如果你是豔文,實在不應該再瞞下去了,你可知道萬惡罪魁藏鏡人隨時會向你下毒手?」

白陽生:「吾命在天。」

劉三:「話這麼說沒錯,但是要平定天下之亂也要與群俠配合,你這樣獨來獨往,不但令群俠擔心,而且使得群雄無首,沒有一個主腦者。」

白陽生:「劉先覺,你說的話是針對史豔文,可是我不是啊。」

劉三:「你真的不承認你是史豔文?」

白陽生:「白陽生就是白陽生。」

劉三:「好,你不承認就準備接我的雷射箭!」

白陽生:「劉先覺,你真是莫名其妙。」離開。

劉三:「你真的要走?雷射箭要去了,電射箭去了喔!」白陽生依然不止步。「雷射箭都癱瘓了,難道真的是白陽生不是豔文?我真不相信,我一定要查出白陽生的身分,有了有了,豔文一向最孝順,不如到雲南雲州去請老親家母老太夫人出面,老太夫人如果出面,他一定不敢說謊,對對對,到雲南雲州。」

秦假仙走來:「等一下等一下!劉三,大新聞大新聞,這新聞你不聽太可惜。」

劉三:「什麼大新聞?我有要事沒空啦。」

秦假仙:「別這樣嘛,劉三,借你一分鐘聽這則新聞,這新聞就是最轟動的荒野金刀獨眼龍已經步出金光塔,再度重現武林。」

劉三:「好了好了,獨眼龍的事情不是我關心的事,再見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你不關心我很關心,獨眼龍如果能像以前那樣,我生意就多了好多,對對對,想辦法找些妖道出來死。」

妖道:「走走,去參加魔門洗禮。」

有兩位妖道經過。

秦假仙:「魔門洗禮?朋友,等一下。」

妖道甲:「無鼻的,別擔誤我們的時間,我們要趕快去參加魔門洗禮。」

秦假仙:「魔門洗什麼禮?怎麼洗?」

妖道甲:「就是加入魔門的一種儀式,吃完入門宴就算是魔門一份子。」

秦假仙:「參加魔門洗禮還有入門宴可吃。」

妖道甲:「是啊,全是山珍海味。」

妖道乙:「走啦走啦,別理這個塌鼻子,浪費我們的時間,走。」

兩位妖道離開。

秦假仙:「魔門洗禮?魔門一定妖道很多,乾脆我也去參加還有得吃,順便引些妖道出來給獨眼龍殺,對,我也去洗,也去參加魔門洗禮。」

 

(魔門)

魔門魔門魔門,十年一度的魔門洗禮,各路魔教徒都來到魔教門,儀式即將開始。

魔法渡:「法渡法度法渡魔法渡。」

眾妖道:「魔法渡!」

魔法渡:「各位魔友,歡迎參加十年一次的魔門洗禮,各位都是分教的教主,在十年內極力推廣魔教,使得魔教的勢力漸漸比上佛教,佛教是慈悲為懷,我們魔教是殘忍為本,佛教有五戒,戒殺戒酒戒色戒謊戒賭,我們魔教有五行,行戮行淫行惡行吞食,我們魔教的五行各位教徒一定要遵守,為什麼魔教要立五行?第一行行戮就是殺,殺盡異教徒,行淫就是傳魔種,生魔子魔孫,行惡就是古人所說『馬善被人騎,人善被人欺』,所以行惡才不會被人欺負,行騙騙就是假,假就是騙,對人不可說真話,吞食者即有毛者吃至刺蝟,無毛者吃至水裡的泥鰍、鱔魚、鱉,各位魔友一路辛苦,魔門大宴即將開始,用完之後再入五毒池沐浴,法渡法渡魔法渡,各位魔友請入內吧。」

