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城 第四集 金榜誅魔之路

 

鬥劍台鬥劍台,萬教公道人大正公為他們二人判生死,谷寒燕為師報仇,挑戰獨眼龍,兩個仇家向大正公立了無遺仇生死狀,此時獨眼龍覺得世情虛幻,為何眼中西施變成奪命魔女?谷寒燕也覺得人生微妙,意中人變成大仇家,兩人腦海中暫時洗清了情和愛,注視著對方的刀劍,一觸即分生死。

這個時候,劉三見谷寒燕氣勢不如獨眼龍,他動身一縱,攻擊獨眼龍,獨眼龍閃避伶俐了。

大正公:「變化了,寒燕,妳輸了。」

谷寒燕:「啊?」

大正公:「貧道一目瞭然,讓別人去收拾獨眼龍吧,我帶妳回正氣道院。」

谷寒燕:「多謝大正公。」

 

氣憤氣憤,劉三氣憤獨眼龍殺死其妹劉萱姑,施展狂風飄雪攻擊獨眼龍,獨眼龍被攻得心慌神亂。

 

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之飛行功快如閃電,幽靈馬車追逐白陽生急如光速,此時蝴蝶教的蝴蝶旗出現阻止幽靈馬車,白陽生安然逃過一劫了。

黑白郎君:「血門之友蝴蝶教的蝴蝶旗來阻擋,什麼理由阻擋我的行徑?道友聽著,你必須於三刻內回答我的理由,否則地皮起三寸,九誅盡誅!」

 

飇王飇王,飇王奉令要殺樵夫李旺,奪取幽靈魔刀,忠厚老實的樵夫燒魔刀已進入第七天了,狀況猶如螳螂捕蟬,但是傻人有傻福,風雨斷腸人及時救走李旺,這個時候飇王乘此機會奪取幽靈魔刀。

李旺:「不行不行,白陽生出一百兩叫我七天內將這把刀燒掉,你把我拖到這裡來,這樣魔刀會被人拿走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魔刀被拿走了。」

李旺:「那怎麼辦?」

風雨斷腸人:「先救你的命,然後想辦法奪回魔刀。」

李旺:「真是愈做愈麻煩。」

風雨斷腸人:「這樣做絕對沒錯,忠實的樵夫,你去做你的工作,我去追回魔刀,告辭。」

 

獨眼龍被狂風飄雪打得眼花瞭亂,劉三再施出掌心雷射箭,雷射箭擊中獨眼龍的腰部,獨眼龍元氣暫失,無法施出金刀快斬,此時白陽生趕到現場,擋住劉三的第二道雷射箭。

劉三:「原來你和獨眼龍是共謀。」

白陽生:「不要誤會,修行者是為了保全你們二人的生命,和為了化解你們的冤仇而來。」

劉三:「不共戴天之仇怎能化解?」

白陽生:「何為不共戴天之仇呢?」

劉三:「獨眼龍殺了我妹妹劉萱姑。」

白陽生:「令妹在雲南雲州史艷文的家中,怎麼會來到外城被獨眼龍所殺呢?」

劉三:「說來話長,…(詳細情節)」

白陽生:「令妹不可能為了報其夫史艷文之仇而嫁給黑白郎君。」

劉三:「她為了學黑白郎君的武功絕學,是逼不得已的。」

白陽生:「劉三兄,你忽略了令妹萱姑是個節女,我敢說萱姑寧願與史艷文同歸於盡,也不會嫁給黑白郎君才對。」

劉三:「對啊,我妹妹是杭州西湖的節烈女性,數年前在西湖的招慶寺被替度僧妙化,也就是現在的半面人執刀逼親的時候,她寧死不受辱,何況現在艷文已經死了,她現在竟然失節,嗯,不可能,你說的對,咦?你是艷文嗎?」

白陽生:「我是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。」

劉三:「你不是艷文,怎麼知道我妹妹萱姑是個節女?」

白陽生:「我不但知道她是節女,數年前我到艷文家訪問,曾和萱姑見過面,劉三兄,你不必懷疑我是艷文,我們必須面對現實,你和獨眼龍的冤仇先化解,然後調查萱姑是誰化裝的,獨眼龍為什麼會殺萱姑呢?」

劉三:「好吧,這件事情麻煩你去辦,我暫避獨眼龍。」

白陽生:「修行者暫別了。」離開。

秦假仙跑來:「啟稟先生知情,黑白郎君與蝴蝶教約在接天頂萬教亭談判,…(詳細情節)。」

劉三:「你消息真靈通。」

秦假仙:「徒弟可不是做假的。」

劉三:「好,去看黑白郎君的真面目。」

 

(接天頂萬教亭)

巍峨壯觀的接天頂萬教亭,金光萬道,瑞氣千條,蝴蝶高祖羅太乙出現在萬教亭之上,在山下的幽靈馬車飛上接天頂,緊跟在後,劉三也施展飛行功欲上接天頂,不幸被鐵面山魈一掌擒住,山魈將劉三丟下山。

劉三:「哇!」

秦假仙:「你也想跳上接天頂,那麼簡單,接天頂萬教亭如果沒有參加萬教聯會取得會員證,就無法上接天頂,你真是憨憨阿三。」

劉三:「靠夭啊,你後出世先白頭。」

秦假仙:「天下之事,我無所不知、無所不曉。」

劉三:「若非那隻黑色猩猩阻擋,我已經跳上去了。」

秦假仙:「嘻…」

劉三:「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猩猩?你連那隻人獸都不認識,也稱先覺,我看你是不知不覺,你自稱先覺會笑破人家的肚皮。」

劉三:「不然那隻是什麼?不是猩猩是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你看仔細一點,那隻猩猩有隻角,沒有角的叫猩猩,那隻有角叫山魈,萬法歸宗你沒看,萬法歸宗才有寫這些,普通沒有人懂,只有我這種大先覺才知道這隻叫山魈。」

劉三:「山魈。」

秦假仙:「山魈的體毛比鋼針更硬,兩眼比日月更明亮,水火刀槍都無法收拾他的性命。」

劉三:「那麼到底什麼東西才能降服他?」

秦假仙:「他不踹我們的頭,我們也不要去踩他的尾,說實在話,如果被山魈打死那真不值得。」

劉三:「不然你叫我來這裡看黑白郎君。」

秦假仙:「你說錯了吧,我只報告消息而已,你自己說要來看黑白郎君的。」

劉三:「算了算了,我們在上下等待,看黑白郎君看到為止。」

秦假仙:「看得到九斗勝一石。」

 

羅太乙:「黑白郎君你為何不露面?」

黑白郎君:「你不夠資格看我的真面目。」

羅太乙:「請你出示萬教聯會的證明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八封證件在此,觀來!」

羅太乙:「嗯,你真的是萬教聯會的會員。」

黑白郎君:「我問你,幽靈馬車追擊史艷文的時候,為何降下蝴蝶旗阻嚇呢?」

羅太乙:「他不是史艷文,他是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,他是萬教聯會選出來的監察,所以帶著一口先斬後奏的聖劍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喔,你已經違背黑道遷就白道了。」

