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經本人整理,嚴禁未經同意轉貼

 

霹靂城 第一集 清聖橋現奇人

 

清聖橋,清聖橋上出現了新面目,新裝扮的劉三,劉三施展神秘功夫一步一步度過清聖橋。

清聖橋這一邊,集有黑白兩道的九魔、七怪、三僧、六道和十三王在觀看劉三的行動,這些人看到劉三的功夫,十分震驚,一分懷疑。

 

同時,屍山血海人頭橋出現幽靈馬車,在馬車裡面出現一個身懷神秘絕學,形態恐怖的不鬼不怪半面人,可怕的半面人出現,武林又糟殃了!

 

劉三:「各位聽著,三僧、六道、九魔、七怪和十三王,本先覺自我介紹,我是劉三,劉三正是本先覺,我不是三年前淪落江湖的渾小子劉三,是堂堂大先覺劉三,你們不必用懷疑眼光看我,我為了找我妹婿史艷文,連進清聖橋九十九次被金光打落橋下,但是我有決心、耐心和信心,到第一百次我就順利通過清聖橋了,俗語說蒼天不負有心人,苦盡甘來。雖然這三年來我沒找到我妹婿史艷文,但我得到了武林奇珍神秘絕學,各位若想在當今武林立足,必須除暴安良、行俠仗義,同時要遵良心守道德,否則本先覺會一一將你們整頓!我身去也!」

二齒:「飛行功真棒!」

怪老子:「現在你才知道。」

二齒:「老子,那個人是劉三嗎?」

怪老子:「現在你才知道。」

二齒:「不是吧,劉三這軟腳蝦沒有功夫,他飛行功那麼厲害,不會是劉三。」

怪老子:「笨蛋,他在清聖橋上得到武林奇珍神秘絕學,你沒聽他講嗎?」

二齒:「劉三最會吹牛!」

怪老子:「事實擺在眼前,咻一聲飛出去沒看見嗎?笨蛋!」

嚴羅王:「劉三?我把他殺掉,大家就知道真假,請!」

東嶽道人:「十三王之一的地殺劍嚴羅王去了,不過半刻劉三的頭顱就落地了。」

二齒:「臭蓋,不過半刻頭就落地,有那麼厲害?」

東嶽道人:「小子,你沒聽過西涼十三王嗎?方才這個人稱地殺劍嚴羅王,為何叫地殺劍嚴羅王呢?四個月前在邊疆鬥劍台和翻天猴決鬥的時候,嚴羅王使出奇招螺旋劍割斷了翻天猴的頭顱。」

二齒:「哇…劉三會死掉…哇…老子,怎麼辦?」

怪老子:「劉三穩死了…」

劉三的飛行功體蓋世無雙,嚴羅王投出螺旋劍了,螺旋劍追逐劉三,劉三施展大鵬搖尾,螺旋劍飛回頭刺入嚴羅王的咽喉。

二齒:「嘻…嚴羅王回陰間報到了。」

怪老子:「劉三有這招大鵬搖尾的高招,真看不出來。」

二齒:「老子,劉三去找艷文,經過三年都沒消息,今天出現竟這麼厲害,劉三可能死掉了變成妖怪。」

怪老子:「去你的胡椒罐!」

二齒:「什麼胡椒罐?」

怪老子:「三國!明明是人你看成鬼。」

二齒:「他如果跟我講話,我就知道他是人還是鬼。」

怪老子:「那就跟在後面看一看便知道。」

二齒:「行!」

莫罡王:「哼!我不為師弟報仇誓不為人!」

十三王之一者:「對…天殺劍莫罡王,你得快去收拾劉三,為地殺劍報仇吧!」

莫罡王:「我去!」被轟回。

十三王之一者:「天殺劍!」

大冥王:「可惱!!我大冥王去解決劉三如探囊取物,桌下取丁!」

十三王之一者:「什麼?」

大冥王:「不是,桌上取柑,我去!」同被轟回。「啊!好厲害啊,劉三…」

十三王之一者:「劉三練成怪招殺害我們師兄弟三人,不能容赦,眾兄弟!」

眾十三王:「在!」

十三王之一者:「排成十絕戰陣解決劉三!」

眾十三王:「遵命!」

二齒:「哇,怪老子,這些人用怪物飛行跑得比我們快。」

怪老子:「功夫比我們厲害,大概要去殺劉三。」

二齒:「快啊!」

 

十三王之一:「園過來!」

劉三:「哎…十絕戰陣。」

十三王之一:「動手!」

劉三:「讓你們看看我這招狂風飄雪的厲害,啊!」眾人身亡。「哈…這個劉三不是那個劉三啦!」

怪老子:「哇,死法都不一樣呢。」

二齒:「不吭氣了。」

倒頭僧:「十王的死法都不一樣。」

斜本道:「是呀,一個一種死法,好驚人。」

倒頭僧:「各位,我叫倒頭僧。」

斜本道:「我是斜本道。」

倒頭僧:「看到十三王這種死法,真是惻隱慈悲心情,佛陀彌阿!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怪老子:「什麼負到你?」

倒頭僧:「不是,我倒頭僧講話顛倒講,阿彌陀佛我說成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善哉善哉我說成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你們都看到了吧?十三個人的死是被十三種氣功打到,都不一樣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倒頭僧:「這種神秘功夫很值得我們大家研究,大家聽清楚,魔、怪、道、僧合力研究劉三的神秘功夫就對了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(倒頭僧、斜本道離開)

怪老子:「媽的,什麼倒頭僧斜本道,道公和和尚應該合不來,怎麼他們兩個特別好?」

二齒:「哈迷奇哈迷怪,怪老子,劉三不是人,要是人,惻隱之心人人都有,他殺人那麼殘忍。」

怪老子:「對呀,真想不透,劉三的心腸絕對沒有那麼殘忍,不然會是…」

二齒:「一定是妖怪!」

怪老子:「去調查看看就知道。」

 

鬼不鬼怪不怪,亂世活屍半面人行凶殺人放火,半面人單獨進攻能華山莊,莊內壯丁執武器園殺獨行盜。

壯丁:「打!」

半面人:「哈哈…來吧來吧!」

壯丁:「他刀斧不傷…」

半面人刀斧不傷,使群眾大驚失色,半面人瘋狂大開殺了!

百姓:「英雄,我這些錢都給你,請你別再殺人了,停止殺人吧。」

半面人:「錢?啊!」將百姓殺死。「哈…這個女人真美。」

女子:「救人啊!」

半面人:「跑哪裡去!」

百姓:「拜託,她是我妻子,她肚子裡有四五個月身孕,請你念及胎兒,英雄,你念在肚子裡的孩子,拜託…」

半面人:「死來!」

女子:「丈夫…阿郎…你這個賊!不仁的妖怪!」

半面人:「什麼!」殺死女子。

 

二齒:「老子,怎麼黑煙猛竄?」

怪老子:「那邊大概有火災。」

二齒:「火燒房子?」

怪老子:「冬尾風大,小孩子玩炮放煙火引起火災,趕快去救火。」

二齒:「快救火。」

怪老子:「屍橫遍野,血流成河,好恐怖!」

二齒:「真恐怖!年輕人怎麼了?」

百姓:「我父親、我妻子肚中有四個月孩子被不鬼不怪半面人殺死…」

怪老子:「真夠殘忍。」

二齒:「說劉三可惡,這個人更可惡!殺人放火,連婦人有孕也殺掉,那豈不是三代的深仇!」

怪老子:「心裡變態!二齒,我們往這兒來錯了。」

二齒:「怎麼錯了?」

怪老子:「現在要埋死人啊。」

二齒:「那是做好事積功德,趕快把這些屍體埋了。」

怪老子:「可憐可憐…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!」

怪老子:「二齒,阿彌陀佛又來了,避一下。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這個凶手真殘忍凶惡,這種功夫比劉三更厲害。」

