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城 第五集 收化運發絕學

 

死神死神死神,死神降臨的時刻,大正公主持鬥劍台上的生死之決,飇王與黑白郎君已經立下無遺仇生死狀,就在這同時,武林收屍者蓋棺定論閻王使拖著棺木也來了。

黑白郎君的視線移向棺木,發出了狂傲的笑聲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飇王,你將是這具棺木的主人,大正公,宣佈決鬥吧。」

大正公:「復仇者乃西嶽派的代表飇王,殺人者是黑白郎君,你們二人已立下無遺仇生死狀,首先你們必須了解無遺仇的含義,無遺仇就是這次冤仇這次了結,不能有後遺症,決鬥時間是三個時辰,時刻一到決鬥結束、冤仇結束,不論生死勝敗。第三,雙方在決鬥中,不可使用毒藥、暗器或者法術,以萬教規定十八般兵器或空拳、氣功決鬥,如果違反以上規定就是黷犯萬教,萬教視為公敵,除廢掉武功之外,判禁殘廢城一甲子六十年,你們二人有異議嗎?」

飇王:「無異議,君子之決絕無詭計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大正公,這是萬教決鬥的規定嗎?哈哈哈…太輕鬆了!」

大正公:「那麼決鬥立即開始。」

飇王採取先下手為強,飇王施出最驚人的絕招『一氣破腦』,想打破黑白郎君的腦袋,黑白郎君看出飇王的招式,飇王出招,黑白郎君接住飇王的氣功,身子猛然旋轉,化成了九百倍的力量發出,飇王中掌,五臟飛出,變成了空心的屍體。

黑白郎君:「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,哈哈哈!」駕幽靈馬車離去。

大正公一見奇功,一時愕然,這方面西嶽門人看了之後個個膽裂魂飛。

大正公:「無遺仇決鬥完畢,雙方無遺仇。」

閻王使替飇王收屍,離開了鬥劍台。

道徒一:「黑白郎君這種是什麼功夫?天下第一的飇王中了黑白郎君一掌,五臟飛出,連叫都來不及就一命離開世間。」

道徒二:「真是可怕的黑白郎君。」

倒頭僧、斜本道走來。

倒頭僧:「當然可怕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這種功夫叫做收化運發。」

斜本道:「也可以稱為一氣化九百。」

倒頭僧:「可憐的飇王一道氣功被黑白郎君吸收再變化,運成九百倍功力再發出,一掌五臟六腑就被擊出體外,一倍變九百倍,不死也得死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道待一:「二個狂叟!總有一天會有人能夠收拾黑白郎君,來人啊,回山!」西嶽派眾人離開。

倒頭僧:「回山是比較安全,若想收拾黑白郎君,照我倒頭僧看來…」

斜本道:「只有你了。」

倒頭僧:「斜本道你分明想害我,我看只有雲州大儒俠史豔文。」

斜本道:「但可惜史豔文已經死在幽靈魔刀之下了。」

倒頭僧:「斜本道。」

斜本道:「什麼事?」

倒頭僧:「剛才黑白郎君的這種功夫,收化運發,我們十五年前見過一次。」

斜本道:「就是殘廢城的七欠八缺,七欠八缺用這招收化運發,一氣化九百,打死當時背叛殘廢城的天掌殺人王。」

倒頭僧:「就是呀,這麼說來,黑白郎君和殘廢城有什麼關係呢?」

這時一陣狂風吹來,是颶皇來到。

倒頭僧:「無緣無故的,怎麼會狂風四起?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颶皇:「賢弟,我會為你報仇,我會為你報仇的!」離開。

斜本道:「七海旋風,颶皇為了飇王已經重現江湖,要替飇王報仇,飇乃突起之風,颶是集氣之流。」

倒頭僧:「這麼說飇和颶有什麼差別?」

斜本道:「簡單的說,飇是由快轉慢,颶是由慢轉快。」

倒頭僧:「這麼說起來,二者哪一種比較厲害?」

斜本道:「倒頭僧你自己想吧,一個人的實力馬上就表露出來,和一個人的實力慢慢表露,哪一種比較厲害呢?」

倒頭僧:「哈哈哈…我明白了,狂風和旋風當然是旋風驚人。」

斜本道:「對,飇是狂風,颶是旋風。」

倒頭僧:「黑白郎君有對手了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 

萬惡罪魁藏鏡人派出三異跟蹤天道一俠,暗中調查天道一俠是否雲州史豔文的化身。

異魂:「藏鏡人叫我們三人調查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到底是不是史豔文。」

異靈:「我看這樣跟蹤不是辦法,誰不知我們三異,異魂、異靈、異魄是武林中頂尖的角色,不如將白陽生殺了取他首級,就知道是不是史豔文了。」

異魄:「有理,採取行動。」

這此一把劍飛來砍斷三人身旁的樹。

異靈:「誰?」

劍中英:「劍中英!」走來。「想殺害劍中英所尊敬的人,寶劍不留情!」

異靈:「誇口!」

四人開始大打出手,劍中英手上的寶劍出神入化,三異踏入死亡邊緣,再過沒幾招,三異全身亡。

劍中英:「哼,武林敗類死不足惜!」

 

藏鏡人:「隱身魔陀聽著,我命令你即刻下山,調查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真正的身份,不論用什麼手段,順我者生,逆我者亡!」離開。

隱身魔陀:「稽首稽首,藏鏡人之焉敢不遵?帶著毒鈸、毒劍、毒針下山對付天道一俠!」

 