羅太乙:「別誤會,謀奪萬教教主的地位依計劃進行,只是你攻擊白陽生的事非計劃之內,又有…」

黑白郎君:「又有什麼?」

羅太乙:「又有你的功夫無法勝過白陽生,而且他所背的聖劍拔三寸而見血,全出鞘人頭斷,所以貧道及時降旗阻嚇。」

黑白郎君:「哼!廢話,本座在三刻內解決白陽生的生命。」

羅太乙:「你這麼做恐怕會破壞整個計劃。」

黑白郎君:「管什麼計劃,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!哈哈…」駕車離開。

羅太乙:「狂人!真是個狂人!」

獨眼龍來到:「榜上有名便無命。」

羅太乙:「誰?誰敢上接天頂?露面來!」

獨眼龍:「人稱一流刀一流,刀稱一流人一流。」

這個時候蝴蝶高祖亮出蝴蝶雙劍出擊了!獨眼龍用「神龍入海」,然後使出金刀快斬,地獄再添一條冤魂了。獨眼龍取命羅太乙後隨即離開。

小兵甲:「教主你被殺了,教主…」

小兵乙:「奇怪,獨眼龍為什麼能上接天頂?趕快稟報萬教聯會。」

小兵甲:「趕快去報告。」

 

萬教聯會隻眼鐵胡與猛虎對峙,一陣過後,隻眼鐵胡獨眼射出光線殺死猛虎。

小兵:「前輩,我們教主被一個目九斷頭了。」

隻眼鐵胡:「來呀。」

護衛:「在!」

隻眼鐵胡:「給我拿進去打二十個毒藥棍。」

護衛:「遵命,走!」

(將蝴蝶教小兵抓進去打了二十棍出來)

小兵:「我來報告,你為什麼打我毒藥棍?」

隻眼鐵胡:「以後你要記住,不能講目九知不知道?」

小兵:「我知道我知道。」

隻眼鐵胡:「發生的事再講一遍給我聽。」

小兵:「聽說…(事情經過)」

隻眼鐵胡:「講清楚一點。」

小兵:「我們教主被目…目賊砍頭了,…(詳細經過)」

隻眼鐵胡:「這目不比那目,帶我去報仇。」

小兵:「遵命。」

 

風雨斷腸人追逐飇王,飇王施展功夫鑽穿大岩石,此時斷腸人隨後也想穿過石孔,誰知飇王伏守在石孔邊要殺斷腸人,不幸不幸,斷腸人被砍斷背脊,幸得白陽生及時相助,帶走風雨斷腸人。

飇王:「哈哈…幽靈魔刀發揮威力了,幽靈魔刀,我將你送給錢魔,好殺盡中原群俠,哈哈…」

 

秦假仙:「號外號外號外,中原俠士風雨斷腸人追擊飇王,被飇王砍斷脊椎骨,幸好天道一俠救他去醫治,斷腸人死裡逃生。」

隻眼鐵胡:「這種消息不刺激,我問你,有沒有獨眼龍的消息?」

秦假仙:「有,五十元。」

隻眼鐵胡:「什麼?報消息必須給你錢?」

秦假仙:「你也真糊塗,採訪武林消息,南北奔波,勞心傷神,不是坐在家裡消息自己走進來的。」

隻眼鐵胡:「好吧,來啊。」

護衛甲:「在!」

隻眼鐵胡:「拿給他。」

護衛甲:「拿給他。」

護衛乙:「你拿給他。」

護衛甲:「你拿。」

秦假仙:「全是小氣鬼,既然這樣,抱歉,掰掰~」

隻眼鐵胡:「慢著,拿給他!」

護衛甲:「教主,我只剩五塊錢。」

護衛乙:「我也沒剩幾塊。」

隻眼鐵胡:「全部湊出來給他,聽見沒有?」

護衛:「是、是…」

秦假仙:「多謝,獨眼龍在華山佛岩靜神養氣。」

隻眼鐵胡:「來呀,出發!」

秦假仙:「等一下,你叫什麼大名?」

隻眼鐵胡:「我叫隻眼鐵胡。」

秦假仙:「慘慘慘,有人會很慘,你再五十給我。」

隻眼鐵胡:「什麼意思?你還要五十?」

秦假仙:「喪事費啊,獨眼和隻眼大廝殺,必定兩者之中死一個,我在慈善會兼差,專門發落喪事的。」

隻眼鐵胡:「哈哈…獨眼龍一定死,好,再湊五十兩給他。」

護衛:「湊、湊…」

隻眼鐵胡:「來人呀!向華山佛岩出發!」

 

(華山)

青山綠水,環境優美的華山,獨眼龍在這裡養精蓄銳,隻眼鐵胡來破壞清靜,欲害獨眼龍的生命,此時獨眼龍已經嗅出火藥味,隻眼鐵胡的紫橫眼射出殺人靈光,擊中獨眼龍的好眼睛,獨眼龍陷入黑暗之中。

隻眼鐵胡:「哈哈…你變成盲眼龍,然後要使你變成無頭龍!」

此時獨眼龍只能以靜制動,憑著聽覺來對付隻眼鐵胡,隻眼鐵胡抽出魔刀欲除獨眼龍的生命,獨眼龍施出金刀快斬,殺了隻眼鐵胡。

獨眼龍:「刀下不死無名之將。」

隻眼鐵胡:「我隻眼鐵胡,啊…」倒下。

獨眼龍:「待我看金剛榜。…看不見,哼!」

秦假仙:「來了來了,你眼睛被打流血了怎麼看?我替你看。」查閱之後。「有喔,裡面有個隻眼鐵胡,金剛榜有名,你殺他不冤枉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秦假仙:「一流的,你眼睛受傷了,我去採藥草來替你敷上,你等我,別走。」離開。

白陽生走來:「佛燈點亮道光明,一線生機救末年,應運祖師接脈起,眾生得道刻心田。」

獨眼龍:「句句入耳。」

白陽生:「壯士,刀是用來保衛國家,不是用來殺人,你應該知道才是。」

獨眼龍:「我所殺者魔,非人也。」

白陽生:「魔?何謂魔呢?」

獨眼龍:「已脫離人性便是魔。」

白陽生:「你我他都有生命,為何要同命相殺呢?」

獨眼龍:「道不相投。」

秦假仙回來:「來了,這藥草敷一敷就會消炎退腫了。」

獨眼龍:「多謝秦假仙。」

白陽生:「壯士,身體之傷易療,心靈之患難治。」

獨眼龍:「你到底是什麼教的教徒?」

秦假仙:「你不認識他?一流的,我替你介紹,這位叫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。」

獨眼龍:「白陽生?」

白陽生:「我乃萬教之徒,稱為修行者。」

獨眼龍:「修行者?請說修道之理。」

白陽生:「儒教執中貫一,道教抱元守一,佛教萬法歸一,耶教默禱親一,回教清真返一。」

獨眼龍:「殺教生死如一。」

白陽生:「壯士之言反理也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,告辭!」離開。

白陽生:「等一下!」跟著離去。

秦假仙:「等一下!」

 