倒頭僧:「這種功夫又凶又強又厲害,要殺劉三就要用這個人才行,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若用這個人收拾劉三很簡單,但是如何使他收拾劉三呢?他跟劉三並無冤仇。」

倒頭僧:「這簡單,用酒、色、財、氣就能做成此事。」

斜本道:「酒、色、財、氣?」

倒頭僧:「耳朵過來。斜本道真是斜本道,這樣…」

 

阿粉:「不是我阿粉講大話,就算他是多正派男子,碰上我,我說二句話他就茫酥酥,我只要搖二下,他就神魂顛倒了。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然後你若能使他殺劉三,妳阿粉才算厲害。」

阿粉:「那簡單。」

倒頭僧:「好,妳要辦好,先三百,成功之後,貧僧再拿五百給妳。」

阿粉:「謝謝,我發財了!」

斜本道:「女人真俗。」

倒頭僧:「斜本道,她在妓女戶賺客人才一元五角而已,今天三百元她必須賺兩百個客人才有。」

斜本道:「你怎麼知道?」

倒頭僧:「我常常去。」

斜本道:「真是倒頭僧。」

倒頭僧:「不是,你聽好,我是去化緣,女孩子看我去化緣就拿錢給我,我時常跟她們談天說地,她常說身世和生活給我聽,我才知道她賺一個客人是一塊半而已。」

斜本道:「真俗真俗。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。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。」

 

大旗寫著「欲除半面人」插在城外,阿粉濃妝艷抹,柔美的歌聲、嬌嬈舞姿,欲逼使半面人現身。

(歌曲:蝴蝶港,唱:尤雅)看見著心愛船入港,心情是感覺真輕鬆,可惜只有兩三天,又擱趕緊要出帆,春去夏來秋又冬,船開人去港又空,蝴蝶只是看花紅,不知花蕊為他等,一生等君他回航。

半面人:「哈哈…我所愛的女人就像妳這樣,哈…妳為什麼插這支大旗要殺我?」

阿粉:「這有很深的原因。」

半面人:「什麼原因說來!」

阿粉:「好,你就聽我說…」

半面人:「快說!」

阿粉:「我父母很早就死了,我是一個孤單無依的孤女,淪落紅塵三級跳。」

半面人:「什麼叫紅塵三級跳?聽不懂。」

阿粉:「十五歲當妓女,十七歲做舞女,十八歲做歌女,叫紅塵三級跳。」

半面人:「升級就對了。」

阿粉:「是啊。」

半面人:「好事呀。」

阿粉:「不止是這樣,去年三月春天時…」

半面人:「快一點,別拖泥帶水!」

阿粉:「碰到一個採花淫賊姓劉名三翹鬍子,帶了十幾個兄弟把我帶到沙港把我輪…沒拿半毛錢…而且把我丟在那黑漆漆的地方,我差點自殺…土地公指點我去找半面人才能替我報仇,半面人找不到,我才插了旗子說要除半面人,他要是看到就會出來,誰知道我計劃成功了,你好勇敢,功夫又好,我愛你愛你去死…」

半面人:「聽起來心酸酸。」

阿粉:「無論如何,你要跟我結婚,你一定要殺劉三,你又勇敢又氣魄堂堂男子漢。」

半面人:「不止勇敢,而且功夫好又好殺又殘忍又殘酷。」

阿粉:「我知道。」

半面人:「妳紅塵三級跳?」

阿粉:「是的。」

半面人:「讓妳跳上第四級。」

阿粉:「謝謝,我會使你茫酥酥。」

半面人:「讓妳跳到樹上。」

(半面人將阿粉吊死樹上後離開)

倒頭僧:「啊!佛陀彌阿!」

斜本道:「哉善哉善,世上沒有比半面人更殘忍的。」

倒頭僧:「佛陀彌阿,把阿粉帶去睡了,又把錢拿走,人吊死在樹上,殘忍殘忍…」

斜本道:「不過半面人已答應殺死劉三。」

倒頭僧:「這還差不多。」

 

金光萬道,瑞氣千條,萬惡罪魁藏鏡人又出現了!

藏鏡人:「聽著,黑道中一級殺手-不鬼不怪亂世活屍半面人,和清聖橋上的神秘大先覺劉三約在毒沙灘決鬥,你們必須去大開眼界!」

眾人:「去看去看,走。」

 

狂風不停、風沙瀰漫的毒沙灘。異人、怪人雙雙出現,他們兩人接近激鬥邊緣。

半面人:「喂!你是中原來的那個真正的劉三嗎?」

劉三:「本先覺正是劉三,劉三正是本先覺。」

半面人:「看招!」

劉三:「方便方便,但是掌下不殺無名人。」

半面人:「不鬼不怪亂世活屍半面人。」

劉三:「哈哈哈…」與半面人打鬥片刻。「你的烏鴉展翅不及我的孔雀開屏。」

高手拼手高,各展中度氣功,互相探測實力。兩人交手經過數回合,半面人跳入石岩中,劉三隨後逼近。

在這方面,黑白兩道的異人高手趕到毒沙灘,觀看他們兩人的生死之決。

壯士:「已經跳入岩中。」

壯士:「不知搞什麼,看來!」

半面人:「你不是真正的劉三。」

劉三:「大丈夫坐不更名行不改姓,本先覺真正的劉三。」

半面人:「我不相信!」

劉三:「所以你才不下真功夫跟我拼?」

半面人:「不錯!」

劉三:「我要怎樣才能使你相信我是真正的劉三?」

半面人:「劉三和史艷文有一段故事,說說看對不對!」

劉三:「好,為了要你使出真功夫跟我拼個生死,我就將故事說給你聽吧。」

 

(故事情節)

雲州大儒俠之稱的史艷文帶著他的書僮庸兒,欲往杭州西湖參拜岳飛帝君,他們經過桃花山和范應龍、李彪結拜為生死兄弟之後,又啟程到了杭州城。

劉三:「一個大頭哥,一個大頭哥,做人最骯髒,身上有兩張票,想要起風騷,要聽流行曲,要交酒干嫂,女人不給交,想到無奈何,哈哈哈…回去做生意,半做半遊玩,有時賣水果,有時賣餅糕,頭帶破斗笠,腳踏草鞋簸,身上揹大卡,手裡拿竹高,有時釣鯉魚,有時釣苦草,有時釣土虱,有時釣蝦蟆,哈哈哈…冬天穿耐絨,夏天披褲袋,耳後癬生厚,鼻孔爛軟哥,走到街仔頭,檳榔給人撈,檳榔吃下去,下巴流紅哥,哈哈哈…」

夥計:「老板唸得真好。」

劉三:「夥計,今天的題目是『內山做大水』給你們猜人名,猜到的賞金二兩銀。」

夥計:「猜不到…」

劉三:「你們真差勁,對中國文字遊戲都沒興趣,要多加研究學習,聽到沒有?」

夥計:「老板,我們是做生意的。」

劉三:「對啊,做生意…」

夥計:「猜什麼?」

劉三:「內山做大水,猜劉三(流杉)。」

夥計:「流杉?」

劉三:「杉木都流出來了。

夥計:「少閒話,做生意吧。」

劉三:「唉,旅社的錢不好賺,房間天天都客滿,暗頭人客哈哈潮,天亮賺一桶尿。」

夥計:「賺一桶尿?」

劉三:「都記帳的嘛,所以哈哈潮天亮賺一桶尿。對了,是觀光年了!」

夥計:「關公出世。」

劉三:「什麼關公出世,觀光是觀光客來遊覽叫觀光年,岳飛帝君的祭典快到了,我們旅社的生意慢慢好起來了,夥計們!衛生第一,服務第一,價錢要公道,房間的跳蚤抓一抓。」

夥計:「跳蚤?你這麼說沒人敢來住。」

劉三:「快去抓一抓!」

夥計:「我知道…」

劉三:「老板本身坐櫃台,等待客兄來。」

夥計:「客兄?」

劉三:「不是,客倌來。」

 