隱身魔陀隱身跟在白陽生身後,隨即射出毒鈸,被白陽生擋掉。

隱身魔陀:「嘻嘻嘻…聽覺靈敏,好一個天道一俠。」

白陽生:「背後殺人非君子之風,你我如果有仇應該明說,然後再動手未遲。」

隱身魔陀:「天道一俠廢話少說,我看得見你,你看不見我,我要取你的生命如探囊取物,如果你認為生命寶貴,就快向我說實話,你是不是中原史豔文?」

白陽生:「非也,白陽生。」

隱身魔陀對白陽生射出毒針,白陽生閃過。

隱身魔陀:「是不是史豔文?」

白陽生:「白陽生。」

隱身魔陀又射出毒劍,仍傷不到白陽生。

隱身魔陀:「你變成鳥也飛不掉!」

隱身魔陀連續發出飛鈸、飛針、飛劍對付白陽生,白陽生被攻得精神散亂,危急之際,不得已將聖劍拔出三吋,聖劍的光芒射穿了隱身法。

白陽生:「壯士,你在樹上,修行者看得清清楚楚。」

隱身魔陀被識破,趕緊跳下樹。

白陽生:「修行者的聖劍之光射穿你的隱身法。」

隱身魔陀:「好厲害,走!」

這時劍中求趕來:「走哪裡去?」

兩人打了起來,隱身魔陀打不過劍中英。

白陽生:「且慢,英雄,劍下留人。」

劍中英:「饒小人活命將會危害到君子。」

白陽生:「他可能是被逼不得已。」

隱身魔陀:「是的,我乃奉藏鏡人之命,欲探出你是否史豔文本人。」

劍中英:「好,饒你一命,帶口信給藏鏡人,就說天山派劍中英向他挑戰。」

隱身魔陀:「多謝不殺,我會傳口信,請。」離開。

白陽生:「劍英雄,你心直口快,有時候會吃虧,藏鏡人神秘莫測魔威赫赫,號令當今武林黑道,恐怕對你非常不利。」

劍中英:「丈夫不怕死,怕死非丈夫!如果你是雲州史豔文,就是我劍中英敬愛之人,但是你我各有主張,告辭。」離開。

白陽生:「好勇敢的正氣之士劍中英啊。」

 

(金光塔)

荒野金刀獨眼龍拖著沉重的腳步進入金光塔,輕輕將塔門關閉。在金光塔裡面,獨眼龍體內的熱血沿著金刀的刀刃慢慢流下,滴在地上。金光塔的廳堂佛像肅立,一片莊嚴寂靜,獨眼龍來到佛像前,跪在地上。

獨眼龍:「佛祖請祢指點我,請祢指點我…」

獨眼龍誠心救佛祖指示,可是佛祖默默不答。

玀眼龍:「佛祖,祢因何默默不答呢?連祢也沒有主張嗎?獨眼龍應該怎麼做?佛祖,祢開口啊祢開口啊…祢開口啊!祢開口啊!」

獨眼龍衝動一喊,血氣逼出金刀,金刀在金光塔內旋轉,刺中柱上字畫的「殺」字。

獨眼龍:「佛祖,這就是獨眼龍應該走的路嗎?」

 

二齒:「哈麥怪老鼠。」

怪老子:「又是怪老鼠。」

二齒:「哈麥不,怪老子。」

怪老子:「講清楚,別叫怪老鼠。」

二齒:「老子,中原群俠的大流星哈麥被恨世生的氣功打中,幸好有我師父劉三解救,否則早就哈麥沒命了,但是中了恨世生的萬毒神功,全身中毒。」

怪老子:「可惱!這臭婆浪的手段真毒,現在想救大流星只有一帖白虎湯。」

二齒:「這帖白虎湯我知道,就是山魈的齒涎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你真聰明,講一遍就會。」

二齒:「當然哈麥會,上次我先生劉三就是靠這東西才沒死。」

怪老子:「劉三沒死,卻害我們二個差點死掉,那山魈好兇,我們差點變成山魈的點心。」

二齒:「是呀,這次再去刮山魈的齒涎,一定會哈麥沒命,可是沒有這帖白虎湯,大流星就會死掉。」

怪老子:「真頭痛。」

這時有人抬轎路過。

二齒:「前面有人抬轎子,真熱鬧真熱鬧。」

怪老子:「有人娶新娘轎子來了,靠邊一點,花轎最大。」

二齒:「靠邊一點。」

小弟:「老大,這頂轎子真重,我們快累死了。」

逼婚老大:「住口,老子已經等不及了。」

小弟:「師兄,休息一下,抬久了手好酸。」

逼婚老大:「沒用的東西!趕快給我找個地方讓我跟她拜堂完婚!」

小弟:「是、是…」

新娘:「嗚嗚…」

小弟:「老大,新娘又哭了。」

逼婚老大:「閉嘴不準哭!」

新娘:「嗚…」

逼婚老大:「抬走,找間大廟完婚!」

小弟:「師兄,廟是神聖的地方,在神的面前做這種事不會…」

逼婚老大:「廟?廟是神住的地方,神也是人,走走!」

小弟:「遵命遵命。」

眾人離開。

怪老子:「娶妻娶到廟裡去,要在廟裡洞房,真亂來真亂來!」

二齒:「哈麥沒大沒小,老子,我看這些不是什麼好人。」

怪老子:「轎裡的新娘一直哭,應該結婚很高興才對,為什麼?」

二齒:「我看哈麥有問題。」

怪老子:「有問題就該調查。」

二齒:「走。」

 