獨眼龍跑在路上,白陽生躍身攔截。

白陽生:「壯士可知生死如一的真理嗎?」

獨眼龍:「生即死,死即生,叫做生死如一。」

白陽生:「壯士你曲解一之含意了,一者一點元竅,一者數之始也,亦是宇宙萬物之本源,故承天命之道,師傳之『一指』乃禪宗,最高最密最寶貴之一指禪,是上天慈悲所垂降之方便法門,也是超凡入聖進入天國超生了死,入無涅槃之不二法門,一指乃指明由『一』太極,返回『零』無極之路徑,指點人返本還源,源是本,本性是善也;殺人乃惡也,惡者脫離人之本性也,脫離人之本性者,你所謂之『魔』也,壯士,快修快修啊。」

獨眼龍:「我是魔!我是魔啦!」離開。

白陽生:「壯士回來吧!」

秦假仙:「一流的!一流的快回來啊!天道一俠,你不知道一流的有上天的使命。」

白陽生:「上天使命?」

秦假仙:「他奉了達摩祖師的命令,帶金剛榜下山收拾一百三十六魔。」

白陽生:「達摩金剛榜?」

秦假仙:「是啊,一百三十六魔是會吃人殺人的妖魔,被達摩祖師捉禁在伏魔塔,萬教罪魁藏鏡人打破伏魔塔,把一百三十六魔都放了出來,天下因此大亂,達摩祖師大驚,乃命獨眼龍背著達摩金剛榜下山收妖。」

白陽生:「唉,恨我言多必失,快追快追!」

秦假仙:「一流的!等一下啊!」

 

獨眼龍:「我是魔,我不是人…我是魔,我不是人!我不是人!我不是人!!」

 

吐眼花魔一掌君在練吐眼絕技,秦假仙來到。

秦假仙:「我出來了,趕快趕快!」

一掌君:「趕快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你趕快出來,讓獨眼龍趕快回去。」

一掌君:「好,走!」

 

秦假仙來到獨眼龍面前。

秦假仙:「一流的,我帶出來的這個人也是榜上有名的。」

獨眼龍:「暫退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知道。」

一掌君:「哈哈…我兩眼這麼大,會輸你一眼的我真不相信。」

獨眼龍:「呀!」

金刀快斬,地獄添魂。

秦假仙:「真棒!這樣才會快,我再去找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!」

 

魔教的獅頭蠱、龍頭蠱、鷹頭蠱三人坐在石亭內談天說地。

秦假仙:「我又出來了。」

獅頭蠱:「出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你還不知道?我來報告一個壞消息。」

獅頭蠱:「什麼壞消息?」

秦假仙:「你們的道友隻眼和吐眼都被獨眼龍收拾掉了,你們三人還在這裡喝茶閒嗑牙。」

龍頭蠱:「到底怎麼樣?說吧。」

秦假仙:「一言難盡,…(事情經過)」

龍頭蠱:「嗯,那麼趕快。」

秦假仙:「趕快去死,讓獨眼龍回鄉里。」

龍頭蠱:「呸!烏鴉嘴!」

秦假仙:「烏鴉嘴每說必中。」

龍頭蠱:「你放屁!」

秦假仙:「我們在這裡爭論沒有用,趕快就對了,讓獨眼龍趕快就對了。」

龍頭蠱:「好,來人呀!趕快出山!」

秦假仙:「對對,快點快點。」

 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獅頭蠱、龍頭蠱和鷹頭蠱。」

斜本道:「什麼鼓?」

倒頭僧:「我說的蠱是一種蟲,很毒很毒的蠱,只要被打中,仙丹妙藥也無法醫治的那種蠱。」

斜本道:「還想打賭嗎?」

倒頭僧:「當然要賭,佛陀彌阿,獨眼龍穩死不活、穩死不活。」

斜本道:「再賭再賭。」

倒頭僧:「好,賭三一吧,輸的人喝三杯。」

斜本道:「我一定贏你。」

倒頭僧:「可不一定,三一賭輸贏。」

 

三蠱三角車輪戰。

獨眼龍:「呀!」

刀光一閃,三頭落地!

獨眼龍:「刀稱一流人一流,人稱一流刀一流。」

秦假仙:「哇!真棒!」

 

錢魔:「錢錢錢,錢是萬能寶,我錢魔為錢而死,再為錢而生!大家要知道,飇王也受錢的魔力驅使而去奪取幽靈魔刀,錢真是萬能寶。」

飇王來到:「錢魔,幽靈魔刀已入手,交給你。」

錢魔狂大笑。

飇王:「不要得意忘形。」

錢魔:「對對,還有後謝,一車金錢還沒給你,小魔啊,帶飇王到後山,準備一車金錢給他帶回去,不得有誤。」

妖道:「遵命。」帶飇王離開。

錢魔:「我有這口幽靈魔刀,我就是魔界至尊了!哈哈…」

妖道:「稟首領,外面冷面金剛無血兒來拜訪。」

錢魔:「道友到來,有請!」

無血兒進到大廳。

錢魔:「道友,你來得真是時候。」

無血兒:「到底什麼時候?」

錢魔:「你來向我慶祝。」

無血兒:「慶祝什麼?」

錢魔:「慶祝我是未來的萬教至尊。」

無血兒:「為什麼?」

錢魔:「我得到萬教至寶幽靈魔刀,我能當魔界至尊了!」

無血兒:「住口!得到一口小小幽靈魔刀就想當魔界至尊,你未免目下無人,太猖狂。」

錢魔:「什麼?看來你不服,喔,我明白了,原來你也想當魔界至尊,對吧?」

無血兒:「時機未到,時機若到,我會統一魔界。」

錢魔:「好哇,事到如今,朋友變成大敵,來呀!殺啊!」

錢魔與無血兒為了未來的魔界至尊而發生拚鬥,有個溫和的小徒弟見機行動了。

 

妖道:「啟稟魔帝,我們錢魔和冷面金剛無血兒打起來了,…(事情經過)。」

魔帝:「哼!不像樣!同門自鬥,哼,趕快去嚇和。」

妖道:「遵命。」

 

錢魔:「注視著我這口幽靈魔刀,一眨眼你就人頭落地!」

無血兒:「我冷面金剛無血兒不怕你的幽靈魔刀。」

錢魔:「無血兒,讓大家看看你是有血還是無血!」

魔帝來到:「住手!什麼魔刀?什麼無血?」

錢魔:「魔帝來了,貧道有禮。」

無血兒:「參見魔帝。」

魔帝:「聽說你們是為了要做未來的魔界至尊而拚鬥?」

錢魔和無血兒默認。

魔帝:「真是胡思亂為!本座是這地方縱橫四百里的魔帝,你們是我的部屬,你們連魔帝都無法當上,還想做魔界至尊,太誇張了。」

錢魔:「對啊,魔帝還沒做過呢,道友,我們聯手對付魔帝。」

無血兒:「好,呀!」

無血兒和錢魔聯手夾攻魔帝,這個時候黑白郎君出現了,黑白郎君以靈光吸奪魔刀。

黑白郎君:「個個靜聽著,不會利用這口魔刀的人反被魔刀利用,這口魔刀需要月之魂、狼之魄才能活動,不是隨時隨地拿在手就可使用。喂,你們三人真小氣,為了小小魔界至尊的地位而爭生拼死,不做便罷,要做就要做大的,將當今的皇帝嘉靖除掉!」