庸兒:「啟稟主人,這間客店看起來不小。」

史艷文:「是,進去吧。」

庸兒:「頭家!喂!頭家!」

劉三:「什麼?還雞頭呢頭家。」

庸兒:「老板。」

劉三:「棺材抬落板。」

庸兒:「老板。」

劉三:「說話發音要準,幹什麼?」

庸兒:「我們要住店還要吃飯。」

劉三:「失禮,小孩子的錢我不賺。」

庸兒:「為什麼?」

劉三:「身上總是帶個五毛錢,三毛飯兩毛菜湯,晚上還尿滿床。」庸兒上前揍劉三。「小哥叔公…小祖宗…我不敢…!」

史艷文:「庸兒,不可孟浪!」

庸兒:「真可惡!這個人非修理不可!」

史艷文:「放手。」

庸兒:「是。」

劉三:「哇…身手好似猴,我被他一抓差點嚇出尿來…」

史艷文:「老板你講話太孟浪,做生意童叟無欺才對呀。」

劉三:「對…我開玩笑的,因為他太可愛了,失言失言…客官請坐請坐,對不起,小哥請坐。」

庸兒:「賺不賺?!」

劉三:「賺賺…你真可愛,客官,高姓尊名、仙鄉何處?」

史艷文:「我住在雲南雲州,在下姓史名艷文。」

庸兒:「我是庸兒,我主倌的書僮。」

劉三:「替他背書包的。姓史的我們這個地方很少,史艷文,人帥、風度翩翩、文質彬彬,名副其實,你來這裡找朋友還是做生意?」

史艷文:「來參拜岳飛帝君。」

劉三:「對對…中國人都參拜萬古精忠的岳飛,岳飛啊…」

庸兒:「知道啦!故事別講了,肚子餓要吃飯了。」

劉三:「吃什麼飯?」

庸兒:「便菜飯就好。」

劉三:「別省別省,我點個上桌名菜給你們吃吃看。」

史艷文:「店主別浪費,賢人說『儉而養廉,廉而養德』。」

劉三:「別太儉,做人只求高興,我能做什麼?」

庸兒:「節儉就會致富,怎麼會使人窮?」

劉三:「我的意思是做人在爭口氣,錢是人賺的,我請客!廚師仔細聽,我要點菜了,紅蟳鹿肉、水雞蝦炒,要有夯、有要崤,菰菜崤,蓬蓬派派滿桌菜崤,給我辦下去!邵興酒半打!我要請雲州史艷文,是上賓,聽到了沒有?快辦啊…」

廚師:「好。」

史艷文:「店東…」

劉三:「不要緊,我請客。」

史艷文:「這…」

劉三:「不要緊,你們進房間去,我會把酒菜送進房間讓你們好好享受,請進請進…」

史艷文:「多謝。」

夥計:「老板,那一桌辦起來可不是小事,要好幾千。」

劉三:「錢沒問題,你可知道?」

夥計:「什麼?」

劉三:「上賓呢。」

夥計:「你認識他?」

劉三:「我不認識,自我長眼睛沒看過後腦勺。」

夥計:「後腦勺要照鏡子才看得到。」

劉三:「不是,自我有眼睛沒見過人長得那麼英俊,不止英俊還有人緣,熊腰虎背、豹頭燕頷,這個人一定文武全才,所以我請他,旅社也不向他收錢,接下去他去拜岳飛帝君,我還要僱船給他坐,多做人情跟他套交情。」

夥計:「交那麼深幹什麼?」

劉三:「交情深的時候,我妹妹就給他修理。」

夥計:「啊?」

劉三:「我妹妹就嫁給他,他絕對會受理才對。」

夥計:「老板你真會做生意,做到你妹妹不用錢,叫人修理?」

劉三:「去你的!沒你的事,進去!」

夥計:「我知道。」

妙化:「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,施主化緣化緣,善心施主。」

劉三:「要化緣?好,這兒五兩…」

妙化:「什麼?佛祖會生氣。」

劉三:「佛祖為什麼生氣?」

妙化:「五兩能做什麼?化緣有個規定,一定要兩百兩以上。」

劉三:「啊?我一個月也沒賺二百兩,一次化二百兩?」

妙化:「沒善心!我是替皇帝吃齋的替度僧妙化,今天來向你化緣是你榮幸,指定二百兩到五百兩之間,快拿出來!」

劉三:「五…五百兩?二百兩?好…我去湊。」

史艷文:「且慢,聖僧,你是何寺的禪師?」

妙化:「有所不知,西湖邊招慶寺的出家人-替度僧妙化。」

史艷文:「你化緣規定二百兩以上嗎?」

妙化:「然也!」

史艷文:「為什麼呢?」

妙化:「這是我們的規定,錢出越多,佛祖保佑越多;錢出越少,佛祖保佑越少。如果你把財產全部捐出來,佛祖馬上把你度到西方極樂世界。」劉三偷笑。「笑什麼?」

劉三:「沒有…」

史艷文:「聖僧,既然這樣,在下來問你幾個問題,如果你答得好,休說二百兩,二千兩我也會捐出。」

妙化:「很好。」

史艷文:「四月初八日洗佛會是何意義?」

妙化:「四月初八日的洗佛會,這…意義當然是洗佛,佛要洗乾淨。」

劉三:「還馬殺雞呢把佛洗乾淨。」

妙化:「你說什麼?!」

史艷文:「聖僧,第一條你就答不出來了,洗佛的意義就是紀念如來佛祖出家之日,佛祖是哪種人呢?」

妙化:「佛祖是西方的人。」

史艷文:「西方在哪裡?」

妙化:「西方…」

史艷文:「西方幾千里,問佛佛不知,心就是西方,西方就是人的心。問你佛祖哪裡人你都不知道,那拜什麼佛,唸什麼經呢?佛祖是印度人靜飯國王之子,他是個王子,名叫如來釋迦牟尼,他天生悲憫,見世人有無法避免的危險,生老病死,所以想救度眾生脫離這些災劫,但是想了好幾年,想不出什麼辦法才能解救眾生,決心拋掉榮華富貴,出家求道,那一天是四月初八,王子騎白馬出皇城去救道的日子。」

妙化:「對對對…這就是紀念佛祖如來釋迦牟尼佛,是是…」

史艷文:「方才我看你的行為很不禮貌,出家人大慈大悲,應該彬彬有禮,為什麼用飛行術一下子跳入店內驚動店主?而且強索二百兩,這樣實在太過份!久聞讀書登八闕,未聞拜佛往西天,我雖無三尺龍眾劍可誅邪僧滅惡道,我以聖賢同志守正惡邪,我看你愧為佛祖門人,快出去!出去!」

妙化:「你什麼名字?」

史艷文:「在下姓史名艷文。」

妙化:「史艷文,你給我打點!」離開。

劉三:「啊…真痛快,你把他趕出去,我少花二百兩,但是他惱羞成怒以後不知會有什麼招,你要注意,他是替皇帝吃齋消災解厄的替度僧,他的勢力很大。」

史艷文:「店東你不必怕惡勢力,大丈夫奇男子,自己做自己當,一切我負責就可以。」

劉三:「你真勇敢,你進去吃飯洗個澡,明天我雇條大船讓你去拜岳飛帝君。」

史艷文:「多謝店東的雅意。」

 