妖道:「主教這次準備的大宴實在太可口、太好吃了。」

魔法渡:「行吞食也是魔教五行之一。」

魔兵:「報!魔鼻道人求見!」

魔法渡:「魔鼻道人?是我們魔教的人嗎?」

妖道:「主教,沒聽說過。」

魔法渡:「可能是新來參加的,讓他進入。」

妖道:「遵命。」

秦假仙入內:「在下魔鼻道人,你們哪一位是魔門的頭子?」

魔法渡:「我就是魔門主教。」

秦假仙:「你就是魔門主教?」

魔法渡:「正是,魔法渡。」

秦假仙:「你做主教真勉強。」

魔法渡:「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不然你說沒法度。」

魔法渡:「魔法渡不是沒法度,用我宏大的魔法來引渡魔門教友。」

秦假仙:「抱歉抱歉,我聽錯了。」

魔法渡:「你來到魔門幹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來參加你們的魔門洗禮啊。」

魔法渡:「你過去是魔教的人嗎?」

秦假仙:「對,正宗的魔教教徒。」

魔法渡:「既然是魔教徒,魔門一向歡迎,既然你這麼誠心,本主教就為你洗禮。」

秦假仙:「多謝多謝。」

魔法渡:「洗禮之前先吃入門宴。」

秦假仙:「不好意思,來就給你請客。」

魔法渡:「儀式本來就是這樣進行。」

秦假仙:「既然這樣,我恭敬不如從命。」

魔法渡:「來人啊,入門宴侍候!」

妖道:「遵命。」

秦假仙:「主教,入門宴的菜色可有豐盛?」

魔法渡:「菜色很豐富。」

秦假仙:「什麼料理?」

魔法渡:「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」

妖道端上一道料理。

秦假仙:「主教這第一碗是什麼料理?」

魔法渡:「紅燒虎肉。」

秦假仙:「紅燒虎肉,這可真補,紅燒虎肉呢。」打看蓋子,只見一盤壁虎。「哇…」

魔法渡:「怎麼樣?」

秦假仙:「這就是紅燒虎肉?這是善尪仔,紅燒善尪仔。」

魔法渡:「什麼善尪仔?壁虎,壁虎用紅燒的,很好吃,快吃呀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」

秦假仙:「主教,我吃飽才來的,現在還不餓。」

魔法渡:「你不敢吃?」

秦假仙:「敢敢…紅燒虎肉…」拿起壁虎大口吞下去。

魔法渡:「你真外行,吃紅燒虎肉不能用吞的,必須慢慢的嚼,味道才嚼得出來,像我這樣吃法。」慢慢嚼著壁虎的頭。

秦假仙:「看了就想吐,主教,我用吞的較習慣。」

魔法渡:「好吧,總共有三菜一湯,這就是入門宴。」

秦假仙:「我一菜就夠了,不必三菜一湯。」

魔法渡:「入門宴的每一樣菜都要吃過,才算是魔教徒。」

秦假仙:「好吧,第二樣是什麼?」

魔法渡:「長身紅蟳。」

秦假仙:「幸好有紅蟳可以吃。」妖道上菜。「紅蟳一定不錯…哇!蜈蚣!」

魔法渡:「什麼蜈蚣?魔教叫它長身紅蟳。」

秦假仙:「主教,我皮膚過敏,不能吃紅蟳。」

魔法渡:「一定要吃,吃了才算對魔教盡忠。」

秦假仙:「好吧,我吃…這給雞吃還差不多。」

魔法渡:「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沒有沒有。」硬著頭皮吃下第二道菜。

魔法渡:「來人啊,再端第三道菜活麵出來。」

秦假仙:「什麼叫活麵?」

妖道端出第三道菜。

魔法渡:「這就是活麵。」

秦假仙:「蚯蚓?」

魔法渡:「很營養的活麵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知道很營養,只不知我肚子是不是挺得住…」

魔法渡:「不吃就是對魔教不忠。」

秦假仙:「吃,吃麵…」硬著頭皮吃完。

魔法渡:「三菜吃完再加一湯。」

秦假仙:「不必了,湯不必喝了,我很飽了。」

魔法渡:「這種萬壽湯最好喝了,喝了以後就萬壽無疆,長生不老,不老長生。」

秦假仙:「真的嗎?」

妖道端湯過來:「湯來了。」

魔法渡:「這就是萬壽湯。」

秦假仙:「用牛屎龜煮湯?」

魔法渡:「龜代表長壽,喝三碗。」

秦假仙:「我不要喝、我不要喝!」逃走。

沒多久,秦假仙又被抓回來。

魔法渡:「你到底什麼人?為什麼假意加入魔教?」

秦假仙:「主教,實不相瞞,我叫秦假仙,為什麼我今天會來魔門,就因為有一個人看魔教不起,不但看不起,還說要消滅魔教,我聽了很不服氣才跑到這裡來告訴你們,可是又怕你們不相信我的話,所以先參加魔門洗禮,就是這樣子。」

魔法渡:「你說的這個人到底是誰?」

秦假仙:「是誰說了也沒用,今天來到魔門看了很失望,你們這些都是沒用的東西,絕不是他的對手。」

魔法渡:「你真藐視魔門的人,到底是誰?快說!」

秦假仙:「真的想知道?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,這個人叫做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魔法渡:「獨眼龍,過去殺死不少魔教黑道中人。」

秦假仙:「就是他,我絕對不騙你,說要消滅魔教就是他說的。」

魔法渡:「可惡真可惡!」

秦假仙:「主教,氣也沒用,趕快採取行動要緊。」

魔法渡:「不捉獨眼龍活祭,就不是魔門主教魔法渡,來人啊!」

眾妖道:「在!」

魔法渡:「步出魔門活捉獨眼龍!」

眾妖道:「遵命!」

秦假仙:「這樁可不小樁,讓你們魔教的人無法收山。」

 

獨眼龍獨眼龍,步出金光塔的荒野金刀獨眼龍,他有什麼新的任務呢?