魔帝感到驚異。

黑白郎君:「你們若能做皇帝,莫說是魔界至尊,連神仙聖佛都要來朝駕,現在無道嘉靖扮成百姓出京尋找史艷文,他已經到雲州地界了,你們隨時行動,不得有誤。」離開。

魔帝:「黑白郎君說得對,趕快出發。」

無血兒:「黑白郎君功力在我們之上,不在我們之下,令人敬畏。」

秦假仙:「我又出來了,喂,快點快點,你們快點出去,他就快點回去。」

魔帝:「秦假仙,你可知道大明皇帝嘉靖君在哪裡?」

秦假仙:「知道知道。」

魔帝:「來呀!往西邊!」

秦假仙:「站住,還東邊勒西邊。」

魔帝:「來呀!往東邊!」

秦假仙:「給我站住,我是說知道知道,是說我知道的意思,你聽成西邊。」

魔帝:「你鼻音太重,聽不清楚。」

秦假仙:「跟我來就對了。」

魔帝:「走。」

 

秦假仙:「我又出來了。」

獨眼龍:「哼。」

秦假仙:「一流的,我來提拔你做大官。」

獨眼龍:「什麼意思?」

秦假仙:「你跟我來就對了。」

 

大明皇帝朱嘉靖打扮白身,化名朱明,帶著保駕大將軍王俊,欲到雲州尋找忠臣史艷文回京,魔帝佈陣要行刺嘉靖君了。

魔帝:「圍過來!」

這個時候,獨眼龍闖入重圍,一刀對三魔!

黑白郎君的幽靈馬車停在一邊,觀其變化,天道一俠白陽生故意從馬車前面跑過,黑白郎君催車追趕白陽生。

獨眼龍使出極段的金刀快斬,解決了三魔。

嘉靖皇帝:「壯士,壯士你救駕有功,快來受封。」

獨眼龍:「沒興趣。」離開。

王俊:「喂,你為何在樹林裡鬼鬼祟祟?」

秦假仙:「我是剛才那個獨眼龍的朋友。」

嘉靖皇帝:「你既然是他的朋友,寡人賞你一串珍珠吧。」

秦假仙:「謝謝謝謝,吾主萬歲萬萬歲。」

嘉靖皇帝:「同時交給你一封手諭,轉交給獨眼龍。」

秦假仙:「領旨。啟奏陛下,罪民大膽參奏,你為什麼不在京城到這荒野之地?」

嘉靖皇帝:「寡人想到雲州找安邦定國的賢臣史艷文。」

秦假仙:「陛下真是全世界最有道的明君,但是據武林的風聲說,史艷文被亡命之徒飄殺死了,不過最近武林中,出現一個大雅之風出口三教真理的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,他專門救世和勸世等等,史艷文的妻舅劉三和我不謀而合,認為白陽生和史艷文的言行非常相似,但是白陽生堅決否認他是史艷文。」

嘉靖皇帝:「假使史賢卿被亡命徒所…」

秦假仙:「陛下請勿開金口,陛下你不用擔心,請你到山海莊去安宿,我帶天道一俠白陽生來見陛下,陛下你可以問他是史艷文還是白陽生,如果他是真正的史艷文,對陛下一定不敢說謊,他說謊就是欺君逆旨。」

嘉靖皇帝:「好,勞煩大仙。」

秦假仙:「謝旨。我秦假仙現在變成了大仙,不簡單。」

嘉靖皇帝:「我去了,王卿,到山海莊安宿吧。」

王俊:「遵旨。」

 

黑白郎君的幽靈馬車追趕白陽生,馬車內射出殺人靈光,靈光擊中白陽生,白陽生急急躲入天之岩。

黑白郎君:「哈,白陽生,史艷文,你已陷入絕境了。哈哈…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,哈哈…」

幽靈馬車急急衝入石洞裡面,天之岩的石門轟隆一響,轟隆巨響,緊緊關閉石門了,瞬間靜悄悄,天岩上竄出皓光,白陽生悠悠而行,從此魔魁黑白郎君的聲影消逝武林了。

 

荒野金刀獨眼龍救了嘉靖皇帝之後,他覺得心滿意足,又回想白陽生所說的真理,他覺得自己殺戮過多,罪惡深重,又想當今武林無逢敵手之孤寂,這個時候,他想起玄天上帝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的傳說故事,所以他下了決心,回到嵩山金剛塔退隱。

獨眼龍:「可愛的人變成仇家,豹眼鑲金刀啊,我一向將你當做珍貴的寶貝,為什麼現在看到你卻毛骨悚然?莫非我們要分離了?豹眼鑲金刀,我們緣盡了,我要將你拋棄,如果我向前丟去,我還會看見你那對豹眼閃閃發亮,我會捨不得,我要向後丟出,不管你落在山腰或深谷,我看不見就不會依依不捨,豹眼鑲金刀,你去吧。」

獨眼龍將金刀往後一扔,金刀飛回刺在獨眼龍的背部,獨眼龍獨眼龍,獨眼龍內心有數,他拖著沉重的腳步,一步一步走入金剛塔,然後輕輕將金剛塔的塔門緊緊關閉。

 

魔力魔力,魔力最大的藏鏡人又要號令天下了。

二齒:「哈迷劉阿三。」

劉三:「沒大沒小。」

二齒:「不,劉師父。」

劉三:「什麼?」

二齒:「不是,師父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就是這樣才會常常挨打,大舌興啼,叫師父就叫師父,什麼劉阿三胡扯一通。」

二齒:「史艷文聽說被飄殺死了,你看法怎樣?」

怪老子:「劉三,那個白陽生真的跟史艷文一模一樣,只差他帥一點,而艷文瘦一點,他們的言行實在十分相像。」

劉三:「他說他不是艷文,他口口聲聲說他是白陽生天道一俠,你又能拿他怎樣?」

秦假仙:「我又出來了,好消息好消息,黑白郎君被白陽生關在天之岩,當今天子在山海莊等候尋找忠君愛國的大臣史艷文。」

劉三:「說謊話會被閻羅王抓去割舌頭。」

秦假仙:「信不信由你,總有一天你就會知道。」

劉三:「你調查化裝我妹妹劉萱姑的事情,如何?」

秦假仙:「那是南海妖姬所化裝的,南海妖姬和恨世生有一段關係。」

劉三:「恨世生?」

秦假仙:「是的。」

劉三:「你帶我去找恨世生問問看。」

秦假仙:「好,走。」

 