逼婚老大:「這間廟很乾淨,準備在這裡拜堂完婚。」

新娘:「嗚…」

逼婚老大:「愛哭鬼!哭什麼?!再哭老子就踹死妳!」

新娘:「嗚…」

逼婚老大:「過來過來!喂,拜堂講好話!」

小弟:「喔,師兄,這我專門的、我專門的,你聽好,拜天地,明年做老爸;拜祖宗,今夜喜相逢,拜拜拜,拜得新婚歡喜做土匪的太太。」

逼婚老大:「什麼土匪?」

小弟:「不對,做英雄的太太。」

新娘:「我爹一定很擔心…」

逼婚老大:「有什麼好擔心?我不是沒花錢娶妳,聘金堂堂也送了二兩銀子。」

新娘:「二兩銀子算什麼聘金?再說我爹也沒答應…」

逼婚老大:「妳爹不答應我答應,他偏不肯我偏要!」

新娘:「娶老婆用搶的太沒意思。」

逼婚老大:「結一次之後,妳就會感覺很有意思。」

新娘:「我不要…」

逼婚老大:「不能說不要!過來!」

怪老子:「慢著。」怪老子和二齒走來。「娶老婆用這種娶法,我怪老子就不必活到今年六十三還沒娶老婆。」

二齒:「就是呀,哈麥我二齒要是知道娶老婆這麼簡單,我二齒早就做祖父了。」

逼婚老大:「本大爺娶老婆跟你們什麼關係?要你們來管閒事!」

怪老子:「吃飽閒著管閒事。」

逼婚老大:「討皮痛!」和怪老子打起來。

二齒:「小姐妳先走,這裡由我們來對付就可以了。」

新娘:「謝謝謝謝!」離開。

二齒:「打、打!」

怪老子:「拼、拼!」

惡徒搶親,義俠不平,雙方由廟內打到廟外。

劍中英走來:「朋友住手!以多為勝不是英雄。」

逼婚老大:「連你也打!」

兩人打起來不久,惡徒便打輸劍中英。

逼婚老大:「臭小子,你將我殺傷,你麻煩大了!來人啊!回山。」惡徒們離開。

怪老子:「年青人,多謝你來相助,不知你叫什麼大名?」

劍中英:「劍中英,老伯,你為何跟這些人爭執呢?」

怪老子:「年青人我說給你聽,這些人好可惡,抓女人無法無天,我們兩個才跟他們動手。」

劍中英:「原來老伯也有正義之心。」

怪老子:「現在你才知道。」

突然一支飛箭射來。

劍中英:「什麼?通天槍?莫非是崆峒一尊司徒隱?」

司徒隱躍來:「哈哈哈…好眼光,你好大膽,敢殺傷我徒弟,手上的長槍要討回公道!」

怪老子:「等一下,是你徒弟不對,先抓女人。」

司徒隱:「住口!準備接我的長槍吧!」

劍中英:「崆峒一尊,難道你不想知道我師父是誰嗎?」

司徒隱:「誰都一樣,看槍!」

怪老子:「年青人,小心注意啊!」

崆峒一尊施出黃蜂出巢,以快槍攻擊劍中英!劍中英避過快槍的攻擊,回敬燕子穿林的劍法!

司徒隱:「啊…小子有來歷,但是今天你將我打敗,注定你非死不可,你可知道我的主人就是黑白郎君,你就等黑白郎君來收拾你的性命吧。」離開。

劍中英:「黑白郎君何足懼哉?」

怪老子:「年青人趕快走,這個黑白郎君可惹不得。」

劍中英:「黑白郎君是何等角色?」

怪老子:「提到黑白郎君真叫人毛骨悚然。」

二齒:「老子你別講,我來講比較哈麥刺激。黑白郎君就是一半黑一半白。」

怪老子:「這個人家知道。」

二齒:「為什麼叫黑白郎君,就是做事情黑白來,碰到人也黑白打,不過功夫嚇死人,武木中哈麥有很多高手都死在他手上,以前死的不提,光就最近來說,哈麥魔教第一家全滅,有魔被黑白郎君殺得無魔,這還不恐怖,連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飆王被黑白郎君一掌,打得五臟迸出來,哈麥當場斃命。」這時颳起強風。「怎麼忽然間狂風四起,眼睛都張不開。」

怪老子:「風怎麼這麼大?」

颶皇來到:「賢弟,我一定為你報仇!」又離開。

怪老子:「飇王死了之後又出現一個颶皇,這個颶皇可能要為飇王報仇,像這種角色來打死黑白郎君才有希望。」

劍中英:「哈哈哈…」

二齒:「你笑什麼?」

劍中英:「黑白郎君不稀罕。」

二齒:「不稀罕?你真會臭蓋。」

劍中英:「非是劍中英誇口,我可以命令黑白郎君立刻退隱武林。」

怪老子:「真的假的?」

劍中英:「絕無虛言。」

怪老子:「你憑什麼有辦法叫黑白郎君退隱?」

劍中英:「憑我身上這面金牌。」拿出一塊金牌。

二齒:「喔,畫著一隻火雞。」

怪老子:「不是火雞是鶴啦。」

二齒:「這是鶴啊。」

劍中英:「沒錯,是一隻金鶴,你們可能看不出這塊金牌到底有什麼威力。」

二齒:「威力我看不出來,我只知道現在金子一錢二千多。」

怪老子:「等一下,這塊金牌我是沒見過,不過二十年前,有一個天山老前輩受到萬教的尊重,叫做神手金鶴風雲道,這位老前輩神手金鶴真正是武林中的高手,劍中英,這塊金牌和那位神手金鶴有什麼關連?」

劍中英:「哈哈…你好眼光,神手金鶴正是我師父。」

怪老子:「你是神手金鶴的徒弟?」

劍中英:「正是,難道我師父沒有能力叫黑白郎君退隱嗎?」

怪老子:「夠夠,絕對夠能力,若有神手金鶴出面,黑白郎君一定要退隱。」

劍中英:「那我立刻去找黑白郎君,命令他立刻退隱,告辭。」離開。

二齒:「真有辦法叫黑白郎君退隱嗎?」

怪老子:「絕對沒問題,天下有救星了。」

二齒:「怪老鼠。」

怪老子:「又是怪老鼠?怪老子!」

二齒:「老子,你提到救星我才想到,大流星生命危險。」

怪老子:「對喔,差點忘了,趕快找山魈刮齒涎。」

二齒:「山魈會吃人。」

怪老子:「試試看,見機行事。」

二齒:「好吧,見機行事,不過話說哈麥在先,這次換你去刮。」

怪老子:「換我就換我,你真沒膽量,走吧。」

二齒:「走。」

 

恐怖恐怖恐怖,黑白郎君的幽靈馬車又出現江湖了。

黑白郎君:「魔刀啊魔刀,你是不是又哭著要吸人血了?哈哈…」

劍中英攔路:「黑白郎君等一下!」

黑白郎君:「敢擋幽靈馬車,有相當的膽量。」

劍中英:「黑白郎君,我不但要擋你的幽靈馬車,還要叫你從此退隱消失紅塵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懷疑懷疑,我真懷疑竟有這句話竟入黑白郎君的耳中。」

劍中英:「看我身上的這樣東西,你就相信了。」亮出金牌。

黑白郎君:「喔,原來是大名鼎鼎天山神手金鶴的信物。」

劍中英:「既然知道厲害,你就快快退隱吧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退隱可以,不過黑白郎君有條件。」