魔法渡:「圍過來!」

眾妖道將獨眼龍包圍。

魔法渡:「獨眼龍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魔法渡:「你揚言要滅掉魔教的人嗎?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魔法渡:「可是魔教的人要將你先消滅!」

魔教的人話一講完,荒野金刀獨眼龍的金刀已經染血了,魔教眾人皆喪命。

獨眼龍:「刀稱一流人一流,人稱一流刀一流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走出來:「棒就是棒,魔門這些妖道話一講完,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,已經都回唐山賣豆干了,現在的荒野金刀獨眼龍和以前都不一樣,出刀比以前更快,比以前更準。」

這時青幽靈、紅幽靈飛來。

秦假仙:「你們是何方妖怪?我可跟你們無冤無仇」

紅幽靈:「這些人是誰殺的?」

秦假仙:「不是我不是我。」

紅幽靈:「我知道不是你,是誰?」

秦假仙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紅幽靈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?」

秦假仙:「是,人稱一流刀一流,刀稱一流人一流。」

紅幽靈:「幽靈魔刀如果對上豹眼鑲金刀,那將是一場好戲。」

青幽靈:「迅速尋找黑白郎君。」

青、紅幽靈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嚇死我們,這二個不是普通角色,來無影去無蹤,還會飛,要去找黑白郎君,啊,事情不妙了。」

 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停住你的馬車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我以為是誰,原來是二位先進紅幽靈、青幽靈。」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,你為何稱我們為先進?應該稱呼師父才對呀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師父?哈哈…稱你們為先進,難道你們還不滿意嗎?」

紅幽靈:「好吧,先進就先進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二位先進,黑白郎君也正在找你們。」

紅幽靈:「找我們何事?」

黑白郎君:「當初是二位先進傳授我幽靈魔訣。」

紅幽靈:「然也,將幽靈魔訣傳授給你,就是希望你成為幽靈魔刀的主人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麼因何又反悔呢?」

紅幽靈:「絕不反悔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既然不反悔,為何調回幽靈魔刀?」

紅幽靈:「幽靈魔刀不在你身上?」

黑白郎君:「難道不是二位先進調回魔刀嗎?」

紅幽靈:「絕無此事,絕無此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是有第三者所為,相信這位第三者,先進應該很清楚。」

紅幽靈:「沒學習幽靈魔訣是無法調動魔刀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因此先進應該很明白第三者是誰。」

紅幽靈:「在你之前,幽靈魔訣曾傳授給一個人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是誰?」

紅幽靈:「狂刀屠一生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既然有意思將狂刀屠一生培養成幽靈魔刀的主人,為何又找上我黑白郎君呢?」

紅幽靈:「狂刀屠一生個性易反易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先進是擔心屠一生有天會把刀鋒指向二位?」

紅幽靈:「正是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也許黑白郎君也有這一天。」

紅幽靈:「相信你不會忘恩背義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先進請勿下斷言,世事難料,我即刻去找狂刀屠一生。」

紅幽靈:「且慢,狂刀讓雙幽靈去找,現在水蓮迷谷有一樣東西要送給你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到底什麼東西?」

紅幽靈:「絕代俠女谷寒燕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女人?黑白郎君沒興趣。」

紅幽靈:「谷寒燕乃是荒野金刀獨眼龍的愛人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名人的女人,哈哈…水蓮迷谷,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,哈哈…」離開。

紅幽靈:「幽靈馬車已經向水蓮迷谷去了。」

青幽靈:「我們趕快去找狂刀屠一生。」

紅幽靈:「如果讓黑白郎君先找上,必定一場血拼,不管死誰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大損失。」

青幽靈:「不錯,走吧。」

 

(水蓮迷谷)

被雙幽靈軟禁在水蓮迷谷的谷寒燕度日如年,這天天氣炎熱,谷寒燕在水蓮池沐浴,就在此時,黑白郎君來到水蓮迷谷,當黑白郎君看見谷寒燕美麗的胴體,一時愕然了。

谷寒燕:「啊!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美麗的胴體令人想入非非。」

谷寒燕趕快著衣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」

谷寒燕:「黑白郎君,你好下流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想不到獨眼龍的女人有這麼美麗的胴體。」

谷寒燕揍黑白郎君一拳,但毫無影響。

黑白郎君:「你的胴體有人欣賞應該高興才對呀,放心,我不會對妳怎樣。」

谷寒燕:「你真無恥!」

再揍黑白郎君一拳。

黑白郎君:「谷寒燕,我不會宣揚出去,此事只有妳知我知,太美妙了,哈哈…」離開。

谷寒燕:「黑白郎君,總有一天我要親手殺了你!」

 

颶皇:「黑白郎君你在哪裡?颶皇要你償命!」

金太極走來:「你就是颶皇?」

颶皇:「正是七海旋風颶皇。」

金太極:「放棄為飇王報仇的念頭。」

颶皇:「你憑什麼叫我放棄報仇?」

金太極:「憑萬教之子的名號。」

颶皇:「萬教之子?」

金太極:「飇王決鬥已立下無遺仇生死狀,生死勝敗一次了結,絕無後遺症,此乃萬教的規定。」

颶皇:「此仇不報非颶皇。」

金太極:「如果你向黑白郎君出手,金太極立刻斷你雙臂,捉禁殘廢城。」

颶皇:「相信你沒有這種本事。」

金太極:「有本事無本事,以後可以證明。」離開。

颶皇:「為了賢弟之仇,颶皇不惜向萬教挑戰!」

 