庸兒:「主人,西湖真美呀!」

史艷文:「是呀,西湖有八景。」

庸兒:「主人,那你吟詩給我聽。」

史艷文:「好啊,畢竟西湖六月中,風光不與四時同,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。」

庸兒:「哇!讚就是讚!那什麼?」

(水怪將船打翻)

妙化:「史小子你不該死在我掌下,你沉入西湖一樣是死,今晚帶著我的迷魂香去抓杭州美人劉萱姑。」

倒頭僧:「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,我是靈鷲山三寶寺的倒頭僧,佛陀彌阿,庸兒跟我師徒有緣,佛陀彌阿,喃嘸喃嘸…」救起庸兒。「回靈鷲山再傳授他的功夫,以後可以幫助他的主人,佛陀彌阿。」離開。

劉三:「啊…史英雄,你無緣無故怎會翻船?現在黑漆漆怎麼找人?你會不會游泳?死定了,哇…史英雄…我才想把我妹妹萱姑配你為妻,你跟我妹妹無緣,我妹妹分明韭菜命,你翻落西湖一命嗚呼哀哉,史英雄…」

鐵乞:「朋友!別怕,西湖水一直漲起來,你不怕嗎?」

劉三:「怕什麼?古人說『與賢人同死,不與愚人同生』。」

鐵乞:「什麼意思?」

劉三:「要和賢人一起死,勝過跟愚人在世間渾渾噩噩過日子。」

鐵乞:「你的意思說我是愚人?」

劉三:「不是,我是說跟賢人同死可以名留青史,和愚人活在世間太沒意思。」

鐵乞:「你現在說的我都聽不懂。」

劉三:「聽不懂,有個雲南雲州的英雄史艷文,坐船翻了…」

鐵乞:「什麼?我從塞北專程來找史艷文,他在西湖裡面?」

劉三:「是。」

鐵乞:「好,我下去找!」

劉三:「這個大鬍子聽到史艷文三字,衣服也沒脫就跳下去,我看一定找得到,真會游,像蛟龍似的,天公地公你要保佑史艷文沒死,回來跟我妹妹結婚。」

鐵乞抱了個人上來:「這個是嗎?」

劉三:「你眼睛木頭刻的。」

鐵乞:「怎麼?」

劉三:「史艷文是年輕人多英俊,怎麼救個老頭子?」

鐵乞:「你這麼說怎對?老的要救,少的也要救。」

劉三:「說的有理。」

鐵乞:「還沒死,趕快拍一拍,用薑汁灌他,可能會活。」

劉三:「好好…」

鐵乞:「我再下去找。」

劉三:「等一下,你叫什麼大名?」

鐵乞:「我叫南洋羅漢鐵乞。」

劉三:「南洋羅漢鐵乞?」

鐵乞:「是的,我再下去找史艷文。」再度跳湖。

劉三:「我把你背回去醫治,老頭你真福氣,我把你帶回劉家店。」

史艷文在湖中和獨角赤蛟決鬥,經過三刻,未分勝負。

 

(回到現實)

劉三:「危險,史艷文真危險,萬分的危險。」

半面人:「你的故事沒頭沒尾!」

劉三:「住手!好吧,還要聽下去嗎?」

半面人:「接下去!」

劉三:「好,史艷文練有一招非常厲害的純陽掌,他和獨角赤蛟戰了半個時辰之後,扳住龍角,他知道獨角赤蛟死角在哪裡,他發出純陽掌了!」

 

(故事情節)

史艷文發現了獨角赤蛟的死角,對準咽喉以純陽掌制服,獨角赤蛟中了純陽掌之後,已經死在西湖裡,被水漂流。

 

(回到現實)

劉三:「就這樣。」

半面人:「這麼而已?」

劉三:「這樣而已對啊。」

半面人:「好,告辭,不拼了。」

劉三:「站住,為什麼你不跟我拼了?」

半面人:「因為你不是劉三,不夠資格被我殺死。」

劉三:「你如果相信我是真的劉三,你才肯用真功夫跟我拼生死?」

半面人:「然也!」

劉三:「我要怎麼樣你才肯相信我是真的劉三?」

半面人:「史艷文的故事不止這樣。」

劉三:「好,我再接下去說給你聽。」

 

(故事情節)

劉三:「萱姑、萱姑。」

劉萱姑:「兄長…艷文和庸兒實在太可憐了。」

劉三:「別擔心,還有一線生機。」

劉萱姑:「一線生機?」

劉三:「有個叫南洋羅漢鐵乞非常義氣,聽到史艷文沉落西湖,他連衣服都沒脫就跳下去,結果救個老頭回來,現在他再下去,我看會找到的。」

劉萱姑:「希望能找到艷文和庸兒,托天保佑…」

劉三:「是的,夜深了,妳也該睡了,別擔心。」

劉萱姑:「兄長,你也該休息了。」

劉三:「休息?我現在像鍋中螞蟻,怎麼睡得著?妳睡吧妳睡吧。」離開。

劉萱姑:「艷文…」

(有人偷放迷煙,劉萱姑昏去)

妙化:「美人,哈哈…捉回招慶寺開齋開齋。」將劉萱姑帶走。

劉三老婆:「小姑,我的小姑呀,我小姑怎麼不在房裡?怎麼鞋子一隻這裡一隻那裡?老頭!快出來啊!」

劉三:「三八,更深夜靜,大呼小叫幹什麼?」

劉三老婆:「我的小姑啦…」

劉三:「怎麼?」

劉三老婆:「不在房裡了。」

劉三:「大概上廁所了。」

劉三老婆:「找不到啦。」

劉三:「什麼?萱姑失蹤了?」

劉三老婆:「是啊…」

劉三:「這下完了,她大概聽到艷文沉落西湖,一時想不開跑去自殺了,夥計們!快分路找姑娘!快啊!三八,快找!」

劉三老婆:「我知道。」

 

在西湖內找不到史艷文,大失所望的南洋羅漢鐵乞,人疲馬乏坐在樹下養精蓄銳。

鐵乞:「黑影跑過,非小偷即強盜,追!」

史艷文打死獨角蛟龍之後,順著湖邊尋找書僮庸兒,他看見兩道黑影掠過,隨後追趕了。

鐵乞:「用飛行術跳入寺內,嗯…和尚會捉女人嗎?越想越不對勁,我也用飛行術跳進去查個仔細。」跳進去。

史艷文:「很疑問。」也跳進去。

 