(歌曲:恨世生,唱:尤雅)我愛你,可恨的人,愛你定定夢,真情愛你無採工,你若像是採花蜂,花蕊採了換別欉,我愛你可恨的人,變作冤仇人

恨世生想著自己和史艷文的過去,此時藏鏡人來到。

藏鏡人:「恨世生沙玉琳聽著,妳是被史艷文拋棄的可憐蟲,妳的師姐被獨眼龍所殺,妳應該殺盡中原群俠完成妳的使願吧。」離開。

劉三、怪老子、二齒來到。

劉三:「那個金光到底是誰?」

怪老子:「看起來叫人腳底發冷。」

二齒:「你們不用怕,他是轟動武林驚動萬物的藏鏡人,我轟動新町蕃薯市,也差不多。」

劉三:「好啦,少蓋了,吹牛沒有用的。豪傑恨世生吧?我聽說化裝我妹妹劉萱姑的模樣,而被獨眼龍所斬的那個人跟妳有些關係對不對?」

怪老子:「怎麼不回答?喂,妳怎麼不說話?」

二齒:「姑娘妳怎麼不說話?」

怪老子:「去你的,她是男的。」

二齒:「怪老子,她是男的嗎?」

怪老子:「男的沒錯啊。」

二齒:「我看像是女的,男的胸前平坦而她凸突,男的臀部扁扁而她圓圓,是女的。」

怪老子:「別胡扯。」

劉三:「恨世生,請妳回答我,南海妖姬為什麼要化裝我妹妹劉萱姑,被獨眼龍所殺?她跟妳關係很深,請說給我聽聽看。」

恨世生二話不說,一掌劈向劉三。

二齒:「怪老子,劉三死掉了!怪老子,快彈出蟲聲鳥語。」

怪老子:「好,你快把他揹走。好小子,如今非拼老命不可了,蟲聲鳥語彈下去!」

怪老子的蟲聲鳥語無法擊散恨世生的強猛氣功,恨世生繼續追擊中原群俠。

 

二齒:「怪老子你真差勁,琴聲只彈二三聲沒有用。」

怪老子:「你不知道我被他的氣功打斷二條琴弦。」

二齒:「大條的有沒有斷?」

怪老子:「大條是貝斯怎麼能斷?」

二齒:「你看劉三奄奄一息。」

劉三:「唉,我不會死,我妹婿艷文還沒找到,我不能死…」

二齒:「你要找艷文簡單,你死後到陰府去,你們就可以見面了。」

怪老子:「去你的!二齒你好像希望劉三快點死。」

倒頭僧、斜本道來到。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施主,此人中了萬毒氣功,生命只剩兩個時辰一刻鐘,佛陀彌阿。」

怪老子:「和尚、道士,請你們快救命,不救你們會夭壽。」

倒頭僧:「我倒頭僧可沒辦法。」

二齒:「倒頭僧你不救活他,我就揍你。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斜本道。」

斜本道:「你愛管閒事,你負責,我不理你。」

倒頭僧:「好吧,二齒,你聽清楚,想醫治劉三的萬毒傷只有一帖白虎湯。」

怪老子:「那簡單,我去藥店抓白虎湯就是。」

倒頭僧:「慢著,我是打個比方,也就是最後一帖藥白虎湯,你們聽清楚,必須山魈的齒涎才能醫治他的萬毒傷,告辭,佛陀彌阿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。」

二齒:「怪老子,你快到接天頂萬教亭捉山魈刮齒涎。」

怪老子:「好小子,那山魈那麼大,你分明叫我去給山魈促,不是叫我去捉山魈,那眼睛像斗燈,鼻子像菜畦,嘴唇像堤岸,門牙像木板,你忘了劉三跳上去被他抓住丟下來,像我如果被他抓到,這麼一摔,老骨頭早散掉了。」

二齒:「不然怎麼辦?怪老子快想辦法,不然劉三要死掉了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,你快去找和尚和道想辦法,我照顧劉三,你快去找他。」

二齒:「我知道。」

 

二齒:「和尚、道士你們快想辦法,不然我可是敢喲!敢修理你們喔!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怎麼靠近呢?那山魈那麼厲害,要是被捉丟進嘴巴那麼一咬,身子準會變成兩段,我能有什麼辦法?」

斜本道:「只要爬上牠的脖子就可以刮到齒涎了。」

倒頭僧:「不過他的手會抓人,那不就要把他雙手砍下來。」

斜本道:「對,快借寶刀把牠雙手砍斷。」

倒頭僧:「斜本道真糊塗,他是寶刀寶劍水火不入。」

二齒:「我想到辦法了,我們可以用二個大石缸,你們就躲在石缸裡面,由缸裡面發氣功攻擊牠,牠會伸手入缸抓你們,你們就把身子挺直橫在缸口,他就抓不出來了,牠雙手抓你們不放,就不會修理我了。」

倒頭僧:「對對,這樣你就能爬上去刮齒涎了。」

斜本道:「山魈的嘴巴不會常開著等你來刮。」

二齒:「你好笨,我可以帶支鐵棍爬上去,等牠張口就拿棍撐住,牠的嘴巴合不攏,我就可以刮了。」

倒頭僧:「二齒真是聰明,你刮二下就一大碗了,佛陀彌阿。」

 

(接天頂)

倒頭僧和斜本道躲在石缸裡面,他們將使出氣功,此時山魈大發雷霆之怒,要捉他們二個,二齒利用這個機會施展最快速爬壁功,爬到脖子上,山魈大吼大叫,二齒用鐵棍將它撐住,抽出小腰刀刮齒涎,山魈極怒,將石缸拋在空中,雙手要抓二齒,千鈞一髮、千鈞一髮,二齒快速飛離。

這時候,金太極金太極,萬教之子金太極出現嚇退山魈。

 

劉三:「這到底是什麼藥膏,怎麼臭得要命?」

二齒:「劉…」

劉三:「什麼?」

二齒:「先生,那是山魈的齒涎。」

劉三:「什麼?齒涎?」

怪老子:「以毒攻毒才會好。」

二齒:「先生,你不知道我們為了取山魈的齒涎,費了多大的功夫,…(事情經過)」

劉三:「原來這樣,感謝感謝。」

二齒:「沒用完的齒涎放在缸裡面,中原群俠萬一被恨世生打到才能醫治。」

劉三:「二齒,你越來越聰明了。恨世生為什麼要殺我們中原群俠?」

怪老子:「這個嘛…二齒,你快去請和尚和道士來問問看。」

二齒:「好,我去。」

倒頭僧和斜本道被二齒拉來。

倒頭僧:「二齒,你這樣拉拉扯扯的幹什麼?佛陀彌阿。」

劉三:「為了恨世生的事情,聖僧,…(詳細情況)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劉三、怪老子和二齒都不知道這件事,那就奇怪了,史艷文是你妹婿,是中原群俠的首領,也是大明皇帝最寵的一個大忠臣兵部左侍郎,太子少師,為了捉國犯進入西苗,康城公主沙玉琳被史艷文玷辱又拋棄,因此沙玉琳心中懷恨,女扮男裝,要殺中原群俠報復洩恨。」