正氣門元老:「正氣門與你素無冤仇。」

屠一生:「冤仇從現在開始。」

正氣門元老:「你太猖狂了!」

屠一生:「狂是我的本性,眼睛張大一點,幽靈魔刀哭著要吃人血!」

狂刀屠一生與正氣門三老大打出手,可憐正氣門三老全部死在幽靈魔刀之下。

屠一生:「哈哈…魔刀配狂人,這是天經地義。」

青、紅幽靈來到。

紅幽靈:「屠一生你一意孤行。」

屠一生:「紅幽靈青幽靈,你們是不是為了這把幽靈魔刀而來?」

紅幽靈:「不錯,你還尊重我們二個是你的師父嗎?」

屠一生:「師父如果做事偏差,還值得尊重嗎?」

紅幽靈:「你的意思是我們二個不應該再傳授黑白郎君幽靈魔訣?」

屠一生:「黑白郎君沒我的好殺,黑白郎君沒我的膽量,不應該是魔刀的主人。」

紅幽靈:「你認為你的條件勝過黑白郎君?」

屠一生:「不錯!要幽靈魔刀叫黑白郎君親自來。」

紅幽靈:「屠一生,紅幽靈青幽靈不想失去你。」

屠一生:「廢話少說!狂刀屠一生的話只說一次。」

紅幽靈:「紅幽靈青幽靈有辦法造就你,就有辦法消滅你!」

屠一生:「那狂刀屠一生只好先下手。」

雙幽靈在空中飛來飛去,屠一生根本傷不到他們。

紅幽靈:「孽徒,你膽敢以下犯上。」

屠一生:「世間無人有,徒弟殺師父。」

紅幽靈:「趕快放下魔刀,這是你最後的機會。」

屠一生:「哈哈…要這把魔刀,除非我死!」

紅幽靈:「要死不難!」

紅幽靈紅布蓋在屠一生身上,沒多久就已變成白骨一副。

紅幽靈:「留這種孽徒在世上只有後患。」

青幽靈:「將魔刀再交回黑白郎君之手。」

拾起幽靈魔刀。

 

劉三劉三,劉三為了查出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的真正身分,千里迢迢欲趕往雲南雲州找史豔文的母親,來到中途,忽然閃電霹靂。

劉三:「哎喲,晴天霹靂。」

就在此時,雲霧中出現一座城樓,瞬間城樓又消失了。

劉三:「恍惚之中好像看見一座城,但又不見了,難道我劉三眼花看錯?大概是吧,可能是海市蜃樓,還是趕緊到雲南雲州見老親家母要緊。」

當劉三離開之後,城樓又出現了,由城樓裡面飛出二道流星。

 

孤單孤單孤單,這個孤單的老人正是史豔文的母親。

(歌曲:孤單老人,唱:黃俊雄)叫一聲我的子兒,你是在那裡?孤單老人啊,千山萬嶺找無你啊,子兒啊你在那裡?叫一聲我的金子,怎樣做你行,孤單老人啊,天邊海角找無你啊。

水夫人:「豔文我兒…」

一道流星將水夫人帶走,又另一道流星化裝成水夫人。

偽史母:「豔文我兒…」

劉三:「來了來了,老親家母。」

偽史母:「你是誰?」

劉三:「我劉三啦。」

偽史母:「是舅爺,哎呀,我年紀老邁,眼力已花,而且舅爺這身打扮和以前不一樣,老身差點認不出來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以前的劉三是文身,現在的劉三功夫超水準。」

偽史母:「舅爺是跟我開玩笑吧?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我怎麼敢跟妳開玩笑?妳不相信,我可以露一手給妳看看。」發出一道雷射箭。「老親家母,我沒騙妳吧,現在的劉三跟以前的劉三可是完全不一樣。」

偽史母:「舅爺,你那是什麼功夫?金晃晃的。」

劉三:「這叫雷射箭。」

偽史母:「雷射箭?」

劉三:「是的,凡是被我的雷射箭打中,一定一塌糊塗。」

偽史母:「舅爺,功夫是用來防身,不能用來殺人。」

劉三:「我知道我知道。」

偽史母:「我兒豔文現在好嗎?」

劉三:「豔文?…豔文很好,身體很健康,也很平安。」

偽史母:「你沒騙我?」

劉三:「我怎麼敢騙老親家母。」

偽史母:「那為什麼豔文沒和舅爺一起回來見我?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妳也知道,豔文一向樂於助人,現在正替群俠處理一些事情。」

偽史母:「事情管得太多難免會得罪人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妳放心,豔文處理事情一向很圓滿,對了,豔文叫我到雲州來請老親家母去和他會面。」

偽史母:「豔文叫你回來帶我去?」

劉三:「豔文是這麼交代的。」

偽史母:「也好,母子很久沒見面了,舅爺你等我一下,我進去收拾一點東西。」

劉三:「好,我等妳。」

偽史母入屋內。

劉三:「豔文,你假扮天道一俠白陽生,老夫人親自出馬,你就無法再騙下去了。」

偽史母出來:「舅爺,我們起程吧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妳後面揹那長長的東西是什麼?我替妳揹。」