妙化:「哈哈…別怕別怕,美人,妳是杭州第一美人劉萱姑?」

劉萱姑:「是的,聖僧你為何將我擒拿?」

妙化:「就因為妳長得太漂亮的關係,貧僧在此出家為替度僧,尚未結親,妳如答應我的親事,我馬上度妳到西方極樂世界。」

劉萱姑:「妖僧!大膽!敢假借佛祖名義在此為非作歹,你會遭受天譴。」

妙化:「天譴?哈,講天講地都沒用,妳若是聰明女子,把親事答應我,享不盡的榮華,假使你不答應的話,鋼刀白晃晃切切做兩塊!」

劉萱姑:「守節重如泰山,失節輕如鴻毛,要殺你殺吧。」

妙化:「真的要死?」

鐵乞:「野和尚吃齋吃到肚臍為界,把你活埋!」把妙化打到寺外。

妙化:「你憑什麼管我的行為?」

鐵乞:「你老爺憑這雙拳頭要把你打扁!」

妙化:「小沙彌,殺啊!」「全是酒囊飯袋,讓開!看我的迷魂沙!」鐵乞昏迷。「野漢已中我的迷魂沙,把他拖到樹林裡剁成肉醬。」

史艷文:「慢著!」

妙化:「啊,史小子!」

史艷文:「看純陽掌!」

沙彌:「快走!阿彌陀佛!好厲害…」眾沙彌和妙化僧離開。

史艷文:「這位英雄好漢昏倒在地,中了江湖迷魂沙,趕快取解藥解救。」餵了解藥。「豪傑醒來。」

鐵乞:「頭昏昏的…看拳!」

史艷文:「且慢,是我救你的。」

鐵乞:「你不是和野和尚同黨嗎?」

史艷文:「主持中傷走了,有個姑娘險遭污辱。」

鐵乞:「是啊,我也看到了,喂!小姐!姑娘!我們兩個是好人,別怕別怕!」劉萱姑走來。「那些野和尚都被這個年輕人打跑了。」

劉萱姑:「多謝兩位英雄相救。」

鐵乞:「姑娘,你住在那裡?」

劉萱姑:「坑州城劉家店。」

史艷文:「劉家店?那麼劉家店的店東是你的什麼人?」

劉萱姑:「是我的兄長,你是?」

史艷文:「在下史艷文。」

劉萱姑:「史君子。」

鐵乞:「哇!你是史艷文?」

史艷文:「然也。」

鐵乞:「我下西湖找你二三次沒找到。」

史艷文:「這位英雄為我辛勞了。」

鐵乞:「我住在塞北,叫南洋羅漢鐵乞,我在塞北時常聽到黑白兩道的人提起你,說你文武雙全,做人仁慈又慷慨,所以我慕名而來,想和你做朋友,今天總算達成我的願望了,哈哈…」

史艷文:「今天史某也非常榮幸,鐵大哥我們有緣。」

鐵乞:「有緣有緣!」

劉萱姑:「是的,大家有緣,請兩位恩公回劉家店會我家兄。」

史艷文:「姑娘帶路。」

劉萱姑:「隨我來。」

 

(回到現實)

劉三:「史艷文和鐵乞保護我妹妹劉萱姑安全回到劉家店已將近天亮,他哥哥擔心得整晚沒睡。」

半面人:「嗯,看招!」劉三跳到樹上。「劉三你哪來的這招猴子摘仙桃功夫?從哪裡來的?」

劉三:「功夫的根基不可洩露,總之我一定使你相信我是真正的劉三,你想再聽下去嗎?」

半面人:「講啊!你如能使我相信你是真正的劉三,我就用真功夫跟你廝殺!」

劉三:「好好…」

 

(故事情節)

劉三:「艷文,你長得那麼英俊,並無夭壽的面相,怎麼會掉進西湖嗚呼哀哉?…萱姑妳這個傻丫頭,無緣歸無緣,也不該走上不歸路…找不到萱姑,我看準是去跳河了…萱姑…艷文…」

劉萱姑:「兄長。」

劉三:「萱姑!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哥。」

劉三:「哇…可憐啊…」

鐵乞:「喂!」

劉萱姑:「兄長。」

劉三:「啊!萱姑,妳死要瞑目,不是我害妳的…別跟我糾纏…」

劉萱姑:「兄長,我沒死。」

劉三:「妳沒死?」

劉萱姑:「是啊。」

劉三:「艷文!」

史艷文:「老板。」

劉三:「別叫我老板,叫我劉三哥即可,你也沒死?」

史艷文:「是的,詳情聽說…」

劉三:「那為什麼你又能跟我妹妹見面?」

劉萱姑:「兄長,我被妖僧捉去,詳情聽說…」

劉三:「我都了解了,真萬幸真萬幸,這位英雄叫鐵乞南洋羅漢,非常有義氣。」

史艷文:「我知道。」

劉三:「真好,廚師!艷文回來了,我妹妹也回來了,英雄鐵乞也回來了,準備早餐,鴨蛋、豬腳、麵線都準備好,給他們三人壓驚洗塵。」

鐵乞:「給你罵到死。」

劉三:「我哪有把你罵到死?」

鐵乞:「不,那是我們南洋話,多謝,給你罵到死。」

劉三:「喔,萱姑,妳去洗個臉,然後陪艷文和客倌吃飯。」

劉萱姑:「我知道,二位,我先告辭一下。」

鐵乞:「肚子真餓,整個晚上都在找艷文,在西湖上忙壞了,碰到那個和尚捉走你妹妹欲加污辱,全天下看來就是你妹妹最盡節盡義,那野和尚刀舉起來恐嚇她,她一點也不怕,她說守節重如泰山,失節輕如鴻毛,真是典型的中國美人,叫人感動。」

劉三:「這表示品質優良,我的家教不錯。廚師!準備好了沒有?早餐做那麼久?」

鐵乞:「要吃早餐了,整晚沒吃肚子餓壞了,老板,早餐要準備辟葛和辣巴。」

劉三:「啊?拜託,艷文在這裡,講話文雅一點。」

鐵乞:「那是我喜歡吃的東西。」

劉三:「什麼?」

鐵乞:「抱歉抱歉,那是我們南洋話馬來語。」

劉三:「馬來語。」

鐵乞:「是,『辟葛』是醬油,『辣巴』是辣椒,我愛吃辣椒和醬油。」

劉三:「原來這樣,夥計們!醬油和辣椒也準備好,英雄喜歡吃『辟葛』和『辣巴』。」

鐵乞:「老板,我想去那裡一下。」

劉三:「去哪裡?」

鐵乞:「去給人攬。」

劉三:「亂來,到哪裡給人抱?我們中國是禮樂之邦,必須有禮貌,不能亂抱。」

鐵乞:「不是啦,我倒忘了,我要去廁所,廁所叫給人攬。」

劉三:「喔,從這兒去。」

鐵乞:「好,我去給人攬一下。」

劉三:「艷文,進來用個便餐。」

史艷文:「多謝劉三哥。」

劉三:「進來用早餐。」

 

鐵乞:「多謝劉三兄你這頓艷盛的早餐。」

劉三:「隨便而已。」

鐵乞:「艷文,我真福氣,能夠跟你這位賢人結拜做生死兄弟,我感到非常榮幸。」

史艷文:「鐵大哥,你從事什麼職業?」

鐵乞:「不好意思,食無求飽居無求安,天涯浪跡,跑遍大江南北,一直在流浪,說起來真慚愧。」

史艷文:「大哥,你拿我的介紹信前往桃花莊,和我二位義兄范應龍、李彪住在一起。」

鐵乞:「賢弟,我去那裡幹什麼?」

史艷文:「因為他們在那裡經營山產造林種樹。」

鐵乞:「造林種樹我也是內行。」

史艷文:「是,我到京城去應考,如果僥倖成功得中,兄弟就能旦暮相聚。」

鐵乞:「那就提拔我,你做官我可以做肫。」

劉三:「什麼做肫?」

鐵乞:「我做小官,老弟做大官。」

史艷文:「大哥,這封介紹信帶去吧。往東北而行,到桃花莊就是。」

鐵乞:「我告別了,劉三兄。」

劉三:「好,給你罵到死,有空來給人攬一下。」

鐵乞:「不會常跑廁所的,亂來,告辭。」離開。

劉三:「南洋羅漢這個羘子真可愛,史英雄…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哥,叫我史英雄我真愧不敢當。」