劍中英:「你有何條件?」

黑白郎君:「你先回天山見你師父,叫他親自出面叫我退隱。」

劍中英:「可以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黑白郎君就等你的消息,哈哈…別人的失敗才是我的快樂!哈哈…」離開。

劍中英:「回轉天山見老師。」

 

順天派教主:「你武德門所提出的要求,我順天派無法接受。」

武德門主:「我認為我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。」

順天派教主:「合情合理?哈哈…這句合情合理你竟說得出口。」

武德門主:「怎麼說不出口?天山下範圍大約四百里,其中三百里應該屬於我武德門所有。」

順天派教主:「你的意思是我順天派只有一百里的範圍?」

武德門主:「不錯,武德門總共有千名門徒,你順天派只不過五、六百名門徒,因為我的人數多你數百名,因此天山下四百里,我應該佔三百里,這是合情合理。」

順天派教主:「順天派在天山創派早你十數年,如果與你武德門分享四百里的天山,已經是很看得起你了,想不到你武德門竟會有這種無理的要求。」

武德門主:「廢話少說!如果我的要求你不肯接受,武德門只好用強制手段!來人啊!三百里內插上武德門的界標。」

順天派教主:「慢著!誰敢動手,順天派就翻臉!」

武德門主:「翻臉就翻臉!」

武德門與順天派為了爭奪天山地盤,雙方發生混戰,正當雙方戰得難分難解之時,金光四射。

神手金鶴:「且慢!雙方請住手。」

武德門主:「稽首,原來是神手金鶴前輩來了。」

神手金鶴:「兩派同是天山派門,何故發生爭鬥?」

順天派教主:「前輩神手金鶴你有所不知,武德門仗勢欺人,強要三百里的地盤,詳情聽說…(事情經過)。」

武德門主:「前輩你聽我說,我武德門的人數比順天派多出數百人,當然範圍需要大一些。」

神手金鶴:「現在二派不需要為地盤而爭吵,同為正教就不該畫分界線,我認為二派應該和好,在天山四百里不論是武德門或是順天派,都可以自由活動,山人的建議二派是否接受?」

武德門主:「既是前輩出面,武德門還有什麼話好說。」

順天派教主:「是的,就依照神手金鶴前輩的意思。」

神手金鶴:「那就各自帶隊回洞,仇恨化消吧。」

武德門主:「是,來人啊!回洞!」

(兩派人馬紛紛離開)

神手金鶴:「修道要修到真道實非容易,人性要超然更加困難,莫非這就是凡人的苦劫?」

突然黑白郎君傳音而來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讓黑白郎君來解脫你的苦劫吧!」駕馬車來到。

神手金鶴:「黑白郎君,你是可怕的人物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是嗎?連你也覺得我可怕嗎?如果你覺得黑白郎君可怕,那你徒弟就不該出現在我面前。」

神手金鶴:「我的徒弟?」

黑白郎君:「難道劍中英不是你的徒弟?何況他身上還有飛鶴金牌。」

神手金鶴:「黑白郎君,吾徒年輕,涉世淺薄,如有得罪,望你寬恕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很可惜,黑白郎君不知寬恕的含意。」

神手金鶴:「就是希望你原諒吾徒的過失,饒他一命吧。」

黑白郎君:「神手金鶴,你何必緊張呢?令徒只不過藉你之名叫黑白郎君退隱而已。」

神手金鶴:「什麼?孽徒啊,該死,孽徒該死…」

黑白郎君:「神手金鶴,我是不是應該遵照你的意思退隱武林呢?」

神手金鶴:「不敢,不敢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麼很簡單,令徒可能會回來見你。」

神手金鶴:「如果吾徒回山,山人一定大大懲罰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如何懲罰?哈哈…你是要廢其武功或是斷他首級?」

神手金鶴:「這嘛…」

黑白郎君:「怎麼樣?下不了主意?哈哈…令徒有這種膽量,真令我欽佩,可是得罪黑白郎君又是非死不可,我應該怎麼做呢?我應該怎麼做?」

神手金鶴:「黑白郎君,老朽認為…」

黑白郎君:「你認為你來替你徒弟犧牲嗎?哈哈…好主意,就此決定,令徒如果回山,你就在他面前自盡!」

神手金鶴:「這…」

黑白郎君:「難道這不是你的意思嗎?」

神手金鶴:「是、是,山人正是此意…」

(此時神手金鶴的師弟鐵臂銀鷹在一旁聽到兩人的對話。)

黑白郎君:「你如果在你徒弟面前自盡,令徒一定很悲傷,哈哈…別人的失敗才是我的快樂啦,哈哈…」離開。

神手金鶴:「老朽命該如此…」

 

劍中英:「師父,我回來了,參見師父。」

神手金鶴:「徒兒你回山了。」

劍中英:「是,師父,徒兒有事與你商量。」

神手金鶴:「等一下,石桌上這些是為師數十年來所創造的秘笈,現在就交給徒弟你。」

劍中英:「師父,發生何事?」

神手金鶴:「除了這些秘笈,師父沒有什麼遺言交代。」

劍中英:「師父,你今天怎麼了?言行反常。」

神手金鶴:「為師言行正常,只不過今天非死不可。」

劍中英:「為什麼呢?為什麼?」

神手金鶴:「因為有人命令我在你面前自盡。」

劍中英:「什麼?有人叫師父自盡?師父,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天底下有人可以命令師父自盡,到底是誰?」

神手金鶴:「你不必問是誰,為師死了之後你千萬記住,不可想要報仇。」

劍中英:「師父,我是你的徒兒,有事應該與你分擔。」

神手金鶴:「太遲了,太遲了…」

劍中英:「想不到師父是一個消極的人。」

神手金鶴:「徒兒,不是為師消極,而是這條路為師非走不可。」說完立即自蓋天靈。

劍中英:「師父!師父!」神手金鶴尚存一口氣。「師父!師父你振作點!」

神手金鶴:「徒兒,要在當今武林奔走,記住為師一句話,千萬不可得罪不能得罪的人,啊…」

劍中英:「師父啊!師父…師父,你死得令我不解,師父…」

鐵臂銀鷹:「師侄,悲傷無益。」

劍中英:「師叔,此事是怎麼發生的?」

鐵臂銀鷹:「講起來令人毛骨悚然。」

劍中英:「到底是誰命令我師父自盡?」

鐵臂銀鷹:「這個人就是黑白郎君。」

劍中英:「什麼?黑白郎君?」

鐵臂銀鷹:「正是。」

劍中英:「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,黑白郎君當時看見飛鶴金牌懼怕三分。」

鐵臂銀鷹:「賢侄,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,黑白郎君實在太恐怖太恐怖了。」

劍中英:「為何我師父,黑白郎君叫他自盡他就自盡?」

鐵臂銀鷹:「你師父也是不得已,三年前你師父想為天下除害…(故事經過)。」

 