偽史母:「不用了,這是一支竹管,裡面我放著一些銀兩,輕輕的不重,揹起來很方便。」

劉三:「喔,那麼我們就起程吧。」

偽史母:「舅爺帶路。」

劉三:「隨我來。」

 

劉三帶著史豔文的母親離開了雲南雲州,四處尋找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,當劉三與史母來到臥虎崗…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走這麼遠的路,妳一定很累了,我看還是我揹妳吧。」

偽史母:「不用了,不如我們先休息一下再走。」

劉三:「說的有理,先休息一下,老親家母,樹下涼快一些。」

偽史母:「謝謝。」

在臥虎崗,一頂神秘轎出現,這二個轎夫正是達摩金剛榜一百零八魔在內,一個叫無影飛腿追雲,另一個是無形騰足趕月,兩人正好經過。

劉三:「轎夫等一下。」

追雲:「什麼事情?」

劉三:「這頂轎子抬起來輕輕的,裡面可能沒有人坐吧?」

追雲:「翹鬍子你好眼力,看出這頂轎子輕輕的,裡面沒人坐,對,裡面已經沒人了,剛才我們兄弟才抬一名員外到二十里外的鯉魚莊。」

劉三:「這麼說來,你們兄弟是靠抬轎子維生?」

追雲:「對,靠抬轎子賺錢為生。」

劉三:「如果是遠路途,你們兄弟肯賺嗎?」

追雲:「只要價格適合,再遠我們兄弟也會賺。」

劉三:「那最好,我想雇你們抬這位老夫人。」

追雲:「要去哪裡?」

劉三:「去哪裡目前還未決定,我們是在找一個人,找到為止。」

追雲:「雇到找到人為止。」

劉三:「對。」

追雲:「工資以天計算,一天二兩。」

劉三:「錢沒問題,這兒十兩你們先拿去。」

追雲接過銀兩:「謝謝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我雇了一頂轎子給妳坐。」

偽史母:「舅爺,何必多花錢呢?」

劉三:「沒花多少錢,方便就好,老親家母請上轎。」

偽史母:「好吧。」

劉三:「你們抬慢一點,老人家可經不起晃。」

追雲:「我們知道。」

追雲趕月漸漸加快腳步。

劉三:「轎夫,你們怎麼越走越快?」

追雲:「太陽快下山了,必須趕路。」

劉三躍至轎前:「給我停住!」

追雲:「你為什麼叫停?」

劉三:「瞞者瞞不識,識者不能瞞,你們一定是武林中的人,看你們走路就知道你們輕功絕頂。」

追雲:「哈哈…劉三。」

劉三:「你認識我?」

追雲:「當然認識你,大名鼎鼎史豔文的妻舅,轎內這位老夫人我們也知道她是誰,她就是史豔文的母親。」

劉三:「你們二位到底是何方角色?」

追雲:「一百零八魔在內,追雲飛腿。」

趕月:「趕月騰足。」

劉三:「一百零八魔在內,妖道你們真可惡!」

追雲:「劉三你別輕舉妄動,你若出手,史豔文的母親就提早歸天!」

劉三:「算你們厲害,你們這麼做有何用意?」

追雲:「用意很簡單,用史豔文的母親逼史豔文出現,然後再命令史豔文替我們工作。」

劉三:「你們真是痴心妄想。」

追雲:「不是痴心妄想,是周全的計畫,再見!」

追雲趕月扛著轎子使輕功離開。

劉三:「老親家母危險,追!」

追雲趕月快步如流星,劉三在後面追之不及。

 

追雲:「一百零八魔在內的追雲趕月豈是你劉三追得上。」

趕月:「老太婆,妳最好乖乖的待在轎子裡。」

追雲:「霹靂城的密使叫我們捉史豔文的母親,可能是想逼史豔文露面。」

突然一道光影在空中盤旋。

追雲:「空中流星旋轉,霹靂城的密使來了。」

霹靂城密使現身。

追雲:「稽首,來者可是霹靂城的密使?」

火雷星:「正是火雷星。」

追雲:「密使火雷星交待之事已經辦妥,史豔文的母親就在轎內。」

火雷星:「很好,追雲趕月,聽說你們有意獨創一門,脫離霹靂城的組織?」

追雲:「密使,我們二個絕無此意。」

火雷星:「一百零八魔不是私自聯合,想脫離霹靂城?」

追雲:「不不…絕沒有這種事情。」

火雷星:「沒有最好,你們應該知道霹靂城一向是背叛者殺。」

追雲:「我們明白、我們明白。」

火雷星:「你們二個留在此地,等待下一步的指示。」離開。

追雲:「奇怪,為什麼我們一百零八魔私自聯合的事,霹靂城怎麼知道呢?」

趕月:「可能是有人露洩機密。」

追雲:「我看我們一百零八魔需要再做一次會議,乾脆先向霹靂城下手。」

趕月:「對啊,我們一百零八魔為霹靂城打天下,結果得到什麼呢?不如我們一百零八魔聯合將霹靂城消滅,共享整個天下。」

追雲:「妙哉,可是我們的道友一百零八魔,已經慘死數十位了。」

趕月:「可惡,都死在荒野金刀獨眼龍的手上。」

追雲:「為什麼獨眼龍專向我們一百零八魔下手?」

趕月:「真叫人納悶,難道獨眼龍身上揹的達摩金剛榜裡面,記載著我們一百零八魔的名字?」

獨眼龍走來:「人稱一流刀一流,刀稱一流人一流。」

追雲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!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追雲:「獨眼龍,你可是來殺我們二個?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追雲:「你為何專向一百零八魔下手?」