劉三:「廢話!我妹婿絕對不會做出這種卑鄙的事情。」

倒頭僧:「這個謎經過數年一直未揭開,天底下的人誰也不知道。」

斜本道:「說實在的,史艷文會被殺害也是為了這樁恩怨…」

半面人來到:「師父,你們在這裡說什麼故事?」

劉三:「徒弟有所不知,恨世生和我妹婿的恩怨,…(事情經過)」

半面人:「沙玉琳是番邦公主,史艷文和她做三天的夫妻,她應該滿足了,還埋怨什麼?」

二齒:「半面人你不知道,她不止埋怨艷文,我先生劉三被她用萬毒神功差點打死。」

半面人:「這麼可惡,我去把她除掉!」

秦假仙來到:「慢著,半面人你還在這裡耀武揚威,你像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。」

半面人:「什麼事情?」

秦假仙:「獨眼龍的達摩金剛榜裡面有你的名字和你的形圖。」

半面人:「哈哈…達摩金剛榜裡面有我的名字,我真神氣!」

秦假仙:「神氣,被他殺掉你就神氣不了啦。」

劉三:「對,徒弟,你快到深山退隱,別再江湖活動,萬一被獨眼龍看到…」

半面人:「我去打死恨世生以後才去退隱。」

劉三:「不必不必,這件事情,我們來解決就可以,快去退隱,因為你是改邪歸正的人,如果被獨眼龍殺了,未免太可憐,快去快去。」

半面人:「好,各位,告辭了。」離開。

劉三:「多謝秦假仙的通報,秦假仙,你對恨世生和艷文這件事有什麼看法?」

秦假仙:「聽人家說,史艷文有一天中傷在半路上,被沙玉琳救回康城醫治。」

劉三:「我不是要聽故事,我是問你,大家都說艷文遺棄沙玉琳,引起沙玉琳不滿,而女扮男裝出來殺害中原群俠這件事,你的看法怎麼樣?」

秦假仙:「不可能,艷文已經娶了萱姑對不對?」

劉三:「對啊,娶了我妹妹。」

秦假仙:「他娶了一個不敢娶第二個,所以艷文絕不敢答應康城公主沙玉琳的親事,那時候沙玉琳使出拗脾氣,她是番女,不講道理、耍脾氣、鬧自殺,艷文看她可憐把她拉回來勸她別自殺,好吧,我答應跟你過三天,那番女聽錯了,聽成『三冬』,結婚三天以後,艷文偷偷地走了,沙玉琳愛之深情之切,變成怨恨入骨,所以出來殺人洩恨。」

劉三:「你要真的才能講。」

秦假仙:「不可能。」

二齒:「秦假仙亂蓋。」

劉三:「我限你三天內回答我正確的消息,否則的話…」

秦假仙:「要把我槍斃。」

劉三:「差不多。」

秦假仙:「遵命。」

 

中原群俠風雨斷腸人、大流星、黑雲三人,欲收拾恨世生一場的交戰。

二齒:「劉三,你看山下有人在打鬥。」

劉三:「啊,同志有危險!」飛下山搭救。

斷腸人、大流星、黑雲大戰恨世生,大流星中了萬毒氣功,劉三從峰頂飛下,救走大流星,斷腸人、黑雲節節敗退。

 

魔威赫赫的藏鏡人又要號令天下了。

巴士克:「師父聖壽無疆聖聖壽。」

藏鏡人:「吾徒聽著,大明朝無道昏君嘉靖皇帝來到雲州山海莊,嘉靖的目的是找史艷文,你再度易容成史艷文去朝駕,依我的計畫進行工作,不得有誤。」

巴士克:「帥傅,沙玉琳離開康城數年,不知凶吉如何。」

藏鏡人:「哈哈…凡夫俗子難脫美人關,你完成這件任務之後,為師再度為你撮合。」

巴士克:「弟子遵命。」

 

更深人靜,外域的歹徒被史艷文打的落花流水,雙方大戰之中,大明皇帝嘉靖君打扮白衣,在山海莊裡面看得一清二楚。

百姓:「多謝壯士解圍,否則這裡就會被那些外域的人鬧得天翻地覆,請入內奉茶。」

偽艷文:「我非離開不可,請了。」離開。

嘉靖皇帝:「他不是史賢卿嗎?」

王俊:「對,他是史艷文,臣去追回就是。」

嘉靖皇帝:「王賢卿快去快去。」

王俊:「領旨。」

 

王俊:「史大人久別了,史大人。」

偽艷文:「你是誰?」

王俊:「我是保駕大將王俊,你還記得八年前你犯罪時,我奉旨解送你到遼東充軍,我們曾血戰西河、大戰安山,並肩作戰的情形你忘記了嗎?」

偽艷文:「喔,我可能淡忘了,王將軍為何來到雲州呢?」

王俊:「我保護陛下,千里迢迢來找你,你為何要棄官逃走?真令人莫名其妙。」

偽艷文:「王將軍,國恥不可外揚,又有我覺得作官可比羊伴虎,我遲早會…」

王俊:「史大人別擔心,陛下不比明太祖朱元璋,請你快去朝駕,快去見駕吧。」

偽艷文:「王將軍帶路。」

王俊:「跟我來。」

巴士克照藏鏡人的計劃要親近嘉靖君,待機刺駕。

沙玉琳進入雲州要殺中原群俠,發現了史艷文,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,藏鏡人一手造成排局與破局的場面。

易容史艷文的巴士克,與嘉靖皇帝飲茶下棋消遣的時候,他在茶中下毒欲毒殺嘉靖,這個時候,恨世生看見史艷文,怒髮衝冠,射出萬毒氣功。

恨世生:「該死!」

偽艷文逃跑,恨世生亦追出去。

嘉靖皇帝:「王將軍,快幫助捉犯!」

王俊:「領旨。」

 

冒牌的史艷文急急逃入樹林,恨世生緊追不捨。

恨世生:「別走!」

偽艷文:「玉琳住手、玉琳住手!」

恨世生:「賊不仁,冷血人,我一定殺你,呀!」

偽艷文:「玉琳,我不是史艷文…」

恨世生:「中原的史小子,你不用辯解!」

偽艷文:「玉琳,論罪我應死在妳手上,但在我死之前,聽我說明一切吧。」

恨世生:「不必說了,呀!」偽艷文被打昏。「賊冤家,你不死我恨不消,呀!」

當恨世生欲再贊一掌時,秦假仙即時將偽艷文救走。

 

秦假仙:「差一點就被打死,快溜啊!」

(甩開恨世生後)

偽艷文:「多謝救命之恩。」

秦假仙:「幸好有二齒的齒涎醫好你的毒患。」

偽艷文:「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不,我講得太過簡單了,是二齒拿山魈的齒涎,…(事情經過)」