(故事開始)

神手金鶴面對黑白郎君。

黑白郎君:「你就是武林中所推選的高手吧。」

神手金鶴:「黑白郎君你殺人許多,神手金鶴今天要為天下除害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憑你?哈哈…太早太早啦!」

神手金鶴:「黑白郎君納命來!」

黑白郎君:「黑白郎君可以讓你一百招。」

神手金鶴:「誇口!」

兩人開打,神手金鶴不管怎麼出手都傷不了黑白郎君。

(回到現實)

 

鐵臂銀鷹:「當時你師父攻到第一百招的時候,只見黑白郎君輕輕一掌,你師父飛出數十丈,口吐鮮血,同時,在你師父身上已經留下十五個掌印了。」

劍中英:「什麼?黑白郎君只輕輕一掌,就在我師父身上留下十五個掌印?」

鐵臂銀鷹:「正是,可見黑白郎君的掌法變幻詭異。」

劍中英:「如此說來報仇沒希望了…」

鐵臂銀鷹:「賢侄,最好你別想報仇,憑你的武功就是一百個也不夠死。」

劍中英:「啊…既然無法為師父報仇,那活在世間還有什麼意義呢?」

正常劍中英也欲自盡時,鐵臂銀鷹阻止了他。

鐵臂銀鷹:「賢侄!」

劍中英:「師叔,請你放手!讓我死吧!」

鐵臂銀鷹:「你有死的決心?」

劍中英:「沒錯!」

鐵臂銀鷹:「那你先聽我說,報仇不是沒希望,只不過希望渺小。」

劍中英:「只要有希望,總是會達成。」

鐵臂銀鷹:「想對付黑白郎君,唯一的辦法就是進入萬聖谷練成蓋世武功。」

劍中英:「萬聖谷?」

鐵臂銀鷹:「是,萬聖谷有個先覺叫做超凡真聖擎天子,只要此人願意收你為徒,傳授你蓋世奇功,相信你下山時可以一掌打死黑白郎君。」

劍中英:「師叔,萬聖谷在哪裡?萬聖谷怎麼走?」

鐵臂銀鷹:「你希望到萬聖谷?」

劍中英:「愚侄別無選擇…」

鐵臂銀鷹:「可是到目前為止,進入萬聖谷無一生還。」

劍中英:「就是會犧牲我也必須前往。」

鐵臂銀鷹:「好吧,看你意志這麼堅定,我畫一張路觀圖給你。」

當鐵臂銀鷹離洞時,卻被一道氣功打中。

劍中英:「師叔,師叔!」

黑白郎君走來:「哈哈…無法抵擋隔石穿氣,當然要沒命。」

劍中英:「又是你黑白郎君!」

黑白郎君:「你現在是不是想報仇呢?」

劍中英:「不錯!」

劍中英攻擊黑白郎君,但不管怎麼攻,就是傷不了對方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這種功夫報不了仇。」

劍中英:「黑白郎君,你怕我進入萬聖谷練成蓋世武功,因此殺害我師叔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非也非也,萬聖谷的路觀圖還在你師叔的手上,你帶在身上吧,黑白郎君會等你練成蓋世奇功來報仇,千萬記住,黑白郎君逼死你師父、殺死你師叔,冤仇不共戴天,哈哈…別人的失敗才是我的快樂!哈哈…」離開。

劍中英:「師父、師叔…你們死得苦慘萬分啊…」

武德門主和順天派教主走來。

武德門主:「在山下聽見轟隆巨響,啊!前輩神手金鶴、鐵臂銀鷹被殺,什麼人這麼大膽?」

劍中英:「黑白郎君。」

武德門主:「黑白郎君,武林的害蟲,在哪裡?」

劍中英:「已經向山下去了。」

武德門主:「可惡,來人啊!為前輩報仇!」

眾人:「走!」

大家離開。

劍中英:「師父、師叔,請你們魂魄保佑弟子順利進入萬聖谷,練成蓋世奇功,好為你們報仇…」

 

天山兩派人馬包圍幽靈馬車。

武德門主:「圍上來!黑白郎君,納命來!」

大家猛砍幽靈馬車,卻是徒勞無功。

黑白郎君:「你們這些人分明是浪費精力!」

黑白郎君一運氣,便將在場眾人轟死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…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!哈哈…」離開。

秦假仙跑來:「我的媽呀,真是嚇死人,看黑白郎君殺人真是嚇死人,這麼多人氣功齊發打幽靈馬車,幽靈馬車毫髮未傷,然後馬車內金光四射,這些人就全都嚥氣了,也有死這樣子的,也有死那樣子的,大家都死得好難看,可憐…這些人死在這裡,難免會被野狼吃掉,我秦假仙專門做好事,把他們都埋了,可憐,你們這些冤魂可要保佑秦假仙賺大錢,可憐,把你們都埋了。」

 