獨眼龍:「榜上有名便無命。」亮出豹眼鑲金刀。

劉三:「老親家母啊!老親家母妳在哪裡啊?妖道追雲趕月還不快出來,劉三真的要生氣了!」聽見慘叫聲。「那邊有慘叫的聲音,快去看看!」

只見追雲趕月慘死在地。

劉三:「追雲趕月這二個妖道被殺了,身首異處,老親家母,老親家母!」

偽史母:「舅爺我在這裡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妳不要緊吧?」

偽史母:「我不要緊,可憐轎夫被殺。」

劉三:「這二個轎夫是壞人。」

偽史母:「是壞人?不過死得很可憐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妳有沒有看見這二個妖道被什麼人殺的?」

偽史母:「我在轎子裡面偷偷的看,看見一個一隻眼睛的人,手拿一支寶刀金光閃閃。」

劉三:「沒有別人,是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偽史母:「那個人叫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劉三:「對,一流的,正義之士,幸好有獨眼龍出現,不然事情可麻煩了。」

偽史母:「舅爺,我說過用走的就好,我們就是坐轎子才害死這二個轎夫。」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這是妖道的報應,我看這地方不安全,我們快點離開。」

偽史母:「舅爺,我們要走也得先把這二個人的屍體埋了,曝屍荒野太苦慘了。」

劉三:「好,先把他們埋了我們再走。」

偽史母:「是呀。」

 

幽靈馬車在路上奔馳,突然被叫住。

紅幽靈:「黑白郎君,停下你的馬車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二位先進有何指教?」

紅幽靈:「雙幽靈把幽靈魔刀再交回你手中,接住。」

黑白郎君接過魔刀:「為何不讓黑白郎君親自向狂刀屠一生討回魔刀?」

紅幽靈:「同樣是一場戰鬥,你何不將精力保留對付荒野金刀獨眼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有理呀,黑白郎君在水蓮迷谷先觀賞他的女人,然後再觀賞他的失敗,魔刀對金刀,刺激刺激啊!哈哈…」離開。

紅幽靈:「荒野金刀獨眼龍不死,對我們二個的威脅太大。」

青幽靈:「不錯,因為我們雙幽靈也是一百零八魔在內,哈哈…」

 

(萬聖谷)

萬聖谷萬聖谷,神秘的萬聖谷,正氣門的遺孤得到倒頭僧、斜本道的指點,已經來到北西天萬聖谷。

道者:「此地就是萬聖谷,如果想收拾藏鏡人,必須入萬聖谷拜擎天子為師,練成天下第一奇功。」看見石壁上刻字。「『超凡人無爭,真聖心何求?』看擎天子在石壁上所留的這幾個字,擎天子應該是個慈悲的人,為什麼入萬聖谷的人一去不回?到底為什麼?不管他,就是會沒命,我也必須為師門入萬聖谷。」

進入谷內,氣溫驟降。

道者:「進入萬聖谷為什麼這麼冷?冷風刺骨,趕快封鎖全身毛孔,以免寒風侵入。」

走了一段路後,又感炎熱。

道者:「來到此地,又變得這麼熱,萬聖谷這種天然地理真令人無法適應,莫非這是要考驗進入萬聖谷的人?」

又過了一段路,景色變得全然不同。

道者:「來到此地宛如世外桃源,跟剛才那種炎熱冰冷的地方真是天淵之別,我想擎天子一定居住在這裡。前輩擎天子,我希望拜你為師,學習天下第一奇功打死藏鏡人,為師門復仇,為天下除害,前輩擎天子,請你露面收我為徒吧!」四周皆無人回應。「難道萬聖谷裡面沒有擎天子這個人?否則怎麼靜悄悄?前輩擎天子,你在哪裡?你有聽見我的話嗎?你在哪裡?」