偽艷文:「喔。」

秦假仙:「我問你,你是不是真的史艷文?你儘管告訴我沒關係,我不是中原人也不是苗族人,我是愛諾克。」

偽艷文:「什麼愛諾克?」

秦假仙:「聽不懂?我是雜種。」

偽艷文:「你是混血兒?」

秦假仙:「那難聽,叫雜種好聽,叫混血兒聽不懂,也叫愛諾克。」

偽艷文:「你是黑道還是白道?」

秦假仙:「我是灰道。」

偽艷文:「你是回教?」

秦假仙:「不是,灰不是回,灰色的灰,我是灰道,黑色加白色變成灰色。」

偽艷文:「你要問我是真史艷文還是假的嗎?」

秦假仙:「你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,告訴我不要緊。」

偽艷文:「但是你不可洩漏我的秘密。」

秦假仙:「不會的,我謊話都不說的。」

偽艷文:「但是…」

秦假仙:「你不信任我?好,我發誓給你聽,我若洩漏你的秘密,不好被雷公打死。」

偽艷文:「這…」

秦假仙:「四子多孫。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劉三、怪老子和二齒躲在一旁偷聽)

偽艷文:「好,我說,我是西康空城的爵子叫巴士克,我師父是藏鏡人,三年前我向康城公主沙玉琳求親被拒絕,然後我師父藏鏡人將我易容成史艷文,與沙玉琳結婚,…(詳細經過)」

劉三:「好,黑狗偷吃白狗受罪,到今天才真相大白,可憐的艷文被飄所殺,人都死了,沙玉琳還怨恨著他,你這個巴士克罪不可赦!」

偽艷文:「啊,秦假仙,你洩漏我的機密。」

秦假仙:「你怎能這樣說?是他們偷聽,不是我說出來的。」

偽艷文:「是你套我講出來的。」

秦假仙:「對。」

偽艷文:「你發過誓。」

秦假仙:「我發誓不好被雷公打死,不要被天打雷劈,接下去那句更絕,四子多孫,四個兒子許多孫子。」

偽艷文:「我該死。」

劉三:「你就是不該死,才會被秦假仙救回來,巴士克,做人要有良心守道德,你將這樁秘密說給沙玉琳了解,才能消除恨世生沙玉琳滿腹仇恨。」

偽艷文:「我雖然想說,不過沙玉琳不給我機會說話,…(事情經過)」

劉三:「秦假仙,你帶巴士克去,你先說,然後巴士克接下去。」

秦假仙:「對對,我先說上集,你接下去說下集,這樣恨世生才聽得下去,走。」

劉三:「等候消息吧。」

 

秦假仙:「我又出來了,恨世生,我黑白兩道都有交情,妳也知道我是情報販子,專門賣情報的,我跟你講的話妳要聽清楚,恨世生,妳是康城公主,我首先向妳行禮,公主千歲千千歲。」

恨世生:「不要亂行君臣禮。」

秦假仙:「瞞者瞞不識,識者不可瞞,我老早就知道妳是誰,因為我就住在康城隔壁,妳父親我也認識。」

恨世生:「我這身打扮,你看得出我是女的嗎?」

秦假仙:「我的眼睛可以看穿三層壁。」

恨世生:「啊…」

秦假仙:「別怕,布我看不穿的,妳別害怕,三年前史艷文和妳洞房花燭的事,我一一說給妳聽,妳要聽清楚,…(詳細經過)」

恨世生:「什麼?我殺錯人了,我錯了,我錯了…」

秦假仙:「不要緊,我有時候也會打錯鼓。」

恨世生:「我聽不懂。」

秦假仙:「我叫秦假仙我是仙,『仙人打鼓有時錯,腳步踏差誰人無』對不對?喂!爵子巴士克,出來吧,下集接下去。」

偽艷文:「玉琳,請妳饒恕我,請妳饒恕我,…(後續經過)」

恨世生:「丟臉、丟險!」離開。

秦假仙:「快追過去啊!」

偽艷文:「玉琳等一下!」追過去。

秦假仙:「這件工作我做完了,接下去找白陽生,帶他去和皇帝見面就是了。」

 

偽艷文:「玉琳啊!玉琳啊!」

巴士克追著恨世生,中途藏鏡人來到。

藏鏡人:「巴士克,你刺駕的任務完成了嗎?」

偽艷文:「師尊,破局了,…(事情經過)」

藏鏡人:「哼!你這不中用的東西,留你活在世間無益!」

巴士克見藏鏡人要殺自己,趕緊逃命。

偽艷文:「救人啊!救人啊!」

巴士克宛如驚弓之鳥,藏鏡人的魔威逼使巴士克走投無路,墜落懸崖了。

藏鏡人:「順我者生,逆我者亡。」

 

恐怖恐怖恐怖,比地獄更恐怖的屍山血海人頭橋,半面人想回人頭橋退隱,過橋時卻被殭屍擋下。

半面人:「師尊,我回來退隱,我的工作都做完了,我要回來退隱,你准我走過人頭橋吧,師尊。」

半面人再次過橋依舊被擋下。

半面人:「眾位先輩應該同情我,我對我們的派門忠心耿耿,誰准我渡過人頭橋吧。」

三度過橋,半面人還是被殭屍們擋下。

藏鏡人來到:「哈哈…背叛黑道的半面人快自殺吧,你若自殺免得我下手。」

半面人:「藏鏡人,我死給你看!」自焚天靈。「我死也要死在人頭橋那邊,不甘死在這邊…」忍命走過橋。

藏鏡人:「順我者生,逆我者亡,哈哈…」

 

藏鏡人又號令道行高深的血門三極下山,要殺害天道一俠聖劍白陽生。

 

月冷風清,餓狼狂嗥之夜,被禁在天之岩的黑白郎君,眼睜睜注視著頭頂上拳頭大的透氣孔,時維二更,空中明月移至透氣孔,一道白色光芒射入石岩內,這個時候,黑白郎君暗暗高興,轉頭凝望掛在石壁上幽靈魔刀三變化。

幽靈魔刀刀靈:「殺、殺…」

狼聲狂嗥,推動魔刀的幽靈,月之魂、狼之魄與幽靈魔刀之相結合,黑白郎君應時拔出魔刀,欲砍破天之岩之門。

黑白郎君持刀往門上一砍。

 

秋風道人:「山海崎嶇水渺茫,空中飛雁兩雙行,忽然失卻同飛伴,月冷風清哭斷腸。」

明月道人:「秋風道友,這首詩從哪裡來呢?」

秋風道人:「明月道友有所不知,這首詩是宋朝梁山響馬,宋江宋光明之弟,吳用的嘆吟之詩。」

明月道人:「梁山一百零八兄弟的吳用嗎?」

秋風道人:「是的。」

明月道人:「嗯。」聽到聲響。「道友,那是什麼聲音?」

秋風道人:「好像有人鬥劍的聲音,循聲音去看個明白。」

明月道人:「好。」

 

黑白郎君終於破門而出。

幽靈魔刀刀靈:「殺、殺!」

黑白郎君:「魔刀你別著急,我會使你滿意,哈…魔刀,你需要的動物來了。」

秋風道人和明月道人一步一步踏入死亡之界,黑白郎君將兩人殺死。

黑白郎君:「我留字在此,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!哈哈…」

 