二齒、怪老子為了醫治大流星的傷,欲往接天頂找山魈刮齒涎,來到中途,之前在廟裡強押女子逼婚的那批人圍上來。

逼婚老大:「圍上來!師尊,今天我們會變成這種下場,完全是這二個人引起!」

怪老子:「喔,我想起來了,就是強捉女子到廟裡準備成親的那個壞胚子。」

司徒隱:「老禿兒,今天沒有人可以助你了!」

雙方來一場混戰,打一打二齒、怪老子兩人溜走。

逼婚老大:「師尊,為什麼不追呢?」

司徒隱:「這二個人跑去的地方是接天頂,到接天頂的山下他們就死定了。」

逼婚老大:「怎麼說呢?」

司徒隱:「因為接天頂山下,有一隻千年獨角山魈看守著,任何人接近接天頂山下,山魈一定把他們生吞活剝,所以追也沒用。」

逼婚老大:「妙哉妙哉。」

白陽生走來。

司徒隱:「有人來了。」

白陽生:「天上玉兔已出升,道明理哲修真成,一求三寶復原性,俠破玄關無字經。」

司徒隱:「史豔文!」

白陽生:「請不可誤會,在下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。」

司徒隱:「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?哈哈…瞞者瞞不識,識者不能瞞,黑道中早就有風聲,你白陽生正是史豔文的化身。」

白陽生:「我與史豔文毫無關係。」

司徒隱:「沒關係?為什麼史豔文死了之後,你就出現江湖?而且講話口氣、面貌、行動與史豔文十分相像?」

白陽生:「天底下相似的人太多了,這沒什麼稀奇。」

司徒隱:「白陽生,如果你肯承認你是史豔文,那我就不殺你,否則我就對你下毒手!你可知道黑白郎君就是我的靠山?」

白陽生:「朋友,黑白郎君做事極端,仇家敵人太多了,你如果時常提起黑白郎君的名字,對你並無好處。」

司徒隱:「你還說教,史艷文…」

白陽生:「非也,白陽生。」

司徒隱:「看招!」

司徒隱攻擊白陽生,白陽生拼命避他,最後趁機逃離。

司徒隱:「輕功絕頂,被他逃脫了。」此時一陣狂風吹來。「怎麼突然間狂風四起?」

颶皇來到:「你們這些人就是黑白郎君的手下嗎?」

司徒隱:「不錯,你是什麼人?」

颶皇:「飇王聽過嗎?」

司徒隱:「飇王過去很出名,武功也很強,但可惜被我的主人黑白郎君一掌打出五臟,已經魂歸西方了。」

颶皇:「飇王就是我的結拜兄弟,我就是七海旋風颶皇。」

颶皇話一說完便釋出狂風,把眾人打死。

颶皇:「黑白郎君,颶皇不殺你非是七海旋風!」

 

(接天頂)

怪老子:「二齒,我們跑到這裡是接天頂的山下。」

二齒:「那正好,可以找山魈刮齒涎。」

怪老子:「說得倒簡單。」

二齒:「老子,有吼聲,山魈快要來了,我們準備刮齒涎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,不行啊,我一看到山魈就嚇壞了,怎麼去刮?趕快走!」山魈又發出吼聲。「來了,二齒。」

二齒:「怎麼辦?」

怪老子:「溜啊!」

 

二齒、怪老子離開接天頂,正好逃到司徒隱眾人死亡之地。

怪老子:「一二三四嚇到沒事。」

二齒看到滿地屍體,大叫一聲。

怪老子:「什麼事大呼小叫的?」

二齒:「老子你看看,這裡都是死人。」

怪老子:「哇,這些人怎麼都死在這裡?」

二齒:「哈麥我怎麼知道?哇…七孔流血。」

怪老子:「身上看起來都好好的,卻七孔流血,這是什麼殺人手法?」

秦假仙走來:「我知道,我知道,這些人都掃到颱風尾。」

怪老子:「怎麼說掃到颱風尾?」

秦假仙:「遇到飇王的結拜大哥叫颶皇,他一到馬上就幹掉,這不是掃到颱風尾嗎?」

怪老子:「這些人跟颶皇沒有冤仇,颶皇為什麼要殺他們?應該颶皇要找的人是黑白郎君才對。」

秦假仙:「老子,這你不懂,這叫下馬威,這些人愛臭蓋,這什麼黑白郎君是他們的上司,他們的靠山,左蓋右蓋掃到颱風尾,被颶皇都收拾了。」

怪老子:「照颶皇這種功夫看來,不輸給黑白郎君。」

秦假仙:「功夫是超水準,不過想跟黑白郎君比可就難說了,要拼過才知道,我早就在想黑白郎君這樁生意,這樁生意不做成,我在世不為人,黑白郎君這一樁是大生意,大生意想歸想,小生意還是先做。」

金太極:「等等。」這時金太極走來。

秦假仙:「喂,你想搶生意嗎?」

金太極看看地上屍體:「果然是他。」說完便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壞年頭多瘋子,死人有什麼好看?死人有什麼好看的?」

二齒:「這個人看起來火燒豬頭,面熟面熟。」

怪老子:「我想起來了,上次在接天頂嚇走山魈的就是這個人,這個人不是普通人,二齒,快跟我來。」

二齒:「幹什麼?」

怪老子:「跟我來就對了,走。」

 

怪老子將二齒易容成金太極的樣子。

偽太極:「怪老子你花樣特別多,無緣無故把我化裝成這樣子。」

怪老子:「化裝成這樣子去刮齒涎才有辦法。」

偽太極:「哈麥怎麼說?」

怪老子:「千年獨角山魈看到你絕對乖乖的。」

偽太極:「怪老子,我會被你害死。」

怪老子:「不用怕,絕對成功。」

偽太極:「不成功呢?」

怪老子:「不成功便成仁啊。」

偽太極:「哇…」

怪老子:「放心啦,走。」

 

(接天頂)

守在接天頂山下的獨角山魈正在找食物,抓到一隻鴿子把牠生吞活剝。

偽太極:「老子,我看得手軟頭軟…」

怪老子:「什麼手軟頭軟?」

偽太極:「不是,我手酸腳軟,看到山魈那麼兇,我就全身哈麥無力了…」

怪老子:「真沒用,算什麼男子漢大丈夫?就算會死也是萬古流芳,以後的人都會知道有個二齒為了救人,而犧牲小我完成大我,很偉大的。」

偽太極:「這麼說我以後就是偉人?」

怪老子:「對啊,死了以後就是偉人。」

偽太極:「好,存心找死。」

獨角山魈看到金太極,恐慌不安。

偽太極:「安靜!」

山魈聽話地安靜下來。

偽太極:「你怕我嗎?」山魈點點頭。

偽太極:「怕我就跪下!」山魈跪下。「跪下還太高,趴下!」山魈趴下。

偽太極:「這還差不多,嘴巴張開。」山魈乖乖張嘴,偽太極刮完齒涎。

偽太極:「你火氣太大,嘴巴太臭,以後水果要多吃一些,知道嗎?」山魈點頭。「好了,沒你的事,去吧。」山魈離開。

偽太極:「嘻…我二齒活這麼大,這次最威風了。」

怪老子:「該走了,齒涎拿到手就該走了,萬一馬腳露出來被牠知道了,我們可就沒命,快走。」

 