道者突然感到身體不適。

道者:「啊…我中毒了…」看見石上地名。「毒瘴谷?此地是毒瘴谷,為什麼我沒注意到?看起來宛如神仙居住的世外桃源,卻是死亡的毒瘴谷,我命休矣,啊…」

走到另一處。

道者:「老前輩擎天子趕快救命呀…石壁上寫著字,『訴冤石上訴冤情,罪惡石上留罪名,萬聖天關九九九,血判魔魁擎天刑。』這到底什麼意思?」

此時出現一道亮光。

擎天子傳音:「在你面前這塊射出九道光芒的大石就是訴冤石。」

道者:「大石傳出聲音,你可是超凡真聖擎天子?」

擎天子:「正是。」

道者:「為什麼你見死不救呢?」

擎天子:「非是見死不救,只是欲救無能,中了無色無味的毒瘴氣,仙丹難治。」

道者:「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?」

擎天子:「你就在訴冤石前說出你為何冒死入萬聖谷。」

道者:「為了師門血海深仇。」

擎天子:「仇家是誰呢?」

道者:「萬惡的罪魁藏鏡人。」

擎天子:「你用血將藏鏡人三字寫在罪惡石上。」

道者:「好。」寫了之後。「我已經將藏鏡人三字寫在罪惡石上,擎天子,你何時會渡紅塵為天下除害?」

擎天子:「萬聖天關九九九,血判魔魁擎天刑,只要在罪惡石上留名九百九十九次,此人就是擎天子替天行道的對象。」

道者:「罪惡石上寫滿藏鏡人與黑白郎君的名字。」

擎天子:「黑白郎君石上留名九百九十八次,藏鏡人留名也已九百九十八次了。」

道者:「那就是說再有一人留下藏鏡人或黑白郎君的名字,你就渡紅塵替天行道,血判死罪?」

擎天子:「然也,藏鏡人和黑白郎君,只要再有一人留下罪名就死罪難逃。」

道者:「我明白了。」

擎天子:「願你死而無憾。」

道者:「我死而無憾…」倒地身亡。

擎天子:「藏鏡人、黑白郎君,你們二人必有一人先接受擎天子血判死罪。」

 

身帶血海深仇的劍中英也向萬聖谷而來。

天上客:「年青人,再過去就是萬聖谷了。」

劍中英:「這位前輩是誰?」

天上客:「你問我是誰,哈…我是黑白郎君要找的人,也是黑白郎君最懼怕的人,天上客。」

劍中英:「天上客?」

天上客:「正是,年青人,我跟蹤你很久了,你是不是希望到萬聖谷拜擎天子為師,然後殺黑白郎君為師父師叔報仇?」

劍中英:「你為什麼這麼清楚?」

天上客:「凡是與黑白郎君有牽連的事情,我都很清楚,年青人,拜師不必到萬聖谷,只要我天上客傳授你絕技,同樣可以消滅黑白郎君。」

劍中英:「那你為何不親自向黑白郎君下手呢?」

天上客:「我已經向武林宣布退隱,不便再向黑白郎君宣戰,可是此人不除,天下不能太平。」

劍中英:「天上客,你有何蓋世武功?」

天上客:「哈哈…你不相信我的武功,你注意看。」

天上客運氣,頭上發出三道異樣青光。

天上客:「年青人,這招叫天上三式,可以同時發出三道殺人氣功。」

劍中英:「師父在上,受徒兒四拜。」跪地而拜。

天上客:「劍中英,我立刻傳授你天上三式的絕技。」

劍中英:「多謝師父。」

 

報仇心切的劍中英,專心學習天上客傳授的絕技「天上三式」,劍中英以短短七天的時間練成了「天上三式」。

天上客:「哈哈…吾徒劍中英,你在短短七天內已經練成了天上三式,實為難得。」

劍中英:「這完全是師父的栽培。」

天上客:「雖然你的天上三式還沒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,不過對付黑白郎君已經綽綽有餘了。」

劍中英:「那為徒立刻向黑白郎君宣戰!」

天上客:「好,為師會在一旁為你加油。」

劍中英:「我下挑戰書。」

 

黑白郎君接到挑戰書:「哈哈…劍中英,莫非你已經練成超凡真聖擎天子的天下第一奇功了?哈哈…」

 

(決鬥岩)

決鬥岩決鬥岩,決鬥岩之上,劍中英已經等候多時。

黑白郎君走來:「劍中英,你現在敢向我挑戰,莫非你已經進入萬聖谷,得到天下第一奇功?」

劍中英:「黑白郎君,廢話少說,劍中英要你以命償命!」

劍中英率先攻擊,發招了。

黑白郎君:「天上三式?」

劍中英:「不錯,正是要你致命的絕招!」

黑白郎君:「莫非天上客還活在世上?」

劍中英:「怎麼?你怕了嗎?」

又再攻擊幾招。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早就想試試天上三式,來吧,黑白郎君等你出招。」

劍中英:「黑白郎君,納命來!」

黑白郎君收化運發,一氣化九百,收化了劍中英的天上三式,又對劍中英運發,將劍中英打倒在地。

黑白郎君:「這就是你的天上三式嗎?哈哈…」

正當黑白郎君欲轉身離開時,天上客衝出。

天上客:「黑白郎君,休得猖狂,天上客在此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喔,天上客,你終於露面了,省得黑白郎君不少麻煩。」

天上客:「黑白郎君你這個殘忍的魔魁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我殘忍?哈哈…難道會比見死不救更殘忍嗎?黑白郎君永遠記住武林三賢,天上客、地藏君、人中龍。」