道徒一:「道尊,秋風和明月二位道友是與世無爭的隱士,今日無端被殺,真是引起公憤。」

道徒二:「是啊,這種無人性的殺人兇手非除不可,道尊。」

西嶽道尊:「問題是我們修道人想打人都不可以了,如何宣告報仇呢?」

道徒一:「道尊,你修你的道,我們報我們的仇,眾兄弟,下山!」

西嶽道尊:「慢著,話不是這樣講。」

道徒一:「你一句修道人不能念仇推得一乾二淨,二名道友白死了,我們西嶽派的面子何在?我們又不是得道的半仙,不可能做到以德報怨,我們只能以牙還牙、以眼還眼。」

西嶽道尊:「貧道的意思是…」

道徒二:「道尊,我們尊你為大,你應該要有同派之情,發落誅殺兇手才對啊。」

西嶽道尊:「我還法說完,我們首先要查明兇手是誰。」

道徒一:「那簡單,兇手殺人留字,寫著『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』,我將這留字拿到江湖上,問江湖先覺就知道是誰所留的。」

西嶽道尊:「查知兇手之後,我們西嶽派推選一個代表,向大正公申請立無遺仇生死狀,約在鬥劍台一決生死報仇。」

道徒一:「言之有理,我去找秦假仙便知分曉。」找來秦假仙。「秦假仙,你在我們道尊之前必須說實話,不可說謊。」

秦假仙:「先講代價,實話有實話的代價,謊話有謊話的代價。」

西嶽道尊:「什麼代價?」

秦假仙:「你真沒走過巷內,我專門靠賣情報生活的。」

西嶽道尊:「代價多少?」

秦假仙:「五十兩。」

西嶽道尊:「修道人金錢不太方便,不然本山人給你七粒寶身丹好不好?」

秦假仙:「寶身丹也可以拿來。」

西嶽道尊:「來呀,葫蘆內拿七粒寶身丹給他。」

小兵:「遵命。」將寶身丹拿給秦假仙。

秦假仙:「聽我說,寫個『別人的快樂就是我的失敗』!」

西嶽道尊:「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不對,『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』,那就是轟動黑白兩道的超級殺手,叫做黑白郎君,天底下能夠對付黑白郎君只有一個人,他叫荒野金刀獨眼龍,但是如果把獨眼龍請到這裡,可能你們這些人,會死一、二個喔。」

西嶽道尊:「為什麼?」

秦假仙:「因為我怕你們西嶽派之中,有一些人在獨眼龍的金剛榜上有名,那就會遭修理,因為他常說『榜上有名便無命』,你們不要去找他,我們另外找一個叫天道一俠,但是天道一俠不可能為你們做事,算起來沒半個,我身去也。」離開。

西嶽道尊:「貧道不相信,西嶽派的徒弟無法擊敗黑白郎君我才不相信。」

道徒一:「道尊快想辦法。」

道徒二:「快想辦法啊!」

西嶽道尊:「各位冷靜,你們都帶最得意的掌門來此比武,選拔一個代表,功夫最好的那個人就是我們西嶽派的代表,向黑白郎君挑戰,立生死狀。」

道徒一:「有理,準備進行!」

 

(比武台)

西嶽派各路掌門人互展絕招,想奪取復仇的代表,雙方循環比賽,黑飛虎與綠蜈蚣對陣,不過三合,黑飛虎被綠蜈蚣殺敗而退,冲天豹上陣,冲天豹也一樣中蜈蚣刀而敗退,金眼彪出賽。

 

飇王飇王,這方面飇王也飇到西嶽華山來了。

 

(比武台)

金眼彪失敗之後輪到混江龍,綠蜈蚣越鬥越勇,雙方對陣不過二合,混江龍左眼中刀而敗。

綠蜈蚣:「哈哈…我是天下無敵!我是天下無敵啦!來來…老前輩,你們也可以下來比賽呀,來呀,晚輩打倒前輩才稀罕。」

道徒一:「孽徒,放肆。」

綠蜈蚣:「師父你下來也可以,師徒比個高下。」

道徒一:「孽徒啊,你目無尊長。道尊,快宣佈吧。」

綠蜈蚣:「西嶽道尊是西嶽派的首領,你下來跟我比試,如果你比輸了,把道尊首領的地位讓給我。」

西嶽道尊:「住口,青年人不受教誨,這次比賽要推出復仇的代表,是為了秋風、明月隱士的冤仇,你得意忘形胡言亂語,本座宣佈蜈蚣大獲全勝,可堪為復仇代表,眾道友有什麼異議嗎?」

眾人:「無異議。」

西嶽道尊:「好,綠蜈蚣,你是我們西嶽派的代表,大家希望你盡力收拾黑白郎君為秋風、明月報仇,二來為天下除害,三者是我們西嶽派的榮譽。」

綠蜈蚣:「我會盡力的,但在我報仇之前,你西嶽道長的寶座要讓我坐三天,不然你西嶽道尊必須跟我比賽,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。」

突然一道氣功射向綠蜈蚣,但眾人沒發現。

西嶽道尊:「綠蜈蚣,你的精力要留在報仇,不要用在以小犯大。」

綠蜈蚣:「不要緊,來呀來呀,你做前輩的怕出醜是不是?」

飇王上了比武台:「小子,你快要破功了還在說大話。」

綠蜈蚣:「你是哪裡來的阿草?敢在太歲面前動武。」

飇王:「飇王。」

綠蜈蚣:「看刀!啊…」

道徒一:「真可惡,你傷了我的掌門人,誤了我們報仇的機會,呀!」

西嶽道尊:「不許動手!壯士,你為何傷我們的派徒呢?」

飇王:「比我還好鬥,而且目無尊長,說話過分,該整。」

西嶽道尊:「我們西嶽派選出的這位是最優秀的青年,要殺黑白郎君報仇,如今中傷要如何?」

飇王:「哈哈…他的金剛已破了,西嶽派如果無人可報仇,我可以代替,但是為人消災該得錢財。」

西嶽道尊:「我們修道人錢財不方便。」

道徒一:「我這有,我有一串金鈴送給你,這樣你滿意嗎?」

飇王:「嗯,這樣夠禮數,我接受。」

西嶽道尊:「貧道帶你去見大正公立無遺生死狀。」

 

秦假仙向萬教報告武林消息,萬教先覺、武林高手湧到鬥劍台要看這場好戲。

 

痴情女沙玉琳為史艷文痴情,一時失察而失節,遺恨終生,她走到烈火山噴火口的時候起了厭世念頭,想投火自殺,幸得白陽生及時解救。

 

恐怖恐怖,恐怖的幽靈馬車直奔鬥劍台!

 

代替西嶽派掌門人的飇王扮成復仇者的模樣,頭縛白巾,決殺黑白郎君。

 

痴情女恨世生沙玉琳一見白陽生,宛如再見史艷文,回想以前愛真史艷文沒愛成,被假史艷文玷辱,今日不見史艷文,心內又喜又驚而不知所從。

 

魔魁藏鏡人派人打探白陽生的秘密。

 

(鬥劍台)

死神死神,死神降臨的日子,鬥劍台的正氣公主持決死之鬥,雙方已經立了無遺仇生死狀,雙雙出現在鬥劍台,飇王飇王,黑白郎君黑白郎君,他們二人一觸即分生死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