劉三:「那麼叫艷文比較親切,艷文,你的事情都辦完了沒有?」

史艷文:「書僮庸兒生死未卜,凶多吉少…」

劉三:「別擔心太多,像我妹妹失蹤,我好擔心,我也擔心你掉落西湖會死,結果你們都活得好好的,吉人天相,我想庸兒一定會有能人解救他。」

史艷文:「但願如此…」

劉三:「我有件大事想請你幫忙,怎麼樣?」

史艷文:「只要我做得到,在所不辭。」

劉三:「你一定做得到!」

史艷文:「請道詳情。」

劉三:「就是我妹妹。」

史艷文:「令妹怎麼樣?」

劉三:「我妹妹你看美不美?」

史艷文:「美若天仙,品德兼優。」

劉三:「嘻…好好,可說是杭州第一才女,才貌雙全可不是自己誇獎,還有我的家教你也知道,野和尚拿刀逼她,她說失節輕如鴻毛,守節重如泰山,寧死不受辱。」

史艷文:「令人讚佩。」

劉三:「對啊,我妹妹嫁給你。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兄你說笑。」

劉三:「誰說笑,我妹妹嫁給你,不用聘金白送給你就對了。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兄說笑太過份了。」

劉三:「怎麼過份了?我講明白一點,嫁你不收聘金,一千兩百五,傢俱一應俱全,順便送冷氣。」

劉三老婆:「你這空氣短命,不送奶器以後生孩子怎麼吃奶?」

劉三:「三八,也不聽清楚。」

劉三老婆:「聽得很清楚,奶是我們的隨身寶,臍下是子孫道。」

劉三:「老三八,你說這些不笑死人才怪。」

劉三老婆:「不識的人笑路無,識的人笑無路,送奶器當然大家都送奶器,你知不知道?」

劉三:「真拿妳沒辦法。抱歉,艷文,你別見笑,我說的冷氣是冰箱冷氣石頭火鍋的冷氣。」

劉三老婆:「你說那新名詞,我摸不著頭緒。」

劉三:「進去!沒妳的事,進去!」劉三老婆入內。「艷文你想如何?我說的那麼清楚了。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兄,婚姻之事我謝絕。」

劉三:「這樣吧,再講清楚一點,妹妹嫁給你不用聘金,我這間客棧登記給你,還有一天二十塊給你零用。」

史艷文:「謝絕。」

劉三:「這樣你還不肯?你真不夠意思,謝絕我的誠意便是不禮貌。」

史艷文:「我母親的教誨,大丈夫只恐功名不成,豈無妻子。」

劉三:「意思我知道了,你是說你還未赴考中狀元,還未做官,所以不想娶妻。」

史艷文:「然也。」

劉三:「簡單之事,大丈夫先立業再成家是很正常的事,不過我妹妹先跟你訂婚而已,等你功成名就之後再回來跟她結婚,好不好?」

史艷文:「我謝絕。」

劉三:「這樣你也不肯?氣了惱了…我可是敢約!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兄?」

劉三:「我可是敢喲!」

史艷文:「你…你要幹什麼?」

劉三:「我跪你…」

史艷文:「啊,劉三兄請起。」

劉三:「不,我要跪,看你肯不肯。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兄請起來,婚姻是天公撮合,非人力所強。」

劉三:「我偏要『強』看你肯不肯,你不答應,我跪三天跪五天不吃不睡,跪在這裡餓死乾死也不要緊,我甘願…肯不肯?艷文…」

劉三老婆:「你這個空氣,人家不肯你偏勉強人家,我小姑那麼漂亮又才高八斗,還怕嫁不出去?三人相爭四人無份。」

劉三:「多嘴!誰不知死人無份,給我跪下,幫忙跪幫忙求。」

劉三老婆:「我知道…」

劉三:「艷文你看,我三八也跪了,我倆夫妻這麼誠心,你想一想…」

劉三老婆:「你替我想一想,我跪久了膝蓋會生疔…」

劉三:「每次都說那些,艷文…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哥、劉三嫂請起。」

劉三老婆:「謝謝。」

劉三:「謝什麼?跪下!我沒叫妳起來妳不能起來,妳起來我就跟妳離婚。肯不肯?你不答應,我們兩個就跪在這裡,不吃不睡跪到死…」

劉三老婆:「我們兩個跪在這裡雙雙殉情…」

史艷文:「這…好吧,我答應。」

劉三老婆:「多謝!」

劉三:「多謝,三八妳的功勞不小。」

劉三老婆:「老娘會被你氣死。」捏劉三屁股。

劉三:「哇…等一下妳就知道…」

史艷文:「劉三兄,算起來你是我舅兄。」

劉三:「你這麼叫我聽不懂。」

史艷文:「舅兄。」

劉三:「叫大舅吧,大舅才夠大。」

史艷文:「大舅。」

劉三:「對,妹婿。」

史艷文:「大舅。」

劉三:「真讚,萱姑!快出來!萱姑!」

劉萱姑:「兄長有何教示?」

劉三:「你的終身大事已經和艷文決定了,夫妻相稱一下。」

劉萱姑:「感謝兄長的成全,前面艷文相公。」

劉三:「不對,姓史不姓江。」

劉萱姑:「相公是丈夫的稱呼。」

劉三:「相公和丈夫是一樣的?」

劉萱姑:「是。」

劉三:「對不起,你們講京語我不太懂。」

史艷文:「萱姑娘子。」

劉三:「不對喔,羊子不好聽。」

史艷文:「不是,娘子。」

劉三:「文雅文雅,好聽。」

史艷文:「那我準備告辭了。」

劉萱姑:「為什麼呢?」

劉三:「萱姑,我不說妳不知道,艷文答應親事之前他聲明在先,他說等功成名就之後才回來與妳洞房花燭。」

劉萱姑:「隨他的意思。」

劉三:「我妹妹很明理,這沒問題,妳丈夫要離開了,妳進去準備行李,東西要收拾充足一點。」

劉萱姑:「我知道。」

劉三:「準備充足一點。」

杭州城外五里亭,劉萱姑送別史艷文,他們兩人難分難捨的情景使劉三不禁淚下。

 

(回到現實)

劉三:「自我妹妹跟艷文離開之後,我妹妹萱姑一年等過一年,信斷音稀,就像風箏斷了線,我又要掉眼淚了…」

半面人:「哈…猴子也會跌下樹。」

劉三:「故事講得出神入化所以摔下來,這樣你相信了嗎?你相信我是真正的劉三嗎?」

半面人:「我相信,你是我無緣的大舅子。」

劉三:「哎…你很可惡,我講故事給你聽,你竟當我是大舅子。」

半面人:「劉三你有所不知,我是八年前西湖邊招慶寺做主持的那個替度僧妙化,為了捉你妹妹萱姑,才被史艷文的純陽掌打爛一邊臉,如今變成不鬼不怪亂世活屍半面人。」

劉三:「真是冤家路窄。」

半面人:「對,你們這一家子都要死在我手裡我才甘心!」

劉三:「你有辦法嗎?」

半面人:「我要展現真功夫了!」

劉三:「我要殺人了!」

半面人使出連環三絕招,三絕招無法打中劉三的罩門,此時劉三使出「掌心雷射箭」!