天上客:「這就是正邪不兩立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好個正邪不兩立!」

天上客:「試試天上客的天上三式!」

天上客發出天上三式,卻又被黑白郎君收化運發打死,黑白郎君一觀屍體。

黑白郎君:「嗯,此人非天上客本人。」走向劍中英。「劍中英,你不必驚慌,在你還未進入萬聖谷拜擎天子為師,練成天下第一奇功之前,黑白郎君不殺你,藥丹快點服下吧。」丟出藥丹。「如果此人真是武林三賢的天上客,那黑白郎君應該好好感謝你…」

(黑白郎君的回憶…)

一個小孩被大石壓著,動彈不得,不停哀嚎。

天上客:「前面有人呼救的聲音。」

地藏君:「是啊,好像是小孩子的聲音,看來!」

天上客:「這個小孩子被地龍坡的大石壓住一邊身子。」

人中龍:「趕快救這個小孩子。」

天上客:「救不得、救不得。」

地藏君:「天上客,為何救不得?」

天上客:「道友,你看這個小孩子。」

地藏君:「小孩子怎麼樣?我看看。」前去一觀。「什麼?這個小孩子惡眉濃密,額上殺窩雙現,以後是禍根。」

天上客:「正是,因此救不得,救這個小孩子,以後將危害武林。」

人中龍:「可是這個小孩子被大石壓住,實在太可憐了。」

突然地面震動,又聞地龍嘶吼。

天上客:「地龍坡的滾地龍已經翻動,地龍坡隨時會崩石。」

地藏君:「趕緊離開。」

人中龍:「小孩子,非是武林三賢見死不救,只是天命如此。」

(回憶結束)

黑白郎君:「該殺!武林三賢該殺,哈哈…劍中英,藥物服下之後趕快到萬聖谷,黑白郎君隨時等你報仇,哈哈…別人的失敗才是我的快樂啦,哈哈…」

 

破腦簫:「我的破腦簫已經練成了。」

碎心琴:「我的碎心琴也已創造完成,現在只剩你的追魂鼓。」

追魂鼓:「我的追魂鼓只要再二張人皮就可以造成。」

破腦簫:「可是藏鏡人與我們約戰三個月時限,現在只剩三天。」

追魂鼓:「三天內我會有二張人皮,二位放心。」

破腦簫:「這次我們三人可以用『邪音旋流』破藏鏡人最厲害的絕招『飛瀑怒潮』。」

追魂鼓:「三天後在鬼哭林會面,聯手除掉藏鏡人。」

 

劉三和史母來到一處荼棧。

劉三:「裡面有人在嗎?」

追魂鼓:「來了來了,客倌,你是住店還是用餐?」

劉三:「都要,要住店順便用餐。」

追魂鼓:「請坐請坐,我馬上準備,請坐請坐。」入內準備。

劉三:「老親家母,我們先吃個飯,然後休息,明天再趕路。」

偽史母:「好吧,舅爺。」

突然一陣煙飄來。

劉三:「迷魂煙,啊!危險!」帶偽史母避開。

追魂鼓持刀出來:「想不到你這個翹鬍子的鼻子還真靈。」

劉三:「我們跟你無冤無仇,你何故用迷魂煙要將我們迷倒?」

追魂鼓:「理由很簡單,我需要你們二個的人皮。」

劉三:「要我們的人皮,你要人皮幹什麼?」

追魂鼓:「要你們的二張人皮做追魂鼓。」

劉三:「要人皮你也該去找年青的。」

追魂鼓:「年青的皮太嫩,老人的皮才夠韌。」

劉三和漢打了起來。

劉三:「看我的雷射箭!」

追魂鼓被砍去一臂:「啊,走…」離開。

劉三:「功夫無底深淵,說到你懂鬍子都打結了,跑了便罷,看來今夜只好借廟安身了。」

 

(鬼哭林)

破腦簫:「決戰時刻已到,為何不見追魂鼓?」

碎心琴:「難道追魂鼓臨陣退卻?」

藏鏡人來到:「哈哈…你們沒有失約。」

破腦簫:「抱橋而死,焉能失信而歸。」

藏鏡人:「這麼說你們是有相當的準備。」

碎心琴:「藏鏡人,今天就是你的末日!」

藏鏡人:「缺少追魂鼓,你們的魔音旋流能夠與藏鏡人的飛瀑怒潮抗衡嗎?」

破腦簫:「同樣能夠結果你的生命!」

藏鏡人:「順我者生,逆我者亡!」

琴聲、簫聲合鳴,響起了至極魔音,藏鏡人以靜制動。

 

颶皇:「黑白郎君,今天你沒有其他的理由再避戰了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該來的總是會來。」

正當二人生死一瞬,萬教之子金太極也來到旁邊,金太極的眼神注視著颶皇,颶皇若出手,金太極是否會依照無遺仇的萬教教規,砍斷颶皇的雙臂呢?

 

劉三:「白陽生等一下呀!白陽生,我找你很久了。」

白陽生:「劉先覺,你找我何事?」

劉三:「我帶一個人來見你。」

白陽生:「到底是誰呢?」

劉三:「我的老親家母。」

偽史母:「你就是我的孩子豔文嗎?」

難題難題難題,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要如何回答這個難題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