怪老子和偽太極二齒離開接天頂,二齒興奮的唱歌跳舞。

怪老子:「二齒,好了,別搖頭擺尾的,山魈的齒涎刮到了,衣服快換下來,恢復本來的面目。」

偽太極:「為什麼要換?穿這一套好好的,怪老子,我穿這套衣服覺得好威風。」

怪老子:「誰不知道威風?二齒你真愛現。」

這時一個柳劍山莊的西門飛跑來。

西門飛:「萬教之子金太極看劍!」妖道猛砍偽太極。

偽太極:「啊…怪老子,快點啊!」

怪老子上前阻止:「英雄,聽我說,這個人不是什麼萬教之子金太極,你聽我說。」

西門飛:「難道我會看錯嗎?」

怪老子:「事情是這樣的,二齒、二齒!」

二齒恢復裝扮:「哈麥我來了。」

怪老子:「剛才你說的萬教之子就是二齒化裝的。」

西門飛:「為什麼你們要化裝金太極的模樣?」

怪老子:「為了救人,…(事情經過)」

西門飛:「原來如此。」

怪老子:「英雄,你為什麼要殺金太極?」

西門飛:「說起來一言難盡,為了兄長之仇。」

怪老子:「金太極殺了你大哥?」

西門飛:「不是。」

怪老子:「既然不是,為什麼你說要為大哥報仇?」

西門飛:「金太極雖然沒有殺死我大哥,卻害死我大哥。」

怪老子:「你說的沒頭沒腦,我聽不懂。」

西門飛:「事情是這樣的,我乃柳劍山莊排行第二,百勝快劍西門飛。」

怪老子:「柳劍山莊,很出名,柳劍山莊有柳劍三傑,劍術蓋世無敵,原來你是排行第二的百勝快劍西門飛,排行第三不是神準快劍杜鵬,老大叫無敵快劍百里揚嗎?」

西門飛:「正是,就是我大哥無敵快劍百里揚,在半年前參加萬教連鎖會所舉行的武林大會,不幸敗在金太極的手上。」

怪老子:「萬教連鎖會舉行武林大會,是什麼目的?」

西門飛:「為了挑選一個最後的勝利者封為萬教之子。」

二齒:「哈麥我知道了,萬教之子就是萬教公生的孩子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什麼都不懂,亂說。年青人,你再說下去。」

西門飛:「萬教之子就是代表萬教巡視天下,我大哥為了爭取萬教之子的地位,不幸敗在金太極手中,金太極當時是一名無名小卒,柳劍三傑在天下眾人皆知,大哥因這次的失敗,回到柳劍山莊一時想不開引劍自刎,所以講起來,大哥會喪命就是被金太極所害的。」

怪老子:「西門英雄你聽我說,萬教連鎖會也是大組織,你現在與金太極對立,也算是與萬教對立。」

西門飛:「我已不考慮這麼多了。」

怪老子:「何況你大哥是自殺,應該不能怪金太極才對。」

西門飛:「就算我不殺他,也要打倒他,討回柳劍三傑的面子,告辭!」離開。

怪老子:「二齒,原來我們假冒的這個人是萬教之子。」

二齒:「金哈麥太極。」

怪老子:「就是萬教之子,難怪連山魈都怕他。」

二齒:「怪老子,我們應該找機會跟他套套交情。」

怪老子:「套交情是以後的事,齒涎先拿回去救大流星要緊。」

二齒:「回山海莊救人。」

 

自從荒野金刀獨眼龍失蹤之後,多情的谷寒燕就四處尋找,谷寒燕攀山越嶺,沐雨櫛風,尋遍武林每個角落,可是仍然不見獨眼龍的行蹤,她十分的傷心。

當谷寒燕來到幽靈谷,天色已暗,谷寒燕眼見天色已暗,準備找個山洞度過今夜,誰知幽靈谷內狼聲四起。

谷寒燕:「為什麼忽然間狼聲四起、寒氣逼人?留神。」

忽然紅、綠兩塊布條四處飛,發出笑聲。

谷寒燕:「什麼人?若有膽量露面報上名來!」

紅幽靈:「哈哈…天下奇女子谷寒燕嗎?」

谷寒燕:「你到底是什麼人?」

紅幽靈:「什麼人?哈哈…幽靈谷的主人,也是黑白郎君的前輩紅幽靈。」

青幽靈:「青幽靈。」

谷寒燕:「原來也是武林敗類。」

紅幽靈:「谷寒燕妳怎可出口傷人呢?紅幽靈、青幽靈不是武林敗類,乃是創造武林奇才的功臣。」

谷寒燕:「如此說來,黑白郎君跟你們有很深的關係?」

紅幽靈、青幽靈:「不錯。」

紅幽靈:「紅幽靈、青幽靈惜才,黑白郎君乃是當今天下奇才,也就是我們二個傳授黑白郎君幽靈魔訣,黑白郎君才能控制幽靈魔刀。」

青幽靈:「奇才配魔刀,正是紅幽靈、青幽靈的理想,殺、殺、殺,殺盡天下高手,殺盡武林高手!哈哈…」

紅幽靈:「哈哈哈…」

谷寒燕:「你們二人為何要攔我的去路?」

紅幽靈:「我知道妳深深愛上荒野金刀獨眼龍,可是獨眼龍的武林生涯結束了,妳應該配黑白郎君才合理。」

青幽靈:「英雄配美人,哈哈…」

紅幽靈:「哈哈哈…」

谷寒燕:「你們二個想得真周到,可是要問問本姑娘是不是答應。」

紅幽靈:「哈哈…相信妳會答應,哈哈…」

紅幽靈、青幽靈飛飄在空中,神出鬼沒,令谷寒燕無法捉摸。紅幽靈、青幽靈使得谷寒燕精神散亂,順機施出幽靈摧眠。

紅幽靈:「哈哈…睡吧。」

青幽靈:「睡吧。」

紅幽靈:「好好睡吧。」

青幽靈:「好好睡吧。」

谷寒燕忍不住睡著了。

紅幽靈:「將妳送給黑白郎君做禮物,哈哈…」

 