半面人:「啊!饒命…」

劉三:「你也會在我面前求饒?」

半面人:「劉三…」

劉三:「你功罩已破,起來啊。」

半面人:「劉三你有膽量饒我活命。」

劉三:「你意思是我不敢留你活在世間?嗯,我看到你的臉一邊有肉一邊見骨,就想到武林黑道中那個罪惡萬貫的名殺手黑白郎君。」

半面人:「對!就是黑白郎君叫我來的!」

劉三:「黑白郎君叫你來幹什麼?」

半面人:「你妹婿史艷文就是被黑白郎君殺死的。」

劉三:「真的才能講。」

半面人:「黑白郎君當時說過一句話,『哈…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』。」

劉三:「真的假的?你想騙傻瓜,我問你,你和黑白郎君什麼關係?」

半面人:「沒關係。」

劉三:「沒關係?剛才你說黑白郎君叫你來的,為什麼你知道我妹婿被黑白郎君殺死?亂講!亂蓋!黑白郎君跟你什麼關係快說!」

半面人:「……」

劉三:「不說?黑白郎君是你師父還是師兄弟,或是教主或是你的部下?說!」

半面人:「呃…」

劉三:「不說?啊!」

半面人:「啊…我絕對不說…」

劉三:「你吐血了,不說?真的不說?」

半面人:「幸好眼睛是突這一隻不是突那一隻…」

劉三:「你還不肯說,你真皮,把藥擦一擦,我的藥擦上去,會痛要忍,會死要認。」

半面人:「我說我說…」

劉三:「我不準你說。」

半面人:「黑白郎君是我首領。」

劉三:「叫你別說你偏偏要說,叫你說你偏偏不肯說,你明明發白,隨便講一講就想叫我相信,我劉三是先覺,現在的劉三不是以前的劉三,不是傻瓜!」

半面人:「講也打不講你也打,你真狠並殘忍。」

劉三:「兼惡霸!」

半面人:「你…你真的夠霸…」

劉三:「怎麼樣?你想拜我為師父對不對?」

半面人:「劉三你真高明,你的兩眼看穿我的心腸。」

劉三:「對,你想拜我為師我知道。」

半面人:「對,我想拜你為師,因為我殘忍惡霸狠逆,但不及你劉三,所以我拜你為師,目的就是想學你的殘忍兼惡霸,接下去…」

劉三:「接下去藥丸吞下去,不然你會死掉,來,藥丸吞下去。」

半面人:「多謝,你會不會毒我?」

劉三:「我毒死你這個雜碎幹什麼?我是先覺。」

半面人:「你是先覺?」

劉三:「是。」

半面人:「老師,受弟子四拜。」

劉三:「還要宣誓,拜師可不能拜假的,要立誓。」

半面人:「弟子無論如何都服從師父的命令,如果有半點背叛或異心,願死在五雷之厄。」

劉三:「很好,不愧做我的徒弟,黑白郎君住在哪裡?」

半面人:「師父你想套我…」

劉三:「你立過誓要服從命令不可背徒,若有異心,五雷打死,這是命令。」

半面人:「黑白郎君駕著幽靈馬車雲遊三山五岳,黑白郎君不是我親也非我戚,也不是我首領,他只是用馬車把我載到屍山血海人頭橋外面而已。」

劉三:「屍山血海人頭橋?人頭橋在哪裡?」

半面人:「當時我到人頭橋拜師的時候,走到人頭橋前被一道靈光射昏,當醒過來時已經在洞內了,洞內即是殭屍洞,都是殭屍。」

劉三:「殭屍洞?那到底誰教你功夫?」

半面人:「黃殭屍、紅殭屍、青殭屍、白殭屍,四個殭屍教我功夫。」

劉三:「洞內沒有人,只有殭屍而已?」

半面人:「是的,都沒人只有殭屍。」

劉三:「是很玄妙,一直是殭屍教你功夫,你出來時也是殭屍度約出來,你渾渾噩噩就對了?」

半面人:「是的。」

劉三:「你剛才說我妹婿艷文被黑白郎君殺死是事實嗎?」

半面人:「絕對不騙你,因為黑白郎君偷到一隻幽靈魔刀,叫一個超級殺手將艷文的首級砍下。」

劉三:「啊…我頭會痛死…經過這麼多年找不到,聽到這個消息真是魂走九宵三千里,魄散巫山十二峰…艷文,你在天之靈,看我劉三殺死黑白郎君為你報仇,黑白郎君!我劉三向你挑戰!」

半面人:「師父,你在這裡大叫,黑白郎君根本聽不到,我們去拜訪魔教第一家主人問個詳細。」

劉三:「有理,去拜訪魔教第一家,來去。」

 

二齒:「怪老鼠。」

怪老子:「去你的,還怪貓呢怪老鼠。」

二齒:「不是,怪老子,那邊青光鬥白光,不知誰在相殺,我們去看看。」

怪老子:「你真好奇,我們在找劉三,一直跟跟丟了,找劉三要緊看什麼?」

二齒:「劍聲刀聲叮噹,不看太可惜。」

怪老子:「二齒實在太好奇了。」

 

兇手兇手,西南黑道中的幽靈殺手一見愁連殺二十多名劍客,大鬧貴州城,貴州城的捕快狄卿帶著三名捕快要捉兇手,不幸捕快被殺一名,這個時候,獨眼龍在旁邊靜觀其變。

狄卿:「來呀!格殺勿論!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!」

獨眼龍獨眼龍,獨眼龍亮出鑲金刀,使出絕招砍中兇手的左肩,兇手落荒而逃,墜落岩下。

狄卿:「壯士身手非凡。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

狄卿:「壯士尊姓貴名?」

獨眼龍:「一流的。」離開。

狄卿:「真是天下奇才。」

捕快:「那個掉下萬丈深谷,不知有沒有死。」

狄卿:「我們趕快追蹤。」

捕快:「好,追蹤!」

 

幽靈殺手一見愁中刀傷重,血流如泉,拖命求生。

洛辛蘭:「阿銀,找到沒有?」

阿銀:「有,小姐,找到了。小姐,妳的神箭果然不虛傳,妳看,射穿鳥頭。」

二齒:「怪老子,有女子說射中你的鳥頭。」

怪老子:「亂講!二齒真亂來,深山林內哪有小姐?」

二齒:「看一看便知道。」

洛辛蘭:「是什麼事情發生了?」

阿銀:「不知道,看看。」

捕快:「殺,殺!」

狄卿:「格殺勿論!」

捕快:「捕頭,已經把他解決了,現在怎麼辦?」

狄卿:「回衙門向老爺報告,這個人因為反抗,殺死很多人,所以格殺。」

捕快:「有理,這口寶刀青光閃閃,不知什麼刀。」

捕快:「啊,一道黑影偷走寶刀。」

狄卿:「追!」

捕快:「追不到了。」

捕快:「江湖異人將刀偷走。」

狄卿:「寶刀失落如何交差?」

捕快:「我看這樣,根本人已死了刀也沒用,反正是死人的東西,偷就偷了,可能是武林道上蒐集寶刀的人。」

狄卿:「罷了,將屍體帶回衙門交差就是。」

捕快:「是。」

 

阿銀:「小姐,妳眼明手快,功夫真不是普通人。」

洛辛蘭:「阿銀,我越想越奇怪,這口幽靈魔刀是我們魔教第一家五代人的鎮家之寶,三年前被偷,聽說是黑白郎君所偷,為何落在這個死者之手?難道這個死者與黑白郎君有所瓜葛嗎?」

阿銀:「失落三年的鎮家之寶重返小姐手裡,算來是我們魔教第一家大大小小慶祝高興的事。」

洛辛蘭:「阿銀,妳千萬不可聲張,反正我爹、阿公、阿祖、阿太、太祖他們都沒提起寶刀的事,如果再顯露寶刀的話,恐怕引起黑白郎君再來,不如將寶刀收藏起來,妳要守口如瓶。」

阿銀:「遵命。」

怪老子:「哈…那三個笨蛋竟沒看見那女子去搶寶刀。」

二齒:「老子,那女子功夫天下無敵,可以娶來當老婆。」

怪老子:「亂講,二齒,那女子為什麼要那把刀?奇中有曲,曲中有奇。」

二齒:「去問問看。」

怪老子:「你會被揍,男女授受不親,問什麼?暗中調查即可。」

二齒:「好,暗中調查。」

 

劉三:「到底魔教第一家還有多遠?」

半面人:「師父,翻過這座山,那邊就到了。」

劉三:「什麼?翻過這座山就是貴州邊境了?」

半面人:「對啊。」

劉三:「好吧,也得走。」

 

(魔教第一家)