天毒:「來人啊,將試驗品帶進來!」

小妖道:「遵命。」帶了兩個人進來。「稟天毒、地毒,在山下捉到一個樵夫和一個獵人。」

天毒:「很好,今天就試驗我的化屍毒丹。」

地毒:「蝕骨毒丹的威力。」

樵夫:「什麼?你們真殘忍,捉我們二個當試驗品。」

天毒:「這就是奇毒門的作風!算起來你們二個還真榮幸。」

樵夫:「你們怎麼可以隨便殺人?」

獵人:「是啦是啦,你們怎麼可以隨便殺人?我們跟你們無冤無仇。」

天毒:「冤仇是沒有,不過你們一個是樵夫,一個是獵戶,樵夫靠打柴為生,獵戶靠打獵為生,打柴打獵都很辛苦,你們活在世間這麼辛苦,不如早日讓你們脫離苦海。」

樵夫:「啊…魔鬼,你們這些人都是魔鬼!」

天毒:「哈哈…天地雙毒是仁慈的魔鬼,不過你們也不是沒有活命的機會,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吧,你們若能由我這裡跑出這座山,你們就能夠活命,由洞到山下大約要三個時辰,我先放你們走,一個時辰之後我再追,如果被雙魔追上,那是注定你們命該如此,怨不得誰,來人啊,鬆綁!」

小妖道:「遵命。」將兩人鬆綁。

天毒:「要生命就得爭取時間,快跑啊!」

樵夫和獵人趕緊離開。

天毒:「哈哈…現在我們是獵人。」

地毒:「他們是獵物,哈哈…」

突然有金光閃進來。

天毒:「金光萬道,瑞氣千條,難道是藏鏡人來了嗎?」

藏鏡人來到:「奇毒門天地雙毒聽著,立刻下山對付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,三異和隱身魔陀都失敗,但願雙毒不會令我失望,順我者生,逆我者亡。」離開。

奇毒門眾人也下山。

 

山間,樵夫和獵人死命逃命,獵人這邊。

獵人:「再出去就是安全地點了。」

地毒攔殺:「還沒出去還算是危險地點。」一掌將獵人毒死。「哈哈…奇毒門的蝕骨毒丹確實恐怖。」

 

而樵夫正好遇到聖劍白陽生。

樵夫:「年青人、年青人…」

白陽生:「在下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,老伯何事呢?」

樵夫:「有人…有人…」樵夫話還未完,就被毒死。

白陽生:「殘忍的殺人手法。」

天毒、地毒走來。

天毒:「就是奇毒門的絕招!化屍毒丹的威力連你也懼怕嗎?」

白陽生:「使用毒丹殺人,實為天理難容。」

天毒:「哈哈…下一個就輪到你了!」

危險危險危險,天毒地毒以蝕骨毒丹、化屍毒丹想殺害白陽生的生命,白陽生有辦法對付嗎?就在此時,萬惡罪魁藏鏡人也來到旁邊。

 

劍中英帶著路觀圖,欲往萬聖谷求拜超凡真聖擎天子為師,希望練成蓋世奇功,好為師父、師叔報仇,來到中途,黑道份子一指道人、獨臂魔叟攔在半路上。

一指道人:「站住,聽說你要到萬聖谷見超凡真聖擎天子?」

劍中英:「正是。」

一指道人:「超凡真聖擎天子乃當今天下第一人,如果讓你見到擎天子,練成蓋世奇功,那黑白郎君豈不是就沒命。」

獨臂魔叟:「黑白郎君是我們所崇拜的人,道友,不如將這小子打死,黑白郎君一定會感謝我們,這樣算起來也是功勞一件。」

一指道人:「對啊。」

這時幽靈馬車來到。

黑白郎君:「哈哈哈…」

獨臂魔叟、一指道人:「參見黑白郎君。」

黑白郎君:「一指道人、獨臂魔叟,你們認為超凡真聖擎天子在我之上嗎?」

一指道人:「黑白郎君,我們沒有這個意思。」

黑白郎君:「那麼你們二個為什麼要殺劍中英呢?」

一指道人:「這…」

黑白郎君:「無法解釋了?呀!」將一指道人和獨臂魔叟打死。「劍中英,快到萬聖谷練成蓋世奇功,完成你報仇的心願吧,哈哈…」離開。

劍中英:「真是冷酷可怕的黑白郎君。」

 

金太極走在路上,突然西門飛和杜鵬攔路。

西門飛:「慢著!萬教之子金太極!」

金太極:「朋友,不相識。」

西門飛:「不相識,無敵快劍百里揚你應該聽過才對。」

金太極:「手下敗將。」

西門飛:「兄長之仇不共戴天!可惡,看劍!」

西門飛、杜鵬紛紛出招,金太極輕易閃躲,兩人怎麼打都打不著。

金太極:「柳劍三傑非出醜不可嗎?」

西門飛:「誇口!」

金太極金太極,金太極將初顯神通了!

 

幽靈馬車奔馳,突然颳起狂風。

黑白郎君:「狂風啊狂風,你使黑白郎君又有殺人的念頭了,哈哈…」

颶皇漸漸接近黑白郎君,倒頭僧、斜本道在一旁。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道友,高手對高手,你看誰會贏?」

斜本道:「這就很難說了,雖然黑白郎君有一氣化九百的神通,可是颶皇有掩蓋實力的本領。」

倒頭僧:「你是說生死各佔五分?」

斜本道:「正是。」

倒頭僧:「好好好,好戲非看不可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高手對高手,兩人一觸即發!

 

金光塔金光塔,莊嚴神秘的金光塔,這日塔門開了!

獨眼龍獨眼龍,獨眼龍離開金光塔,重新步入武林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