洛海:「既然狄大哥不嫌棄我們是魔教徒,情願提親,我哪敢推辭。」

狄武功:「你們一家人已經改邪歸正了,既往不究,今天咱倆家聯親先說清楚才不會以後節外生枝。」

洛海:「好,我們魔教第一家代代獨生子,到我第四代只生女兒辛蘭,所以必須招贅不能嫁出去,這是第一點。」

狄武功:「招贅?我生三男二女,一個招贅是可以的。」

洛海:「第二點,結婚後生子女必須冠我們的姓,第三點,必須守我們魔教的教規,你有什麼高見?」

狄武功:「這三點我原則上都同意,我有個要求,我兒子狄卿在貴州府衙當捕頭,如果跟令嬡結婚之後一樣讓他當公務,不要辭職,你意見如何?」

洛海:「這沒問題,我們魔教徒沒有一個做官的,能有一個女婿做官,突破五代,這也是很好,我同意。」

狄武功:「這麼算來是親家小弟。」

洛海:「親家大哥。」

狄武功:「是,選個好日子。」

洛海:「後天是上好日子。」

狄武功:「好,我回去準備,後天過來給你們招贅。」

洛海:「多謝,恭送。」

狄武功:「不用。」離開。

洛海:「應該。」

洛辛蘭:「爹,那是誰?」

洛海:「他是妳公公。」

洛辛蘭:「啊?什麼?」

洛海:「喜事來臨了。」

 

貴州府的捕頭狄卿,與魔教第一家神弓魔女洛辛蘭同拜天地,雙雙進入洞房了。

(洛辛蘭受幽靈魔刀控制,刺傷狄卿)

 

怪老子:「二齒,問起來這裡方圓三百里都是魔教的天下。」

二齒:「魔教的天下?這麼說來那女子豈不是魔女?」

怪老子:「差不多,否則功夫怎麼會那麼厲害。」

二齒:「調查。」

怪老子:「調查什麼?少管閒事,快找劉三。」狄卿帶傷而來。「這個年輕人血流滿身。」

二齒:「中傷很沉重。」

狄卿:「拜託把我扶回家。」

怪老子:「你家在哪裡?」

狄卿:「前面那裡…」

怪老子:「二齒快幫忙!」

二齒:「怪老子,我認出來了,他就是前些天的那個蠢頭。」

狄卿:「不是,我是捕頭…」

怪老子:「快扶啊!」

二齒:「扶。」

 

狄武功:「若非二位壯士相救,我子一命休矣。」

怪老子:「現在你才知道,你剛才說你兒子昨天晚上和你媳婦結婚,為什麼她拿刀殺你兒子?真莫名其妙。」

狄武功:「老朽也莫明其情。」

怪老子:「這件事可能是女方不同意,你強迫提親對不對?」

狄武功:「你不要誤會,我狄武功是總兵官退休的,絕對不會做出糊塗事。」

怪老子:「事出必有因。」

狄武功:「親事是我本人和女方父親說的…(詳細經過)」

怪老子:「喔,魔教第一家的第五代那女子叫什麼名字?」

狄武功:「她叫洛辛蘭,外號叫神弓魔女。」

怪老子:「你真是老糊塗,既然神經還叫你兒子娶她,當然被殺。」

二齒:「神經發作會殺人,你真是老糊塗。」

狄武功:「不是,我說的神弓是弓箭的弓。」

怪老子:「那不是神經的神經,神弓魔女。」

狄武功:「經弓是漳泉音不同。」

怪老子:「這麼說就麻煩了。」

狄武功:「敢煩二位過門向我親家查同看看。」

怪老子:「好,這件事我替你辦。」

 

(魔教第一家)

洛海:「二位有所不知,昨晚我聽到慘叫一聲,馬上跑出來,不見了我女婿,只見我女兒拿著那把三年前被黑白郎君偷走的鎮家寶幽靈魔刀,我女兒失魂出神,我把魔刀搶過來,我女兒竟昏過去,三刻後才醒過來。」

二齒:「魔刀魔刀…!」

怪老子:「你住口,我問你,你女兒愛不愛你女婿?」

洛海:「當然很愛啊。」

怪老子:「這麼說是那口魔刀在作怪,你必須把那口魔刀丟進江洋大海,才不會再作怪,不然它再作怪的話,你女婿會被它殺掉。」

洛海:「這怎麼可以,我寧願沒有女婿,不能失去這口五代的鎮家寶。」

怪老子:「你要想想,你想把它傳給第六代嗎?」

洛海:「當然,傳宗接代是人生義務。」

怪老子:「好,二齒換你,你慢慢說,讓他了解。」

二齒:「我跟他說。」

洛海:「啊!黑白郎君的陰陽扇!」

二齒:「哇…黑白郎君我又驚又怕…」

怪老子:「怕什麼,有事情就有事情,沒事情我全負責。」

洛海:「陰陽扇夾一張紙條,待我觀來。黑白郎君約我明早在毒沙溪見面。」

怪老子:「不用怕,你們五代人都請出來,黑白郎君看到就腳底生寒。」

洛海:「我自然會應付。」

怪老子:「言歸正傳,二齒你說下去。」

二齒:「你是第幾代?」

洛海:「我是第四代萬魔之魔洛海。」

二齒:「你落海?」

洛海:「不是,姓洛,第三代是魔外之魔洛河,第二代是魔中之魔洛霜,第一代我阿太叫轄天之魔洛炎,我女兒叫神弓魔女洛辛蘭。」

二齒:「你女兒第五代?」

洛海:「然也。」

二齒:「你說寧可沒有女婿,不可無魔刀。」

洛海:「然也。」

二齒:「這麼聽來你第六代就沒有了。」

洛海:「你說什麼?」

二齒:「你們第一代轄天之魔生第二代魔中魔,魔中魔生魔外之魔,魔外之魔生你萬魔之魔,你萬魔之魔生你女兒神弓魔女洛辛蘭,你女兒無夫下面就無魔了。」

洛海:「呸!髒話。」

二齒:「怎麼是髒話?你要聽好,你女兒無夫下面怎麼會有魔?沒有魔子嘛,有夫才會生子啊,你們魔教第一家都是魔啊。」

洛海:「你說的有理,對,我生我女兒神弓魔女,我女兒如果沒嫁人,下面就無魔…不對,就不會生魔子了。」

二齒:「是啊。」

洛海:「那我女兒一定要嫁人,這麼說我這支魔刀必須交給你們?」

怪老子:「對,我把魔刀丟入江洋大海,它就不會作怪,你女兒也不會殺死你女婿,他倆就能永浴愛河,明年生個魔子。」

洛海:「哈…言之有理,我進去拿魔刀給你們。」魔刀拿來。「把魔刀丟入江洋大海,同時叫我女婿回來,絕對安全無事。」

怪老子:「謝謝,二齒,走。」

二齒:「怪老子,如果我們沒錢用,把這支刀拿去當掉。」

怪老子:「去你的,不會的你放心,再見。」兩人離開。

洛海:「來人啊,開個家庭會議,邀請我爹、阿公、阿祖來開會就是。」

 

恐怖恐怖,恐怖的幽靈馬車向毒沙溪直奔。

這方面,魔教第一家四代人齊集,欲到毒沙溪與黑白郎君會面。

神秘先覺劉三與不鬼不怪半面人見魔教第一家的人行動,他二人也隨後觀看究竟。

一流的一流的,一流的獨眼龍也向毒沙溪進行了。

毒沙溪毒沙溪,恐怖的幽靈馬車裡面的黑白郎君到底要施出什麼手段呢?

魔教第一家的人好像一步一步踏近死亡界線。

劉三為了史艷文冤仇欲打死黑白郎君,會成功嗎?

獨眼龍獨眼龍,獨眼龍亮出豹眼鑲金刀要殺誰呢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金雨青桐.月下凝華

凰云化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